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永生基因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逼迫
    “这个元太公子是什么人?”乌同看向她问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颜馨灵儿侧身附耳小声道,“这元太公子是轩辕大皇朝的一个超级世家长子嫡孙,一身修为早已不知道登临何种地步,我只知道,他曾与杨奇大哥过招,两人战力相当,最后这元太公子也只是输了半招。”

    “与杨奇大哥战力相当,只输了半招?这元太公子这么厉害?”乌同心中一惊。

    “那场交锋已经过去许久,元太公子现在的修为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颜馨灵儿蹙眉道。

    这时,元太公子一眼就看见了岛婴婴,随即目光瞥向了乌同。

    “看来传言是真的,你这卑微的下等人竟敢横刀夺爱,夺了我家主公的心头爱。也罢,本公子就在这里斩了你的头颅,替主公出一出这口恶气!”

    元太公子眸光闪现一缕杀机,手指一扬扇子,便大步朝向乌同走来。

    “元太公子请止步,这里是我的府邸,他们都是我的客人,我不希望我的客人在我的府邸受到任何的伤害。”老城主上前一步,拦住元太公子的路沉声道。

    “老东西,闪开,否则连你一起杀了!”元太公子看都不看老城主一眼,仍旧向前迈步。

    “元太公子,那就只好得罪了,来人,拿下他!”

    老城主神情不改,郑重地一挥手,下达了命令。府邸四周,立刻蜂拥上来许多守卫,围向元太公子。

    “螳臂当车!”元太公子冷冷一哼,身形一动便已经绕开了老城主,手掌按向了乌同。掌风如雷,空气爆炸开来,如九天崩裂,天摇地动。

    老城主身体倒飞而去,大口吐鲜血,仿佛遭受了重创。

    “不好!武统,快躲开!”颜馨灵儿和杨子宠惊呼道。两女和岛婴婴此时被一股奇异的力道护持,被牵引到了府邸外面。

    “是皇…”岛婴婴看清楚出手护持她们的人,眼眸一下子瞪大了。

    “嘘!先离开这里。”来人竖起手指轻嘘了一声,带着三女便走。

    “等一等,武统还在里面呢。”杨子宠皱眉道。

    “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自求多福吧!”来人浅笑一声道。

    “不行,不救出武统,我不会离开。”颜馨灵儿道。

    “对,他不走,我们哪里也不去!”杨子宠也道。

    “这可就由不得你们了。”来人说罢,身体内涌现一股伟力,制住三女,将她们强行带离。

    狂风呼啸,尘埃翻滚,一道巨大的掌印深深烙印在虚空,无比炫目,残碎的虚空碎片飘荡在空气中,散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洞穿力。

    “嗯?倒是有两下子。”元太公子已经腾跃在半空,他俯瞰着已然化为一片废墟的城主府邸,眼眸微微一动。

    只见他按落的骇人掌印下方已无一人,而在掌印不远处,乌同安然无恙伫立一片空地。

    “好毒辣的手段,一言不合,就要取人性命,你好大的威风!”乌同神色淡然,仿佛视他身前的这个正在熠熠生辉的雷霆厉掌为无物。

    他留下这句话,便举步向废墟外走去,自始至终没有去看虚空上的元太公子一眼。他的这般举动,立刻令元太公子面色更为冷厉。

    “想从本公子手里逃脱?你一嘴伶牙俐齿,我便取下你满口虚齿!”元太公子阴冷一笑,身形再一动。

    “人无伤虎意,虎却欲弑人。”乌同转身一闪,避过元太公子的夺命一招,终于开始了凌厉的反击。

    砰!砰!砰!

    一连三招,虚空宛如湖泊猛烈翻滚起来,摧枯拉朽一般毁灭了周围的一切,大地宛如刀削了似的透亮起来,映衬出千尺光辉。

    “你究竟是何人,为何功夫如此了得,竟能陪本公子过上几招?”

    两人隔空相抵,大战三招以后,都已经知晓对方的厉害。元太公子神色凝重,顿时不再小觑了乌同。

    “我一定非要是什么人不可吗?是你功夫太低了,别太自以为是。”乌同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元太公子眼睛眯成一条缝,阴冷地目光逼视着乌同,他冷声道,“就凭你这一句话,你注定就是一个死人了,天上地下无人可以拯救你。”

    “哦?要出绝招了吗?”

    乌同一愣,在他的神之眼洞察之中,对方体内诸穴齐齐轰鸣了起来,无穷远处,有一颗颗宛如行星般浩大的穴窍与之共鸣。

    对方的修为俨然已经超越了与乌同交手时的杨奇,足足有上千颗这样的星辰穴窍轰鸣共振,威势冠盖九天十地。

    “这就是可与奇哥比肩的新秀吗?他们竟都贯通了许多的体外穴窍。没有《力气经》的指引,他们居然也会走出相似的道路,这莫非就是万法归一,力量的本源本就是唯一的缘故?”

