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兵道争锋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七章 大汉是礼仪之邦
    须卜都骨前去左贤王的部落,告知了让他麾下兰明乎出使咸阳的消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左贤王很快就同意了,并且亲自叮嘱兰明乎一定要去河套地区过,去视察一下河套地区的环境,如果可以回来的时候画一张地图,为以后进攻河套做准备。

    兰明乎虽然意外这件事情会落到自己的头上,但也并没有拒绝。

    对祖辈传说中的强大国度,自己更亲身体过的强大实力的国家,兰明乎也带着几分向往。

    所以便认真的做好准备,比如带上了匹作为礼物,同时也带上了好些羊皮,为得就是要记录下有关自己见到的大秦到底是怎么样的。

    兰明乎找上摩尔斯,因为摩尔斯的部队被李归与朱明两人联手所灭,这样的情况下,摩尔斯尽快恢复自己的战部,确实没想到兰明乎会找上自己。

    “左谷蠡王,您找我?”摩尔斯见到兰明乎恭敬行礼。

    摩尔斯因为战部被灭,这些都是自己部族的精锐,一时之间可谓是元气大伤。

    尤其他发现,自己重新带起来的战部,比较起自己当初的战部总是缺了点东西。

    摩尔斯只以为自己的战部重新训练,所以多少有些比不过当初。

    却不知道,当初光辉掠夺掠夺了他战部的根基,这导致摩尔斯战部的老兵不能发挥出老兵带新兵的作用,一切都要从头再来,所以想要重新成长,自然而然便是缓慢了下来。

    即使如此,兰明乎与呼衍莫还是对摩尔斯相当的不错,毕竟摩尔斯觉醒了狼魂。

    基本上一个积极向上的势力,很少会出现打压下属的情况,主要是因为整体都在扩张,与其打压下属,不如把整个势力做大做强,从而自己能够分到的份额也会更加的大。

    所以兰明乎与呼衍莫多少都投资了摩尔斯,这让摩尔斯自然是感激不尽。

    “摩尔斯,我受到单于的命令,将会出使大秦,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大秦看看!”兰明乎看着摩尔斯说道,“看看那个国家,为什么能打败我们!”

    “求之不得!”摩尔斯听到兰明乎的话,干净利落的答应下来。

    对比起其他人从未见过大秦,也没见到过大秦军团,离开部落跟兰明乎走这趟未必乐意。

    但摩尔斯却被曙光军团打败过,去打败过自己的国度去有力,摩尔斯还是非常乐意的。

    比跟自己强的人学习,匈奴人从来不会感觉丢脸,因为匈奴本来就是慕强的民族。

    见到摩尔斯答应兰明乎点点头,很快便动身前往河套地区。

    兰明明白这次呼衍莫与大秦交手的失败,对呼衍莫来说反而是件好事。

    因为原本打败东胡后,因为左贤王想来都是主张与东胡的作战,所以自然而然分到相当大的一块蛋糕,否则,也不会自己拥有独立成为一支军团,追击东胡残部的权利。

    但这次左贤王一败,至少让匈奴内部的势力再次趋向平衡。

    代表着西进路线的右贤王与代表外族的折兰部形成了匈奴的三股军事势力,而东进灭掉了东胡之后,左贤王一派势力大增。

    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呼衍莫没有河套地区的损失,那冒顿就只有以自己的威望强行西征。

    但现在的话,却能整合整个匈奴的力量进行西征。

    可以说,两者虽然从结果上来说都是一样的,但所能爆发出来的力量却是完全不一样。

    毕竟冒顿是整个匈奴的单于,但匈奴的制度跟华夏的制度不同,单于更像是部落联盟的族长,而不像是华夏的皇帝那般能动员到整个华夏的力量。

    所以,这次左贤王吃亏,冒顿在警惕大秦的同时,内心还是很高兴的。

    只不过,随着匈奴的战略调整,对大月氏来说却是完全都不知道。

    这个时候的他们却在头疼,一就是出现在他们牧场上游走如风的折兰骑。

    折兰骑提着弯刀跟着冒顿一路杀穿了东胡后,抢了财富便回到了自己的部落。

    然后几乎没有等到第二天,便提刀去打大月氏了。

    因为在折兰骑看来,这都没有半年的时间去打大月氏了,大月氏肯定有了不少的财富。

    这时候不把自己的财富拿回来,留给大月氏做什么!

    没有错,在折兰骑看来,大月氏就是韭菜,自己割了一茬,又会有一茬。

    除了上次遇到秦军时有几分棘手,折兰骑没抢过,但这次,杀穿东胡后,折兰骑感觉自己变得更强了,那些秦军如果再不识时务的出现,那自己也不会客气。

    实际上,折兰骑不需要担心这一件事情,因为现在大月氏头疼的第二件事情就是秦军。

    额,准确得说是王陵。

    因为,王陵听从李适的命令,在西域打开商路,顺路了解匈奴与大月氏的国力。

    路过龟兹国时,国王看上了王陵带过来的丝绸,占着自己在西域的地盘挺大的,便直接扣押了王陵的带过来的货物,王陵前去理论,结果给赶出了王宫。

    当天夜里,孟西白三人便直接带着陇西骑兵冲入延城。

    结果发现这个国家的人连云气都还没有掌握,那剩下来的还不是乱杀!

    龟兹国王室连同忠心王室的禁卫军全部被杀,鲜血几乎染红了整个城池,浓郁的血腥味飘荡了整整一夜的时间都不见有几分消弭。

    第二天清晨,在王陵的命令下,整个龟兹国的大臣战战兢兢的上朝,王陵亲切道,

    “昨天晚上龟兹国王全家有感怠慢汉使,所以连同禁卫军集体自杀。

    但大汉是礼仪之邦,既然龟兹国王以死赔罪了,那大汉也愿意让龟兹国继续存续。

    可惜龟兹国王全家自杀明志,这让我们很难办啊。

    谁愿意做龟兹国王的儿子,来继承他的位子吗?”

    很快,便有个有着龟兹国皇室血统的家伙鼓起勇气,战战兢兢的站了出来。

    在王陵笑眯眯的眼神中成为新的龟兹国王,顺路王陵签下了割地、赔款、开商,驻军,双方最惠国待遇等等的条款。

    尤其是把车库绿洲与它乾城交给了王陵,从这一刻起,整个西域都知道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