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永生基因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长生之法!
    沙滩上,瀚海波澜起伏,狂风呼号,浪花滚滚而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拍打在乌同身上,溅起万丈白浪。乌同正襟危坐,倾耳聆听,思绪恬淡,神态专注。

    “何谓‘生命’?”

    老龟音量不高,却威震海域,就连海浪穿石之音都不能盖过他的声音。这是一种与大自然之道相契合的境界,天地也不能无视他的存在。

    “生,乃天地万物运动的结果。没有天地万物的运动,也就没有我们的生。而命,则是维持我们‘生’这种状态的轨迹。就好比写字,落笔为‘生’,行笔则为‘命’,而顿笔即为‘生’的终结,故称之为‘死’。”

    老海龟沧桑的龟壳上布满了时间的烙印,但他精神烁烁,龇牙咧嘴,积极诵扬着他对‘生命’的理解。

    “我们修行者,之所以,要修行。苦参天地之玄机,了悟万物之常伦。不就是为了一点,那就是证的‘长生’。所谓长生,就宛如写字,只有行笔,而无顿笔,这样的字,为天地所不能容,是逆天而行之举。诸位可以推想一下,什么样的字,可以笔画不顿而成字,停不了笔画的,就不是一个字。”

    “天地就宛如一张白纸,生灵若得长生不老,就等于是要在这张有限的纸上书写一个笔画无止境的字,这张纸尺度终究有限,怎么可能容你来书写这样的字呢?”

    “因此,写不完,则已经被天地所禁断前路,何以为续?”

    ……

    诸幼小门徒认真地耳听老龟的讲解,而乌同坐在他们一边,心念也是一动。对他来说,长生这样的话题似乎还很遥远,对他来说,生命也只起于‘落笔’阶段,根本不会去思考那遥远‘顿笔’的事情。

    不过,老海龟的谆谆教诲,却也让他神思一动,领悟了一些以往没有想通的关节。原来这虚拟位面的修行者,也和太阳系的人类一样,修行都是为了延续生命的寿元,在这一方面,大同小异,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么说来,为了追求生命的无穷,虚拟位面出现一些无限流的强者,倒也不是那么不可理解了。无限流,也沾了长生含义的一个边儿,寿元无限,无限秘术…

    “所以为了‘行笔’不至于中断,生命则必须长年运动,运动不息,则生命不止。运动,可以激发生命的潜能向天夺命。”

    “譬如一杯水,盛满以后,它也只能盛装一杯水的容量。假使将水倒走,再次盛满,那么这个杯子实际盛过的水,则会超过它原本的容量。”

    “生命也是如此,只有不断的保持运动,才能让有限的容量,不断地开拓出超限的容量。生命在于运动就是这个道理了。”

    “明白者自会明白其中的奥妙,不明白者则终生不能求得长生。”

    老龟说到这里,便闭上双眸,不再言语,似乎已经讲经完毕,不想再费口舌。而四周的幼小门徒见状,则一个个恭敬起身,行礼,然后各自散开,去往其他地带修行。

    场中只剩下乌同一个人,仍旧盘膝坐在沙滩上,任海浪拍打而不动身形。他也闭目凝神,不断运转体内的‘力气’冲击四周虚空上的无尽穴窍和地底的经脉。

    短短片刻,他脑后已经有两百多个丹田悬浮,无尽的‘力气’仍旧不断在升华之中,不过,这样的速度从质量上来说,还是比不上杨奇,对方开拓的穴窍和经脉都是以天体星辰来计算的,一颗就抵得过乌同不知道多少年头的修行,照这般修行速度,只怕这辈子都追赶不上了。

    海滩上只有惊涛拍岸的声响,良久,老龟睁开了双眸,他终于正眼看向了乌同,干瘪的脸庞露出了一丝讶异。

    “这位小友,为何长坐不起呀?”老龟第一次开口向乌同询问道。在他的观感之中,这少年的气势内敛不发,却在不断的发生质的飞跃,这种情况,闻所未闻,因此,连这寿元悠长的老龟都感到了一丝震撼。

