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杀神 > 章节目录 第208章 捡个大便宜
    但是世事无常,我修炼《狂魔棍法》十载,之差一步,便可领悟狂魔棍意,但是还是不幸走火入魔,以身化魔,最后无奈之际,在自己清醒之际,封印了这座石门,以防弟子误入其中,而我则自废修为,等待死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林龙看得仔细,也知道了一些事情,不过令林龙没有想到的是,上一代西棍宗宗主竟然是因为走火入魔而死。

    最后,还有一行极小的字迹,虽然小,但是显得却即为郑重,林龙细细观看,上面写道。“吾虽不幸走火入魔,但是也总结了修炼《狂魔棍法》的捷径,修炼狂魔棍法,以身化魔,难免会在体内生出魔气,往往这股魔气我们都会忽略,或者以真气压在丹田之内,后辈修士定要记住,魔气有一丝,便除一丝,有一分,便除一分,切莫让一丝魔气存在体内,牢记此点,到时候,定可修炼成功《狂魔棍法》,领悟狂魔棍意,重振我西棍宗。

    切记,切记。

    林龙看后,颇为感慨,没有想到西棍宗还有这么一手,历代宗主立新宗主之后,都会坐生死关,修炼《狂魔棍法》,即使九死一生,也要修炼,只为了有朝一日能重振西棍宗,让西棍宗成为四派之首。不过细想想,这倒是便宜了林龙,西棍宗除了开山鼻祖之外,无一人可以领悟狂魔棍意,以后历代十六位宗主以血的教训总结了领悟狂魔棍意的捷径,本来可以让西棍宗现任宗主西门长风成功领悟狂魔棍意,但是谁曾想到,却被林龙捡了一个大便宜,等于将西棍宗历代宗主,几千年的结晶传授给林龙,林龙的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林龙想想这条捷径,也感觉有些好笑,看似只是最简单的“亡羊补牢”的道理,有一丝魔气,便除去魔气,防止魔气在体内增加,看似谁都懂的问题,却是修炼西棍宗无上棍道的捷径,人们往往把简单的问题想得复杂,这是人的通病。

    这时,林龙突然外面一阵吵闹。

    “不好,有人来了。”林龙惊讶,随后取了《狂魔棍法》放入怀中,星辰之手将虚空之中的狂魔棍周围的棍意捏碎,迅速将狂魔棍祭炼,收到身体之中,林龙提着杀生剑,头悬魔塔,向外冲去。

    林龙冲到外面,发现外面早已经被一片魔气所覆盖,林龙凭借着魔塔,倒是可以看清外面的一切,足足有五大强者在魔气之中搜寻自己,看衣服装饰,里面有三人是西棍宗的真传弟子,而其余两人,则是西棍宗的长老。

    “快跑。”

    林龙暗叫,这五个人实力非凡,每个人都可以轻易捏死自己,多亏了这里的魔气,要不然林龙一出来就会被人乱棍打死。

    “在那里。”

    林龙每走几步,就有一名真传弟子发现了林龙,顿时五个人齐齐向林龙冲杀而来。

    “呼”

    一道风声划过,一道巨大的棍影冲天而起,狠狠的向林龙杀来。

    这是一个真传弟子劈出的一棍,要是打中林龙,林龙不死也要重伤。

    林龙脚踩鬼影迷踪步,迅速闪过,一跃百米,但是还是被巨棍的余威砸到,磅礴的气浪将林龙掀飞,林龙嘴中鲜血肆意,身体仿佛是要碎了一般。

    林龙被巨浪掀飞,虽然身体疼痛无比,但是却没有闲着,迅速取出一幅图,正是在吴家所得的《金戈》,林龙真气一荡,《金戈》阵图迅速变大,林龙取出画仙笔,瞬间画了三个东西,一根狂魔棍,一本《狂魔棍法》还有一个林龙按照自己的样子,画了一个倒在血泊之中的“林龙”。

    《金戈》阵图好似与虚空皆为一体一般,林龙的耳畔迅速冲出一股金戈铁马之气,阵阵的喊杀声音充斥天地,最前方的一个手持银枪的大将,银枪一挥,百万大军冲天而起,齐齐的杀向迎面而来的西棍宗的两位长老,三位真传弟子。

    五人一惊,齐齐后退,突然眼前出现了林龙的尸体,狂魔棍《狂魔棍法》,五人看后大喜,迅速取了狂魔棍,狂魔棍法,又在“林龙”的尸体上面打了一棍,确认“林龙”已经死了,五人迅速回撤,背后百万大军紧接着冲杀而去。

