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兵道争锋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七章 秦国的策略
    不得不说,大秦在侵占了高昌,干掉了车师后,靠着王离对于军队的掌控,以及李由越来越纯熟的内政手段,以及严酷秦法与耕战制度在高昌扎下根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周边的各国此刻实力强的知道大秦的背后是大汉,不论是匈奴还是大月氏都吃过亏,所以不想要惹他,而不够强的,单靠王离带着大秦的军队就足以威慑西域了。

    但实际上大秦的根基还是有几分虚浮的,因为李由采用掠夺式的发展。

    整个高昌的未来李由不管了,因为李由非常明白高昌是没有未来的。

    大秦必须要在大月氏与匈奴的征战中咬下一口,占下一处足以让自己立足,且有发展潜力的地盘。

    唯有如此大秦才能真正浴火重生,而不仅只是做个西域的诸侯小国。

    否则以高昌地区的体量,以及西域周围乱糟糟的环境,除非汉朝暴毙,不然这片区域那就是大汉的棋盘,自己也不过只是一枚任人摆布的棋子而已。

    所以,李由到底咬着牙,硬是用这算不得大的区域,以及从车师劫掠过来的资源,维持着高昌五万士兵。

    而且这五万士兵一半是律法兵,另外的一半则是王离根据当初长城军团打造出来的精锐,基本上王离这些年所有的心血都在这里面了。

    说实话,这时的李由有点像压上所有筹码的赌徒,只要他资金链断裂,那西秦说不定就会出现严重的动乱。

    而对李由这般的抉择蒯通是看在了眼里的,也默默让大秦挂靠在西域与大汉间的物流通道上,靠着收过路费补补血。

    但即使如此,在西域这地方,粮食自始至终都是非常令人头疼的问题。

    正常来说,以高昌的体量大秦顶多支撑两年就要裁军,否则整个国家都会出现大动乱。

    而李由赌得就是匈奴与大月氏之间的战争肯定在这两年之内爆发。

    尤其从长安回来后,李由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因为如果匈奴再不动手,那以后说不定就没有机会了。

    毕竟等到李适完成统一,能腾出手来插手草原与西域的事,那他们怕就是没机会了。

    如果换了其他异族未必重视大汉,但匈奴人不一样,因为他们曾经尝试过被中原秦帝国暴打过,让他们至今回不了祖地,所以他们清楚知道中原王朝的恐怖。

    李由相信,李适把自己丢到西域来,显然就是让自己去牵制草原民族的。

    对李适来说,不论是最终自己联手大月氏抵御匈奴,还是自己联手匈奴消灭大月氏,这都无所谓,只要自己还在西域搞事,那么就必然会牵制匈奴的注意力。

    反而李由,或者更准确的说对大秦来说,需要思考选择哪个作为队友对自己更加有利。

    而李由、王离以及嬴子婴都同意选择与匈奴联手把大月氏给做掉,靠从大月氏身上获取到的营养来发展自己。

    毕竟大秦有过一次蛇吞鲸的经验,知道怎么样能够消化掉异族。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现在西域的局面看起来是两强争霸,但实际上却有着三股势力。

    自己所要做的不是一直维持住这三股势力平衡,而是要在李适这个巨无霸插手西域势力前,让自己成长到不论是李适,还是匈奴都因为忌惮自己而不会一口吞下自己的地步。

    否则等到了李适腾出手,一看自己,还只是这棋盘上的一枚小旗子,所有多少心中有着秦国的人,都不觉得李适放过了自己一次之后,还会放过自己第二次。

    第一次放过嬴子婴的原因,在他们走出去后逐渐明白。

    李适需要有人走出去,走到西域去打前哨,而大秦有着一定潜能和人力物力的落魄户就是很好的选择,尤其政治上让嬴子婴离开更是能体会李适的胸襟,所以他们平安出来了。

    但说实话他们不认为李适会放过嬴子婴第二次,甚至他不需要对嬴子婴针对什么,只要让西域的贸易稍稍绕个道,占据了高昌国的秦就要崩溃了。

    这种被人卡住脖子的味道不舒服,所以陇西最终决定还是联合匈奴先把大月氏做了!

    到时候大月氏的土地必然会出现大片空白区,自己想要的就是这些区域作为大秦崛起的新起点,这样自己便能获得未来的广阔发展空间。

    更重要的是,李由隐隐约约的觉得李适对于匈奴不可能不防备。

    如果李适与匈奴打起来,那自己在西域哪怕摇旗呐喊,能顺路骗点好处应该不过分吧!

    所以,李由给大秦发展所制定的计划相当冒险,但这是李由智商所能想到的最好计划了。

    毕竟李由一开始不是走文臣路线的,一开始他是走武将路线的。

    只不过现实逼得他不得不放弃自己原来的路线开始走文臣路线,这让他的计划中多了几分赌徒性质,也对大秦的军队多了几分信任。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现在看起来大月氏与匈奴间的战争肯定是要爆发了!”李由说道,“而我们看起来也必须有所抉择了!”

    “一定要现在参与进去吗?!我们不能再等等吗?!”王离担心道,“我们现在只有五万的军队,在这样规模的战争中,很可能一不小心就什么都没有了!”

    “那就先等等!”李由也并不着急道,

    “毕竟这是两个草原上最顶尖势力的碰撞,现在也都不过只是前奏而已。

    我们可以先派人跟冒顿联系,相信他不会拒绝我们的。

    另外我们也可以跟大月氏进行联系,说我们可以跟他们做生意。

    至少在我们与大月氏正式翻脸前,如果可以,应该吃一波战争财的红利再说!”

    李由从容不迫道,李由清楚不论是大月氏,还是匈奴都是允许自己做这个战争贩子的。

    倒不是自己有多了不起,而是自己的背后就是李适,只要这张虎皮还在,自己倒卖一点物资,双方都不会说什么的。

    至于项策羽与孟西白,因为李广做的斥候,再加上风雪天的,所以他们离开巴里坤湖不久,不知不觉就再次偏离了方向。

    原本向南的,改成了向北,开始向着战争核心区域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