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永生基因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那是一把斧头,在逃跑!
    宛如皇天坍塌,后土崩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一只岐蜂神,就足有摩天大楼般巍峨,可却无比灵巧,两对晶莹的翅膀微微一摆动,骇人的身躯便已经闪现在几万公里之外。

    这翅膀,闪烁着锋利的刀气,稍稍划过,虚空上便呈现出一道道裂开的缝隙,十分恐怖。而这都不是岐蜂神最恐怖的地方。

    它的尾部,赤红如血,秘纹彩精,时而有无数道彩练从里面激射了出去,将天地都打穿了,一般无人敢以正面撄其锋芒,王者来了,也须避让,否则,极可能会遭受重创。

    这些彩练,乃岐蜂神的口蜜腹针,毒力惊天,可腐蚀诸天万物,王者若遭其命中,若无解药服下,不久即会浑身腐烂而死,死状特别恐怖摄人。

    漫天降临的岐蜂神,发出阵阵怪响,它们约有上千只,每一只就足以搅动四方风云,掀起哗然大波,将整座大气功宗门,折腾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一下子降临了上千只,大能见了,也都只能望风而逃,不敢多呆片刻,可见此时的形势有多凶险了。

    大气功宗门的众弟子们,一个个在长老们的指引之下,避入护山大阵,修行不够的,则盘坐在了大阵中心,受众人庇护。

    外界的末世景象,大阵之内,清晰无比,阵内有监察系统,可以将大阵笼罩的区域,无比清晰地呈现在众人面前。

    众弟子瞧得胆颤心惊,体若筛糠,他们以往不是没有参加过这岐蜂神刷爆活动,可当初,宗门都有了充足的准备,将这岐蜂神,一只只巧妙地分隔开来,引诱进须弥空间内,然后再引爆空间内蕴藏的天雷珠,直接将它们轰成飞灰,爆出一大片的珍稀奖励。

    可现在不同,真是祸从天降,打得宗门一个措手不及。这群凶神恶煞的岐蜂神联合了起来,它们群起合击,所形成的恐怖杀伤力令大能们都一阵头皮发麻,惶惶不可终日,更何况,这群修行皆都不如大能的弟子们呢,若非有大阵防御,这群弟子恐怕大半都会直接被吓死。

    他们若度过此场劫难,恐怕这一辈子都不能忘记今日的灾祸。

    大阵之外,一座座雄伟的建筑,轰然崩毁,土木横飞,乱石穿空,到处都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咻!咻!咻!…

    上千只的岐蜂神,耸动彩尾,腹中光华夺目,齐齐朝向同一个方向,同一个目标疯狂扫射毒针,形成了一片绚烂瑰丽的针雨,铺天盖地,神来杀神,魔来魔诛。

    如此密集的毒针,威力已经不是人力可以硬撼,所有的一切,包括虚空在内,都在其激射之下齐齐破灭。

    众弟子心中剧烈的哆嗦,这般骇人的景象,他们也只从一些惊世大战的留影中见过,何曾身临其境,亲身经历,简直就宛如世界末日到了,让他们无比惊撼和恐惧。

    附近就连一些NPC和普通BOSS都受到了牵连,被卷入了战火。岐蜂神们此时雷霆震怒,遭人生生劈裂了沉眠的老巢,惊扰了安宁,它们无比震怒,也不顾四周同为系统设定的,毒针密雨疯狂扫射的地方,皆遭轰杀,相当一部分吭都没有吭一声,便在里面瞬间化成了灰烬,什么都没有留下来。

    也有BOSS被激活了战斗模式,一个个怪吼连连,也不分敌我,互相攻伐起来。顿时大气功宗门徒们只见他们平日觉得很温顺的小BOSS爆发出往日不曾有的战斗力,BOSS之间的战斗超出了正常的范畴,瞧得他们脊背发寒,暗自后怕,自己平时是怎么从它们面前照面而过的,这帮BOSS它们互相竟还爆出了不少装备和材料,有的是死了又被迅速系统复活,继续爆,而有的系统恢复较慢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见影踪。

    又是一阵五彩缤纷的箭雨,一部分被箭雨波及到的互相攻伐的BOSS,齐齐魂归系统,在天地化为了一片灰烬。

    也有BOSS不知死活的,正面硬撼岐蜂神,结果可想而知,一个个被狠狠地刷爆了,有复活较快的,甚至是爆了又刷,刷了又爆,死了不知道有多少回了。

    见此一幕,众门徒皆口咽干唾沫,喉结涌动,心底很是不安。那也就是系统BOSS了,死了还能被复活,而他们呢,死了可就没了,想再活过来,千难万难,有的或被人遗忘,就等于永远地陨落了,沉眠在系统的黑暗之中。

