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情话微微甜 > 章节目录 46.第四十六句
    订阅率不够, 显示防盗章,补齐即可阅读最新章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晋江独发。

    后面那一群学生,你看我, 我看你, 无声地交流着眼神——机械工程学院向来以严谨严肃著称的许教授,平时上课脸都绷得跟打了玻尿酸似的,哪里见过他笑得满脸褶子的样子?

    真是稀奇事啊。

    大家说笑着一哄而散。

    接着,淼淼就看到霍斯衍朝她这边走过来,登时就有些手足无措了,在他离着还有十几步距离的时候, 她果断地摘掉手表, 丢进包里,动作太急, 手腕上红了一片, 肤色白皙的缘故, 看着格外明显。

    “霍师兄,这么巧,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霍斯衍缓缓走到她面前:“我来找许教授, 有点事。”

    他把夕阳挡在背后, 淼淼看不太清楚他的脸, 她轻轻地“哦”了一声, 眼角余光里, 地面整齐地印刷着两条细长的影子, 是平行的。

    霍斯衍走过来时就看到她背着手,不知在藏什么东西,视线漫不经心地从她左手腕上滑过,那处空空如也,还泛着红色,他的眼底先前或许还蕴有些许光亮,如今全都沉了下去,瞬间恢复了无波无澜。

    风吹得路旁的树木发出簌簌声响,沉默横亘在两人之间。

    干嘛要把气氛搞得这么尴尬?

    淼淼自我反省,又不是什么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就算做不成男女朋友,做朋友也好啊。

    她绞尽脑汁想找话题,突然灵光一闪:“对了,那本书我放在宿舍了,可能要麻烦你等我一下。”

    这里离宿舍只有几分钟的路程,跑回去的话,来回也花不了多久,只是让他一个人站在这儿等她……淼淼提议道:“要不,你去参观一下我们学校?”

    “不用。”霍斯衍看她一眼,唇角抿起一个若有似无的弧度,“我一起过去吧。”

    这样也行。

    走着走着,淼淼发现一件事,霍斯衍好像对学校的路线很熟悉,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他们走到宿舍区门口,他疑惑地出声问:“那棵百年玉兰树不在了?”

    “嗯,被去年的大台风刮倒了。”

    淼淼说着,脚步一顿:“你怎么会知道……”

    不再往下说了,她的手捂住嘴巴,眼睛轻眨两下,她怎么会忘记霍斯衍的本科就是在a大读的呢?

    霍斯衍大概猜到淼淼想问的是什么,他收回视线,看她双眸乌黑盈亮,白细的脖颈微弯,似在懊恼着,他不由得轻笑一下:“我在a大待过两年。”

    “我知道。”

    “嗯?”霍斯衍似乎有些意外。

    淼淼笑着解释:“我听以前同学说的,你拿了高考状元,很棒嘛,不过我一点都不意外,你成绩那么好,考上a大是很正常的啦。”

    救命!她在心底哀嚎,我这说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啊?

    霍斯衍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淡淡地嗯一声,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

    他还以为,她不会再关注任何和他有关的事情。

    淼淼趁机终结掉话题:“到了,我上去拿书。”

    “好。”

    淼淼几乎是一口气冲上了五楼,连包都忘了放下,拿着书就冲了下去,等她回到霍斯衍身边时,不止呼吸乱了,连脸上也多了两抹红晕:“给你。”

    霍斯衍从她手里接过书:“谢谢。”

    “不用谢。”

    淼淼见他抬起左手看手表,已经做好这次见面到这里结束的心理准备了,不料,却听他说:“时间差不多了,一起吃个晚饭?”

    她大方应下:“好啊。去哪里吃?”

    霍斯衍再次展现了良好的风度:“你来选吧。”

    学校附近能吃饭的地方很多,不过大都是小吃店之类的,没有比较上档次的饭店和餐厅。淼淼偶尔也会被小乔拉出来吃夜宵,吃遍整条美食街不敢说,吃得七七八八绝对是有的,可眼下她哪里敢带霍斯衍去撸串,或者吃麻辣烫?

