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霹雳之从佛愆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 计谋四魌
    火宅佛狱之中

    卧云先生初行雁首对火宅佛狱最高代表咒世主,双方虽未开口,但压抑的气氛,已然弥漫开来!

    “说吧,碎岛来使,你的来意,不要提出与你身份不符的言语!”

    咒世主用着枯树枝一般的手,撑着头看着眼前之人,询问道

    “嗯,在下卧云先生初行雁,奉吾之王,碎岛之主的命令,前来与火宅佛狱,献上一则计划?”

    卧云先生初行雁对着眼前阴沉的光头,微微弯腰行礼,淡然一语

    “卧云先生?从未听闻过的名讳?你不是四境之人?”

    咒世主听闻此语,放下了手,对着眼前之人,开始心生好奇……

    “在下非是四境之人,乃是外来之人,不过相信高明如您的咒世主,见识广阔,亦不会在意吧…”

    卧云先生初行雁看着眼前面有探索的咒世主,明着拍了一个马屁,实则是制衡其探索的欲望……

    “嗯,你之口舌似剑,确实为非一般的说客,说吧碎岛之主戢武王,想叫你,为吾带来什么计谋?”

    咒世主听闻此语,眼神终于正视起来了,这是哪里来的人,口舌如此犀利,戢武王得此之人…

    未来在与碎岛交战的时候,亦会成为佛狱一大阻力,不由心生杀意,想要将其扣押在杀戮碎岛!

    “哈,咒世主,吾等抱着善意而来,正是为杀戮碎岛与贵宝地,结盟之事,共谋未来之计,相信如您,亦会明白!”

    卧云先生感觉要眼前之人的杀机,心中了然,果然是个不世枭雄

    随后出声将计划,抛出来,瞬间将其杀意消失,被其语所吸引…

    咒世主听闻此语,不由心生疑惑,看这眼前泰然自若的人,枯树一般的手指,来回摸索王座,思考片刻,觉得亦无大碍,随后询问

    “喔,结盟么?未来大计,有意思,说吧,吾开始感兴趣了!”

    “四魌界之分布为树状图,慈光之塔遏制着由诗意天城流落的资源,导致碎岛与贵宝地,时刻处于资源短缺的状态,为了未来吾等势力,不落于慈光之塔的手下,所以由吾高贵的王提议,与佛狱共同联合,攻打慈光之塔,瓜分其势力!”

    卧云先生初行雁,面色漠然,对着眼前咒世主,提议道……

    “喔,危险的发言,那吾为何,不与慈光之塔联合,直接覆灭碎岛,毕竟碎岛在两大国度之间,依靠碎岛的能源,佛狱亦会活的很好……”

    咒世主听闻眼前之人的提议,亦是心中有所动,但转念一想,沉思片刻,便对着眼前之人试探道…

    “哈哈哈,佛狱之王,何时如此天真了,您与吾等碎岛,皆在慈光之下,碎岛现在仍为一方大势力,面对两境联合,奋力死扑,可以让尔等损失惨重,到那个时候,就算您拥有了碎岛能源有又如何,而那个时候,失了一方势力,制衡上方,您一人面对慈光之塔,还不是如何都在其拿捏之中,能源亦受其制衡,仍看他人之怜悯,佛狱之未来仍是覆灭将至!”

    卧云先生初行雁听闻此语,轻笑一声,对于咒世主的设想…

    依智慧,怎么不明白,眼前之人是在试探碎岛之主的底线,随后将利害关系,制衡,说的一清二楚,其中隐隐有武力威胁之意……

    “嗯,哈哈哈哈,好一个武力威胁,不过吾如何确定你之言属实,尔等碎岛不会出尔反尔,与慈光之塔联合,设下一个围困之局面,到达覆灭佛狱的结局,让你们获得足够的能源呢?”

    咒世主闻言,阴沉长笑,听闻此语,虽然心动,但火宅佛狱为最高利益,一切皆为佛狱而行……

    为了保证真正的获利,所以对着眼前之人,百般试探,确保……

    “吾等既然来此说客,想必依照二境关系,是何等的紧张,吾这一出碎岛,必然受佛狱监视,吾之足迹可以证明,吾除了佛狱,未曾前往他处,吾之言亦可代表吾王的最高善意,所以佛狱之王,你的抉择呢?是为了这个未来大计,创造一个新的未来,还是与吾等陷入那无所谓的内耗当中,毁于慈光!”

