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情话微微甜 > 章节目录 27.第二十七句
    订阅率不够, 显示防盗章,补齐即可阅读最新章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晋江独发。

    身为医生, 对人的身体的各个构造并不陌生,职业性质决定不会有羞耻感, 可这是成年后霍斯衍第一次这样细致地打量自己,每一项都挺满意, 在美国这些年,不曾纵欲, 也没有滥交, 不像周逢玉来者不拒, 他在情感上是有洁癖的, 爱和性必须同时存在。

    如果以后淼淼和他在一起了, 作为一个男人, 他有绝对的自信和资本,让她成为一个幸福的女人。

    片刻后,水声停了。

    霍斯衍顶着一头湿发出来, 水珠沿着发梢划过眉心、挺直的鼻梁, 他用毛巾擦了半干, 伸出脚去勾来一把椅子, 背着落地窗坐下。窗下摆了张圆木桌, 中间的花瓶上插着一束粉紫色的花,散发着淡香, 花的旁边是已经醒好的红酒。

    遮光性极好的窗帘把房间隔成安静的暗室, 霍斯衍惬意地交叠起长腿, 喝了两口酒,手机微信如想象中没有新消息,邮箱里倒是又多了十几封新邮件,最新一封的发件人是moly,莫莉莉。

    他没有点开来看,像她先前发来的数十封邮件一样,被自动划分到未读的行列。

    回复了几封重要的工作邮件,霍斯衍给周逢玉打了个电话,让他开始着手准备收购清远科技的事宜。这些事霍斯衍不是很方便出面,所以还和以前一样,明面挂周逢玉的名,实际上的投资人,也可以说幕后操纵者,是他。

    “知道了。”周逢玉不知刚从哪个美人乡爬起来,话音咕哝不清:“你什么时候回来?”

    霍斯衍语气淡淡:“过两天吧。”

    “你干嘛突然跑北城去?”

    “有事。”

    “卧槽!”周逢玉哇哇大叫,“什么事?比收购清远还重要?”

    霍斯衍一本正经道:“人生大事。”

    我可信了你的邪!

    周逢玉朝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对他的话,连标点符号都不信:“霍斯衍你什么时候学会说冷笑话了?真的好冷你知不知道,我鸡皮疙瘩全起来了。”

    “周少,”那边依稀能听到女人娇滴滴的嗓音,“让人家看看嘛。”

    霍斯衍挂断电话。

    点进相册,调出最新拍摄的照片。

    黑发扎成丸子头的女孩子,唇边带着盈盈笑意,沁着阳光的白皙侧脸透出浅浅红晕,她正弯腰去摸石碑上刻的“仙女庙”三个字,口中说着啊掉漆了,成山女庙了呢。

    他拿出手机,把这一幕拍了下来。

    霍斯衍很少会去留意身边的女性,他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只需要知道这张脸对应的是什么名字,分属于哪个科室……可眼下,他没有错过淼淼的每个表情动作,甚至观察入微到,她的深蓝色发绳上还带着小小的星月吊坠。

    他又拿出钱夹里和身份证放在同个夹层的那张大头贴,比对着两张照片:她长高了,头发长了,五官也长开了,还学会了抹口红……这都是这些年来她外表的变化,那么,她的心呢?

    她心里还有没有他?

    淼淼捂着嘴巴打了个喷嚏,她果然对姜味有着天生的排斥,不过还是捏着鼻子,强忍着喝完了一碗生姜红糖水,就像霍斯衍说的那样,可能是心理作用的原因,躺了一会就感觉小腹没那么疼了。

    睡得迷迷糊糊间,她听到奶奶和王姨在床边轻声讨论:“女人家这毛病,结了婚,生过孩子就会好了。”

    “是啊。”王姨附和,“我以前也疼得要死要活,生了我家二小子后,就再没痛过经了。”

    奶奶感慨说:“我在淼丫头这个年纪,儿子都生三个了……”

    后面她们还说了什么,淼淼听不清了,她昏沉地跌入睡梦中,一觉睡到了晚上。

    熬过最艰难的第一天,后面就好多了,到了第三天,淼淼又是活蹦乱跳的了,可惜快乐的时光并不长久,她倚在清晨的窗边,兴奋地和屋里的奶奶说想去后山果园摘水果,顺便采蜂蜜,没想到项目组的冯师兄一个电话打过来,说之前给客户安装的安全软件出了点问题,要她马上去处理。