    “我想请老爷爷传我长生之法?”乌同起身恭敬道。神之目催使之下,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位老海龟怕是得道高人,并非海龟这么简单。

    “小友何出此言,老朽观你已身具无上秘法,不必来求教于老朽了吧?”老海龟摇头道。

    “老爷爷,你能不能看得出我修行的是哪一种法术吗?”对方语藏推却之意,乌同听出来以后,却并没有气馁,反而出言询问道。

    一瞬间,天地暗沉,光线全无,随即光线复现,而老龟却已不在沙滩之上。此时此刻,老海龟已在无尽的海底穿行,他自语道,“好调皮的小鬼,竟想套老朽的话语。不过,老朽心中精明,怎么会上了这小家伙的当。”

    “老朽,自这方天地诞生之日起,就孕育在了这片海域,乃整个世界唯一的生灵。不过,这岑参道人倒也了得,将这天地从混沌虚无之中拉扯了出来,将我老朽压在了这里,不能外出。老朽闲极无聊,所以才会指点那些小辈,这还是看在,这岑参道人的后人里有生灵与老朽有些血缘关联的份上,否则,断然不会指点的。可这小鬼倒机灵,很快,就从老朽方才的话语之中洞察里面的机巧,知道老朽这里还有一套‘长生之法’可传。不过,这是老朽看家的本领,怎么会轻易相传的,便只好溜之大吉了。”

    老龟在海底潜游,自鸣得意,这片海域对他来说,宛如后花园地,了如指掌,根本无人可及。就在这时,远处,一只小海龟在前方自由自在的游荡。

    老龟见了当时就是一愣,奇怪,这片海域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只新的海龟,与他同族。刷!他瞬间就出现在了这只小海龟前头。小海龟傻愣愣的,迎头就撞在了这只老龟的龟甲上面了。

    “你是什么东东,为什么挡我的前路?”小海龟很憨厚,摇了摇小脑袋,显得很茫然无措的样子。

    “你这小家伙,什么时候来老朽这片海域的,老朽怎么一点也不知道?”老龟问道。

    “额?我自一出生,就生在这里的,什么时候这片海域,成了你这个老家伙的地盘了?”小海龟气呼呼道。

    “哦?你这小家伙也是在这片海域出生的?”老龟惊讶道,这可是一件新鲜事,这片海域自打他诞生以来,就没有再见过一个在海域之中新孕育出来的生灵了。

    “对呀,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小海龟一副明知故问的神态,看起来煞是可爱。老龟看见这小海龟,越看越觉得亲切,这么一算,这小海龟可以算是他的同族了。

    老海龟随即提出邀请,他要请这同族的小海龟去他在海底的老窝作客。小海龟犹豫了一会儿,然后答应了他。

    很快,两天之后,两海龟就在这一片海域混熟了。小海龟一口一个‘老爷爷’,唤得老海龟心花怒放,终于将他自己的压箱底法术传给了这小海龟。

    沙滩上,乌同忽然睁开双眸,从海浪中走出,来到一棵粗壮的椰子树下坐下,微微露出了一缕笑容。

    “原来这长生之法是这个样子的。”乌同透过神之眼望穿大海,在大海深处,一个新生的丹田变化成了一只小海龟正在老海龟的注视下,修行这长生之法。

    “既然这老海龟这么寂寞,我就将这新升的丹田永远变化成这只小海龟,陪伴在他的身边,也算是对这长生之法的报酬了。”

    乌同一挥手,直接掐断了与这个丹田的血肉联系,传其一煞的变化之法,然后从此这小海龟彻底成为了一个新生命,与他再无干系。

    “力气经和七十二地煞术,两术联合之后,果然妙用无穷。”乌同想了想,便在岛屿中四处游荡了起来,心底却是在不断揣摩两术结合之后的种种妙处。

    “有了这长生之法,我以前修行的方式就可以改一改了。”他一步步在热带雨林之中穿行,心中暗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