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永生基因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大气功术的两个巅峰!!
    木屋中一片光怪陆离,宛如身临童话世界一般,令人惊奇无比。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栋神奇的屋子,包罗万象,据寿本仙童真人介绍,乃是亚祖缔造出来的。

    大气功流派,历史上一共诞生了两代可位列正道三千祖的祖师爷。第一代为岑参道人,一手开辟出一个流派,功绩卓越,无人能比。而在他消失以后的一千年,大气功流派又迎来了第二个春天,第二代祖师爷为大气功流派翻开了崭新的一页,带领全宗走向了另一个巅峰。

    他就是虚拟位面,鼎鼎大名的无极道人。无极道人重新定义和诠释了气功的奥义,他对气功的见解独到,与岑参道人截然不同,形成了一套全新的修炼体系。

    他在始祖岑参道人所留下来的气海湖泊中,缔造出了这间两极屋,堪称鬼斧神工,近乎于神灵的手段。不过,可惜,他后来也失踪了。是不是像岑参道人一样也发生了不祥,那就不得而知了,后人的文献记载中只提到其消失前似乎也在寻找岑参道人的一丝线索。他以后被大气功宗共尊为亚祖,与岑参道人并称为双祖。

    双祖销声匿迹之前,都曾在宗内留下他们对大气功流派的两个终极理念,就连他们自己也都没有实现的理念。

    他们将这两大理念,按照他们的推演,最终演化成两大绝巅秘术,由这两大绝巅秘术集成他们对大气功术的终极思想精华,此时它们皆置放在两极屋的一间密室之中。

    寿本仙童真人将乌同和杨子宠两人带到各自的住所安顿了下来之后,随后便带着两人来到了一间密室。

    一走进这密室,两人便看见,这密室很狭窄,只有两块古老的石碑,石碑上密密麻麻刻着许多繁奥的字体。

    经过系统翻译之后,两人读懂了,一块石碑上刻着《七十二亿罡神劲》,后标注‘岑参道人著’,另一块石碑刻着《力气经》,后也有标注,‘无极道人著’。

    “爷爷,这就是我们大气功宗的两大绝学了。”杨子宠双眸闪动,看着这两块古碑,很是不能相信,这古碑看起来,一点也不起眼,还没有外面漫天飞舞的光弹来得炫目好看。

    “你这小丫头片子,你懂什么呢!”寿本仙童真人喝道,在双祖的真迹面前,他表现的很肃穆,很庄重,他上前深深朝两碑拜了拜,然后吩咐两人在碑前磕头,才一捋白眉道,“孙女,本来你并非种子门徒,没有资格来参拜这两圣碑,不过,爷爷现在已经成为本宗的太上长老,有权限提携一名后人,你哥哥资质过人,受宗内的一致推举,成为种子门徒,他,我就不愁,倒是你,爷爷我也就只能提携提携了,其实按照你的资质,当不下于你哥哥才对,可你就是贪玩。”

    “爷爷你就知道数落人家,人家一不想当女帝,二不想当女圣贤,人家为什么要那么拼呢?”杨子宠撇嘴道。

    “你这丫头,也怪爷爷,平时太宠着你了,总之,这个世道,实力才是硬道理,你以后慢慢就会明白了!”寿本仙童真人摇头叹息道,颇有一些恨铁不成钢的滋味。

    “武统小子,这两块圣碑上记录的秘术就是我大气功宗两大最强秘术,能不能参悟出修行的法门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他看向一旁的乌同道,“你可不要学你子宠姐姐那么贪玩就行了。”

    “老爷爷,其实武统也很贪玩啦,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吧!”乌同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道。

    “瞧,这才叫一句真话,爷爷,你也听到了,可不是人家一个人爱玩!”杨子宠立马上前抱起乌同的胳膊,和他站在一块儿,得意洋洋地望着她爷爷。

    “老夫真是被你们两个小家伙给气死了!”寿本仙童真人顿时为之气结。

    “总之,你们记住了,玩物丧志,一个人想要在这世界上真正立足,不能依赖他人,而是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这才是真理!”他当即严厉地将两人狠狠批评了一顿。

