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情话微微甜 > 章节目录 24.第二十四句
    订阅率不够, 显示防盗章,补齐即可阅读最新章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晋江独发。

    他还保持着抬手拿书的动作,银色表带折射出耀眼的光芒,映入淼淼睁大的眼中,电光火石间,她猛地缩回了手。

    霍斯衍的眼角余光无意中从她手上一掠而过, 准确捕捉到了那纤细腕间的月相表。

    逆着光的缘故,淼淼看不清他脸上是什么表情, 可隐约感觉……他应该是看到了。

    她这个举动完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唔, 要不要跟他解释一下?

    手表是她去年生日时大堂哥送的礼物, 不是前几天在咖啡馆看到他戴的表, 特地去买的同款, 还有, 今天在图书馆遇见,也不是像以前那样她千方百计刻意制造的偶遇,真的只是纯属巧合。

    她现在对他……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了。

    然而,越是这样划清界限, 不是越有欲盖弥彰的嫌疑吗?

    “你也在找这本书?”霍斯衍把书抽了出来。

    “是啊。”淼淼点头,“写论文要用到。”

    他看向她的笔记本电脑, 略一思索:“博士论文?”

    淼淼微窘地耸耸肩:“硕士。”

    见霍斯衍若有所思, 她又解释说:“我本科时休过学,所以, 现在才读研二。”

    淼淼小时候提前上学, 比班上的同学都小两岁, 她十七岁上的大学,期间又休学两年,刚好把年龄差补了回来。

    霍斯衍难得怔了一下,她发生了什么事,严重到要休学?可涉及**,他没有深问,简单评价:“读研不错。”

    其实,淼淼并没有什么远大的志向,她只是本科毕业后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加上幸运地保研a大,于是就顺水推舟读了下来。

    “我就随便读读的,纯粹混日子。”

    淼淼意识到自己把心声说了出来,连忙闭紧嘴巴,天啊,她当着曾经的学霸的面说这种话真的好吗,说之前怎么就忘了过一遍脑子呢?

    “是吗?”霍斯衍看她一眼,“看样子混得还不错。”

    淼淼:“……”认真的吗?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开个玩笑。”他把书递过去,“先给你吧。”

    还是和以前一样有风度。

    他骨节分明的手就近在眼前,这双好看的手,原来是用来握手术刀的。

    淼淼很自然地就接了过来:“谢谢啊。”她想了想,“等我用完就给你,最迟明天上午。”

    大不了今晚通个宵呗。

    “不急。”霍斯衍还是那副清清淡淡的语气,“我明天要去s市一趟,下周三才回a市。”

    这样啊……

    “那,”淼淼忍着胸腔里剧烈的跳动,听到自己的声音很平静地问他,“方便给我一个联系方式吗?我到时再联系你。”

    “可以。”霍斯衍报了一串电话号码。

    淼淼记忆力很好,基本听过一遍就能记下来,但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从包里拿出手机认认真真地输入十一个数字。

    每敲进一个数字,心底就有一串喜滋滋的泡泡冒出来,好像又回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

    这叫什么?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淼淼情不自禁地笑弯了眉眼,旁边的霍斯衍见她这副模样,也微微扬起唇角,很浅很浅的弧度,但他确实是在笑。

    不为别的。

    只为还有机会再站在她面前,还有机会看到……她愿意对他笑。

    霍斯衍还有要事,没待多久就离开了,淼淼去自习室、阅览室溜了一圈,都没找到空位,只好来到一楼的咖啡角。

    这里也是人满为患,不过淼淼运气不错,她刚进门就看到有个长发女生站起来,二话不说拿起咖啡,泼了对面的男生一身,然后踩着高跟鞋气呼呼地走了。

    男生急急忙忙追了出去。

    淼淼眼疾手快地抱着包和他错身而过,成功占领了他女朋友之前的位子,并对着他高大的背影投去感谢的眼神。

    小伙子可以的,长腿一迈,两三步就追上女朋友,细腰一搂,把人拐进了隐秘的柱子后……然后,一记响亮的“啪”声传了出来。

    淼淼下意识摸了摸脸颊。

    小乔说得果然没错,恋爱有风险,伤心更伤身。

    淼淼收起杂念,要了一杯咖啡,翻开书看了起来。

    时间来到下午两点四十五分。

    淼淼揉了揉眼,看到不少人接二连三地往外走,正诧异着,忽然想起三点整在图书馆旁侧的报告大厅有知名企业的招聘宣讲会。

    她没打算去凑这个热闹,休息一会后继续看书。

    看到第106页,下课铃响了,淼淼按亮手机,五点半了,顺手点开未读信息,小乔说待会过来找她。

    淼淼又点开通讯录,把新存号码的备注改来改去。

    “谢安淼淼?”

