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情话微微甜 > 章节目录 69.第六十九句
    订阅率不够, 显示防盗章, 补齐即可阅读最新章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晋江独发。  原来她没有男朋友, 现在还是单身。

    原来, 一直以来都是他一叶障目, 四年前无意中听谢南徵说她有男朋友,便一直深以为然, 也没有求证, 大概是类似近乡情怯,关心则乱的心情。

    是啊, 四年的时间,什么事都有可能改变。

    霍斯衍抬手盖住脸, 百感交集, 有些苦涩, 更多的是难以言喻的惊喜, 震得胸腔发麻、生疼,他轻轻地、长长地叹息着,眼底光华浮动, 笑意泛滥,终于忍不住, 忍不住了,又低声笑出来。

    周逢玉看他这怪异模样,几乎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该不会是中邪了吧?

    “怎、怎么了?”周逢玉的喉咙像生了锈一样, 以致声音发紧, 眼睛也铜铃般一眨不眨地盯着霍斯衍,认识这么多年了,这是第一次看他这样笑,不是清淡疏离的,像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前一刻还绷着脸,面无表情地在游戏里快意厮杀,转眼就笑得如沐春风。周逢玉百思不得其解,于是迫不及待再追问一遍。

    霍斯衍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斜斜地睨过去:“偶然知道了一个意外之喜。”

    “什么意外之喜?”

    霍斯衍却不回答了,唇角扬起愉悦的弧度:“暂时保密。”

    切!搞毛啊,神秘兮兮的。

    周逢玉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小爷我稀罕知道吗?扪心自问,还真挺稀罕的,寻常人家中个五百万彩票也算是意外之喜了吧?可霍斯衍是什么人?连霍家千亿家财都看不进眼里的人,真不知这世上有什么东西可以成为他的意外之喜。

    在霍斯衍和周逢玉的对话中,游戏早已悄然开始了,由于两人错过了bp环节,系统就自动分配了他们各自使用率最高的英雄,霍斯衍用的是周逢玉的账号,这局还是玩吕布,周逢玉则是拿了打野英雄李白。

    开局三分钟了,吕布和李白依然待在基地,毫无动静。

    木星的勇敢(鬼谷子):怎么办,两个人挂机了。

    小小百灵鸟(程咬金):除了举报他们,我们还能怎么办呢?

    对面知道他们这边有两个人退出游戏,没有继续推塔,而是疯狂抓人,三个小菜鸡被追得扑簌翅膀四处乱窜。貂蝉倒地五次后,重新复活,身姿柔美地往中路飘去,惊讶发现身后多跟了一个吕布,接着,连李白也潇洒地耍着剑过来了。

    玉女掌门人(吕布):抱歉,我们刚刚有点事。

    玉面小狐狸(李白):???

    其他两个玩家早已被对面抓得没脾气了,一致表示挂机举报。

    淼淼就比较好说话了:“没事没事,回来就好。”

    反正输了也不要紧,小乔会把星星赢回来的。

    玉女掌门人(吕布):嗯。

    接下来,李白满野区飞,吕布则是一直跟着貂蝉,像男人保护女人一样保护着她,甚至还会把残血留着,让她去收人头,貂蝉喜滋滋地收下第三个人头,系统还没播报呢,李白和程咬金就把敌方水晶推爆了。

    躺赢一把。

    淼淼给所有队友都点了赞,刚退出页面,就收到玉女掌门人的添加好友申请:“你的操作666!不如一起开黑吧!”

    玉面小狐狸也发来申请,她毫不犹豫地都点了同意。

    不一会儿,霍斯衍就收到系统消息:你和可爱淼淼成为游戏好友。

    他晃晃手机,跟周逢玉说:“你这个游戏账号我要了,密码发我。”

    “终于体会到玩游戏的快乐了吧。”周逢玉得意地挑眉,啧啧道,“先前让你玩还一脸嫌弃,嗯……真香。”

    其实周逢玉也是看霍斯衍这大半年来压力与日俱增,近来更是整天冷着脸,自带低气压,连他看着都遭罪,玩游戏不仅有助于释放压力,还可以锻炼他受伤右手的灵活性,也算是一举两得。

    “我还有吃鸡(绝地求生)、lol(英雄联盟)的账号,要不要?”

    “不用。”

    “行吧。”周逢玉把玉女掌门人的账号和密码发了过去,“还玩吗?”

    “嗯。”霍斯衍试着再次邀请可爱淼淼,发现她已经下线了,他揉揉手腕,“不来了。”

    周逢玉满脸黑线,善变的男人。

    淼淼不在线是因为——她和谢星繁小朋友一起被大堂哥捉回去了。月黑风高,谢南星到外面透透气,顺便抽支烟,刚点上火,就看见不远处凉亭里,两个脑袋凑在一块嘀嘀咕咕……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说要回房写作业,却中途偷偷溜出来玩游戏的谢星繁如惊弓之鸟般回头,大叫一声,拔腿就跑,没跑两步就被他爸拎鸡仔一样拎了回来。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淼淼作为共犯,自然也被一同提审了。

    她想到一大屋子的姑婆伯婶就头皮发麻,好在大堂哥是通情达理之人,虽然小时候被她坑得没少被罚家法,可至今还很疼她,见她皱起眉,二话不说就痛快放人了。

    淼淼抱歉地看一眼小侄子,脚踩西瓜皮飞快溜了,没想到她回到房间,推开门,就看到爸爸妈妈等在里面。

    这下可就无处可逃了。

    “这次相亲我们事先也是不知情的,”安榕贞解释说,“是你爷爷奶奶的意思,老人家,年纪大了,唯一的心愿就是儿孙们成家立业,他们最疼你,最放心不下的也是你……”

    “妈妈,我能理解爷爷奶奶的心情。”淼淼轻咬下唇,“可您也说过,这种事不能强求的。不是吗?”