    想想都觉得是对他的亵渎。

    淼淼记得霍斯衍口味偏清淡,尤其不能吃辣,所以特意避开了湘菜馆和川菜馆:“我们去吃粤菜怎么样?”

    “可以。”

    正值晚高峰,两人用了将近四十分钟才抵达市中心的粤式餐厅,淼淼经常和爸妈一起过来吃饭,连服务员都认识她,连带着霍斯衍也被对方用探究的眼神多看了两眼。

    淼淼和服务员聊了几句,回头对霍斯衍说:“我们要个小包间吧。”

    霍斯衍点点头。

    包间布置得很是雅致,也不算小,尤其是只有两个人落座,便显得剩余空间很大。

    菜上得很快,两盅茶树菇排骨汤,各一盘的凉拌青瓜、蒜蓉娃娃菜,白切鸡、虾仁炒蛋和烤乳鸽被依次放在桌上,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

    “请慢用。”服务生上完菜,又换上一壶新沏的好茶,这才关门退了出去。

    淼淼拿起勺子开始喝汤,一口口地喝啊喝啊,不知不觉就见底了,她只好把汤盅推到一边:“这汤……味道还不错。”

    “是挺不错,”霍斯衍说,“很多年没喝过了。”

    “这些年,”不知道被他的话触动了哪根心弦,淼淼轻声问,“你都没有回来过吗?”

    “回过一次,六年前。”

    那次是送他母亲的骨灰回归故土。

    淼淼的手猛地一颤,汤勺啪一下掉到桌上,她赶紧捡起来,在手里用力握住勺柄。

    原来,六年前,她大二那年的秋天,他是真的有回来……

    霍斯衍看她神色异样:“怎么了?”

    淼淼摇头,垂眸,逼退眼里的泪意:“没什么。”

    鼻尖还透着酸,她却笑着说:“原来美国真有那么好啊,如果有机会,将来我也要去体验一下。”

    霍斯衍不置可否,搭着杯沿的手指慢慢收紧,他的手心很凉,没多久,茶水也跟着没了温度。

    一顿饭吃下来气氛也还算好,淼淼习惯晚饭吃七分饱,率先放下筷子,霍斯衍吃得也不多,用餐结束,两人的话也多了起来,霍斯衍问起她论文有没有写完。

    “没有。”说起论文淼淼就想叹气,“好难写。”她根本就不是写长篇大论的料好吗?

    “是关于什么方向的?”

    “计算机技术在医学中的应用。”

    霍斯衍事先大致猜到了:“方便给我看一下吗?”

    当然……方便。

    只是,这对话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这次月考物理多少分?”

    “……56。”

    “卷子拿出来我看看。”

    “不要!”

    她虽然成绩不好,但也是很爱面子的啊,何况是在他面前。

    事实是,就算她嘴上说着不要,在他眼神的注视下,最后还是会乖乖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卷子来,当然也不会忘记威胁他:“不准笑!”

    他当然没有笑,他从来没有因为她学习不好而当面取笑她,反倒是非常耐心地帮她讲解错题。

    真怀念那时候啊。

    短暂失神后,淼淼从包里拿出电脑,打开论文页面,霍斯衍拉开椅子,在她旁边坐下,认真看了起来。

    学霸在侧,气场压人。

    淼淼腰杆挺得笔直,心情比接受教授的检验还要紧张,应该写得不算太差劲吧?好歹她怎么也混成了个研究生,要是还像高中时那样,被他挑出很多错处,那这脸还要不要了?

    霍斯衍盯着屏幕看了足足半个小时,修长的手指滑动着触摸屏,论文页面不停变动,回到了目录页,他用鼠标箭头指着中间一行字:“这块提取的医院相关数据还不够完善,也没有什么说服力。”

    淼淼凑过去一看,窘了:“我是直接在网上搜索的数据。”

    霍斯衍建议道:“你可以去找一家医院作为调查样本。”

    淼淼之前也是这么打算的,可因为忙着做项目,根本抽不出那么多时间,所以就一直搁着,其实她心里也清楚,归根结底,不过是自己对学术研究并没有太多的敬畏心,只是把它当做一项任务来完成罢了。

