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永生基因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三千白发与阳念结婴
    火双儿一张俏脸撅起老高,一双精巧的小足在地上跺来跺去,她尝试将小脑袋套在光线图像的头盔上,可惜,意识形体的她虽然在篡改的天地法则的作用下,可以显现形体和嗓音,但毕竟形体是虚无的,头盔上一直显示“无对象”字样的警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说起这些“字体”,都是音控投影器经过特殊的翻译系统给翻译过来的。外星文明的语言文字与太阳系人类有着很大的不同,必须要经过翻译才行。

    这也就是“机甲风暴”公司的产品,谁也不会知道小小的一台音控投影器居然还有翻译外星文明的功能。

    火双儿几番尝试,均告失败,气得小脸通红,显然很是不甘。这小丫头就是孩子气,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好哥哥,你快想点办法啊,双儿真的是快被气疯了,怎么可以这样呢?都注册成功了,居然登录不上,双儿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啊!”火双儿此时就仿佛一个沉浸网络多年的小网虫突然断了网。

    要知道,对于骨灰级网虫来说,网就是命,没有网就等于丢了“圈”,哦不,是丢了魂。网瘾不可谓不大。{各位想必了解的,不多解释了。}

    “真的急死双儿了,网就是我的家啊,我要回家,回家,回家…”火双儿急得团团转,绕着乌同的意识形体打转转。

    意识形体之间是可以相互接触的,不过,那感觉比肉身之间有些区别,这种感觉难以描绘,就宛如一面清澈的湖面被微风吹皱一般荡起一圈圈地涟漪。

    “好了,双儿乖,让哥静一静,你这样,哥头晕目眩,怎么想办法呢?”乌同哄了半天,终于将这个小丫头给哄住了,暗暗呼了一口气,心道了一句‘原来如此’。

    他这才明白小丫头口中‘回家’的真正含义,难怪一说能上网,她就不哭了,原来这上网就回家啊,原来那么多年,冰双儿就是用这种办法来搞定这小丫头的啊。

    “看来为了回家,也为了旅途的安宁,这回必须想办法登录上这‘虚拟位面’了。”乌同此时终于想清楚了事情的紧迫性。

    哄着小丫头进入‘梦’里,让黑白电视机器灵陪她一起数星星,诺大的阳念里,只剩他一个人在里面独自沉思。

    阳念内部,比外面看到的尺寸还要巨大,宛如一座城池。它内部此时黑白相间,缓缓流转,一条条的炽烈光索四通八达,纵横交错,形成了一片片绚丽的奇景。

    而在阳念中央,除了芭珀留下的线条字体外,在字体四周,一粒粒月牙形翠绿色的小粒摇摇晃晃,闪闪发亮。

    自从阳念衍化成太极阴阳鱼状时,阳念似乎就仿佛已经可以自给自足,不需要依赖太阳而生长,它每一次的黑白旋转,都会从虚空中衍生出一股强劲的能量,补充和壮大自身的生长。

    乌同虽然不知道阳念的体积究竟会长到什么地步,但他很清楚,阳念每天都在茁壮成长。

    “一颗,两颗,三颗,…,一万两千颗,呼,没想到一段时间没数,它已经增长到了一万两千颗了,不过,看起来它们好像对阳念来说已经失去了作用。”

    乌同来到阳念中央,清点了一下四周的翠绿小粒的数目之后,再看这些翠绿小粒已经不再替阳念加工能量,不由暗暗有些疑惑。

    以前,他就对这些翠绿小粒的出现,感到万分不解,但因为‘九念经文’实在太玄幻,之后又发现它们竟然可以帮助阳念转换从太阳吸收的能量,似乎在经营一场大工程,显得神秘莫测。

    这些翠绿小粒还有监测录制外界景象的能力,在地球紫竹林黎姨的小宅就曾经监控到黎姨倾吐的一些秘辛,要不然,他也不会知道黎姨与尧琴一童年时候的一段恩怨,也就不会有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不过,它们现在已经对阳念没有什么作用了,因为阳念可以自给自足,已经不再依靠吸收外界的能量而生长。

    “木念的奥义就是孕育生命,下植于土壤,上迎于阳光,为世界孕育生命。现在阳念已然大成,但还没有圆满,依然在生长中。而我又失去了肉壳的土壤滋润,不过,幸好阳念可以自给自足,我的主意识也可以依赖阳念的补充而继续存在,不致于因为离体太久,而消泯。”

    乌同由这些翠绿小粒而想起了始终停滞不前的‘木念’修炼进度。

    想起‘木念’,乌同就一阵郁闷。这梦入神机和老猫可是给他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阳念已经凝聚了他精神海洋里几乎所有的精神力,而他的精神力的属性是单一的,如何才能从精神海洋里滋生出全新属性的精神力呢,难道真的要让他像文双一样精神分裂出两个人格不成?不说木念,后面还有七种念要修炼,莫非每一次都要分裂一下人格,加上主意识,他一个人要变成十个人?

