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情话微微甜 > 章节目录 81.第八十一句
    订阅率不够, 显示防盗章, 补齐即可阅读最新章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晋江独发。  “我愿意。”

    我不愿意啊!

    淼淼无力地抗拒着,她还没谈过恋爱,怎么忽然就要嫁人了呢?而且她连新郎姓甚名谁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淼淼小姐, 请问你愿意嫁给霍斯衍先生, 一生一世, 不离不弃吗?”

    “我不……”

    等等,霍斯衍!?

    淼淼愣了01秒后, 迅速改口:“我愿意。”

    “嗯,你愿意去就好。”

    安静而黑暗的房间里,空调和加湿器细微的运转声中, 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接着, 层层叠叠的窗帘被“刷”一下拉开,阳光肆无忌惮地破窗而入,瞬间满室明亮。淼淼紧蹙眉心,下意识要去遮眼睛,没想到刚抬起手,就被人一把拉住, 拔萝卜似的把她从床上带了起来。

    “……妈?”

    淼淼茫然地揉了揉眼, 看清眼前的人,才意识到刚刚不过是一场幻梦, 刹那欢喜如镜花水月, 无迹可寻, 她顿觉无趣, 懒洋洋地又要倒回去。

    安榕贞眼疾手快地阻止住她:“你哥来电话说把一份重要资料落家里了,你待会给他送过去。”

    “我不要。”外面太热了。

    “刚刚问你,不是还说你愿意?”

    淼淼:“……”

    “让我爸上班顺便带过去吧,妈妈我好困,想再睡会儿。”

    安榕贞看了看窗外的大太阳:“你爸今天休息,再说天儿这么热,我可舍不得我老公出去晒。”

    得得得,合着老公是亲的,女儿是充话费送的。

    淼淼认命地爬起来,趿着拖鞋进浴室,简单洗漱完出来,她脱下清凉的小吊带睡裙,换了条白色棉裙,长发也随意扎成个丸子。

    楼下客厅。

    安榕贞听到脚步声,回头就看到女儿打着呵欠走过来,脸上脂粉未施,干干净净,她问:“不涂个防晒?”

    “不了。”淼淼决定速战速决,她拿起桌上密封的档案袋,又选了一串车钥匙,懒懒地挥挥手,“走了。”

    淼淼刚跨出门槛,她爸谢戚明从书房出来,目光担忧地追随着她纤细的身影:“淼淼没事吧。”

    安榕贞也皱眉看着外头,白色车子从地下车库开出来,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视野中,她收回视线:“让她出去透透气也好。”

    谢戚明轻叹一声:“自从她前段时间参加完高中同学的葬礼,回来后就郁郁寡欢了半个月,整天躲在房间里哪儿也不去。”

    安榕贞也颇有感慨:“淼淼打小就是个重情的孩子。”

    淼淼当然知道妈妈的心思,可这会正值盛夏午后,骄阳似火,简直热得人没脾气,还好一路畅行,三十分钟后她顺利抵达妈妈和堂哥约好见面的花语咖啡馆。

    咖啡馆旁边有个小型的地面停车场,远远看去,各式车子停得满满当当的,她开着车进去找车位,尽管车速已经很慢,可还是发生了点小意外。

    一辆车猝不及防从左边拐角处冲出来,淼淼反应极快地踩下刹车,对方也猛地停下,轮胎和灼热地面剧烈摩擦,声响刺耳。

    低调的白色奥迪和嚣张的红色宝马还差几厘米就要碰头了。

    淼淼和宝马的主人几乎同时摇下车窗,两个年轻女司机打上照面,都愣了一下。后者探出头,拨了拨短发:“抱歉抱歉,刚拿到驾照。”

    那是一张小巧而精致的脸,同样没有化妆,又笑得格外真诚,淼淼也不是爱计较的性子,不过还是提醒了句:“你这样很危险的,还是找人带熟了以后再独自上路吧。”

    “知道知道,谢谢啊!”短发女生自知理亏,受教地给她敬了个礼,“里面还有一个空位哦。”