    卧云先生初行雁,对着眼前之人,诚恳一语,伴随着这一套说辞,终于让咒世主心开始跳动了……

    不为其他,佛狱苦于能源之限,才会与碎岛陷入争斗,一方面想讨伐碎岛,得其能源,破开死局,另一方面,为了保住其的精英男兵,舍弃了妇孺残弱,只为能源,能源!!!

    只因为碎岛是横挡在慈光之前,以前没得选择,碎岛也不会让自己调兵通过,自己亦不敢赌其信用,不过如果与碎岛联合,兵冲慈光,直接瓜分慈光,那确实蛮不错的………

    思索至此,咒世主看着眼前之人,打算再加上一把锁,随后出声

    “不过为了保证吾等结盟顺利,所以吾听闻碎岛之主,戢武王年少有为,所以吾打算将女儿,与贵主喜结连理,以达盟友之态!”

    “???您之女儿?联姻么,吾知晓了,此事吾无法做主,待吾会与吾王商量后,再做决定,请您等待些许时日,吾一定会给予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卧云先生初行雁听闻此语,心中思索,那名女子想必是王真身,或者是王亲近之人,但依照碎岛传承,女子不受重,那怕王执言,武功也不会培养的如此利害,并身有贵气,不可能是他人之人,所以大概率是王之真身……

    不过如今联姻,不知王会如何之想,那想来,亦是一种要说服王之局啊,麻烦,又要口舌………

    随后面色仍是保持淡然,对着眼前亦在思索的咒世主,淡然一语

    “吾的耐心有限,所以…”

    咒世主闻言,面色漠然,对着眼前之人,隐隐提醒威胁道

    “吾明白,请”

    听闻此语,卧云先生微微颔首,转过身离开此地……

    再场的都是人精,都知道这是个威胁,如果不娶他女儿,那想必这个结盟,亦是告吹了,更容易将碎岛陷入危险之境……

    卧云先生自火宅佛狱离开之后,面有思索,随后化光直冲杀戮碎岛而去,在房间之中,静静的等待那名女子来临………

    伴随着一股香风,玉辞心看着返回此地的卧云先生,询问道

    “你归来了?,佛狱之行如何了?王可是十分期待你的结果!”

    “幸不辱使命,吾与咒世主,初步达成协议了,但需要王付出一番”

    卧云先生坐下来,拿起茶杯一饮而尽,对着眼前之人,解释道…

    “付出?咒世主开出了什么条件?”

    玉辞心心有疑惑,看着眼前正在犹犹豫豫的卧云先生……

    “咒世主想与吾王联姻,才答应结盟,不知王会如何想……”

    卧云先生闻言,无奈一语……

    “联姻么,果然如此!此事吾会告知王的……请”

    玉辞心站起身来,对着眼前之人,微微颔首,心中满意

    果然是预言中的勇者,拥有不凡的智慧与武力,接下来便是坐实其荣耀象征,解放碎岛女性………

    “稍等片刻,吾还有一言,四魌界最高源头,诗意天城对于碎岛与佛狱的看法,亦是不简单,能源之事,其恐怕与慈光有联合,所以为了防止迟则生变,结盟之事,要尽快进行,闪电战,直接攻下慈光之塔,瓜分其势力!!!”

    卧云先生面色漠然,对着眼前之人,杀意腾腾,快刀斩乱麻道……

    此事必须在诗意天城反应过来之前,碎岛与佛狱联合,闪电突袭,覆灭慈光之塔,那怕到了那个时候,诗意天城想要如何,也要掂量掂量,能源逼迫该不该了,不然下一个诗意天城的未来就是慈光之塔的未来……

    “吾知晓了,会一言不差的传达给王的,请,多谢你的付出了!如果此事成功,未来你就是碎岛的荣耀!”