    更何况,他现在想精神分裂,还找不着诀窍,不仅如此,他失去了肉身,根本没有了精神海洋,没有了精神海洋,又如何精神分裂,就算掌握了诀窍也没有用武之地啊。

    “若是真能让木念大成,说不定就能诞生出一个生命来,这样就能让虚拟头盔识别出我们的意识形体。”乌同想的很好,但现实是残酷的,没有了肉壳,没有了精神海洋,也没有精神分裂的诀窍,还谈什么木念大成。

    吽,吽,吽,吽吽吽……

    郁闷兼急躁之中,乌同不由念动起‘阳念’的经文,意识随着经文而震动,忽然间,阳念的太极阴阳鱼旋转的速度飙升。

    整个阳念内,光索拉动起来,五彩缤纷,绚丽夺目,宛如梦幻一般迷人。

    “咦?”乌同不停地念叨经文,心中却充满了惊疑。因为只见在阳念中央,芭珀留下的一行线条字体正在逐渐拆解开来,变成一根根的玄妙线条。

    这一根根线条,拆解开来,就变了,宛如一条条如意金箍棒,一时大,一时小,一时粗,一时细,变化着各种形状,它们足有三千根,一个个通体晶莹雪白,美丽动人,比之那时的线条头颅不知强横到了哪里去了。

    “小子,本小姐从来不欠人情,这是本小姐晋升修为的时候,落下来的三千白发,今日就将它们全部赠送给你了,你的‘源’,本小姐带走了,他日定会归还,这就算作租金吧。”芭珀的嗓音从这些线条里传递了出来,很快就消失了,显然只是一段留声。

    “靠!你这八婆还真大方,随便剪点头发,就把我的‘源’给租走了。”乌同闻言,虽然也知道这些线条有着不可思议的威能,这已经在那时的线条头颅身上体现过了,应该比线条头颅还要珍贵才对,不过,他心底还是一阵恼怒。

    什么玩意?小爷呕心沥血,九死一生才造出来的宝贝,就被她随便几根头发给打发了。靠,这生意做得太憋屈了。

    “果然就是一个死八婆,白头发这么多,还装什么清纯!”乌同只能在心底这样发泄自己的怒火,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了,多想无益。

    很快,他就淡定下来,遇事一定要淡定。

    “我现在要这么多的白头发有什么用!”乌同仍旧念动着经文,心底却在琢磨着这些线条的用处。不过,想了也没有什么用,这些线条在他的念动经文之下,一哄而散,串向了阳念各处,游走不定,很不老实的样子。

    “咦?”乌同心底再次吃了一惊,只见在经文念动过程中,三千线条哄散开来以后,阳念中央,黑白聚合的中心地带,一具很小的人体模型正在形成。

    而且与此同时,乌同惊觉自己的主意识正在不断消散,变得透明发虚起来,不过,幸好,阳念内部很快又从虚空中补充能量给主意识,让主意识重新凝实。

    “看来阳念又要有新的变化了。”

    修炼阳念这么久,乌同有过类似的经历,已经不再惊慌,他沉下心思,主意识就这样明灭不定中过去了很长时间。

    这个过程,乌同一直没有中断对经文的念动,他倒要看看,这阳念还会衍生出什么玩意。

    只见那黑白聚合中心的地带,这具人体模型,渐渐凝实,仿佛就是它吸走了乌同主意识的力量,正在逐渐变成一个特殊的形体。

    不过,却苦了乌同,因为一直被他抽走意识力量,虽然有阳念内部能量补充回来,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疲惫。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终于,就在乌同感觉疲惫得不行的时候,整个阳念陡然一顿,乌同便福至心灵,自发停止了经文念动。

    因为他与那特殊的人体模型忽然建立某种奇妙的联系。这具人体模型,忽地变得人性化,渐渐变成了一个小婴儿,小baby。而且看其眉宇间,竟万分神似乌同。乌同见了,就明白了此婴正是他幼年时的模样,分毫不差。

    “这就是我自己。”乌同此时已经明了他与婴儿之间的微妙关系了。

    先前在太阳表面穿梭的时候,他就察觉到阳念似乎有了自己的意识,不过,那时候,他并没有深究,而是被太阳内部的结构所震撼了。

    现在看来,此婴就是那时候就已经在孕育过程中了。九念经文,果然深不可测,神秘无常,巧夺天工。

    PS:生小BOSS了,过年了,婴儿伸手索要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