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永生基因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太上长老辞行!!
    大气功宗门,引发的一场轩然大波,已经告了一段落,长老和门徒皆大欢喜,纷纷散开,在各自的住宅,清点和消化这次的系统任务奖励,奖励实在太丰盛,让人眼花缭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寿本仙童真人则与‘震’太上长老在一座宏伟雄浑的殿堂就座,他们相互交谈,各自交换着对宗门一些大事的意见,总得来说,基调是好的,向前发展的。

    这座殿堂,乃大气功宗门历代领袖批阅内务道符信件的地方,奢华而又不失古拙,空气中流淌着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息,这是历代领袖长期盘居的地方,四周的环境自然也沾染上了他们掌控全局,独断乾坤的气势,变得神秘无比,令人不由自主就对此地心生敬畏。

    “小童呀,一晃几百年,你也已经和我们这一辈宗门子弟站在了同一个层次,不相上下,每每想起,老夫也是相当地慨叹,时光流逝,令人心惊,转眼间,我们都已老了,时代终归是属于年轻人的。”

    震长老聊完了宗门内的一些大事,便话音一转,发出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慨。

    “师叔,言过了。以您的修行境界,这个年岁,正当壮年,风华正茂,怎么能说老呢?”寿本仙童真人恭敬道。

    这位震长老,乃宗门太上长老,另一重身份,则是他的师叔,是他的长辈,必须对其持晚辈之礼。

    “你不必安慰老夫了,老夫还剩余多少寿元,自己最清楚不过了,倘若滞留了三百年的修行境界,一直不能突破,从而有把握度过第五重的仙人劫,老夫的下场也只能落得与那些凡人一样,化为一抔黄土,成为虚拟位面的一串没有意义的数据链。”震长老摇头叹道,言语中充满了惆怅和寂寥。

    “师叔也不必太沮丧,在虚拟位面,任何事情都并非绝对,包括生死。比如‘凰神’,一旦集齐了九颗凰珠,任何愿望都能实现,生死不过只在凰神的一念之间。又或者,寻找大能,逆转时空,这些都还是有希望的。”寿本仙童真人劝慰道。

    “小童呀,你就不要多说了。凰神?九凰珠?想搜集齐全,难,难,太难,且我们正道一旦得到了九颗凰珠,唯一的愿望肯定是覆灭邪魔二道,断然不可能用在复活某某人物上面。至于大能逆转时空,你我都有逆转时空的能耐,可那又如何,我们自己无法复活我们自己,且复活一个大能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恐怕也只有度过了仙人劫以上的高人才能承担,且系统惩罚会严重地折损他们的境界和寿元,谁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出手逆转时空?”

    震长老对这几种渺茫的机会早已死心,唯一的希望就是突破现有的境界,进入下一个极致,才能有把握度过了仙人劫,延长寿元。

    “师叔,何不去演武场擂台呢?”寿本仙童真人皱眉道,“据师侄所知,本宗以及其他流派的太上长老,大多在那里潜修,师叔没有分身之能,也可以像他们一样,避入那里。”

    “小童呀,你现在踏入了我们这几个太上长老一样的层次,有些事情,老夫是需要提醒你的。仙人劫在演武场有随时被触发的危险。那里充满了武道的气机,容易引动诸天大劫降临,而像我们这种层次进入其中,引发大劫的几率比之低层次的修行者要高许多。也的确有一些我们这种层次的修行者,避进了那里,可他们都是用逆天秘术封印了自身大部分的法力,强行将修为压制到了低层次,才勉强躲避了大劫降临的几率。但这样一来,在那个地方,就等于失去了实力做保障,容易被低层次的修行者所趁。老夫为什么不入那里的原因,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可这样的话,那时不好同你们这些小辈道来,实在有损我们的颜面。至于有许多太上长老避入演武场擂台,大多是迫于无奈,寿元即将告罄,不去拼一把,也是一个死,索性去拼一拼,撞一撞机缘,说不定平安无事,并且能突破原有的境界,度过仙人劫。”

    震长老怅然一叹道,“老夫现在对你说这番话,也是因为老夫已经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已经同几位挚友一起组成一个战队,避入那里寻找延长寿元的机会。而你呢,大气功宗,世代相传,也到了革新的时代,就将位置让出来给那些小家伙折腾吧,老夫离开之后,宗门内必须要有一位太上长老镇守,我们这帮老家伙前几年大多已经进入演武场之内了,也只有老夫一名太上长老潜伏在宗内一处密室静修,若非这次宗门忽然遭遇大劫,老夫也不会显化真身,可老夫的时日也不多了,本就打算离开,可总有些牵挂,万幸现在你临时突破到了我们这样的层次,老夫将宗门交给你镇守,也可以更加可以安心的离开。”