    玉辞心对着眼前书生一般的卧云先生初行雁,承诺道……

    随后转身离开这个房间,根本不拖泥带水,初行雁看着眼前离开的玉辞心,面有思索,思考道

    “接下来,该是借题发挥了,吾在碎岛还是有所薄弱,得有一席之位,如今看来要从军权入手了…嗯”

    心念一动,坏水翻腾,素还真觉得,碎岛之主根本不会拒绝联盟,为了能源,亦要进攻慈光……

    接下来要面对,大殿之中的会谈了,到那个时候,才是吾真正出场,渗入碎岛权力核心的基础,改变这个杀戮碎岛………

    思索至此,初行雁不由满意的拿起来了一杯茶,轻轻小酌……

    玉辞心自离开此地之后,摇身一变化为戢武王,对于卧云先生的计划与执行能力,心中万般满意…

    “果然非是普通人,独自一人面对咒世主的,未来有他助力,碎岛女的那一天亦要来临了!大祭祀,你果然没说错,他就是希望”

    随后身影消散离开此地,接下来该是准备大殿会议了,共同商讨这个已经被内定同意下来的方案………

    与此同时,云鼓雷峰

    这个昔日的佛门清圣之地,再度鸣钟九响,无数佛脉响应号召,汇聚兵力,浩浩荡荡的向着忏罪之境前进………

    “吾等高山寺携兵来此……”

    “吾等小西天寺,率领众人……”

    来者皆是高手,能为不凡,组建起来,加强军队,由做云鼓雷峰佛首孽佛带领,剑尊与僧老辅助……

    日行夜进,终于来至忏罪之境了,隐藏在四周泪石林众人,吓得纷纷躲避出来,水嫣柔与其丈夫战天刃,看着眼前为首的佛首,总感觉万般熟悉,但找不到痕迹………

    众军联合,纷纷化光越过忏罪之墙,向着最深处进发………

    待来到深处,小西天寺的传衣主持,面有疑惑,看着眼前空荡荡的,荒芜之地,出声询问道

    “佛首,言此地有入口,究竟在何处?”

    “静待佛首妙法,一切就可见”

    剑尊面色漠然,对着眼前疑惑的众人,出声解释一语

    “嗯,开………”

    孽佛再展不世根基,借用近神之力,无匹的佛力,汹涌而至,强行扩大中阴界与苦境的通道……

    随后就见眼前空间破碎,一道流光溢彩的通道浮现在众僧眼前……

    而就在这时,一道光球自远处快速疾驰而行,眼见云鼓雷峰最高领导人,带队,连忙落下,落下的那一刻,佛光闪耀,露出身影

    “刑通五道,禅达九天,欲自在,色无边,世若昙华归一瞬,业火定烽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嗯?天佛原乡的首判怒尊,炬业烽昙么?未曾想到,天佛原乡将你派出来了,有点意思……”

    剑尊面色漠然,冷然一语,漫步来至其身前,对着眼前天佛原乡的首判怒尊,针锋相对……

    “是你,雷峰剑尊,未曾想到此行是你,收起无用的针对吧,吾此行正是为了,罪人楼至韦驮而来!”

    炬业烽昙听闻此语,眉间一皱,对着眼前,面色漠然的剑尊,解释自己的来意……

    毕竟不怂不行啊,眼前简直是个加强军,更是听从云鼓雷峰的调用,现在与佛乡的关系,如此紧张,反手覆灭天佛原乡怎么办……

    到底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对于云鼓雷峰所言,天佛原乡上下,从始至终都不是个问题,更不用使用百脉佛力千里迢迢………

    “炬业烽昙,你来此,裳璎珞通知你该如何之做了么?”

    孽佛看着眼前以绿林好汉,摇身一变成为天佛原乡的审判尊……

    顿时觉得天佛原乡,要完蛋啊,将审判机制交给这种,会受到情感制衡的人,简直灾难……

    听闻此语,剑尊面色漠然的自一侧,离开,让其得见佛首真容……

    “云鼓雷峰佛首,吾此行已经知晓主事之意了,请静等待片刻……”

    炬业烽昙对着眼前云鼓雷峰最高领导人,面色恭敬,一行佛礼……

    礼数那是相当到位,对于一举阻挡弃天帝,覆灭佛业双身,打击厉族,各种光环加身的云鼓雷峰佛首,亦是戒备非常………

    “?那是”

    孽佛感受到另外一股力量来至此地,转过头,就见天佛原乡众人,将天佛五相,枷锁捆绑,拖拽来此,不由面色一愣,满头问号……

    “楼至韦驮罪业难恕,吾已经打算对其执行佛乡刑法了,并且红潮之害,不能轻视,源生处中阴界,更是首敌,吾更不能轻放!”