    霍斯衍根据她的论文大纲,给出了更细化的指向:“仁川医院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你堂哥也在那工作,程序上会简化很多。”

    淼淼呆住了,她没想到他会考虑得这么全面,同时又觉得羞愧不已。

    霍斯衍又指出论文中的几个小错误,淼淼虚心受教,当场一一修改了过来。

    时间悄悄溜走,他们八点多才从包间出来。

    霍斯衍到前台结账,淼淼没有执意要和他aa,她站在一旁等着,偏头看窗外,华灯遍地,车流如注。

    大片窗户倒映着楼梯和窗外的树影。

    有个老人拄着拐杖下楼,离地面还有五六节楼梯时,他一不小心踩空,不受控制地滚落下来……淼淼惊呼一声,立刻回头去看,身边的男人已飞快跑了过去,她也急忙跟上。

    霍斯衍把老人的身体放平,边检查边解开他的上衣扣子,然后开始做基本的急救措施。

    四周围了几个人,有用餐的客人,也有路过的服务员,他们围观着,议论纷纷,动静闹得很大,很快老人的儿子也从楼上下来,满脸焦急地拨开人群:“爸!”

    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看到前一刻还好好的,此时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父亲,情绪顿时绷不住了,他红着眼掏出手机打急救电话,有人提醒他打过了,他充耳不闻。

    很显然,他根本没有对那个跪在地上给自己父亲做心肺复苏术的年轻男人抱有任何的希望,甚至怀疑并出声质问对方的急救操作是否符合规范。

    霍斯衍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头都没抬,沉声说:“我是医生。”

    说完这四个字,他像自动屏蔽了外界一样,双手交叠着在老人胸口规律地按压。

    周围的人也自觉噤声,全部注意力都汇集在霍斯衍身上,淼淼看着他沉静如刻的侧脸,那份从容不迫的气质,让她心中涌动着一股令人安心的力量。

    他一定可以的!

    时间仿佛被拖得很长很长,其实只是过去了十分钟,霍斯衍俊脸紧绷,面色凛冽,眉心下巴都在滴汗,后背的衬衫更是湿了大片。

    这时有人高声喊了一句:“救护车到了!”

    同一时间,他感觉到手下温热的胸膛中开始恢复了跳动……

    救护车把老人接走之前,霍斯衍跟淼淼要了纸笔,写下老人昏迷的症状和他做的急救措施,方便医生做进一步的诊治,他把纸条交给老人的儿子后,进了左边的洗手间。

    他站在镜子前,打开水龙头,洗脸,打香皂,一遍遍地洗手。

    怕淼淼久等,他深吸一口气,潦草整理好情绪,走出去。

    “霍斯……师兄,”淼淼迎上来,笑靥如花,“你刚刚很厉害哦!”她毫不吝惜溢美之词,“一看就知道是个医术卓绝的好医生。”

    霍斯衍心中忽然浮现几分涩意,他轻弯嘴角,有些自嘲的意味:“是吗?”

    可是,如今他已经没有办法成为一名合格的外科医生了。

    这次见面,巧得像精心安排好的一样。

    大概是应了那句“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以前费尽心思想见的人,付出了巨大代价最终也没能见上一面,现在不怎么想见了,他又好像随时随地都会出现,而淼淼……一点准备都没有。

    她有一种转身就走的冲动,却好似被什么钉在原地,浑身动弹不得,眸光继续锁着他。

    霍斯衍笑着和许教授说了什么,许教授开怀大笑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回了几句话,就往左手边的台阶走下去了。

    后面那一群学生,你看我,我看你,无声地交流着眼神——机械工程学院向来以严谨严肃著称的许教授,平时上课脸都绷得跟打了玻尿酸似的,哪里见过他笑得满脸褶子的样子?

