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杀神 > 章节目录 第195章 大开杀戒
    “畜生,猪狗不如,狗仗人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一声声的谩骂从人群之中传出来,对于水天的行径,都怒气冲天。

    “天儿,不可造次。”背后擂台上面一个老者开口,这个老者是水家家主,水运一。

    “父亲。”水天恭恭敬敬的交道。

    水运一站了起来,说道。“这件事情是我家天儿不对,不过我家天儿说得也并无道理,与其跟着你一起受苦,不如在青楼之中吃香的,喝辣的,难道你这个做父亲的,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过的好一些吗?”

    又是一阵谩骂传了出来,此时的林龙已经握紧了拳头,原本以为水运一会主持公道,但是说出的话,与水天一样,为人不齿。

    “为老不尊,恬不知耻,简直是一窝畜生……。”

    听到人群底下的一声声谩骂,水运一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而且水运一明显感觉到他的死对头王家家主王鹤在暗暗偷笑。

    水运一双手一挥,一阵气劲翻腾,真气凝聚,卷起一阵飓风,将底下观战的人齐齐震退一步。

    “都给我闭嘴,否则,杀无赦。”水运一怒道。

    顿时所有人全部鸦雀无声,无一人敢触怒水运一的虎威,在这里,无论水家和王家,都是恶贯满盈,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底层的人虽然对他们有怨言,但是碍于水家和王家的实力,也只能忍气吞声。

    老汉站在擂台之上,已经气得发抖,心灰意冷,悲愤交加。“女儿啊,爹无能,保护不了你,但是爹也绝对不让他们好过,水天,拿命来。”

    说完,老汉拿起一把锄头,朝着水天杀了过去。

    “不好。”林龙心中暗叫,随后一股真气弹出,老汉眉心直接多了一片血花,锄头落地,老汉的身体,倒在了血泊之中。

    “哎……,……。”一阵阵叹息声音从人群之中传出来,原本和和美美的一家,几天的时间,女儿被糟蹋,卖进青楼,老汉身死,老汉的妻子疯了,一个家庭,覆灭了。

    林龙握紧了拳头,脸上呈现铁青色,看着老汉倒下那不甘的眼神,低声说道。“水家,王家,必须死。”

    而张晓月看此情况,表情木讷,只是呆呆的望着,看了看身旁的兰黛月,一脸的无奈。

    一旁的水运一受了真气,对着众人大吼道。“再敢以下犯上者,以此为戒,比赛开始。”

    水运一回到了座位上面,很显然,刚刚这件事情,他丢了颜面,让王家看了笑话。

    随着一声锣响,比赛开始,水天和王毅真站在了擂台之上。

    两人现在看似温文尔雅,但是眼神之中,已经流露出来锋芒的杀机,王毅真率先开口道。“你我比试,共十三次,我赢了七场,你赢了六场,不知道这一场,我们谁赢。”

    水天笑了一下,开口说道。“当然是我赢了,上次败于你的手下,心有不甘,近日勤学苦练,修为稳稳了上升了一些,今日胜你,我还是十分有把握的。”

    王毅真看了看水天的样子,不以为意的道。“修炼之人,一心应该放在修炼之中,你今日与我争一个女人,前几日又将一个女孩给祸害了,可见你的心思并没有放在修炼之上,如此,又怎么可能胜过我呢?”

    水天听王毅真揭他的短处,产生了一丝怒气道。“你还说我,你不也是一样,这些年,你祸害的女人还少吗,废话少说,看招。”

    水天一拳轰出,拳威浩大,令虚空一震,产生一片黑色的气浪,拳头好似铁锤,狠狠的杀向王毅真。

    “气势看似强大,但是力量不大,只是吓吓人还可以,一个菜鸟。”林龙看见水天轰出一拳,暗暗的评价,充满了不屑。

    “凌云掌。”

    王毅真见状,一掌轰出,掌印冲天而起,好似刀锋一般,划过虚空,杀向水天。

    嘭的一声巨响,拳掌相交,气浪翻飞,交界处出现一片彩色,水天和王毅真齐齐后退几步,平分秋色。

    “修为真的提升不少。”王毅真叹道,随后取出一把宝剑,紧接着杀来。

    而水天取出一把大刀,冲杀而去。

    两个人斗了百余回合,不分胜败,各自气喘吁吁。

    擂台之下,一个阿谀奉承的人吹嘘道,“王公子和水公子都是惊艳之才,即使再战一千回合,也难以分出胜败,如此天骄,老夫平生为所未闻。”