    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淼淼抬头看过去,看到一个陌生的漂亮女人走过来:“真的是你!”

    “你是?”

    淼淼非常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女人,可她一副熟稔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你不记得我了?”女人拉开椅子坐下,“我们高二是同桌啊。”

    淼淼努力搜刮着脑子里可怜的那丁点儿记忆,也没想起来她到底是谁,如果没记错的话,高二时的同桌是一个黑瘦长相普通的女生,和眼前这个……

    不对,五官虽然有了很大的改变,但依稀还是能看出一点往日的影子。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变脸术吗?

    淼淼艰难地出声:“桂芬?”

    女人听到这两个字,脸色微沉,又迅速换上满脸的笑意,从lv包包里拿出一张名片:“我改名字了。”

    淼淼接过烫金的精致名片,上面写着精诚实业人力资源部副总监,戴晚好,底下是一串联系方式。

    不管是人还是名字,都那么的陌生。

    戴晚好很满意她的反应:“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你,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八年?不对,九年了。”

    “怎么,你还在念书?”戴晚好拿起桌上的书,随意翻了几页,亮晶晶的卡地亚手链一直在淼淼眼前晃。

    淼淼从震惊中回神:“是啊。”

    真解气啊。

    戴晚好志得意满地微笑着,双眼像深海探照灯一样钉在淼淼身上。

    想当初自己只能当谢安淼淼的陪衬,处处被压一头,如今风水轮流转,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她终于爬到高处,功成名就,追求者如过江之鲫。

    而那时同样家境普通却风头出尽的谢安淼淼呢,虽然脸蛋看着依然娇俏,可浅层次看穿着打扮,深层次看身份地位,哪一样不是被她远远甩开十万八千里?

    这样一想,戴晚好心里的优越感简直要满得溢出来了:“我现在在精诚任职,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

    见淼淼反应不如想象中强烈,她又问:“你应该知道精诚实业吧?”

    “听说过。”淼淼点头,“a市排名前十的企业。”

    戴晚好着重强调:“上市企业。”

    淼淼早就感觉到这并非一场单纯的同学叙旧,似乎炫耀的成分更大?她本来也想草草应付了事,没想到戴晚好竟然提起了霍斯衍,还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像在和好闺密分享小秘密:“你知道吗?我听说,霍斯衍回国了。”

    淼淼配合地露出愿闻其详的表情,可戴晚好翻来覆去说的都是没有什么价值的信息,末了,还感慨道:“真佩服你有勇气去追他,不过说实话,以前你们之间差距就挺大的,现在更是……”

    她很聪明地留了话尾,等淼淼自己去琢磨。

    淼淼如她所愿,惆怅地叹了一口气。

    戴晚好默默欣赏着淼淼挫败的表情,一点都不同情甚至有些幸灾乐祸地安慰她:“没事,霍斯衍那样的天之骄子,指不定要多优秀的女人才配得上呢!”

    “欸,我助理来电话了,估计是催我的,待会还要和副院长吃个饭,我就先走了。”她比了个打电话的动作,“以后再联系,我请你吃大餐。”

    戴晚好前脚刚离开,乔以桉后脚就进来了,她看到淼淼垂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那神色简直比夜市天桥上贴膜的小哥哥还要认真。

    “看什么呢?”

    “小乔!”淼淼拍拍心口,“你吓我一跳。”

    “这都能吓着?说,做什么亏心事了?”

