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情话微微甜 > 章节目录 45.第四十五句
    订阅率不够, 显示防盗章, 补齐即可阅读最新章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晋江独发。

    霍斯衍发现自己竟然也有了欣赏月色的兴致, 他没有烟瘾, 也没有抽烟的习惯,可此时却很想找根烟来抽抽, 烟是没有的,他随手扯了片稻叶,捏在两指间, 叶片细长, 触感粗糙, 凑到鼻尖,味道倒是很清新。

    他按亮手机, 晚上十一点,对他来说, 还很早。回国以后, 作息通常都是日夜颠倒, 有时候连着两天都无法合眼, 身为医生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改不了,失眠和毒瘾一样难解。

    查看了几封邮件, 却无法像往常般即刻回复, 英语单词还出现了低级的拼写错误, 他的心全被某个人, 某些事占据得满满的。

    恋爱是没正式谈过的, 唯独对她动过心,想谈的时候,找不到人了。接下来的一年又发生了很多事,他和父亲单方面跟霍家决裂,接着母亲检查出癌症,去美国治疗,后来无意中发现她的病和霍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终究还是没捱过去,成为霍家继承人之争的牺牲品。

    身为霍家的长孙,就算远离权利争端,也注定无法过平静的生活,他没有守住母亲,甚至如今连引以为傲的职业生涯也断送了……

    可笑的是,造成这一切的人,是他曾经的亲人,甚至手足。

    他们当真以为他没有反击之力吗?

    霍斯衍的脸上现出冷峻之色,眸底像凝结着冰霜,让人不寒而栗。手机忽然震了一下,他回过神,划开屏幕,是淼淼发来的微信。

    “回到酒店了吗?”

    hsy:“还在外面。”

    淼淼:“哦哦。”

    又发来一条:“之前忘记问了,现在问一下哦。”

    霍斯衍耐心地等着,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浑身凛冽气息尽收,连眉梢都染上几分柔色。

    淼淼:“那个书签,你说物归原主,意思就是,以前是准备送给我的吗?”

    hsy:“是。我记得你喜欢猫。”

    淼淼:“是啊。那……你也一直存着我的手机号码?”

    hsy:“嗯。”

    淼淼看到这个回复,气得险些吐血,她又飞快敲了三个字过去:“为什么?”

    想象着他的回答,或许只有一个“?”,又或许是“不为什么”。

    等了二十多秒后。

    hsy:因为不想和你断了联系。

    这是真心话,却有些把淼淼吓到了,她第一个念头是,回复的人真是霍斯衍吗?他手机被盗号了?又或者,一杯杨梅酒就让他醉了?

    淼淼好半天没有回复,霍斯衍以为信号不好信息没发出去,结果一看信号满格,他暗暗反思,难道说得太露骨了?心情难免紧张起来。

    他点开浏览器,输入关键字,页面跳转,五花八门的答案,他看了看,觉得其中有一条是可信度最高的:追女孩子最重要的是在她面前刷存在感,要千方百计制造各种偶遇。

    为什么觉得最可信?

    因为淼淼高中时就是这么追他的,吃个饭能遇见她,去小卖部买水也能遇见她,图书馆、篮球场、足球场、实验楼,到处都是她,有次他上完洗手间出来,还瞥到她的身影从门外一闪而过……

    她总是有各种办法出现在他周围,如影随形,以至于他慢慢习惯了她在身边叽叽喳喳,可惜去美国后,再也没有听过了。

    那边还是没有回应,霍斯衍又问:“睡了吗?”

    淼淼:“睡了。”

    霍斯衍挑起唇角笑笑:“北城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推荐吗?”

    淼淼:“北城不大,值得去的也就一个仙女庙。”

    hsy:“你明天有空吗?”

    淼淼:“应该有吧。”

    ……

    最后,淼淼自己也不清楚,这次聊天是怎么以霍斯衍邀请她明天一起去游仙女庙结束的,只知道,第二天早上她抱着被子睡得正香,被一个电话吵醒,接起来听到霍斯衍的声音,说他已经在外面等她了。

    瞬间睡意全无。

    各种兵荒马乱后,淼淼终于收拾妥当出门了,经过庭院时,打太极的奶奶停下白鹤亮翅的动作,用那双看破一切猫腻的眼睛看着她,笑呵呵地说:“玩开心点,不用那么早回来。”

    淼淼再次:“……”

    懒得解释了,她抱着包跑出去:“奶奶,我走了!”

    跑出老远,还能听到奶奶爽朗愉快的笑声。

    霍斯衍就站在昨晚送她回来的地方等着,他穿了一件黑色t恤,搭配浅蓝色牛仔裤,底下是一双运动鞋,嗯,怎么说呢?果然人靠衣装,看着就跟大学生似的。

    其实他今年才二十七岁,平时又不苟言笑,在气质上比同龄人要沉稳很多,想不到这种休闲风格,也挺适合他的。

    淼淼走过去:“早啊。”

    “早。”

    “昨晚睡得还好吗?”

