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杀神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首战告捷
    readx();  “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林龙仔细的找了一会,找到了刚刚的那名匈奴将领,林龙一刀斩下,十几个匈奴兵死亡一个缺口被打开,林龙骑着赤红血马追赶过去,林龙所到之处,无一人敢拦,纷纷避开,匈奴大军顿时骚乱了起来,随着林龙一声长喝,手起刀落,斩那名匈奴将领与马下。

    林龙长吁了一口气,此时才感觉到左臂的震痛,而林龙看向四周,足足几千名匈奴兵将围在自己的身旁,他们都各自拿着兵器,指向林龙,不过无一人敢接近林龙。

    “刺啦”一声,林龙撕开了自己的衣服,将化血神刀插在地上,手嘴并用,费力的包扎伤口。

    “杀了他”。

    就在此时,一名先天之境的匈奴将领想趁着林龙包扎伤口之际,突然袭击,一刀砍下,要将林龙的脑袋砍下来。

    “找死”。

    林龙出脚如风一般,快步决施展到极致,一脚踢出,脚过无痕,脚尖踢在那人的脑袋上,那人的脑袋一下子炸开,顿时成了一个无头将军,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谁还敢来。”林龙包扎好了伤口,再度提起化血神刀,对着周围的匈奴兵将喊道,这些匈奴齐齐的后退了几步,盯着林龙,但是就是不敢开口。

    “轰隆隆,轰隆隆……。”此时,战鼓齐鸣,声音震天,汉武帝的一万大军如潮水一般冲来,虽然匈奴兵将两万,但是四员大将已经被林龙屠戮,士气衰弱,而武帝的兵虽然只有一万,但是其中还包括华山,智化大师,十八铜人,华山弟子这一干高手,各个以一当十,虽然人数少了一倍,但是都是精锐,武帝才敢一战。

    “杀”。

    耶律风看见武帝已经率军冲来,不甘示弱,也率军冲杀,二万大军齐齐出动,震得大地作响,如惊雷一般,震慑人心。

    而林龙明显的看见,带军冲锋的一人白袍银甲,胡子,头发,眉毛都是白的,手中拿着一把大刀,“天武”二字赫然刻在刀身之中。

    “武帝竟然亲自带头冲锋!”

    林龙暗暗惊讶,武帝寿已经一百多岁,身份还是太上皇,竟然冲到最前头,足以见得武帝之心,也许正是因为武帝的这种精神,二十年前才能北退匈奴吧!

    金戈铁马,战马嘶鸣,刀光,剑影,长枪,大斧,齐齐的撞击在了一起,三万人马相交之处,兵器相接,擦出一道火红的光亮,在火红的光亮之下,便是一道道血光,大地之上,鲜血斑斑,一人一人的倒下,一马一马的嘶鸣,战场犹如地狱一般,无时无刻不在收割着人的性命。

    君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弓箭手,四十五度,射。”

    伴随着武帝的一声大喊,一名名的弓箭手迅速从马背上站起,弯弓搭箭,指向四十五度方向,一阵黑压压的箭雨射向匈奴大军。

    “希津津”。

    箭雨之后,无数的战马倒下,匈奴士兵被摔下马背,被马踏肉泥,尸骨无存。

    这些弓箭手都是武帝特意培训出来的,首先从七万大军之中挑选射手,在教这些射手在马上平稳站立,射箭,以防两军交战,伤到己方,这是武帝与匈奴交战,自己研制的战术,对匈奴大军可以造成极大的杀伤。

    “十人为伍,盾牌在前,弯刀侧翼,长枪出击。”一波箭雨过后,弓箭手迅速坐上马背,每个人手持不同的兵器,十个人为一组,两名盾牌兵在前,弯刀兵在两翼侧翼,长枪手在中间,朝前杀去。

    盾牌兵手持铁锤,在匈奴大军之中砸出一个缺口,之后用盾牌狠命冲进去,侧翼弯刀手保护,而在里面的长枪兵手里拿着五米的长枪,一枪扎出,必有一人亡命,十个人为一组,有攻有守,攻守兼备,大肆砍杀匈奴大军。

    “杀”。

    林龙在后面看着,独自一人拍马杀出,目标就是匈奴的中军大旗,战争,以旗为号,要是林龙的匈奴的中军大旗砍倒,匈奴大军无法统一得到指挥,自然乱成一片散沙,虽然人多,不足为惧。

    林龙策马扬鞭,化血神刀上赤红色的光芒涌现,刀芒一出,必有数人伤亡,再加上林龙虎威,不一刻就来到了中军大旗的下面。

    林龙看着眼前的中军大旗,高百米,旗上正面画着一只狮子,象征着威武,百兽之王。而在旗的另一面,绣着“耶律”,两个大字,代表着耶律风。

    而在军旗之下,战车林立,护卫着中军大旗,而且守护大旗的士兵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哪个将领都知道,行军布兵,军旗最为重要,军旗可以说是军队的眼睛,是军队的灵魂,所以军旗之下,都是由最精锐的部队把守,这些人只负责守护军旗,旗在人在,旗倒人亡。