    淼淼拍掉她伸过来捏自己脸的手,手机反扣好:“我在愁论文啊。”

    “怕什么。”小乔不以为然,笑嘻嘻地说,“别忘了,谢小姐可是家里还有一个高端服装设计工作室和服装厂等着她去继承的女人啊。”

    越说越没边了。

    淼淼把书和电脑收进包里:“我们去吃饭吧。”

    “等等,有人邀我开黑,玩一把再去。”小乔捧着手机,两眼放光,“这时候饭堂人好多的。”

    确实也是。

    淼淼又重新坐下来,小乔兴致勃勃地在游戏里厮杀,她百无聊赖地撑着下巴发呆,思绪围绕着霍斯衍打转。

    奇怪。

    不是说他是外科医生吗,在国外拿的也都是医学学位,那怎么会对计算机相关的专业书感兴趣?

    还有,堂哥那句“以前是,以后不一定是”,到底是什么意思?

    淼淼心里有太多疑惑,她打算等吃完饭回去问一问谢南徵。

    ***

    谢南徵做完一台手术,从医院出来时已是黄昏时分,他准备先到附近的餐厅吃个饭,吃完再回来继续研究病历。

    骤雨濯洗过的晚霞格外清透绚烂,仿佛一幅彩光描成的油画,高挂在城市上空。

    晚风凉凉拂面。

    他走了几百米,等了十几秒的红灯,走过十字路口,餐厅就近在眼前了。

    走着走着,身后一道影子逼近,不等谢南徵偏头,一个身穿浅绿色荷叶边低腰上衣、牛仔短裙的俏丽女孩贴了上来,还亲密地搂住他手臂:“亲爱的,你终于来了。”

    谢南徵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帅哥,帮帮忙。”短发女孩眼神带着恳求,声音压得很低,“有两个流氓在跟踪我,你能假装一下是我朋友吗……拜托拜托。”

    谢南徵瞬间会意,低头装作和她耳语几句,从前面的店铺玻璃上,他看到身后有两个染了一头黄发的小年轻站在路灯下,目光凶狠地瞪着这边,观望了一阵,见他们还如胶似漆地黏在一块,两人交换了个眼神后,很快没入来来往往的人潮中。

    估计是去寻找新的猎物了。

    女孩好像被吓得不轻,抱着谢南徵不松手,声音听着娇娇软软的:“都怪我,不该穿成这样出门的,要不然也不会被他们盯上了。”

    大概男人天性里都有怜惜柔弱女子的成分,谢南徵温言安慰:“不是你的错。”

    他掏出手机准备报警,女孩说她朋友帮忙报过了,她还留意到这男人说话时是看着她的脸,其他地方都是非礼勿视,不由得绽开笑颜:“刚刚真是非常感谢你。”

    “不客气。”

    一会儿后,女孩接到电话,说是朋友过来接她了。

    她走出几步,又回头:“帅哥,忘了问你的名字。”

    谢南徵单手插着裤兜,扬起眉峰:“雷锋。”

    女孩听到了,微微困惑后,樱桃似的红唇里吐出一阵欢快笑声。

    这男人有那么点儿意思。

    “很高兴认识你。”她帅气地比出两根手指,搭在太阳穴上,“我的名字叫美女。”

    这礼尚往来的自我介绍,让谢南徵不禁莞尔一笑,女孩却收起笑意,朝他摇摇手:“再见。”

    谢南徵目送她走远后,才走进餐厅吃饭。

    吃过饭,他回医院继续加班,十点左右才到家,从冰箱里拿了一**水出来,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起来划开屏幕,看一眼,是垃圾信息,随手删除,又点开微信,看到淼淼七点多发来的信息。

    “哥,还在忙吗?”

    谢南徵:“刚到家。”

    这会儿淼淼也是刚洗完澡,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用毛巾擦着湿发,天南地北地和堂哥侃了一通,终于九曲十八弯地拐入了正题。

    谢南徵看着新消息里的“霍斯衍”三个字,心道,印象中这丫头还是头一回对一个男人这么关注,难道是看上了?一见钟情?

    这次他的回复不再是“字面意思”,而是:“涉及**,不方便跟你说。”

    淼淼发了个“哦”的表情过去。

    “哥,我帮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朋友问一下哈,那位霍先生他有女朋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