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情话微微甜 > 章节目录 70.第七十句
    订阅率不够, 显示防盗章,补齐即可阅读最新章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晋江独发。

    淼淼性子活泼又热情, 人缘也一直不错,大家和她稍微熟悉后都会省略姓氏, 直接喊她淼淼,可印象中, 霍斯衍好像从来没有这样叫过她的名字, 不管她怎么软磨硬泡,他都不为所动, 惜字如金。

    记得有一次, 她起了玩心逗他, 一遍遍地叫他阿衍, 阿衍……

    清俊少年面上看着气定神闲, 实则耳朵悄悄红了。她看见了就想伸手去捏一捏,到底是长她三岁的师兄,有的是治她的法子, 指间行云流水般转着的钢笔停下来,在她手背上拍了一下, 然后从她书包里拿出一张画满红叉惨不忍睹的数学试卷, 成功浇灭她的嚣张气焰。

    其实,细细回想, 霍斯衍是有叫过她名字的, 连名带姓叫的谢安淼淼。

    那次是他拿下全国中学生物理奥林匹克竞赛决赛的一等奖, 成功保送到a大物理系, 她听到这个好消息,比自己考上a大还开心,长了翅膀一样飞到他身边,心儿扑通扑通,眼里冒着崇拜的亮光:“霍斯衍你真的好厉害呀!”

    “霍斯衍你是我认识的,最最厉害最最最棒的人了!欸你别不信啊,我发誓行不行,如果有半个假话,就让我以后都没有零花钱。”

    她叽叽喳喳地把他夸了一通,又感慨道:“书上说,郎才女貌,你这么优秀,我又长得这么好看,将来我们生的孩子一定是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吧!”

    她沉浸在美好想象里,眸子亮晶晶的:“我都想好了,宝宝的小名就叫点点,霍点点,你觉得怎么样?”

    那会还是牵小手亲个嘴都会脸红耳热的校园纯恋时代,这番略显“惊世骇俗”的话,险些让正喝着水的霍斯衍呛到了,他有点羞恼,又被某些无法道明的情绪左右着,失去了以往的淡定之色——

    “谢安淼淼,你怎么这么的……厚脸皮?”

    他似乎还想说别的什么,又紧紧抿住双唇,只拿那双复杂难辨的眼睛看她。

    她就很大方地把脸颊送过去,笑嘻嘻的:“你要不要捏一捏,感受一下厚度?”

    脸颊触碰到他微凉的手背,还想再蹭两下,他却触电似的缩了回去。

    ……

    “谢师妹。”电话那端,男人问,“有什么事吗?”

    他的声音恢复了清醒沉稳,仿佛先前那带着些许亲昵的“淼淼”两个字只是淼淼的幻觉,她游离的思绪也就此掐断,就如同盛夏高树上的鸣蝉,不知疲倦地在流云日光下愉悦歌唱,被秋风轻轻一吹,就吹没了一生,只留下空落落的寂静。

    她也曾像它们一样,为一份执念,差点付出生命的代价,还好只是差点。

    如果她没有从那场长达一年的昏迷中醒来,这世上就再也不会有人替她记得:谢安淼淼喜欢霍斯衍,喜欢到想和他共度一生。

    可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她的修养和所受教育都不允许她为一己私欲,成为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那边还在等回复,淼淼用力闭上眼,清了清嗓子:“霍师兄,那本计算机编程应用的书你看完了吗?”

    “哦是这样的,图书馆这边的老师说超期了……因为我下午要回家,接下来一段时间,没什么事的话可能都不来学校了。所以,能不能麻烦你看完以后帮忙过来还一下书?”

    “啊,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通话结束。

    淼淼握着手机呆愣在走廊上,身边不时有还书借书的同学经过,脚步放得轻缓,也不交谈,不足以打扰她的沉思,她低头看脚边的那盆散尾葵,久未浇水及修剪的缘故,蔫蔫的叶子颓丧耷拉着,毫无生气。

    更平添了她心中的烦闷。

    霍斯衍在电话里说他要过来。

    这意味着碰面是无法避开的了。

    淼淼在走廊上走过来,又走过去,不远处的电梯门张张合合,送了一拨又一拨的人上来。

    感觉只是眨眼的工夫,霍斯衍就到了,淼淼没有再犹豫,抓起包就往下跑。

    比不得馆内的凉爽舒适,外面是艳阳高照,天空没有云,蓝得很均匀,因而每一缕光线都很刺眼。

    霍斯衍站在树荫下,还发着烧,出门前刚换上的黑色衬衫,后背那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冷汗浸湿,身体很不舒服,可他依然站得身姿挺直。