    “杀”。

    林龙杀意绽放,长刀挥出,劈碎了一辆战车,连杀数人,不过被无数的剑影,刀光给逼退了回来,林龙的胸口处,出现了一道刀痕,正是被一个守卫军旗的匈奴士兵所伤,能伤到林龙,足可以见得不凡。

    林龙倒转马头,想来个引蛇出洞,但是奈何这些人只负责守卫军旗,其余一概不管,林龙退下,他们也不来追杀。

    林龙无奈,用眼睛细细的看了看,竟然发现在这群守卫军旗的人之中,林龙发现了原先在大汉朝,刘万军手下的御林军,足足三百人,齐齐的守卫着匈奴军旗。

    御林军虽然是保护汉成帝的安全,但是早已经是成亲王的私人武装,而刘万军正是成亲王的狗腿子,刘万军一死,成亲王接管了这群御林军,一个月之前,成亲王逃亡到匈奴的时候,将御林军带了过来,大单于胡烈看见三百御林军各个骁勇,便让他们守卫军旗,颇为看重。

    林龙将赤红血马调转了一个方向,来到了御林军守卫的那个方向。

    “咔嚓”一声,林龙再一刀劈碎了一辆战车,几个御林军露出来身影,站在最中间的那人,正是那日要扬言要杀了林龙,为刘万军报仇的御林军的将领。

    “我问你,你现在是忠于刘万军,忠于成亲王,还是忠于匈奴大单于?”林龙盯着众人,并未出刀,开口问了一句。

    “这又怎么样?”为首的御林军将领并没有回答林龙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

    “忠于刘万军,这是义,重义之人,我不会杀,而忠于成亲王,这是愚忠,成亲王已经投敌叛国,你们跟他在一起,会为祖宗蒙羞。而忠于匈奴大单于,这是叛国,该当诛杀九族,不入祖坟,是畜生的行径。”林龙大喊道,颇为愤恨。

    “我是军人,只知道军令如山。”

    为首的御林军抬头看了看林龙,冷冷的说道。

    “大汉与匈奴交战百年,身上流淌着的是仇恨的鲜血,虎门镇一战,匈奴斩杀我平民百姓万余,八达岭一战,焚烧百里,无数的妇孺,百姓葬身火海,难道你们的身上不是流淌着同一种鲜血吗?你们难道一点都不感到惋惜吗?而你们空有一身本领,却不思报国,反倒以一个军人为借口,助纣为虐,你们可知道,匈奴胜,大军直入汉朝,受害的是你们的父母乡亲,受害的是生你养你的地方,你们难道不心痛吗?”林龙声嘶力竭,不住的大喊,希望这群御林军能悬崖勒马。

    “后路已断,无法回头。”

    为首的御林军抬头看向林龙,眼角之处竟然出现了滚滚泪滴,他们也不想如此,奈何无奈之下,才背离他乡,远别亲人,助纣为虐。

    “拿起你们手中的刀,杀向匈奴,我保你们无忧,”林龙承诺道,林龙的事情,这些人也知道一些,知道林龙现在成为汉武帝的亲信,说的话,自然管用。

    “兄弟们,拿起我们手中的刀,重新做人。”

    为首的御林军思考了片刻,回头大喊,顿时三百御林军豪情肆意,刀出鞘,杀向的不是林龙,而是匈奴。

    “杀”,三百御林军齐齐动手,刀中蕴含着这一个月的抑郁,一个月的耻辱,一个月的悔恨,一个月的无奈,长刀一处,成片成片的匈奴倒下,匈奴军旗之下,瞬间就乱成一团,这些匈奴根本毫无准备,而御林军又是含恨而杀,军旗之下,血流成河。

    “驾”。林龙拍马,手中的化血神刀一出,一阵清脆的响声传出。

    “咔嚓”一声,一阵脆鸣,百米高的大旗轰然倒下,象征着此次战役,以匈奴全败而告终。

    “军旗倒了,我们败了,败了”。大旗一倒,匈奴大军无心再战,各个调转马头,拼命而逃,而林龙带着三百御林军迎头赶上,如虎入羊群,林龙带着三百御林军,如一个绞肉机一般,所到之处,成片成片的匈奴大军死亡,匈奴大军前有林龙拦路,后有一万虎狼之师,无奈之下,只好分头而逃,而汉军,长刀之下人人平等,没有缴枪不杀这一说,追赶匈奴,迎头痛击,见到一个杀一个,见到两个杀两人,一时之间,战场成为了一个屠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