    “原来如此,难怪宗门几次遭遇大难,都无缘无故就被瓦解了,原来皆是师叔等太上长老暗中出手化解了,师侄一定不会令师叔失望的,确保我宗平安无恙。”

    寿本仙童真人闻言肃然,他起身躬身行了一个大礼,这是他以领袖身份代表全宗向宗门这群太上长老所表达的深深的敬意。倘若没有他们在暗中默默奉献,宗门这么多年不会这么风调雨顺,兴旺盛达。

    “罢了,这些都是我们这些大气功宗门的子弟应尽的使命,你现在应该能够体会我们的心情。大气功宗就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归宿,我们的希望摇篮。”

    震长老也起身以一名普通门徒身份对寿本仙童持礼道。

    随后他们归座,这叔侄俩皆一阵唏嘘,追忆起年青时在宗门内地点点往事。

    “小童呀,你要仔细甄选下一任的宗门领袖,老夫这一去,除非作出了境界突破,否则便会如石沉大海一般杳无讯息,也许,这将是一次永别。替老夫照看,老夫这一脉的族人,大多傲慢,平时多敲打敲打一下,对他们是有好处的。”

    震长老最后嘱托了自己这个师侄几句,竟是要让他一视同仁,不必特殊对待,一切都要以宗门大局为根本,种族可灭,而宗门传承不可断,否则,他有一天真若化道了,也不能瞑目。

    这位太上长老的胸襟气魄深深震撼了寿本仙童。

    随后,震长老又交代了几句,便就此辞行,他化为了一道模糊的虚影,投向了宗门之外,迅速消失无影。

    “太上长老,一路走好,师侄代表全宗,恭祝您寿与天齐,度劫而归!”

    寿本仙童真人躬身长长一揖,向已经远去的这位震长老表达了他最崇高的敬意和祝福。

    而这时,殿堂之外,有道符信件飞来,他接过神识一扫,便不禁哭笑不得地叹了叹。

    “原来是这么回事,这帮小家伙,还真是一群惹祸精。”他转身泓声道,“准你们的觐见!”

    随即,他便又坐回原位,俯视着门外的一群门徒子弟。

    天斧王浑身褴褛地被一大票门徒弟子押了进来,而与之境况相同的,乌同被颜馨灵儿和杨子宠押了进来,唯一不同的是,后面没有一大票凶神恶煞的门徒弟子。

    “禀报领袖,这场宗门大劫的罪魁祸首之一的天斧王古罗,已经逮到,听凭领袖发落!”

    天斧王身后的门徒,一脚踢得天斧王跪在地上,齐声恭敬唱喏道。

    “禀报领袖爷爷,我和宠妹也带来了另一个罪魁祸首,并且也将事实的真相带到,请您观览之后,再作决断。”颜馨灵儿和杨子宠盈盈一拜脆声道。

    她们押着乌同进来,实在是无奈之举。乌同实在太呆,还真以为她们要带他来见家长,她们连哄带骗,才费尽周折逮到了他,将他押了过来。

    乌同被两绝色押着,完全不见任何异色,还哈欠连连,仿佛没事人一样。

    “哦?他就是那个武统?”寿本仙童真人惊讶地看着一脸病恹恹的乌同,这少年身体看起来非常孱弱,以他的法力,都感受不到少年体内有一丝法力,完全就是一个新手,这样的弱者,可以触发任务,他是如何做到的?

    “爷爷,您请看,这是婴婴动用了光明曼荼罗神镜查明的真相留影!”杨子宠这孙女此时上前,向寿本仙童真人传送过来一段视频。

    “光明曼荼罗神镜?那不是神宇大皇朝的一件圣物吗?竟然也被请动了,只为了查探此事。”寿本仙童真人看着孙女有点意外,随即他又摇头道,“胡闹!婴婴这个丫头简直就是在胡闹,为了这点事情,竟然就请动了如此圣物。宠宠呀,灵儿呀,你们俩也不阻止。”

    寿本仙童真人的话,令他的宝贝孙女儿不由暗自吐舌,而颜馨灵儿也微微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其实当时她俩也很想知道真相,没有办法,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