    “快看,这帮岐蜂神似乎意有所指,火力都开到了一个方向!”有心思缜密的门徒盯着大阵传来的阵外景象,突然指向一个地方,附近的门徒听闻后沿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

    一见果然不假,还真的是这样,它们是想进攻谁呢?众门徒皆心怀疑虑。

    “众弟子不必惊慌,有领袖和诸长老及宗门精华在我宗这无上大阵镇守,这岐蜂神尽管势头凶猛,但却不会伤及到众位头上!”

    一名刚傲挺拔的长老传音过来,众门徒回望,只见一名额头竖角的非常年迈长老从阵法的一处秘地现身,徐徐走了过来。

    “拜见太上长老!”众门徒连忙齐齐行礼唱喏道。

    这长老可并非天角长老,而是一名资格在大气功宗数一数二的太上长老,一身修行,已臻至祖阶,就连宗门领袖都要恭道一声‘师叔’。

    大气功宗有数位太上长老,早已不管宗门事务,一个个神龙见首不见尾,不知道在筹谋着什么,他们资历老,宗门对其非常尊重和敬畏,因为他们的实力都与宗门领袖一个层次了,有隐世不出的太上长老甚或已然超越了宗门领袖,只不过,他们都无心杂务,比宗门领袖超然。

    “太上长老,这边请。”

    有眼神活络的门徒上前,恭敬地引着这名太上长老坐在一处净地。这太上长老,名‘震’,他摆了摆手,让门徒退回原地镇守,自己便在这处净地盘膝而坐。

    众门徒见此,皆长吁了一口气,有太上长老在此押阵,守住大阵不丢性命的把握性可就增大了许多。

    “大家快看哪,我看见了它们在追什么了,那是一把斧头,在逃跑!”

    一声惊叫,众门徒纷纷看向阵外的景象投影,只见一把宽阔,雪亮的巨斧,在,在狂奔。汗,众弟子看了皆狂汗,说这话的是谁呀,斧头怎么会逃跑呢,又没有长脚。

    不过,大家的注意力皆被这把斧头吸引了过去,因为他们看清楚了,那漫天的岐蜂神,果然是追逐着斧头移动的方向攻击。

    斧头在跑?斧头当然不是在跑,一,它是在飞,不是在跑。二,它自己没长腿,有一个人在扛着它飞速前行,四处躲避着天上的针雨轰杀过来。

    这人速度很快,宛如闪电飞驰,可追逐他的是岐蜂神,岐蜂神扇一扇翅膀,就能将他扑住,不过,这人也真了得,硬是从岐蜂神的阵阵毒针暴雨下面脱身,尽管他很狼狈,浑身褴褛,几处疮洞,皆有碗口那么大,鲜血长流,猩红一片。

    “我看清楚了,他是天斧王,天哪,他胆子可真大,难道就是他将岐蜂神给惹怒了!”

    又是那个声音响了起来,众门徒皆心头一震,恍然大悟似地一拍大腿,随即狂怒不已。恐怕就是这个遭天杀的天斧王惊动了岐蜂神的沉睡,陷众人于险境。

    阵内顿时一片咒骂声,群情激愤,简直比天上的岐蜂神还要恨这天斧王。

    “快把这个王八蛋轰成渣吧!”

    又是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众门徒听了,引发了他们心中最真实的情绪。

    “对!这个王八蛋活该被轰!”

    “让我们大家齐声替岐蜂神加油!一,二,三,岐蜂神加油!岐蜂神使劲!轰死这斧货!”

    这个声音一起,众门徒纷纷响应,与他一齐呐喊,恨不得阵外四处窜逃的天斧王立马被岐蜂神轰成渣。

    “嗯?”太上长老‘震’转眸投向那个发出声音的地方,一个少年正一脸愤慨,满目夸张地坐在众门徒庇护中央的一个位置,那里也同样坐了许多小弟子,但唯独只有这个少年最是煽情,将阵内诸门徒心中的怨愤淋漓尽致地诱发了出来,这时墙倒众人推,就连太上长老‘震’都不好多说什么。

    PS:一齐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