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永生基因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心思家人
    又是三天过去了,黎嫂办公室,众人齐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个浑身透着自由气息,满脸轻松写意的小家伙双手抱头立在众人面前,他自然就是已经恢复本来面目的乌同了,左眼那颗月牙形的美人痣已经祛除,没有了这颗美人痣的衬托,他的脸庞顿显阳光灿烂,棱角分明,整个人转眼就成了一小帅男童。

    “他?乌同。”

    芸熙,雪莉,真秀,梦吉,夏妙妙五名才女,以及文双一名奇女,六女明眸闪动间,都不由把目光投在乌同身上,满腹疑惑。

    “什么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小屁孩,竟然成了馆长的义子,简直走了狗屎运。有一名穴窍级干娘撑腰,以后在青玄大结界,那还不横着走,一辈子飞黄腾达,成就不可估量。”

    真秀对满脸寒霜的雪莉小声地嘀咕道。

    “噤声!你没有看出来吗,馆长很宠他,看他的眼神就仿佛是在看自己的亲儿子一般,你以后注意点,小心别得罪这主。不过,我倒觉得他长得很像一个人,会不会...”

    雪莉皱眉,仔细盯着乌同的脸,心里头猜疑着什么,没有继续讲下去。

    “小桐?他长得太像她了,可是,小桐去哪里了,这几天都没有见到她,妙妙很想她呢,好想抱抱她呀。”

    夏妙妙双手交握,默默祈祷着,她目光闪闪,也看着乌同的脸。

    “妙妙,你喜欢,就去把这‘乌同’抱抱,没关系的,他只不过是个小孩子,我们都不会乱想哦。”一旁的梦吉见她这番模样,不由眼珠一动,上前打趣道。

    “呀!”听她这么打趣,夏妙妙整张俏脸刷得一下子变得通红,让她伸手去抱一个男孩子,虽说对方只是一个孩子,但毕竟是异性,顿时让她羞得无地自容。

    “你是梧桐什么人吗,你们难道有什么关系?”

    还是芸熙心思缜密,她上前摸着乌同的头,旁敲侧击道。站在几女中间的文双,也走向乌同,目光游走,盯着乌同道,“你是他?”

    “看来我要声明一下。我叫乌同,乌云的乌,同学的同,虽然小甜甜那家伙长得像本帅哥,但我跟她一个铜板的关系都没有,千万不要把我跟那个疯丫头混为一谈,不然我会生气的哦。我生气,后果很严重。”

    乌同任由芸熙摸着自己的头,但他目光一凝间,整个人顿时散发出一股莫名的气势,立马让几女对他有了几分刮目相看。

    小家伙实力不错,小小年纪,就已经踏入方圆秘境。这份天赋,绝非凡品,难怪馆长会看中他,还收他为义子。

    “呃?”文双眼睛一眨,她分明看见乌同刚才说话间对她眨了一下眼睛,真的是他!可是...

    “好大的口气,你这个冒...冒失的小子!竟敢这样说话,哼!”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一个俏皮的小女孩气呼呼地走了进来。她左眼的那颗月牙形的美人痣立马宣告了她的身份,楚甜,小甜甜,又或梧桐。

    “小桐!”

    楚甜一愣,她已经落入了夏妙妙的怀抱,夏妙妙亲昵的举动,委实让这小丫头一愣,有些不知道所措。

    不管怎么说,楚甜的现身,顿时让几女的视线转移,齐聚到了楚甜身上。

    乘着几女注意力转移,乌同暗松了一口气,他看了一眼坐在办公桌旁的黎嫂,在黎嫂眼色示意下,悄然离去,此间事情算是过关。

    “好了,安静。楚甜曾经消失过一段时间,难免让人猜疑。朱雀宫马上会来一名临时考察人员,验证楚甜的身份真伪,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但对方来意不善,已经邀请了楚甜的义叔楚阔。为了应对此事,我们大家需要这般...”

    眼见乌同走开,莎丽丽出言道,不过,她有意无意间,已经不再用“梧桐”这样的称呼。

    “临时考察人员?”几女相互议论起来,她们方才心中虽然都有些疑惑,但楚甜的现身,已经让她们忘记了这份疑惑。

    ...................................

    乌同轻松地走在霓嫦术馆的小道上,此地美女如云,汇集了青玄大结界秀丽少女,她们都是慕名而来学习基因术法的各地佳丽。

    不过,此刻,他现在正在与精神海洋里的一个存在打屁。

    “我说,小同,你什么时候带我到‘红飘飘’‘水里荡’‘地上仙’这些地方逛逛啊,我也想去见识一下那什么金星星。”

    “我说老猫,你是从哪里听来这些词儿的,那些地方,小爷我好歹在地球呆了十年,也没去见识过,你可不要多想,那些地方都是富人去的地方,听说可以醉生梦死的。”

    乌同的意识惊呼道,他实在对这个老猫无语了,太阳公公到地球的第一件事,居然,居然是要去...唉,真是我辈中人啊。

    “你说的啊,这些词儿都是打你嘴里说出来的,老猫我可纯洁了。”精神海洋里的老猫不忿道。

    “靠!你还纯洁了。”乌同以手抚额,“苍天啊,大地啊,老天怎么不降下一道雷,劈死你这老色鬼!”

    “打住,雷劈不死我的,你知道的。况且我还年轻,在我们的世界里,我只算一个童子,不要把我叫老。”老猫继续争辩道。

    “...”乌同无语。

    丢下这个老猫在精神海洋里聒噪不管,他走到一处幽静的竹林,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坪上躺下,仰望着湛蓝湛蓝的天空,想起心事来。

    什么时候回家看看爸爸妈妈?回家,这个词儿,犹如一道刺骨的利剑,插在他的心口,让他心痛。现在楚甜真身归来,黎嫂也不需要他冒险进入朱雀宫。而且他已经踏入方圆秘境,再也不用担心被作为三等残废遗弃在流放的空间里。

    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就仿佛是一个虚幻的故事,让他几乎怀疑自己是在做梦,有噩梦,也有美梦。

    本来有黎嫂这个干娘,已经填补他对亲情的失落,但是从前的温馨,也不是假的,那一幕幕的温暖场景,仍然历历在目,让他怎么忘记?

    “回家?”

    乌同心里头琢磨着,有些犹豫不决。

    “嗨!在想什么呢?”耳畔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乌同扭头望了过去,不由大惊失色,“鬼啊!”

    少女顿时把脸一杵,生气了。不过,也难怪,她整个身子只有一根指头大小,谁见谁怕怕。

    “八婆小姐,你怎么走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