    乌同心中震动,可元太公子显然不想再浪费时间,凌厉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攻击瞬间便侵袭了上来。

    元太公子此时宛如天神下凡,通体散发妖冶的紫光,天上无尽的穴窍,将他的力量增幅到了一个极致,他的手指,转动间,山河破碎,日月失辉,大地塌陷,虚空锯齿。

    无尽的尘埃,化作惊天动地的剑芒,可劈下日月,它们皆凄厉无比地撕破虚空,杀向而来。

    “哼!你不怜惜下方的无辜生灵吗?”

    乌同身形闪动,便避开了这无比骇人的攻击,可他下方的民宅及诸多居民皆化作了灰烬。乌同见此,心中有些愤慨。

    “几个贱民而已,蝼蚁一般的存在,本公子爱碾死几只就几只。”

    元太公子蔑视生命,就真如天上的神灵,俯瞰众生轮回一般。

    “蝼蚁?”乌同脸色终于沉了下来,他不动声色,心中却已经怒到了极点,“你如此草菅人命,今天就把这条命留下来吧。”

    原本他并不很愤怒,毕竟岛婴婴的这件事,他总觉得有些不利落,心中理亏,纵然有人欺凌上来,他也可以容忍一下。

    可这元太公子此时的举动,视生命为蝼蚁,随意收割,简直没有一点人性。这才让他真正动怒了。

    “哈哈,实在太可笑了,这是本公子活到今日,听到的最大的笑话。想取本公子的性命,凭你这名不经传的小白脸也配?”元太公子仰头大笑,手上的攻击力度愈加凌厉,蛮横了许多。

    顿时两人下方更多的区域,大面积大面积的化作了灰烬。

    整座甘露城,尽管无边无际,但此时也全城惊动,下方的民众都已经知晓,天上有了不得的高人在争锋,身处此城恐怕有性命之危。

    他们疯狂地远离两人交战的区域,尽管如此,仍旧有许多平民在余波下一声不吭地转眼化作了飞灰。

    “去死吧!”元太公子见乌同刻意提升高度,将火力引导到天上,以避免殃及池鱼,却并未阻止,而是眼见其升空,双手交错在了一起,似乎在酝酿某种必杀技,片刻的宁静,一道道空间之力宛如丝带一般缠上乌同的身体。

    随即空间搓动了起来,生生将乌同绞杀成了无数的碎片。

    “哈哈,本公子的粉仙诀如何?一个小小的蝼蚁,也敢同本公子叫板!”元太公子嗤笑连连,转身便欲走开,宛如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忽然,他的肩膀被拍了一下,他整个人愣住了。

    “走那么快做什么?你的粉仙诀,不过如此,这就是你的绝招了?实在太令我失望了。如此,你可以去死了。”

    他身后传出乌同充满失望的声音。

    “你究竟是谁!”元太公子的声音颤抖道,从未有一刻,像现在一般令他惊恐,怎么可能?他堂堂的元太公子,居然被人逼近到这种地步,而浑然不觉,而且他无往不利的粉仙诀,竟然会第二次失灵了。

    第一次是那个叫杨奇的家伙,可是现在他的粉仙诀早就提升到了无上的秘境,就算比他强上百倍的高手都有饮恨此招这下的可能,可身后这个家伙是怎么避开的?

    “想逃?”

    元太公子知道自己遇到了硬茬儿,他连头也不敢回,运转力量就想要快速离开此地。可惜,一股不可比拟的力量深深拘住了他,令他连一根手指也动弹不得。

    “在你死之前,我要谢谢你。谢谢你赠送我这么多的力量!”

    乌同缓缓踏着虚空,走到元太公子面前微笑道。

    “你什么意思?”元太公子惊恐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心底都在颤抖,他已经尝试了无数的秘技,可就是摆不开加诸在身体上的力量。

    这股力量宛如一座不知道有多么沉重的大山压在他的身体上,就连体外的力量源泉也尽皆哑了火,似乎完全周转不起来了。

    “你的力量对我来说,就仿佛不设防的羊群,我取之便来,不费吃灰之力。跟你说,你也不会明白的。你比奇哥实在差太远了。”

    乌同摇摇头,竖起了手指,点向了元太公子的额头。

    “你竟认识杨奇?不!不!你不能杀我,你杀我,我的家族,我的亲朋好友,我的主公不会放过你的,你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好汉!你只要放过本公子,本公子既往不咎,还会给你大大的好处!”

    元太公子目光都在颤抖,他连忙求饶道。

    “你的主公是谁?”乌同停顿了下来,饶有兴趣地问道。

    PS:本书当然不会太监,放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