    真是稀奇事啊。

    大家说笑着一哄而散。

    接着,淼淼就看到霍斯衍朝她这边走过来,登时就有些手足无措了,在他离着还有十几步距离的时候,她果断地摘掉手表,丢进包里,动作太急,手腕上红了一片,肤色白皙的缘故,看着格外明显。

    “霍师兄,这么巧,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霍斯衍缓缓走到她面前:“我来找许教授,有点事。”

    他把夕阳挡在背后,淼淼看不太清楚他的脸,她轻轻地“哦”了一声,眼角余光里,地面整齐地印刷着两条细长的影子,是平行的。

    霍斯衍走过来时就看到她背着手,不知在藏什么东西,视线漫不经心地从她左手腕上滑过,那处空空如也,还泛着红色,他的眼底先前或许还蕴有些许光亮,如今全都沉了下去,瞬间恢复了无波无澜。

    风吹得路旁的树木发出簌簌声响,沉默横亘在两人之间。

    干嘛要把气氛搞得这么尴尬?

    淼淼自我反省,又不是什么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就算做不成男女朋友,做朋友也好啊。

    她绞尽脑汁想找话题,突然灵光一闪:“对了,那本书我放在宿舍了,可能要麻烦你等我一下。”

    这里离宿舍只有几分钟的路程,跑回去的话,来回也花不了多久,只是让他一个人站在这儿等她……淼淼提议道:“要不,你去参观一下我们学校?”

    “不用。”霍斯衍看她一眼,唇角抿起一个若有似无的弧度,“我一起过去吧。”

    这样也行。

    走着走着,淼淼发现一件事,霍斯衍好像对学校的路线很熟悉,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他们走到宿舍区门口,他疑惑地出声问:“那棵百年玉兰树不在了?”

    “嗯,被去年的大台风刮倒了。”

    淼淼说着,脚步一顿:“你怎么会知道……”

    不再往下说了,她的手捂住嘴巴,眼睛轻眨两下,她怎么会忘记霍斯衍的本科就是在a大读的呢?

    霍斯衍大概猜到淼淼想问的是什么,他收回视线,看她双眸乌黑盈亮,白细的脖颈微弯,似在懊恼着,他不由得轻笑一下:“我在a大待过两年。”

    “我知道。”

    “嗯?”霍斯衍似乎有些意外。

    淼淼笑着解释:“我听以前同学说的,你拿了高考状元,很棒嘛,不过我一点都不意外,你成绩那么好,考上a大是很正常的啦。”

    救命!她在心底哀嚎,我这说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啊?

    霍斯衍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淡淡地嗯一声,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

    他还以为,她不会再关注任何和他有关的事情。

    淼淼趁机终结掉话题:“到了,我上去拿书。”

    “好。”

    淼淼几乎是一口气冲上了五楼,连包都忘了放下,拿着书就冲了下去,等她回到霍斯衍身边时,不止呼吸乱了,连脸上也多了两抹红晕:“给你。”

    霍斯衍从她手里接过书:“谢谢。”

    “不用谢。”

    淼淼见他抬起左手看手表,已经做好这次见面到这里结束的心理准备了,不料,却听他说:“时间差不多了,一起吃个晚饭?”

    她大方应下:“好啊。去哪里吃?”

    霍斯衍再次展现了良好的风度:“你来选吧。”

    学校附近能吃饭的地方很多,不过大都是小吃店之类的,没有比较上档次的饭店和餐厅。淼淼偶尔也会被小乔拉出来吃夜宵,吃遍整条美食街不敢说,吃得七七八八绝对是有的,可眼下她哪里敢带霍斯衍去撸串,或者吃麻辣烫?

    想想都觉得是对他的亵渎。

    淼淼记得霍斯衍口味偏清淡,尤其不能吃辣,所以特意避开了湘菜馆和川菜馆:“我们去吃粤菜怎么样?”

    “可以。”

    正值晚高峰,两人用了将近四十分钟才抵达市中心的粤式餐厅,淼淼经常和爸妈一起过来吃饭,连服务员都认识她,连带着霍斯衍也被对方用探究的眼神多看了两眼。

    淼淼和服务员聊了几句,回头对霍斯衍说:“我们要个小包间吧。”

    霍斯衍点点头。

    包间布置得很是雅致,也不算小,尤其是只有两个人落座,便显得剩余空间很大。

    菜上得很快,两盅茶树菇排骨汤,各一盘的凉拌青瓜、蒜蓉娃娃菜,白切鸡、虾仁炒蛋和烤乳鸽被依次放在桌上,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