    谢戚明笑着接过话:“不要这么紧张,我和你妈不会逼你,不管你将来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结婚也好,单身也好,我们唯一希望的是,你能过得开心。”

    “爸爸。”淼淼很感动,“谢谢你。”

    余光悄悄瞥一眼妈妈。

    谢戚明把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搂住妻子肩膀:“你也说几句表表态吧,好让孩子放心。”

    安榕贞没好气地瞪他:“我要说的全给你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淼淼倾身过去,靠在妈妈肩上,软声道:“妈妈,也谢谢你。”

    真幸运,她拥有这么开明的父母,还有那么多疼爱她的家人。

    是夜,淼淼懒洋洋躺在床上,举着手机发朋友圈——

    “今天玩农药遇到一个男友力max的小姐姐,跟着躺赢了,看来上王者指日可待咯。”

    配图是游戏战绩,她玩的貂蝉3-5-1。

    发出去没多久就收到了十几条评论,大部分都是笑她渣要带她飞的,也有看到定位想约她吃饭的,唯独小乔欣慰地流下了老母亲般的泪水,留评夸她有进步,再接再厉!

    这才是正确的评论姿势嘛。

    淼淼的小尾巴都快摇到半空了,翘起的唇角怎么也收不住,直到——刷新后,发现hsy给她点了个赞。

    自己的朋友圈干净得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的人,也会去刷朋友圈动态吗?

    事实上,霍斯衍在美国时习惯用邮箱,几乎不用微信,申请好账号后就一直放着长草,回国后才用起来的。

    此刻,他看着淼淼发的动态,两指抵额,有些想笑。

    小姐姐?男友力max?

    他寻思着,或许该把游戏id改一下?

    还是先放着吧,目前还有更重要的事做,霍斯衍退出微信,点开订票app,周逢玉惊讶地问:“你要订机票?去哪儿?”

    “北城。”

    ***

    老太太的生日宴圆满结束后,第二天大家又各奔东西,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淼淼暂时无事一身轻,于是留下来陪爷爷奶奶几天。

    奶奶一大早就跟爷爷炫耀孙女送她的玉佛吊坠,爷爷心里想,淼淼也送了我一个玉观音呢,面上却故意装出吃醋的样子,背着手走来走去。

    “老头子,你别走了,晃得我眼花,”奶奶马上就心软了,“我叫淼丫头也送个给你。真是,一把年纪了,还跟个小孩似的。”

    淼淼站在窗外看得直乐,一对有趣的老小孩。

    上午陪爷爷钓鱼、下棋,下午陪奶奶听戏曲,不知不觉,夕阳变成一颗红通通的大柿子,高挂在青山上。

    淼淼想起月事就这两天了,卫生棉还没买,刚好保姆王姨要出去买晚上吃的菜,淼淼就拿了包和她一起出门。

    她们要去的是镇上的连锁超市,路程不远,走上十五分钟就到了,等红绿灯的时候,淼淼的手机来了信息,她低头查看,王姨忽然轻扯她衣袖:“淼淼,对面有个男人一直看你,是不是你朋友啊?”

    淼淼抬头望去,密长的睫毛颤动一下两下三下,白净的脸上浮现难以置信之色。

    怎么会是他?

    她和男人隔着车流对望,谁也没有先挪开视线,王姨在她腰后推了推:“绿灯了。”

    淼淼这才如梦初醒,像个木偶一样被线提到马路对面,提到霍斯衍面前,连惊讶的表情都来不及收起:“霍师兄,你怎么会在这里?”

    车子过了一辆又一辆,行人也步履匆匆走过,属于他们的时间却仿佛停止了。

    霍斯衍看着眼前的女孩,有种上前去一把将她拥入怀里的冲动,又怕一时唐突吓到她,波澜壮阔的心情在胸腔汹涌,半晌后,他抿唇笑笑,再大的情绪都止于唇齿间:“来找一个故人。”

    北城居然还有他认识的人,这世界真的好小。

    “你们聊,我先去买东西。”王姨敏感地嗅到了某些气息,知趣地走开了,可她三步一回头,像是恨不得把霍斯衍整个人都印进脑子里。

    太阳也消失了,天边的晚霞渐渐变淡,不久后,夜空就会缀满星星。

    “淼淼,我记得上次吃饭时,你说……”

    汽车长而尖锐的鸣笛声盖过了霍斯衍的声音,淼淼依稀只听到了“吃饭”,瞬间反应过来:“是哦,我还欠你一顿饭。”

    问他:“今晚可以吗?”

    “……可以。”

    淼淼打电话跟奶奶说在外面遇见朋友,让他们不用等自己吃饭,奶奶听到她那边声音嘈杂,大着嗓门说让她把朋友带回家吃饭,这……哪能把人带回去啊?她支支吾吾说了几句,就挂断了。

    最后,淼淼把霍斯衍带去了一家本地特色的船屋餐馆。

    门口处候着的身穿旗袍的年轻女人挑着灯迎两人进去,船屋里灯光柔和,分隔出各个小间,用珠帘挡着,既有情调,又显得私密性良好。

    淼淼选了个角落的位置,用pad点好菜,服务生请他们稍等,撩开珠帘出去了。

    船屋是建在湖上的,水光清影缓缓流动,淼淼搁在窗台上的手臂和侧脸被打上了一层白瓷般的光泽,她轻声问霍斯衍:“你准备在北城待几天?”

    “还没定。你呢?”

    “我也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