    师兄先拐弯抹角地铺垫了一大番话,最后才直入主题,其他人都很忙,所以只能找上她。淼淼也没有傻到听不出这不过只是借口,他们手上有别的赚钱的项目,谁还会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不过她还是答应了下来。

    本来之前的计划是,如果实在没想好将来做什么工作,那就暂时先在项目组里待着,可如今……真的没什么意思,看来要另外找别的路了。

    她性子是软,不代表可以任人欺负。

    这可是一个只要不开心就能随时把老板炒掉的新时代啊。

    淼淼带着一箱子北城特产坐上了飞a市的航班,去机场的路上还想着,这两天霍斯衍都没有和她联系,应该是离开了,没想到上了飞机,一眼就看到坐在头等舱看杂志的他。

    这也……太巧了吧?

    更巧的是,两人的座位还是相邻的,巧得她都有点心虚了。

    霍斯衍也看到她了,似乎并不意外的样子,淼淼扬起手打招呼,然后在他旁边坐下。

    霍师兄,你也今天回a市啊?这不是废话吗?

    霍师兄,你这几天都待在北城吗?还是废话。

    找不到合适的开场白,淼淼干脆也拿了本杂志佯装认真地研究起来。

    霍斯衍余光瞥过去,看到她微微懊恼地鼓起面颊,眼底浮现一丝笑意。

    不久后,舱门关闭,飞机起飞了。

    淼淼早上起得早,进入平航期后,眼皮就一直在打架,她用残余的一丝理智做抵抗,没想到还是抵不过旁边男人低声的一句:“困了就睡吧。”

    她从善如流地偏过头,不到一秒就没了意识。

    这一睡就睡到空姐过来询问要吃什么餐点,淼淼思绪还混沌着,睁开眼就看到一张轮廓分明的侧脸,而且还是放大版的,她惊得瞬间清醒过来,迅速坐直身子。

    原来是睡着睡着就靠到霍斯衍肩上去了,他居然也不叫醒她,淼淼心底陡然生出几分罪恶感,好像占了他大便宜似的。唉,都有女朋友的人了,就算再怎么有绅士风度,也要和别的女生保持距离啊。

    “醒了。”

    “嗯嗯……”淼淼胡乱地应着,从空姐那儿接过菜单,随便勾选了几样平时比较爱吃的餐点,正要递回去,听到霍斯衍说,“等一下。”

    空姐弯着腰,面带得体的微笑,正想问先生您还需要些什么,就听到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和他旁边的女生说:“咖啡换成热牛奶,可以吗?”

    淼淼起先也以为他这句“等一下”是和空姐说的,微愣后,反应过来他话中意思,耳根悄悄地发热。

    空姐在旁等着,笑容没变,眼神里多了兴味的探究。

    淼淼拨些头发盖住耳朵:“……好。”

    空姐拿着菜单走了,很快就把餐点送上来。

    淼淼喝着热牛奶,余光里是一只修长的手,长袖衬衫扣子扣得一丝不苟,随着他的动作,蓝色袖扣隐隐折射着光,同样是白衬衫,隔着一条过道的那位先生,就穿不出他这样的优雅矜贵。

    霍斯衍这几天都在北城,看样子也不像出差,难道当医生这么清闲的?当然,也有可能在休年假。

    其实,她连他现在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那晚戴晚好说,他是在美国出了事才辞去医生职务回国的……电光火石间,一个猜想从淼淼脑海中横空出世,该不会是出了医疗事故,然后引咎辞职……

    又想到那次,她夸他是好医生,他那略带自嘲的笑。

    越想越有可能。

    也难怪了,出了这样的事,普通人肯定都会讳莫如深,何况他那样心气高傲的人,内心受的折磨一定也是成倍的吧?

    “怎么,”霍斯衍偏过头来问,“不合胃口?”

    淼淼心情复杂地摇摇头:“不是。”

    她塞了一块水果进嘴里,嚼了两下,也没吃出是什么味道。

    上午十一点二十分,飞机准时抵达a市机场,淼淼领了行李箱后,就和霍斯衍分道扬镳,直接打车去了出问题的那家公司,吭吭哧哧忙了半天,修复好安全漏洞,还做了多次模拟攻击测试,证明软件安全性比杜蕾斯还要高后,经理终于满意了,挥手放人。

    淼淼回到家,爸妈都还在上班,她去厨房倒了杯热水,等晾凉的过程中,握着手机发语音跟小乔吐槽,小乔帮着狠狠鄙视了一下她那位师兄,祝他便秘一个月,关键时刻不举!