    炬业烽昙面色怒然,对着眼前迷茫的众人,解释道……

    “炬业烽昙,裳璎珞的意思不是如此吧?”

    僧老面色漠然,看着眼前被枷锁的天之佛五相,各个面色灰暗……

    心中知晓,这尼玛炬业烽昙是想直接牺牲天之佛,让天之佛背黑锅,然后保持天佛原乡的高贵………

    “此非主事之意,乃是吾,炬业烽昙,天佛原乡的首判怒尊,该做的份内之事!!!”

    此语一出,顿时大家想起来眼前之人是什么性格的,天佛原乡的首判怒尊,握有审核审判等实权,性格刚烈果断,为歼灭罪恶不惜举战,也有“烽火昙华”之称。

    “天之佛虽然棋行错招,但不该如此吧,好歹他也是天佛原乡的圣魔代表吧,此举可不称笑话……”

    剑尊看着眼前之人,眉间一皱再厌烦天之佛,那怕其血案已经成,这么对待一名高手,也有点……

    “天之佛乃是待罪之身,屠杀铸墙,吾如果对其轻放,佛乡律法又该如何,所以吾这是,明正典刑……诸位不用再劝了…该是前往中阴界了”

    炬业烽昙闻言对着眼前众人的劝说,冷然拒绝………

    “你之言语,含有杀机,此行,此举,会打乱吾的部署,所以离开吧,众人,随吾进来中阴界……”

    孽佛出声直接拒绝将炬业烽昙加入队伍,这种人,只会坏事……

    随后不等其回复,众僧直接随着孽佛,进入中阴界,炬业烽昙看着眼前离去的众人,对着天之佛冷哼一声,继续拖着其离开……

    “佛首,天佛原乡从哪里的找到炬业烽昙这种大宝贝,简直不要太离谱了!”

    僧老漫步途中,心中好奇,对着眼前面色漠然的孽佛,出声询问

    “此人从前乃是一位绿林之人,好像对什么人有愧,才入的佛门,最后成为了炬业烽昙,他之原名乃是审罪阎罗……其佛法心性只是属于下层之数远不如雷峰弟子………”

    孽佛闻言,对着身旁两侧的好奇的二人,出声解释道……

    “到了……”

    剑尊看着眼前果然开朗的世界,面有兴趣,率先进入……

    而在中阴界……

    每天靠着杀人为乐的宙王,突然感受到强悍的佛气,强行进入中阴界,不由面色一沉,大声喊到

    “来人,外面发生了什么?”

    “报告,王,……外面来……了一帮佛门……大军……”

    来报信的小兵,感受到来者不凡,不由口吃了起来……

    气的宙王,抬脚直接将其踹死,再度吩咐一个小兵道

    “你,出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的,王”

    吓得另一侧的小兵,连跪带爬的滚了出去……

    不过片刻,其又抬手举起,倒退了回来……

    “你们是谁,这里可是孤的华靡圣殿,大胆来人!!”

    宙王面色一怒,大声一喊

    等待了许久,也不见有人来此

    “吾等乃云鼓雷峰,此行前来中阴界,乃是为了当初天之佛与你所构建的条约而来,请吧中阴界之主………”

    剑尊对着眼前之人,漠然一语

    “大胆,嗯,云鼓雷峰?不知晓的势力,天之佛在哪里,让他跟我谈!!”

    宙王对着眼前之人,面有疑惑,根本不知晓云鼓雷峰是啥……

    以往都是天佛原乡天之佛,作为最高代表,前来进行谈判……

    “天之佛,他已自身难保了,吾今天是来,是要你,将红潮收回中阴界…………”

    孽佛面色漠然,自不远踏步而来,看着眼前宙王出声一语……

    “哼,红潮收回,难道你们不怕天之厉的封印么!!”

