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硬科技巨头 > 章节目录 第67章 尸体
    “让让!让让!大家散了吧,在这里围在一起算什么样子,想造反啊,快走!”那名孔武有力的汉子大吼,拿出一条皮鞭乱抽,瞬间人群作鸟兽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人群顿时混乱起来,围观中的方浩也被一鞭子打在身上,肩部火辣辣地疼,卧槽,心中刚想大骂,不过看了自己的小身板,马上住嘴忍了下去。

    “大哥,这些贱民就是欠收拾,直接打更有效果。”一个年轻官差大声说道。

    “我呸!晦气!”小三的年轻官差骂道,让旁边的人敢怒不敢言。

    周围的人大都是一些品平头百姓,看到官差凶狠的眼光眼神不由一缩,一些本地居民想到了这些官差的残忍,没人敢对视。

    “兄弟们走!”年轻官差大声说道,语气十分得意。

    官差走后,原地只留下小孩无助地哭泣,慢慢地又有几个路人过来,了解情况后唉声叹气一番离开了,最后只有方浩秉持现代人还没有消失的习惯没有走。

    小孩的遭遇真的很惨,这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难民,为什么朝廷不管,方浩感觉到了这个社会的残酷。

    难民都不救济一下,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子民饿死,明朝恐怕也就是这样了。

    政府如何对待百姓,百姓也就如何对待政府。今天你对百姓如此残暴,日后不要想着百姓爱国。

    历史上明朝的系统性崩溃证明了这个道理,二十万的满清部队就打下了整个中国,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相比之下,宋朝灭亡时二十万人投海,无数人前仆后继报国,将横扫世界的蒙古大军挡住五十年,明朝是远远赶不上啊!

    也罢,自己也想建立一个势力了,就从招收这些难民做起,最好多招几个家丁,方浩想着。

    这名小孩要是不遇到自己,只会有饿死一条路可走,既然自己有能力救下来,那么就伸出自己的手吧,他不是冷漠的人,也有这个能力。

    “别哭了,快点吃吧.”方浩心中一动,从空间中拿出两个包子和一碗水,递在小孩面前,知道他实在是饿坏了。

    “谢谢恩人。”小孩说了一声,接过包子,马上在包子上留下漆黑的手印。

    听声音好像是个女孩。

    小女孩可能是很久没有吃饭了,狼吞虎咽地吃起来,还好有一碗水在旁边,倒是没有被憋死。

    什么不食嗟来之食,在快要饿死的时候,个人尊严算什么。

    想着刚才自己大吃大喝之时,小女孩的父亲饿死,正好验证了富人朱门酒肉臭,穷人路有冻死骨的现实,心情有点不好。

    以前方浩还奇怪为什么在王朝末年会出现起义军瞬间上万,数十万的情况,现在看来这种情况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不反抗就会饿死,为什么不反抗呢?

    汉族并不是一个没有反抗精神的民族,就像这些人只需要一个领头造反头子,这里的难民马上就会变成暴民。

    可是现在那些难民个个眼神麻木,眼中充满绝望的死灰神色,似乎听天由命了,貌似没有想过反抗。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韩业柔声问道。

    “我叫韩萱,恩公。”虚弱的声音传过来,方浩没想到这个小女孩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这个恩公的称呼让他的心有点暖。

    “你愿不愿意跟着我,。”方浩问道。

    “谢谢恩公收留。”小女孩乖巧地跪拜下来,倒是吓了方浩一跳,他可没有让人下跪的习惯,连忙扶她起来。

    “嗯,小萱起来吧,跟我走吧!你以后可以叫我方大哥。”方浩看着可怜的小女孩,最终下决心带走。

    “方大哥。”韩萱怯怯地说道,一副柔弱的模样。

    这孩子小小年纪竟遇到如此惨事,看样子她仅仅只有五六岁,已经十分懂事了。

    方浩想起了自己五六岁之时什么都不懂,每天调皮捣蛋,经常挨父母责骂的时光。

    “我以后就称呼你小萱,从此以后就跟着我吧。”方浩看韩萱的心情很低落,说道。

    “嗯,方大哥。”韩萱紧紧地拉着方浩的衣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方浩心中很沉重,第一天就遇到这事,任谁心里也不会高兴。

