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永生基因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太阳神教,真则凌人
    “这不是真的,骗人的,我堂堂太阳神教的太阳尊使,居然会败在你这个小不点手中,不,不,我不要死,我还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挥霍,不可以死,绝对不可以死!!!”楚阔奋力挣扎着,浑身的术力催发到了极致,他脑后也显现出空间斡旋,努力从虚空中汲取力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是即便如此,他仍旧在一步步化为灰烬。

    楚阔这时才觉得惊恐,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靠近死神,尽管他一直漠视生命,但他漠视的那是他人的生命,他这次发现他也恐惧死亡,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不!小不点,不,大人,大人,放我一条生路吧,我愿意替你做牛做马…啊,啊,你这混小子,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的!!!”楚阔还要准备求饶,但他的身躯已经没了,全部化为灰烬,只剩下一颗头颅,若非他是灵魂级强者,就这样,换普通人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灵魂级强者就不一样了,只有肉体还有一丝残留,就能凝聚意念,重塑肉身,虽然除非登临元神秘境,战斗中可以无限制重塑肉身,寿元尽头还能夺舍重生,但灵魂级的前九重秘境,也非同小可,只要意念完整无缺,也可以在战斗中重塑肉身,不过有次数限制,寿元尽头也不能夺舍重生,陨落了就是陨落了,不会再开启新一轮的生命。

    楚阔眼见乌同眼神充满冷冽,显然杀他的心早已坚定不移,不可动摇,求饶不会有什么作用,便开始破口大骂,暗地里催动全身的术力拼命地修复身躯。

    可是这一切都没有用,就算肉身在修复,也还是不断地化为灰烬,不能够逆转。

    “没有用的,这方世界,天上地下,无人可以救你!”乌同冷笑道,他很清楚梦这件正品命器真正发威的时候的厉害,它是直接整个福地区与内部世界颠倒了真假,根本性地篡改了这方天地的法则,虽然不能理解这种方式的原理,但是他明白这种改变有多么的不可思议。

    因为在这正品命器的内部,他这个主人是绝对的主宰,一切都要依托他的意志而存在,他要谁生,谁就生。要谁死,谁就死。没有半点余地可以商量。

    就这样,在乌同的面前,楚阔仅存的头颅也终于在满是绝望,不甘的表情里一寸寸地化成了灰烬,一名灵魂级强者就这样无比不甘地走向末路,从此陨落。

    不过,就在这时,同时与他一样,即将化为灰烬的半步命器,忽然光芒大放,一根极细的线条从它的核心部位,爆发而出,一直延伸了出去。

    看见这根线条,乌同心底一惊,因为这根线条酷似他的方圆空间里组成那一行留言字体的线条,明明是一根线条,却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视觉冲击。

    “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冒犯我至高无上的太阳神教!”这根线条一出现,就在空中盘绕,组成一个线条头颅,头颅竟能开口说话。

    “咦?这是命器的力量。哼!即便是命器的威严,也不能够冒犯我们。”头颅道。

    紧接着,乌同便发现光芒一现,整件命器的内部世界已经恢复原状,现实与梦幻回归原位。整个福地区又变回了真实。

    黑白电视器灵已经消失,也就是说,乌同此刻已经失去了对整个福地区的掌控。

    而那个头颅仍旧在天地之间,四周的空间不断地坍塌,又不停地弥合,似乎这尊头颅地存在完全不容于天地法则一般。

    这时,青玄府,已经乱成一团,弟子们已经发现自己身中剧毒,而影邪王李太白却是一个例外,这时候他已经知晓,众师兄是在他与师尊离开的时候中毒的,而这个下毒的人一定就是那时等候在府外的喜碧夫人。

    现在青玄正在闭生死关,众人都有些不知所措,不明所以。

    “朱雀宫使者尧琴一请求觐见青玄上人!”这时府外传出一个虚弱的女声,正是从楚阔手中逃脱的尧琴一。

    “尧琴一,你所来是为何事?”府门外,影邪王李太白现身了,诸师兄正在努力催动术力镇压毒素蔓延,只有他此时才能独当一面,主持局面。

    这也是喜碧夫人的一个疏漏,那时,她在府门外,被青玄布置的小结界屏蔽了感观,并不知道那时候青玄曾经带着影邪王李太白外出,也是等他们归来时,才召见她进入府门的。

    因此才有李太白此刻的独当一面。

    “四神堂其他三名使者陪同我一道审核我朱雀宫本届的一名佳人子身份,天星集团楚阔作为这名佳人子的叔叔,前来参与鉴别,一口咬定这名佳人子身份作假,不过,这时却失心疯拘禁了我们四人,我们四人中了他的茶毒,费尽全身残留的术力冲破了他的束缚,其他三名使者正在休养生息,而我则是乘坐我的枫叶向青玄上人禀明一切!”尧琴一艰难地从枫叶中站起道,她此刻面色惨白,可眉宇间却似乎并没有多少沮丧,反而有一丝喜色。