    那个人说完,捋了捋嘴角稀疏的胡须。

    “是啊,是啊。”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奸商嘴脸模样的人,走了出来,赶紧接话。

    “菜鸟。”林龙再度说了一句,继续看着眼前的好戏。

    王毅真与水天又战了一百回合,还是没有分出胜败,两人浑身颤抖,再战也难以分出胜负。

    这两个人虽然旗鼓相当,但是都是一族的公子,平常的工作不过是欺男霸女罢了,哪里经历过真正的生死厮杀,擂台比赛也不过是花架子,故而,二百多个回合都没有分出胜败,要是生死相杀,五十个回合,足以定胜负。

    看着水天和王毅真气喘吁吁,无力再战的样子,王鹤和水运一商议了一阵,随后将主持人交到了跟前,说了几句话。

    主持人暗暗点头,随后大声喊道。“两位公子都是天骄之才,旗鼓相当,再打下去,也难以分出胜负,不如就此作罢,明日在比斗一场,谁赢了,兰黛月小姐就归谁所有。”

    水天和王毅真想了一下,齐齐开口,“可以。”

    支持人一听,叫水天和王毅真面对面站着,随后说道。“下面我宣布,这场比赛,平局,明日加赛一场,再做定论。”

    “不必了。”

    一个声音陡然响起来,顿时打破了暴风雨来临的平静,随后所有人都循着声音望去,是一个独臂少年,这个少年正是林龙。

    林龙缓缓的走上擂台,面对王家和水家几十名强者,以及所有人震惊的目光,显得颇为平静。

    而一旁呆呆的张晓月,看见林龙的身影,豁然一惊,趴在兰黛月耳中轻声说道。“你的救星可能来了。”

    王毅真看见林龙,显然知道林龙是个硬点子,指着林龙问道。“你是谁,来干什么?”

    林龙听见王毅真说话,眼睛撇了王毅真一眼,随后将目光紧紧落在兰黛月的身上,说道。“兰黛月小姐风华绝代,即是比武招亲,自然是强者居之,在下林龙,也想娶兰黛月为妻。”

    “你找死,这里是什么人都能上来的地方吗?”水天怒道。

    林龙缓步走向水天,像是看死人一般看着水天,说道。“你都能上来,为什么我不能。”

    水天知道林龙是在讽刺他,大怒道。“你找死。”

    随后水天再度一拳轰出,拳势将林龙直接笼罩,拳头如泰山一般,狠狠像林龙压下。

    “小菜一碟。”

    林龙口中轻吐,不曾动用半分真气,全凭肉身之力,一拳轰出,平白无实,但是却力若万钧。

    伴随着一声惨叫,水天当即后退几步,拳头出,出现剧烈的疼痛。

    而反观林龙,依旧站在原地,似乎刚刚的一拳不是林龙自己打出来一般。

    刚刚林龙仅仅使出了五分力道,就能将水天震退,要是林龙全力而为,一拳,足以让水天这种菜鸟,当场身亡。

    林龙收起拳头,眼神扫视众人,道。“我再说一遍,今天,兰黛月,我保了,挡我者,杀无赦。”

    王毅真一听林龙的话,气的脸火辣辣的疼,怒声说道。“小畜生,竟敢动小爷的女人,找死。”

    王毅真说完,手中的宝剑一挥,一道剑气凶狠的劈杀而来。

    林龙脚踩鬼影迷踪步,闪过王毅真的剑气,同时,伸出两指,夹在王毅真的宝剑之上,宝剑连连震颤,但是不曾动弹分毫。

    林龙以双指之力定住王毅真的宝剑,这种神力立刻惊呆了众人,人群一阵唏嘘,议论不已。

    “这人是谁?哪家的子弟,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他。”

    “王毅真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手中的宝剑更是勇猛无比,这人能以双指夹住,这还是人吗。”

