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兵道争锋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俺也一样
    队伍刚安营扎在,周文便听到军营中士卒议论,李适带女子行军,顿时让周文怒火大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周文是楚巫国人,楚巫国被灭前,周文曾经在军中任职过,清楚知道军中规定。

    陈泽乡占领陈县后,他便投奔而来,因为他在楚巫国曾经的资历,以及在楚国的名声,便直接成为一军之长,这种事情实际上很正常,因为周文的血统高贵。

    哪怕陈泽乡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但对有血统有名声的人,还是更看重的。

    而对周文来说,反秦大业才刚开始,队伍中便出现李适这样的人,心中自然怒火不止。

    不过,李适麾下那红衣军当初三百便是击溃了一千人,乃是悍旅,而且从资历来说还是陈泽乡薛县起义时就跟随的老人,周文也不好直接动李适,便把李适招来训斥。

    不多时,李适带了四个亲卫来到周文营帐,见周文正座厅上面色阴沉,知道没好事。

    “周帅,您有事找我?”李适开门见山对周文询问道。

    “李适,你行军打战却私自藏女眷,你可知罪!”周文对李适道。

    “周帅,虽然我很想认罪。”李适眨眨眼道,“但我们军队中有条例说不能带女眷吗?”

    周文听到李适的话,气不打一处来的指着李适,此刻连手指都有些颤抖。

    因为起义军中还真没什么条例说不能带女眷,更准确的说,起义军压根就没有什么条例!

    整个起义军中,唯一拥有军规军纪的,很不好意思,只有李适的红衣军而已。

    当然,这也是没办法的。

    因为秦龙国就是靠严格的律法逼迫得陈泽乡等楚人反了。

    正如此,陈泽乡取了陈县后,绝大多数靠是自己的威望管理起义军,而不是什么律法。

    当然相互间肯定是有所谓潜规则的东西存在,女人不随军也算是潜规则之一。

    “容不得你如此狡辩,你以为我等向咸阳而去是为了什么,是为了郊游吗!”周文说道。

    “为了伐无道,诛暴秦!”李适看着周文道,“为了实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誓言!”

    周文看着李适回答得干脆坦然,倒也消气几分道,“你既知如此,居然还带女人入军营!”

    “她们进入军中,并非是以娼妓身份,而是以诸子百家的医家之人进入军营,协助我等共伐暴秦,乃是我军的助力,为何不让她们进入!”李适坚定说道。

    周文郁闷,他没想到李适用这种办法绕了过去,不免有几分哑口无言。

    说到底,还是起义军没有军纪军规,否则哪里有李适在这里狡辩的份。

    而李适见周文不说话,便直接道,“周帅,我回营地后还有要事,若您没其他的吩咐,那在下就先告辞了!”

    李适说完,也不等周文回答,转身便是离去了!

    “跋扈,真正跋扈!”周文看着李适离去的背影,忍不住的怒喝。

    但还是那句话,周文虽是大军统帅,但他多少算是大军空降,没有做出成绩前,很少会有人心服口服。

    而李适率领的人不到六百,但却是一步步走出来的老资格,底下人服气。

    如果李适自己束手就擒,那谁也救不了,但李适不服气,那周文也拿李适没辙。

    就算用那种在营帐中埋伏下五百刀斧手的手段,对李适来说也未必有用。

    因为李适炼气化神的实力,已经算当前阶段高层了,普通人的埋伏对李适来说就是笑话。

    李适从周文的军营离开,倒也没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

    还是那句话,自己是起义军,每个人手下部曲,基本上都是私人的。

    除非陈泽乡这个楚王下令,否则想要任何一个校尉豁出性命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当然,别人也可以看自己人少来吞并自己,不过会不会磕到牙就要看他们的本事了。

    李适回到自己营地,军队已经搭建好营帐,甚至有人已经主动开始巡逻起来。

    李适拍拍手,道,“朱明,郭七,你们两部的军旅的什长需得趁着天黑之前,前来主营进行学习,而李归你今日率领你麾下战部辛苦一夜进行巡逻。。”

    “诺!”朱明与郭七两人,流露出几分苦涩,倒是李归有几分惋惜。

    很快,朱明与郭七等人来到了李适的营帐,然后一个个什长则拿出披在自己身上当做竹铠的铠甲大声朗读军纪,总之,这读书声与周围营地那是格格不入。

    终于,随着李适令下的军纪军规背诵完毕,李适开口道,“尔等有什么问题便是问我。”

    “李老大,这军纪我们都啃了一个月了,不说倒着背,但决计不会忘了!”朱明把这军纪给放下,开口道,“但我却有其他问题,不知道当不当问?”

    “既然已经问出来了,还给老子装什么,你们又不是书呆子!”李适道。

    大约猜出书呆子三字的意思,朱明随手把竹甲放下,看着李适道,“李老大,我就是不明白,我跟你是想上战场杀暴秦的,为什么还要来背这东西,而且还要求我们默下来。”

    李适听到这话,倒是没有直接的回答朱明,反而目光向着其他所有人看看。

    却见到一个个士兵或多或少都是带着几分迷茫的点点头。

    因为遵守军纪,所以对李适的命令没有反抗,但是现在听到了朱明这话,却也一个个的好奇起来,他们真的想要一个答案。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真的很迷茫。

    “朱明你能问出这个问题,就说明这些日子的军纪没有白读!”李适拍拍朱明笑着说道。

    听到了这话,众人却是不由嗤笑了一下。

    等到众人安静了下来,李适道,“从最初开始,你们为什么要跟着我走上起义的这一条路,朱明既然你先问的,那就你先说吧!”

    “还能是怎么回事!”朱明大大咧咧的坦然道,“暴秦不把我们楚人当人,陈王反了,我们自然就跟着反了。”

    李适听到这话,不由向朱明身边的什长看过去,道,“牛大头,你呢!”

    牛大头没想到李适会点名到自己,连忙站起来对李适道,“俺也跟朱百夫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