    宙王对着眼前佛门明显领导者的孽佛,出声威胁道……

    此语一出,顿时四周之人纷纷哈哈大笑,笑得宙王心中发慌……

    “天佛原乡的债管吾等云鼓雷峰何事,自古就有,前势商讨之事,前势管理,今势接管,全部作废,你与天之佛的约定,又不是与吾等的约定。并且吾今日是来命令你,而不是通知你的,中阴界之主……”

    孽佛面色淡然,手持佛珠轮动,对着眼前之人,缓缓一语

    “你,嗯,大师啊,吾乃宙王。中阴界亦是苦于红潮已久,正是幸得天之佛约定,中阴界众生,才有半日喘息之机………”

    宙王对着眼前之人,瞬间转变风格,卖苦道,期望众人发善心

    “宙王么,哈,那是你们的问题,不是吾的问题,如果吾替你解决了,那要你何用?还是说,你只是一个废物而已,只会守着中阴界”

    孽佛对着眼前之人,漠然一语

    “你……”

    宙王心中一怒,刚想出手,却被一股莫名的威压,压的直接跪倒在地……

    口中呕血,四周空间仿佛在不断的压缩,骨骼发出薄脆声……

    “王,唤灵血咒·极度魂听”

    欲娇奴来至此地,就见宙王莫名跪倒在地,抬手准备挽救……

    其实她也怕,宙王秋后算账,毕竟这个人是如此的喜怒无常……

    “愚蠢……”

    剑尊与僧老还未动手,孽佛抬起头,看向眼前好似狐魅的人……

    眼神如距,闪如神光,直接破开其邪法,轻吟一声,一道无形气劲,直接将其拍飞到墙上………

    “爱妃啊,哈…欺人太甚…王式·阎神废道……”

    宙王看着不知生死的绵妃,看着眼前油盐不进,目标坚决的孽佛,心知一切话术,不起作用………

    手中悲怒王权,一抬,摧动双极之体,强行破开威压,极招再现,登时,整个中阴界,天际色变,无匹的风压,贯绝天地,更现中阴界之主怒火滔滔………

    远在绝望长城禁闭的缎君衡,突然惊醒,看着不远处爆发极端之力的大殿,与远处爆发的战斗声,心中一沉,拉住,准备前往一观的黑色十九,摇了摇头

    “中阴界已经变的万分凶险了,那个人如同一个黑色深渊一般,能逼迫宙王如斯,恐怕来者不善,待在为父身边,情况不对,吾直接带你离开中阴界!!”

    “嗯?”

    黑色十九闻言,亦是心中一惊,能让义父缎君衡,凝重如此,恐怕来者,能为超凡………

    缎君衡看着不远处,好似一道黑色深渊般的身影,心中一沉,宙王怎么会惹到这个怪物的,天之厉对于其来说,就仿佛一个婴儿一般无害,真是可怕到都不想吃鸡腿了

    “挣扎的来源是,你隐藏至今的一把剑么,哈,愚昧啊,无知的人,今日你将得见吾的传说……哈”

    孽佛面有趣味,看着眼前终于认证起来的宙王,期待一语……

    森罗狱图再现,在宙王的自信,六独天缺亦拉入其中………

    “嗯……剑赦·末日之忏”

    现出身形的六独天缺,手持末日罪赦,配合宙王,直冲孽佛而来

    “是你,八岐邪神的手下,七宗罪原身,来吧,让吾看看,你有何能为……”

    孽佛面对眼前双人合招,一掌抬起无穷无尽的狱力盘旋其上……

    四周宛如人间炼狱,众生百苦图,对于八岐邪神的手下,亦是感兴趣………

    抬掌轻易挡下宙王极招,就无形气罩,死死护住前方,那怕宙王摧尽全身气劲,仍是无法再前进一步,心中不信根基之差,如此之远

    “有意思的功体,可惜还是不够,退下吧……”

    孽佛轻言赞赏,随后抬起手,狱力化为一把黑色的长剑,顿时穿透其汇聚而起的能量,将来不及反应的宙王钉在地上,瞬间将其逼退战场,丧失战斗之力……

    再抬手,手指宛如精刚,一下便止住眼前的剑,六独天缺面色一冷,身影一动,旋身再攻……

    “不对,你的力量没有吾想象的高……”

    孽佛感觉到眼前之人的能为非常的薄弱,不由心生疑惑……

    双指一夹,让其拔不出,神兵,另一掌再摧,一道无匹力量直接贯入其躯,开始了探索……

    “原来如此,退下吧,你太令人失望了”

    语落,掌力再催,眼前之人,顿时承载不住,汹涌的魔力,不由吐血倒飞出去,直接昏迷在场………

    随即狱景消散,而钉在地上的宙王,已经无力在战,加上昏迷的六独天缺,孽佛看着眼前已经被抓过来的中阴界众管理层……

    “你们的宙王太累了,需要休息一番,接下来告诉吾,谁是这里的第二掌权者,能处理红潮?”