    韩萱应该很久没有吃饱饭,韩业两人来到一个朴素的饭馆,点了一些家常小菜。

    通过一番询问,韩业了解了韩萱的情况,韩萱的家在陕西河南一代,因为遭遇大灾颗粒无收,而且暴民到处烧杀抢掠,于是许多百姓开始南逃。

    她和他的大伯一家、父母、弟弟一起跟着几百乡亲的人潮出逃,路上一点都不太平,不断有人病饿而死,最后大伯一家也失散了。

    到达扬州之后也无法安顿下来,首先是母亲病死,花光了最后一点积蓄,接着弟弟病死,父亲也饿死了。

    方浩看着悲伤流泪的韩萱只有叹息,像她这样的遭遇在明朝应该不是个例,李自成已经造反,战争时代的老百姓谁都是这样过下来的。

    转头看了一下周围,这里几乎是难民聚集区,街道上很多难民,孩童们衣衫单薄,一个个冻的脸色发青,大人们也是破衣烂衫,都跟叫花子差不多。

    还有不少难民眼光麻木地躺在大街角落里面,身前身前还有一个破碗,成了真的乞丐,靠别人的施舍度日。

    方浩出了餐馆,正准备带着韩萱离开,这时一位满面风霜的男子走了过来直接跪倒在他的面前,接着附近的难民闻风而动,转眼三十多个人跪在自己的面前。

    方浩咽了咽口水,这么多人跪倒在自己的面前,心中极度震撼。

    “公子,您发发慈悲吧,救救我们。”

    “公子行行好,我定会记住您的大恩大德。”

    ......

    这些人有男有女,各人都是跪在地下哀求,额头都快跪在沙子上了,好不凄惨。

    方浩的心也有点软了,数了一下一共三十二人,除了两个小孩之外,其余都是青壮男女,恐怕那些老人孩子早就死了。

    “都起来吧!你们我就收下了,你们先去买点吃的,其他的事情等下再说。”见此情形,方浩思考了一阵,摆一摆手,下令众人起来。

    “谢谢公子大恩。”众人大喜,再次向方浩磕了几个头后站了起来。

    “你们怎么回事?怎么弄成了如此模样?你叫什么名字?”方浩向那个领头的大汉问道。

    “恩公,小人叫王文风,家乡在太原府一代,以前是一名木匠,靠着手艺也能弄个温饱。几个月前家乡遭受盗匪屠戮不得结伴不逃亡,奈何路途遥远,加上冰天雪地,终于盘缠用尽,最后由我提议一路乞讨来到江南,但是在这里也找不到生活的门路,衣食无着之下成了乞丐,好多亲人饥寒交迫而死,我真是愧对乡亲门啊,当初一同下来的三百多乡亲仅仅剩下三十来号人了,我不是人啊!呜呜。”领头大汉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这么个男子汉竟然哭了起来,真是听者动容,闻者落泪。

    下的三十来个人大半嚎啕大哭,几个坚强一点的男子汉虽然没哭,方浩明显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悲伤。

    “节哀吧,以后会好起来的,朝廷也不救济一下吗?我看这城里面不止你们一伙。”方浩问道。

    “哼!朝廷,朝廷指望得了母猪都会上树,公子抱歉小人用语粗鲁,实在是朝廷的作为令人气愤,要不是朝廷我们也不会这么惨。”王文风愤怒地说道。

    “怎么回事?能否说说情况。”方浩奇怪地问道。

    “我们最开始是在池州城,朝廷的作为实在是令人心寒,名为救济实际是官商勾结,搜刮我们这些人的油水,最后将我们最后的财物搜刮玩后直接赶人了,因此我们不得不流落到扬州城,靠着乞讨勉强度日。”王文风悲愤地说道。

    “池州城还有很多难民吗?过几天我想看看那里到底是什么情况”方浩问道。

    “池州城的难民有上万人,每天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官府无道啊!”王文风叹气地说道,说起了官府的所作所为。

    “你们的情况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解决你们的难题,现在你找几个人买些东西吃,看你们好久没吃饱饭了,另外换一下衣服,你们的衣服破的不成样子实在是不能穿了,况且大冷天的买点暖和的穿上。”方浩听完王文风的诉说,想到了现代社会如此发达的社会,黑暗和不公都不能灭绝,感叹了一下说道。

    “这是五两银子,我先把银子交给你,这件事情就你去安排。”他掏出一个小银锭,递给张文风。

    “谢谢公子,谢谢恩公,文风定不会忘记公子大恩,不知道公子如何称呼?”在感谢了一番后,王文风问道。

    “我叫方浩,你直接称呼我名字即可。”方浩笑道。

    “对了,张文风,看你说话谈吐颇有章法,不知是否是读书人。”方浩问道。

    “惭愧,在下是天启五年的秀才,百无一用是书生啊。”张文风叹息地说道。

    “原来是秀才公,文曲星下凡啊,我也不浪费你的时间了,你的乡亲还在忍饥挨饿呢?”方浩笑道,没想到这个落魄的人竟然是秀才,极为难得。

    “多谢方公子,方公子谬赞,那在下先离开了,等会再见。”王文风急匆匆地离去,同时带着两个壮年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