    “哦?有这种事情?”李太白一皱眉,随即他有一些恍然,“难怪方才福地区方向隐隐传来了一丝能量波动,原来是这样的。”

    虽然口中这样说着,不过,他心底却在暗自焦急,因为府门内的诸师兄情况危急,方才与青玄师尊去过的那个师尊又闹出了很大的动静,他担心是有高人出手了,很可能就是师尊口中的那名真君,倘若这个推测成真,那么就连他的师尊青玄也无法干预此事了。

    弄不好,引火烧身,惹得那位真君不高兴,很有可能怪罪到他们青玄府头上,到时候,不知道会搞出多大的祸事。

    就在李太白犯愁的时候,一个让他喜出望外的声音传来了出来,“不必多说,所有是非,我都已知晓。”

    正是青玄在传话。在最紧要的关头,盘膝坐在大殿中央的童子终于睁开了双目。

    “师尊,您终于醒转了!”李太白归位恭敬道。

    “呵!多么伟大的真理!期盼了这么多年,终于让我与它如此面对面的交流。”童子并没有回应他,而是大大地感叹道。

    “你们知道么,方才就在诸位面前,真理与我面对面,向我传授真理之道。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童子叹为观止。

    “弟子,祝贺师尊突破灵魂级,跨入真理级!”众弟子虽然很虚弱,但听到童子此言,一个个眉开眼笑,情不自已,就仿佛自己也踏入了真理级一般。

    他们的师尊,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他们这些弟子有的已经追随青玄几百年,这会儿情不自已,也属于人之常情。

    “李小子,你取来府库珍藏的‘仙灵水’,此水乃我得自一处破落的大结界密室,珍藏多年,可以解除你诸师兄身上的剧毒,另外,安顿四神堂使者休养几日,向他们传达我的口讯,霓嫦术馆楚甜,系天星集团总裁楚强孙女无疑,身份已确认,也可向朱雀宫直接通告。福地区的诸事,自有高人处置,你们不必多虑。我此刻正处于真理级的零虚期,需要静养十年,喜碧乃太阳神教的奸细,不可再用,李小子你仍旧主持青玄大结界的内务,不过,不需要退回原位,仍旧在现在的座位修炼,这是为师的特许!”

    青玄笑了笑,吩咐道。

    “谢师尊恩典,弟子这就遵照师尊的指示行事!”影邪王李太白拜谢道。

    童子吩咐完诸事,不由回望东南方,道了一句,“好强的真则!”便再次闭目。

    “太阳神教?这是一个什么组织?”只有李太白暗自嘀咕青玄方才口中的‘太阳神教’,他自然不知道此时福地区的天地法则已经彻底狂暴。

    线条头颅催发楚阔留下的半步命器,里面走出喜碧夫人及九名灵魂级侍奴。

    “你们自行回教,等候处置!”线条头颅道。

    “是!副教主大人!”喜碧夫人等人躬身道,便重新走回半步命器内,主持着这件半步命器,迅速离开福地区。

    “小子!你是从哪里窃取到了一件正品命器,只要你说出来源,我可以赦免你的死罪,不过,你要与我教订立契约,从此成为我教的一名侍奴。”线条头颅转过来对着站立在废墟中的乌同道。

    “你是哪个教的?”乌同搓了搓手道。

    “自然是太阳神教!”线条头颅道。

    “太阳神教?”乌同嘀咕道,“对了,老猫怎么不知道你们成立这个教啊?”

    “老猫是谁?”线条头颅问道,“莫非就是给你正品命器的人?说,他是谁,来自何方势力?”

    “老猫?你们连老猫都不知道是谁?真是天大的笑话,身为太阳神教的一员,你竟然不知道老猫是谁?你该死啊!”乌同嘲笑道。

    “该死的,你知道你是在和谁说话么?你这个小子就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么?”线条头颅听见乌同出言不逊,不由怒吼道。

    “我看你才是死字不知道写才对?我还告诉你,老猫生气了,后果很严重!”乌同以同样的音量怒吼回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