    没有风,暑热逼人。

    他的视线因眩晕变得模糊,四周的景色仿佛也褪去了色彩,突然,有个细长身影闯了进来,长发扎成丸子,身穿简约的淡紫色长裙,腰间束着白色细腰带,随着行走的动作,裙角盈盈而摆。

    眉目鲜妍的女孩子从阳光里,慢慢向他走来。

    她的皮肤很白,不是长期幽居室内的病态白,是由里而外透出来,像会发光的那种白皙。

    刹那间,树木重新穿回一身绿意,花朵也重新有了迷人的芬芳。

    霍斯衍就这样看着她走到跟前。

    “霍师兄,不好意思,还麻烦你特地过来。”

    她客气的话语和疏离笑容,犹如一把柔软的针轻轻扎在霍斯衍心上,疼是绵绵密密堆起来的,可他面上并不显露山水,若无其事地笑着:“是我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淼淼摇摇头,视线和他的交错而过,这才发现他脸色苍白,唇无血色,短发也被汗润湿,软软贴在额前,难道是生病了?她觉得心里越发不是滋味了,生病还亲自把书送过来,又不急这一天两天的,这又是何必呢?

    那她又是何必呢?

    他身边自然会有贴心的人嘘寒问暖,轮不到她。

    她还有很多事要去做,给奄奄一息的散尾葵浇水,回宿舍收拾行李,打扫卫生……总之很忙很忙,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淼淼朝他微微一笑:“那,我先去还书了,再见。”

    说完,她转身就走,裙摆如风,根本没有察觉,身后的男人以多么复杂的目光目送着她的背影。

    淼淼进图书馆后。不远处,一辆黑色卡宴开过来,缓缓停在霍斯衍身边,驾驶座的窗户降下,周逢玉探出头:“赶紧上车吧,热晕了都!”

    你再这么站着,人家女孩子也看不到,这不是自虐吗?

    不过也真的是好虐。

    周逢玉想起前些天,自己邀功似的和霍斯衍提起在医院遇见他初恋的事,结果吃了冷脸不说,又得知一个大秘密:原来他初恋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

    这他妈都是什么惨绝人寰的遭遇啊,全让霍斯衍这个心高气傲的人遇上了。

    在感情世界里,周逢玉自认是没有下限的,除了朋友妻不可欺之外,只要他想就没有挖不到的墙角,甚至有时只需动动眉毛,墙角就会自动地挪过来。

    可霍斯衍不可能做这样的事,他的三观比长相还要正,周逢玉只能默默为他洒了两滴同情泪,要是,要是那女孩和男朋友分手就好了……

    霍斯衍坐上车,神色看不出什么异样,只是累,连话都不想说。

    淼淼打来电话的时候,他还在沉沉睡着,被一场沉重压抑的梦拖着,梦又很凌乱,像碎了满地的镜子,捡起一片,手心鲜血淋漓——

    冬日的傍晚,天色灰蒙,还下着小雨,女生顶着湿发,眼眶红红的,压抑着哭声,身体微微发颤,像被人丢弃的可怜猫儿:“原来你是这样看我的……”

    泪水淌满了她的脸,“霍斯衍你放心,我以后都不会喜欢你了!”

    她飞奔进雨里。

    他急忙伸出手去,只抓到一缕冰冷的空气。

    铃声就是在这时骤然响起来的,霍斯衍还迷糊着,分不清现实和梦境,过了好一会儿才从床头摸到手机,勉强睁开困倦的眼皮,瞥一眼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接通后,很自然的,喊出了她的名字。

    忽然就很想见见她。

    于是就来了。

    显然,她并不是那么想看到他。

    霍斯衍缓缓闭上眼睛,自嘲地扬起唇角笑了笑,羡慕她的男朋友,羡慕得快要发疯了……

    有些问题,本来还想从她那儿得到答案,可如今,似乎都没有问的必要了。

    周逢玉看他好像很难受的样子,轻声问:“要不,还是去一下医院吧。”

    “不用。”

    半晌后,霍斯衍睁开眼,眸色已然平静如深潭水:“帮我准备一下清远科技的资产评估报告。”

    周逢玉惊愕极了:“你要收购它?”

    “嗯,是有这个计划。”

    多年兄弟情分,周逢玉还不了解他性子吗?这是势在必得了。

    清远科技。

    周逢玉细致地回想了一下这个公司的相关资料,眼睛忽然一亮,所以,他这是打算走出过去阴影,重新振作起来了?

    这个念头让大半年来郁积在周逢玉胸口的愤懑不平之气烟消云散,他长长地叹一声,要不是考虑到霍斯衍是病人,真想一脚把油门踩到底,来一场漂亮的卡宴大漂移。

    另一边,淼淼回到图书馆三楼,还完书后,正要转身离开,老师喊住她:“同学,你落了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