    霍斯衍点头:“……还不错。”实际上,一夜未眠。

    “嗯嗯。”淼淼提议,“那我们先去吃早餐?”

    “好。”

    早餐吃得很简单,白米粥配青菜,还点了一笼灌汤小笼包,分量都很足,两人吃完后,休息片刻,就往城南方向去了。

    仙女庙就坐落在山脚下,一路走过去,野花野草盎然成趣,鸟鸣清脆,景色十分宜人,走了二十分钟,庙门就出现在视野中了。

    刻着庙名的石碑,因夏季多雨水冲刷,红漆掉色,“仙”字只剩下右半边,变成了山女庙,淼淼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朋友圈。

    这个点还没有什么游客,淼淼带着霍斯衍从正门进去,她来过这里许多次,闭着眼睛都不会迷路,关于庙中的物事和典故随口也能说上一二,还算是个称职的导游。

    其实,天底下的庙都大同小异,没什么稀奇的,仙女庙之所以能吸引那么多善男信女前来,是因为这里求的姻缘很准。记得北城晚间新闻还播过一段,说是有对来自天南地北的男女,一起跪着求姻缘,结果解签时,当场就看对眼了,一出庙门就咕咚一声火速坠入爱河。

    “那是什么地方?”霍斯衍突然出声问。

    “姻缘堂。”眼光真好。

    “准吗?”他问。

    淼淼有点惊讶,他也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吗?她想了想:“因人而异吧。”

    反正,她求的就不准,一点都不准!想当年自己沐浴焚香,虔诚地拜了又拜,求得一支上上签,说是什么大吉,必定会心想事成什么的,结果……呵呵。

    “去看看。”

    欸?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去,坐在右边的那位老庙祝先生懒懒地掀开眼皮看他们一眼,又闭上了。

    霍斯衍很快求了一支签,拿去解签。

    庙祝先生终于完整地睁开了眼睛,先看淼淼,再看霍斯衍,然后才说:“大吉,久雨初明之兆……”

    大意就是虽然姻缘要历经波折,但去掉阻碍后,就可以守得云开见月明,修成正果了。

    淼淼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这位老先生,几年前也是这么跟她说的,几乎一模一样的话,这未免也太过分了吧?诓人也没有这样子偷懒的。她就说真的不准吧。

    偏偏霍斯衍听得专注,听完还礼貌地跟他道谢。

    庙祝先生斜斜地瞥了瞥旁边的功德箱,霍斯衍会意地从口袋拿出钱夹,淼淼想阻止都来不及,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一百块的纸币掉进了功德箱,老先生则是满意而放心地合眼了。

    从姻缘堂出来,淼淼深深吸了一口气,把心中的郁闷说了出来,还特地强调:“一模一样的签文,肯定不准的。”

    霍斯衍听了若有所思,半晌后:“我觉得挺准的。”

    连姻缘都算出一模一样的结果,说明我们注定是天生一对。

    淼淼耸耸肩。好吧,反正花的又不是我的钱。说到钱,一支签才十块,这位土豪倒好,一下就给了一百。

    不知道是不是菩萨责罚她太小气,淼淼走了几步就感觉到双腿间涌出一股热流,亲戚来了,她早上又走得急,包里没放卫生棉,看来只能提前结束参观了。

    只是,要怎么跟霍斯衍说?

    淼淼思来想去,拣了个笼统的说法,身体不舒服,霍斯衍看了看她,没问什么,就送她回家了。

    一回到家,她火急火燎冲进洗手间,还好今天穿的深色裤子,看不出来,不然要是让霍斯衍看到,真的要羞死了。

    处理完狼藉,淼淼无力地趴在床上,她每次经期第一天都会很疼,有时疼得严重了得躺一天,可能是昨晚没注意喝了冰镇杨梅酒又吹了夜风的关系,这次疼得格外厉害。

    呜呜呜,下辈子不想做女人了。

    桌上,手机叮了两声,她摸过来,点开一看。

    hsy:“如果不舒服的话,可以让家人给你煮生姜红糖水喝,心理上会轻松点。”

    hsy:“实在很疼,吃一粒布洛芬。不过不要多吃,会有药物依赖。”

    淼淼看得要泪染床单了。

    原来早就看出她是来月事了吗?

    她又把两条信息一字字地看一遍,难为情地捂住脸,总觉得他和自己说这些有点怪怪的,很难形容,如果是别的男人,就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因为他是霍斯衍啊。

    淼淼蹂`躏着枕头,不停地给自己洗脑,他是医生他是医生他是医生。

    打开花洒,细密柔软的凉水倾泻而下,冲掉他身上的汗意,没有热气氤氲,清晰出现在镜子里的是一副年轻而坚实的身体。

    在还是加州医院的时候,他一直很注重锻炼身体,户外长跑、登山,游泳,下班后的闲暇时间独自去健身房,挥汗如雨,哪怕经过近一年的荒废,身材还是保持得不错,肩背、锁骨的肌理线条流畅而富有美感,平整的八块腹肌还在,只是薄了些,人鱼线也还有,再往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