    淼淼噗的一声笑了,这样会不会太狠了?不快的情绪烟消云散,其实好闺蜜就是这样,错对先不管,一起吐槽一起哭一起笑过后,再去好好讲道理。

    小乔:“少女,别惦记那些不相干的人了,来峡谷吧,姐姐带你装逼带你飞!”

    淼淼登了游戏,发现玉面小狐狸也在,就顺手邀请了他。

    周逢玉看到可爱淼淼的邀请,二话不说就点了进去,大家选好英雄后,游戏开始。

    毫无悬念,可爱淼淼的貂蝉又光荣地送了一血。

    周逢玉乐得捧腹大笑。

    换了一身深灰色家居服的霍斯衍从楼上下来,就见周逢玉捂着肚子倒在沙发上哈哈哈笑个不停:“不行了不行了,笑死我了!”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你还记得上次和我们一起玩游戏的可爱淼淼吗?”

    霍斯衍正俯身去拿桌上的水杯,动作一顿:“怎么了?”

    “这妹子太有趣了!”周逢玉玩着游戏,兴高采烈地说,“我们刚进游戏,她就发全部频道,说让打野多去抓上路,结果对面黄忠看到,吓得瑟瑟发抖,立刻说,我错了……”

    “啊啊啊!一定是个很可爱的软妹子吧。”周逢玉的花花肠子又痒痒的了,蠢蠢欲动地拍大腿,发出土拨鼠式的笑声,“好想追!”

    霍斯衍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劝你再慎重考虑一下。”

    “为什么?”向来日天日地的周少一百个不解了,为什么还要考虑?他周逢玉想追的人,还有追不到手的吗?

    开什么国际玩笑?!

    “因为,”霍斯衍不紧不慢地喝了口温水,喉结耸动,他微抿唇角,气定神闲地答,“我也要追。”

    其实,细细回想,霍斯衍是有叫过她名字的,连名带姓叫的谢安淼淼。

    那次是他拿下全国中学生物理奥林匹克竞赛决赛的一等奖,成功保送到a大物理系,她听到这个好消息,比自己考上a大还开心,长了翅膀一样飞到他身边,心儿扑通扑通,眼里冒着崇拜的亮光:“霍斯衍你真的好厉害呀!”

    “霍斯衍你是我认识的,最最厉害最最最棒的人了!欸你别不信啊,我发誓行不行,如果有半个假话,就让我以后都没有零花钱。”

    她叽叽喳喳地把他夸了一通,又感慨道:“书上说,郎才女貌,你这么优秀,我又长得这么好看,将来我们生的孩子一定是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吧!”

    她沉浸在美好想象里,眸子亮晶晶的:“我都想好了,宝宝的小名就叫点点,霍点点,你觉得怎么样?”

    那会还是牵小手亲个嘴都会脸红耳热的校园纯恋时代,这番略显“惊世骇俗”的话,险些让正喝着水的霍斯衍呛到了,他有点羞恼,又被某些无法道明的情绪左右着,失去了以往的淡定之色——

    “谢安淼淼,你怎么这么的……厚脸皮?”

    他似乎还想说别的什么,又紧紧抿住双唇,只拿那双复杂难辨的眼睛看她。

    她就很大方地把脸颊送过去,笑嘻嘻的:“你要不要捏一捏,感受一下厚度?”

    脸颊触碰到他微凉的手背,还想再蹭两下,他却触电似的缩了回去。

    ……

    “谢师妹。”电话那端,男人问,“有什么事吗?”

    他的声音恢复了清醒沉稳,仿佛先前那带着些许亲昵的“淼淼”两个字只是淼淼的幻觉,她游离的思绪也就此掐断,就如同盛夏高树上的鸣蝉,不知疲倦地在流云日光下愉悦歌唱,被秋风轻轻一吹,就吹没了一生,只留下空落落的寂静。

    她也曾像它们一样,为一份执念,差点付出生命的代价,还好只是差点。

    如果她没有从那场长达一年的昏迷中醒来,这世上就再也不会有人替她记得:谢安淼淼喜欢霍斯衍,喜欢到想和他共度一生。

    可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她的修养和所受教育都不允许她为一己私欲,成为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那边还在等回复,淼淼用力闭上眼,清了清嗓子:“霍师兄,那本计算机编程应用的书你看完了吗?”

    “哦是这样的,图书馆这边的老师说超期了……因为我下午要回家,接下来一段时间,没什么事的话可能都不来学校了。所以,能不能麻烦你看完以后帮忙过来还一下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