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永生基因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天地老,而我不老!!!!
    外界,一道幅员几乎一个光年的巨大黑洞,正在徐徐缩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而在黑洞,两祖并立,成起初对峙时的画面,这是背景转换成了黑黝黝的虚空黑洞。

    可见,祖阶之间的争锋是何等的惨烈,近乎灭世一般破坏力。

    两祖浑身皆拖转着一杆长长宛如彗星扫尾的璀璨神性光辉,这是他们各自法力推演到极致所产生的异象,此光辉长达一光年,横贯了无尽了黑洞,宛如九天挂起了两条银河,成为了两道极为夺目的景致。

    光幕内,众人屏住了呼吸,眸光紧紧盯着虚空黑洞里面的两个渺小的亮点,在诸王圣心底,这两个渺小的亮点,宛如天神一般雄壮,不可仰望。

    他们两祖究竟谁胜,谁败。这关乎了众人心底的一根紧扣的弦。他们盼着,期待着,又恐惧着,小之祖一旦败北,他们也必然也会一起身死道消。

    “小无穷流派,果真惊艳绝伦,能够将本祖逼迫到了这番地步,甚至于近乎化道。”无天魔祖看着对面的小之祖惊叹连连,言语中充满了欣赏之意。

    “可惜,还是败了,而且败在了阁下的一缕化身之手,这缕分身恐怕也只是阁下亿万缕分身之中的一缕吧,论惊才绝艳,普天之下怕只有阁下才能当得此词了。”

    小之祖长长一叹道,两祖一番交手,竟然有些惺惺相惜,彼此都互相钦佩对方的能耐。

    “不用妄自菲薄,本祖只是有几分机缘,得神灵无上灌法,才能有如今的成就。你若是也有这种境遇,成就当不会低于本祖。”

    无天魔祖坦言道,随即他将眸光投向了光幕,简单的说,就是投向了妙烟清手中的神珠。忽然他的眼眸冻结了,只见妙烟清手中的神珠竟然不见了。

    “谁拿走了本祖的至宝?”无天魔祖神色惊变,就连一旁身体逐渐一步步崩解化为一片片光点的小之祖也将目光投了过来。

    这场争锋,他败了,没有丝毫不甘,反而败得其所,面对无天魔祖如此大神通者,他败得心服口服。

    不过,他也好奇,临化道前,他想知道天下还有何事可以令法力无边的无天魔祖都吃惊变色。目光投了过去,他的脸色也是一阵剧变。

    “小清,你的凰珠呢!!”他传音了过去,音震天地。

    光幕内,众人无比沮丧,他们看见了结局,小之祖败北了,且正在化道,天上地下,恐怕也只有集齐了凰珠,请动‘凰神’,才能复活他了,而他们接下来的命运,可想而知了,无天魔祖是绝不会放过他们的。

    小清,你的凰珠呢!!!!!!音波传入众人耳畔,妙烟清惊醒,她这才发现一直捧在手中的凰珠,此时已经失去了影踪。

    诸王圣也醒悟了过来,他们纷纷看向妙烟清。妙烟清焦急地眸光四顾,这才发现凰珠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乌同的手里。

    “小友?”

    “小混蛋!!你好大的胆子!”

    “小弟弟?!”

    “这?”

    ……

    众人皆茫然,眸光投向了乌同,只见乌同双手把玩着手里忽明忽暗的神珠,紧张兮兮地转过身,将神珠递到了妙烟清手里,“烟清姐姐,你快看这珠子里竟然有一个字!”

    “有字?”

    “什么?”

    “哪里?”

    众人的注意力顿时转移了开来,皆心生好奇,他们的眸光闪动,妙烟清接过来仔细察看,“咦?是真的,怎么会?”

    妙烟清惊呼道,她怎能不惊诧,这凰珠乃她们凰礼族镇族之宝,此宝自小就一直陪伴在其身边,一直到如今,也没有发现过,珠内会藏字。

    不曾想,此时竟然真的有一个字在凰珠内沉浮,显得神秘莫测。

    “这是一个‘阳’字。”天镜川王闪动着眸光惊呼道,他乃‘真禅语流派’的修行者,对于语言有着近乎魔怔的考量,他看着珠内浮动的字体,顿时辨认了出来。

    “阳?”众王圣不明所以,就连妙烟清,也相对无言,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众人皆懵了,谁也不会发现乌同暗地一笑。

    陡然,神珠再次消失了,这一次,则是在众人眼皮底下,活生生地不见了。就连光幕之外虚空中俯瞰诸天万界的无天魔祖和小之祖都蹙起了眉头,就连他们也没有看穿此珠是如何消失的,仿佛从未在诸天万界存在过一般。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宏大到了不知道有多么雄伟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谁也不知道声音从何处源起。

    “天地老,而我不老。天地陨,而我不陨。诸天万界不过是我的玩物,我让诸天生,则诸天生。我欲天地亡,则天地莫不以之亡,无出其右,无人能逃…”

    此音越来越宏大,最后诸天万界都似乎发生了共鸣,天地传遍了这种音道。

    “你是谁,你好大的口气,竟敢玩弄本祖!!”

    无天魔祖闻听此语,豁然神色剧变,天地之间,竟然还有能够如此戏弄他的存在吗?这让他内心很不平静,很不安。

    …天地老,而我不老。天地陨,而我不陨。诸天万界不过是我的玩物,我让诸天生,则诸天生。我欲天地亡,则天地莫不以之亡,无出其右,无人能逃…

    ……

    没有人回应他,有的只有诸天万界都在回荡的音波。无尽的数据洪流,宛如海啸般,在音波的催发之下,震天而起。

    无天魔祖向四面八方打出一道道黑艳魔纹,天崩地裂,一大片一大片的地带直接人间蒸发。如此大的动静,他竟找不到对方的踪迹,这对无天魔祖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诸天万界,除了少数几尊至祖,竟然还有人可以瞒天过海,在他的眼皮底下出手,还能瞒过他的神识。

    纵然是那几尊隐居的至祖,折腾出来了这么大的动静,也应该早就被其洞悉了,绝不可能逃脱他的神识搜捕。

    …天地老,而我不老。天地陨,而我不陨。诸天万界不过是我的玩物,我让诸天生,则诸天生。我欲天地亡,则天地莫不以之亡,无出其右,无人能逃…

    天地之间,一遍一遍地回荡着这浩大不可揣度的声响,无天魔祖近乎魔怔了,他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嗖!

    “是你吗?”无天魔祖突兀出现在了光幕内,他的眸光闪动极度危险的气机,他死死盯着七王圣,随即摇头,又把目光投向了妙烟清。

    “说!是谁!”

    众人皆被其强大的神识锁定,结果,无天魔祖尽皆将其否定了。这些人之中,没有一个能够入得他的法眼,最后他走到了一个少年面前,也只有这个少年看着他还敢笑。

    “这位大叔,你鼻子竟然流血了!你快看呀!”少年正是乌同,乌同突然指着无天魔祖的鼻子道。

    众人凛然,这可是无天魔祖,取笑这个大魔头,这小鬼是在找死吗?可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无天魔祖的鼻孔内真的流淌出了丝丝血迹,看起来极其恐怖。

    PS:晚上有事耽搁,十点才写,下一更晚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