    林龙看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疯狂的向后逃遁,转瞬之间,消失不见。

    林龙也如吴道子一般,以高超的画技再造一个世界,让西棍宗的五人沉醉其中,而后又画了一具假尸体,一根假的狂魔棍,一本假的《狂魔棍法》,迷惑五人,林龙虽然没有画过画,但是画仙笔十分神妙,只要林龙心神一动,画仙笔自动就能画出来,所以林龙才能以假乱真,没有想到,林龙竟然成功了,五人迅速沉醉在《金戈》之中,以为林龙已经死了,狂魔棍,狂魔棍法也已经得到了,便信以为真。

    吴道子所画的《金戈》。就如幻阵一般,考验人的精神力,要是平常来说,吴道子一个养器境五重所画的《金戈》,绝对瞒不了西棍宗长老级别的人物,但是如今魔气覆盖几十里,扰乱西棍宗长老们的心智,使得精神力下降,而狂魔棍法,狂魔棍对他们又十分重要,他们一时心切,又被魔气侵蚀,丧失的判断力,所以才会沉醉在林龙的《金戈》之中,被一幅逼真的画给蒙骗了。

    一炷香之后,一名长老突然感觉手中的狂魔棍和狂魔棍法有些一场,真气一荡,狂魔棍,狂魔棍法化为两滴墨子,出现在他的掌心。

    而后一名长老大棍一挥,朝着林龙的《金戈》砸下,《金戈》轰然粉碎,化为漫天碎屑,散落在虚空之中。

    两名长老脸色铁青,三名弟子胆战心惊,低下了头颅,他们自然知道被林龙耍了,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耻辱,两个西棍宗鼎鼎大名的长老竟然被林龙一个养器境三阶的弟子耍了,这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耻辱,而且身边还跟着自己的弟子,让自己的弟子看了笑话,这更不能让它们忍受。

    五人赶紧去追,哪里还有半点林龙的影子。

    “林龙,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诛杀你。”一名长老大喊,立下誓言。

    傍晚,林龙回到了北剑宗的太极殿之中,谁都没有惊动,拿出狂魔棍和狂魔棍法,心有余悸,不过心中暗笑,据上代西棍宗宗主说道,领悟了狂魔棍意,可以称为四派之首,那得是多么厉害的棍法,如今已经到了林龙的手中,林龙自然是高兴万分,不过连续几天的征战也让林龙身心俱疲,搂着狂魔棍和狂魔棍法安安静静的睡去,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林龙虽然睡得很踏实,很高兴,但是西棍宗却不是这样,尤其是那三名弟子和两名长老。

    西棍宗大殿,寂静无声,二名长老和三名弟子齐齐的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而在大殿正前方,有一个宝座,上面坐着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一个男子,身穿一身紫色衣服,脸上冷酷,散发着一股极强的怒气,冷冷的盯着跪在地上的五人。

    一人开口,声音颤抖。“宗主,我们一定杀了林龙,洗刷今天的耻辱。”

    宗主开口,“我要的不是林龙的命,而是狂魔棍法,狂魔棍,这是我们西棍宗的希望,也是我们西棍宗世代相传的绝学,这等重宝,竟然被一个小辈给抢了,你们真传弟子,长老不觉得可耻吗?”

    西棍宗宗主说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透露出来一股强大的杀机和怒意,让人听着,阵阵发颤。

    五人齐齐一震,身体再度下倾,额头狠狠的磕在地面之上,溢出血迹。

    “宗主再给我们三天的时间,我们一定找回狂魔棍法,狂魔棍。”一名长老求饶。

    “就凭你们也能找回狂魔棍法,狂魔棍,现在林龙一定是回到了北剑宗之中,你们还想硬闯北剑宗不成。”

    “这……。”一名长老哑口无言,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对你们失望透顶,你们两名长老领八十钻心棍,你们三名弟子领五十钻心棍,下去吧!”

    钻心棍,是西棍宗惩罚罪臣的刑罚,用棍子狠狠的打在心口之上,好似钻心的疼痛一般,一般来说,长老们的修为无人可以挨上一百棍,真传弟子的修为无人可以挨上七十棍,西棍宗的宗主给长老打上八十棍,弟子打上五十棍,虽然打不死他们,但是也能让他们扒层皮,疼痛好似钻心一般,让他们难忘终生。

    “宗主,开恩啊,那钻心棍……。”

    一名长老正欲开口求饶,话说到一半,突然感觉一只大手向他扇来,好似蒲扇一般,直接将那名长老给扇飞,牙齿全部脱落,一面脸像是肿了一般,像个猪头。

    “滚。”

    一声怒气冲天的长喝从西棍宗的宗主口中发出,要不是西棍宗之中长老寥寥无几,以西棍宗宗主的性格,把他们两个杀了都不为过,毕竟他们弄丢的可是西棍宗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