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兵道争锋 > 章节目录 第两百章 决裂
    说实话,孟西白三个家伙这次带来的不仅只是十万羌族奴隶,更重要的是李适这边战略调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论李适愿意不愿意,随着羌族让出生存空间,不论是为了将来作为丝绸之路的重要贸易据点,还是为未来的西河之战做好准备,自己都必须要在陇西那边打好基础。

    当然,至少在中原还没有爆发战争前,这样安排也是增加自身的战争潜力。

    说实话,在李适三年计划制定下来前,李适有些期待战争能够快点开始。

    但现在,李适反而期望三年计划完成后,中原再爆发战争。

    因为随着三大计划的完成,关中的潜力会被自己发挥到极致,这所带来的后勤保障,是这个时代的人非常难以想象的。

    不过李适知道,随着陆贾来到阳翟,见到张圣,足以让局势变得紧张起来。

    “在下关中来的陆贾,见过张丞相!”陆贾看着张圣鞠躬行礼。

    “你不该的!”张圣看着陆贾的到来,更知道了李适派遣红衣军增员洛阳。

    张圣非常清楚,这就是来自李适的无声压迫,整个韩国没有谁不感觉到恐惧。

    “张丞相,现在说这件事情,又有何意义!”张陆贾从容道,“只需要张丞相再次代表我关中前去关中斥责项策羽无故夺取田齐土地,仅此而已。”

    “我是韩国的丞相!”张圣听到陆贾的话厉色道。

    陆贾叹了口气,道:“张丞相,你是聪明人,聪明人就应该知道,有些事你拒绝不了!而这次,我们是为了你们韩王去讨公道,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听到这话的张圣不由握紧了拳头,他很不甘心,但韩国夹杂在楚国与李适之间,能够腾挪的地方实在是太少了。

    如果手中还有着击刹弩兵,那自己多少还有几分反抗的余地,但现在自己真的拒绝不了。

    因为韩国太弱了,若的哪怕李适派出一支部队,现在的韩国就可能覆灭。

    但这次自己代表韩国与李适让义帝去斥责项策羽,第一次还能说是巧合,第二次又有谁还会相信韩国跟李适之间是清清白白的,这就等于是站队。

    而现在的局势是,原本作为李适与项楚间的缓冲地带骤然就消失掉了。

    所以,为了防止韩国被李适吞并,那项楚很可能会直接出兵阳翟,导致波及整个天下的战争,而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很可能就是这场战争的导火索。

    陆贾稍稍思索,拿出了一份信封递给了出来,道:“这里面是大王让我转交给您的信件,大王言,以先生的智慧定然会看破这信里面的意思!”

    张圣接过了李适的手中的信件,纸张出人意料的单薄,这洁白无瑕的纸张上有着黑色的字,这让张圣的目光带着一抹惊讶。

    这种纸张却是他从没有见到过的,但以他的智慧却也能看得这纸张的重要,此刻张圣打开了这纸张,却见到里面写着两个简单的字,天下!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看得张圣一阵头晕目眩,因为李适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张圣,自己要得是统一天下,剩下来便要张圣自己做出抉择来说。

    “还请陆使稍等,我明天会给您回复!”张圣深吸了一口气,郑重说道。

    “诺!”陆贾倒也从容,自信道,“我明天来聆听着张丞相的回答。”

    张圣睡了一觉,第二天便给与了陆贾回答,他开始向陈郡而去。

    张圣经过颍川,随着范瑾瑜离开,他竭泽而渔的后果,随着他的离开开始爆发。

    原本还算平稳的颍川内盗贼开始变得繁多,哪怕张圣作为韩国的使节一路上也遇到两拨,而来到陈郡后,张圣看着陈郡的样子却也发生了变化,变得死气沉沉了!

    当初李适离开时,虽然抽调了不少的人口,但到底是把陈郡开发了出来,这让义帝居住在这里,倒能享受着李适留下来的恩泽。

    但短短一年,当初街道上的那一股生机勃勃的活力却消失殆尽,剩下来得不过只是看着自己的麻木与痛恨,或者说,是对贵族的麻木与痛恨。

    毕竟义帝是名义上的最高领袖,哪怕实权不在熊心的手中,但有熊心存在,还是有很多贵族如同飞蛾扑火般的围绕在熊心周身。

    这些人可不会像是李适一样,关心所谓的平民。

    因为对他们来说,在所谓平民的身上多看一眼,那都是对他们高贵血统的侮辱。

    而陈县的百姓面对这般贵族,只是眼眸没有了当初李适统治时的光彩。

    但至少这世道还能够让他们活下去,至少忍一忍,还能活下去,这就足够了!

    “唉!”张圣不由的轻叹,也以纳贡的名义前去拜会义帝。

    终于来到了朝堂上,献了礼单后,对义帝熊心道:“韩国和关中王都对此次韩王薨于齐国之事表示愤慨,还请义帝斥责项策羽无故夺取田之封地,并命令楚王讨伐项策羽。

    若楚王不愿,关中王与我韩国愿意代劳,前去讨伐项策羽!”

    一时之间,整个场地都鸦雀无声。

    听到这话的项伯不由瞪大了眼睛,他的确是没有想到张圣居然会这么大胆直接便在朝堂上说出这话来,这等于是跟楚国撕破脸皮。

    区区的张圣,他怎么敢干这种事情,他就不要他的韩国了吗!

    “张丞相稍等,孤……孤明日再给您恢复!”熊心面对着眼前的情况却也不敢开口,反而打算和稀泥的等到明天再说。

    听到这话,张圣不由叹了一口气,这种事情如果在这时候不做出决定,那到了第二天怕就没任何敢在做决定的勇气了,毕竟这里说道底是项楚的地盘啊。

    张圣也不逼迫什么,只是在走出了宫殿之后第一时间选择撤离陈郡。

    整个汉末张圣的逃跑水平绝对是顶尖的,就算是刘季也未必能够与之媲美,毕竟刘季顶多逃过了项策羽的追杀,张圣当初是作为刺客,从祖龙的手下逃走的。

    张圣几乎当天就离开了陈郡,回韩国而去!

    等到项伯派遣的此刻到达张圣屋子时,张圣都已经快回到韩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