    “爷爷,人家知道啦,你就快说说这两块圣碑里面的一些诀窍吧!”杨子宠嘻嘻一笑,上前抱住寿本仙童真人的胳膊撒娇道。

    “你呀,爷爷我真拿你这个小顽皮没办法!”寿本仙童真人终究心里宠溺自己的这个宝贝孙女,也没有再多加批评。

    当即他便让两人在石碑旁边盘膝坐下,他自己也盘膝坐了下来,便开始仔细介绍这两块石碑的内容。

    “这两大绝巅秘术,乃我宗镇宗绝学。可是自从创出这两大绝学以后,很少有门徒可以真正参悟出法门进行修炼。也就亚祖将始祖的《七十二亿罡神劲》参悟透彻了,在这块古碑上面留下了许多注解,可即使如此始祖的绝学很久很久,也一直无人可以修行。”

    寿本仙童真人看着左手的一块石碑感叹道。

    “爷爷,不对呀,就连亚祖也无法修行吗?”杨子宠道。

    “呵呵,亚祖不是不能修行,而是他是先走出了自己的道,然后才被当时的宗门认可,成为当时的种子门徒来观研始祖所留的这块石碑的。当时他自言,除非废去一身修行,从头来过,否则便不能修行这石碑上面的绝学。”寿本仙童真人解释道,“当年他很自信,他称绝学也是人创造出来的,既然始祖可以,那他也可以。当时无人将他的话当真。可后来证明,他真的做到了,开创出来了一个全新的修炼体系。”

    “那他后来为什么又为石碑注解呢?”乌同想了想,也提出了一个问题。

    “因为他尊重始祖的道,虽然他后来的成就不比始祖低,但也许是境界相当,他也能体会到始祖的道同样光芒万丈,博大精深,乃大气功流派的一大极致,不可失传。于是为了后人可以继承,他后来替石碑作了注解。可即便如此,仍旧几乎无人可以修炼这套绝学。亚祖也曾称始祖所留的绝学乃是一种只存在于理念上面的秘术,很难真正实现,可能就连始祖自己都达不到秘术所提到要诀。”寿本仙童真人含笑看向乌同道。

    “那他的注解,我哥看得懂吗?”杨子宠忽然调皮地问道。

    “奇儿?”寿本仙童真人一提到他这孙儿眼睛都眯了起来,“他根本没有去看那些注解,而是直接就将始祖的绝学给悟了出来,这种天资直追亚祖当年,也许时空逆转,他或也可位列一祖,他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那他为什么不把他领悟出来的道理告诉宗门所有子弟呢?”杨子宠继续问道。

    “这种层面的领悟,向来只看个人的悟性,若非如此,始祖为何不把他的绝学全部注解出来,你哥也想把他所知道的,全部记录下来,贡献给宗门,让众门徒共享,可结果呢,他所描述的东西,同样让人摸不着头脑,根本无从下手,他自己认为已经很浅显易懂了,可众门徒仍旧只能望洋兴叹,可见绝学只能靠自己悟,他人的领悟永远只能是他人的,不能当真。”寿本仙童真人摇头笑道。

    “那奇哥修行了亚祖大人留下来的绝学吗?”乌同这时也问道。

    “没有。后人发现,亚祖所留的绝学,一点也不比始祖留下来的易懂,而且他也和始祖一样,没有留下一丝注解,这一点实在让后人不能理解,按理亚祖注解了始祖的绝学,自己所留的绝学也应该要照顾到后人,可结果偏偏没有。他所遗留的绝学,包括奇儿在内,宗门一致认为是胡说八道。完全颠覆了始祖以及他自己后来所开创的道,根本就不像是一部绝学,甚至把他自己后来开创的全新奥义也都全部颠覆了。如果有谁可以悟出这套秘术,那就是宗门第三祖了,可这根本就不可能。”寿本仙童真人说到这里顿了顿,看了看乌同,然后继续道,“老夫为什么让你当这种子门徒,就是看中了你的神力。”

    “宗门的这套绝学秘术一直被后人束之高阁,因为有一个指标,后人一直没有门徒可以达到。那就是此术一开始就要求初学者,乃是一名新手,且天生神力,可以轻松举起亿万钧之重物。亚祖师爷在石碑一开始就提到了这个要求,这个要求几乎就是天方夜谭,即使天生力量再大,也不可能在新手时就可以轻松举起亿万钧的重物。因此,宗门一直把这项秘术当成是一个笑话。不过,武统你的出现,颠覆了我们的认识,真的有人可以做到。因此,宗门才决定让你来当这个种子门徒,尝试看看能不能修行这套绝学。不过,你也可以去修行始祖的绝学,一切都由你自己决定,这是你身为种子门徒的一个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