    孽佛端坐宙王的王座之上,看着眼前敢怒不敢言的众人,出声道

    “我乃后掌缯翬翟,可以暂时替代宙王处理中阴界之事……”

    缯翬翟看着中阴界三大战力昏迷的场景,与眼前魔威滔滔的人,亦是忍住心中惶恐,为了儿子的安危,不得不前来,恭敬一语……

    生怕其杀性大发,因为达不到目标屠了中阴界………

    “后掌么?原来如此,你可以做主将红潮收回中阴界么?”

    孽佛看着眼前低下头颅的缯翬翟,面色漠然,出声再度确认道……

    “我要率领其他的控灵族人,将红潮通道关闭,需要几天时间…”

    缯翬翟闻言,对着眼前之人,解释道

    “原来如此……”

    孽佛面色漠然一语,微微颔首,自王座起身,待错过其身之时,一道身影传入缯翬翟的脑海中……

    “你的眼神有对宙王的狠,那你可以趁着这段昏迷时间杀了他,毕竟对你儿子亦是好,你说是吧……对了红潮,中阴界的圣脉恶脏坑亦覆灭,你可千万不要让吾失望啊……”

    “你……”

    缯翬翟面色一慌,身侧之人宛如恶魔一般的低语,好似中阴界所有的秘密都被其掌握在手……

    顿时腿脚一软,差点跪倒在地,但为母则刚,强行坚持住了…

    “哈,来人,看贵界兵力如此薄弱,既然如此吾等亦是善意,就率大军与中阴界之兵,共同驻防,协同防守天之厉,亦防止一些不理智的人捣乱,让两界不安宁……”

    孽佛面色漠然对着眼前百脉代表,出声吩咐一语……

    “是,佛首,吾等遵命………”

    百脉代表,闻言微微颔首,对眼前之人恭敬行礼一语……

    随后率领众多的武僧,前往各方要地驻扎,明为协防,实为掌管,防止中阴界发疯………

    中阴界一朝换权,孽佛带着雷峰二尊来至绝望长城所在,看着眼前巨大的天之厉雕像,其脚上的两把剑,其中一把的奥义吠陀……

    “天之佛啊,为了佛乡牺牲这么多,可惜,如果没有残杀魔皇之事,吾可能还会高看你一番……”

    孽佛看着眼前的一把剑,正是天之佛的圣剑奥义吠陀,更是原本轨迹中,把自己斩杀的那把剑……

    心中思索片刻,便不再回忆了,毕竟被天之佛点化,当事人觉得非常难受……到现在亦如此………

    “佛首,吾观此剑阵,经过了这么久的岁月,已经要被天之厉同化了相信要不了多久,这位厉族代表,就可以破阵而出了!!!”

    剑尊闭上双目,借用心眼,感受眼前剑阵能为已经在逐渐削弱……

    毕竟对于剑研究最深的佛门众剑僧,也就寥寥几人,而剑尊更是翘楚代表,两把剑的圣力,已经开始出现被厉元吞噬的前兆了……

    “嗯,封印根本不算解决办法,就像百灯联戒,最后仍是被佛业双身所侵化,对于这种高手,时间长久了,封印都无法保证……”

    孽佛面色淡然,闻言扫了一眼剑阵封印,随后对着眼前二人,解释一番,再讨论到百灯联戒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个事,对着眼前二人,询问道………

    “当初佛皇的尸体,带回雷峰了么?”

    “禀告佛首,佛皇尸体带回来了,前段时间,佛皇还对着他的尸体,面面相觑了一番时光…不过天之厉跟天之佛真的没关系么?,这名字也太相似了吧…”

    僧老闻言,思索了一番,便想起来了,随后就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就好……至于关系,应该是没有……”

    孽佛闻言微微颔首,抬掌再摧佛力,只见满地华光,凝结出无数枷锁,缠绕上天之厉雕像,捆成了一座粽子,让其在被拖延一段时间

    随后三人,就离开了此地,而雕像中的天之厉,感受莫名的佛力,侵入不由心中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