    女生说完,慢吞吞地开着车走了。

    淼淼按照她的指示找到空位停好车,解开安全带,不由得又犯难了,停车场离咖啡馆还有大约一百米的距离,这一路又是无遮无挡的……

    淼淼纠结着,好在上天似乎听到了她的心声,南边天空上乌云开始层层堆积,慢慢地,太阳被整个地吞了进去,天地间霎时暗了几个色度。

    淼淼趁机推开车门下去,热气汹涌而来,扑头兜脸,她加快脚步,感觉自己像是一块边走边融化的奶油。

    头顶上的天空有一条明显的分界线,南边乌云压城,北边还是晴空万里。

    一半晴一半雨。

    淼淼走到咖啡馆门口时,起风了,门边一丛娇滴滴的月季,开在挨挨挤挤的叶子中,亮如簇簇明火,被风吹得东摇西晃。

    她飞快推门进去,一身暑热和室内冷气相冲,激得她打了个冷颤。

    咖啡馆里人不多,钢琴曲悠扬。

    淼淼环视一圈,很快在靠窗边的位置找到一个熟悉背影,男人坐姿笔直,上身是淡蓝色的细条纹衬衫,剪裁修身,平整挺括,下身搭配的是黑色西装长裤,赫然是昨晚喝醉在她家留宿,今早出门时她看到的谢南徵的穿着。

    不得不说,还挺帅的。

    斜对面的那张桌有两个女孩在偷偷看他,不时地笑着窃窃私语,他却恍然不觉,专注地沉思着。

    所以说啊,有些人就算条件再好,却凭实力从娘胎里单身至今,真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淼淼本想过去打趣他几句,可走到一半变了主意,她悄悄地靠近他,从后面轻轻捂住他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

    因为要伪装,本就清软的声音被刻意拉长,听起来又娇又嗲,像撒娇一样。

    淼淼自己都听得怪别扭的,身前的男人反应更是夸张,她都能清晰地感觉到他身体线条紧绷了起来,像带着某种戒备。

    不是吧。

    从这个角度,淼淼只能看到他高挺的鼻梁和微抿的薄唇,突然间,她脑子像被什么敲了一下,意识到了不对劲。

    这时,一串并不陌生的男声从她身后砸了过来,几乎是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谢安淼淼!”

    淼淼惊诧地回头,看到了站在门口、同样一身淡蓝色细条纹衬衫和黑色长裤的……谢南徵。

    “轰隆!”

    一道闪电从黑云中跃出,雷声响彻天际,外面接连响起了汽车报警器的鸣声。

    淼淼也被震得发丝飞扬,微怔后,她缓缓转过头:“先生,真不好意思,是个误会。我认错人了。”

    男人没有什么反应,似乎也在走着神。

    谢安淼淼?

    女孩子的手还捂在眼睛上,软软的,暖暖的,他条件反射性地眨了眨眼,淼淼也感觉到了他的睫毛在自己指间的动作,连忙松开手。

    “真的非常抱歉。”

    “没事。”男人语气淡淡。

    淼淼松一口气,再次道歉,然后转身朝谢南徵那边走去,男人微微侧头看她一眼,很快又转了回去。

    谢南徵坐在椅子上,一脸无语地看着她走过来。

    淼淼有些心虚地喊“哥”,在他对面坐下,轻咳一声:“有人和你撞衫了。”

    还是连环撞呢。

    谢南徵似笑非笑:“哦。”

    他的目光越过她,看向和自己撞衫的那个男人,漫不经心轻敲桌面的动作倏然顿住。

    仿佛察觉到他的注视,男人也看过来。

    谢南徵突然站起身。

    “哥?”

    淼淼不明所以,顺着他视线看过去,黑眸不敢置信地瞪大,一瞬间心脏好像停止了跳动。

    又是一道树枝状的闪电在落地窗外炸开,雷声震得玻璃摇摇欲坠。

    周遭的一切仿佛都远去了,淼淼的眼里只剩下了一个男人。

    梦中新郎的脸忽然就有了清晰的轮廓。

    霍斯衍。

    原本以为再也没有机会相见的人,就这样重逢了,而且刚才……她还恶作剧地捂住了他的眼睛。

    “霍斯衍,你也回国了!”谢南徵先开口打招呼。

    他们竟然也是认识的?!

    淼淼看着霍斯衍朝这边走过来,她急急地坐正身体,垂眸看着桌面倒映出来的脸,心想,要是出门前不偷懒化个淡妆就好了。

    不过,她这么紧张做什么,都过去好些年了,他应该不记得她了吧?

    淼淼这么想着,霍斯衍人已经来到她后面:“嗯,回来大半年了。”

    和高中时略显单薄的声线不同,此时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是低沉。

    淼淼克制着不回头看,1秒2秒3秒……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小小地偏转了角度,匆忙扫了一眼。

    两个男人皆是相貌出众,尽管衣着相同,但气质迥异。一个温润清和,另一个清俊冷淡,连不远处的服务生小妹都看得眼睛一眨不眨的。

    在淼淼努力减少存在感当透明人的时候,她听到谢南徵说:“这是我堂妹,谢安淼淼。”

    淼淼惊得心跳险些跳漏一拍,脑中先是一片空白,然后万千思绪接连浮现,最终汇聚成一个念头,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