    “是神。”

    底下的议论声并没有影响到林龙,令他们更惊讶的是,随着林龙的一声怒喝,两指猛然发光,双指用力,宝剑立马折为两段,王毅真直接被这股巨大的力量弹飞了出去,林龙将手中的半截宝剑飞出,将宝剑当做飞刀来用,一剑正中还在天上凌飞的王毅真,伴随着扑通一声闷响,王家大公子被林龙一下子打死。

    林龙杀死王毅真,还没有等到众人缓过神来,林龙脚踩鬼影迷踪步,好似鬼魅一般,在虚空之中留下一阵幻影,一脚踢出,将水天踢得趴在了地上,随后林龙的脚踏在了水天的脸上。

    林龙踩着水天,扫视众人,怒喝道。“杀一人,已是警告,再敢挡我,杀无赦。”

    王家家主王鹤看见自己长子被杀,气冲霄汉,一掌拍碎了身旁的一张桌子,全身杀气更甚,一步一步走向林龙。“小子,杀我爱子,当用命来偿还。”

    “不要,天儿还在他的手上。”水运一起身拦住王鹤,但是王鹤似乎不怀好意,避开水运一,一拳轰向林龙。

    “呵呵”,林龙一脚塌下,水天的血染红了擂台。

    “星辰之手。”林龙大喊,一只大手可盖乾坤,浩荡万千,凶威无比,可横扫星河,搬拿五岳。

    王鹤的拳和林龙的星辰之手对轰开来,爆发出惊天的威势,这股威势比刚刚强上百倍,林龙和王鹤齐齐后退几步,一丝血迹出现了林龙嘴角。

    水运一看见林龙杀了水天,面如死灰,但是水运一也知道,林龙杀水天,也是王鹤故意激怒所致,要不然,也许还有缓和的余地,所以,如今,林龙和王鹤都在水运一的必杀名单之列,不过在水运一心中,却是有了定数,先杀林龙,再杀王鹤。

    “大家合力杀了这个小子。”水运一大喊,一刀劈杀而来,身后十余强者一股脑的朝林龙扑杀而来。

    “太极三式,第一式。”

    林龙大喝,取出杀生剑,金色的赤芒闪过,一副太极图横亘虚空之中,悬浮在林龙头顶,威慑八方。

    “砰砰砰……”

    一声声巨响激烈传来,虚空连连震动,林龙眼冒金星,被十几个人合围,林龙的太极图险些破开,毕竟林龙刚刚达到养器境二阶,而其中却有两个养器境四阶的高手攻击林龙,这让林龙也有些吃不消。

    余威散尽,林龙屹立不倒,但是嘴角多了一丝血迹。

    “太极三式,第一式,一成杀戮剑意,斩。”

    林龙口中大喊,杀生剑金光璀璨,照耀八方,一股浓厚的杀气冲天而起,伴随着林龙一剑斩下,一道金色的赤芒冲破天际,像是太阳坠落一般,横扫众人,一时之间,虚空塌陷,空气连连爆响,金色的剑气宛如一尊罗汉一般,大杀四方。

    兰黛月就是林龙的软肋,在林龙心中,与灵月的待遇无异,灵月因为林龙而“死”,乃是林龙心中不可磨灭的痛,所以林龙不允许任何人在伤害兰黛月,林龙含恨而战,怒气直冲霄汉,杀意威震八方,关键时刻,领悟一成杀戮剑意,顿时,杀生剑威力增加十倍,一成杀戮剑意配合太极三式,足以横扫四方。

    金色赤芒闪过,一股股鲜血四溅,养器境三阶以下的强者全部抵挡不住林龙这一成杀戮剑意之威,全部被腰斩,余下的,不足五人,各自带伤,一脸惊愕的看着林龙。

    王鹤率先反应过来,对着水运一急冲冲的说道。“此子厉害,我们不是对手,我们王家有一座护法大阵,我们合力催动此阵,定能斩杀此子。”

    “好。”水运一答应,顿时,五人全部后撤,带着场上的王家和水家子弟,一股脑的向一个方向跑去。

    林龙来到兰黛月身边,对着一旁的张晓月说道。“兰黛月我先交给你,她再出事,我让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