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情话微微甜 > 章节目录 83.第八十三句
    订阅率不够, 显示防盗章,补齐即可阅读最新章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晋江独发。  第四章

    什么?!

    淼淼惊得险些从椅子上跳起来,她怎么不知道霍斯衍高中时谈过女朋友?来不及细想别的, 单是那刺眼的三个字就让她的心再也兜不住,直直地往下坠, 仿佛滚在落满秋霜的地上, 沾了一地乱糟糟的蓬草。

    怎么会……

    他不是说不会在高中谈恋爱吗?

    头顶上的灯光,像蒙了一层淡淡的灰, 朦朦胧胧的,如同将雨未雨时的天空。

    落地窗外有风吹进来, 窗帘的穗子起起落落, 夏夜的凉风盘上淼淼裸露的白皙脚踝, 她轻颤一下,忍不住搂住双臂, 蜷缩起来。

    原来, 那不过只是托辞而已。

    她那时太天真,所以直到现在才懂得:他不是不谈恋爱,只是不想跟她谈。

    淼淼有些想笑,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

    手机又震动进来新消息,是谢南徵在喊她。

    谢南徵和霍斯衍私交不深, 但霍斯衍这人在学校是出了名的,虽然沉默寡言, 可专业技术过硬, 还在权威杂志上发过几篇很有影响力的医学论文, 不管是教授还是实验室的同事都对他赞誉有加,毕业后更是直接进了加州数一数二的大医院。

    事业有成的优秀男人,无论在哪里都会成为女人们竞相追逐的目标。谢南徵偶尔也会在医学交流会中场休息的间隙听到和霍斯衍有关的桃色绯闻,可大多都是空穴来风。唯有一次华人留学生的聚会上,他才知道霍斯衍在国内上高中时曾谈过一个女朋友。

    而且是初恋。

    同是男人,谢南徵自然知道初恋意味着什么,用酸掉牙的说法,那就是白月光,是别人碰不得、只能深藏在心底的。何况在美国这些年除了同学同事,霍斯衍身边也不见别的走得近的女人。

    至今念念不忘的初恋。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谢南徵都不赞成淼淼搅和进去,霍斯衍这样的男人,如果他不是真心愿意对一个女人好,就算强求着有了某种意义上的牵扯,彼此都不会幸福的,何况他如今又……

    谢南徵想到什么,眉头深锁,叹息一声。

    霍斯衍本来前途该一片敞亮的,谁知后来会发生那样的事呢?

    淼淼不知堂哥有那么多的思虑,她庆幸此刻宿舍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没有别人知道她的狼狈,也无需收拾脸上的情绪,脑子空空的,想不出要回什么,只好发了个“惊讶”的表情过去。

    谢南徵许久后才回了一句:“早点睡,晚安。”

    淼淼没有再回复,她把手机丢到一边,盯着眼前已经暗下去的电脑屏幕,放任自己的思绪一点点地钻进回忆里。

    她和霍斯衍第一次见面是在九月初的一个清晨。

    那年妈妈安榕贞工作变动,淼淼跟着她转学到虹城,在虹城一中读高二。

    初来乍到,一切都是陌生的。

    报到后的第二天,淼淼一大早就到了教室,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了十几分钟,还不见有别的同学来,她打算从课桌里拿出英语书预习一下新单词,手刚伸进去就察觉到什么不对,疑惑地抽出来一看,竟然是一叠粉色、淡蓝色、鹅黄色……的信封。

    淼淼立时就蒙了,她斜着头低下视线,桌里还塞了好些诸如此类的信封,难道是班上同学特有的欢迎仪式?这也不奇怪,她昨天上讲台做自我介绍时就感受到了大家如火般的热情。

    就在淼淼拣了个浅绿色信封,想拆开来看看里面写了什么时,她听到门外有脚步声靠近,下意识地回头看过去,眼底仿佛暮色尽头埋了繁星的夜空,霎时间亮了起来。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生。

    他个头很高,身上穿着虹城一中的校服,白色上衣黑色长裤,简单利落,加上挺拔的站姿,隐隐散发的清俊气质,通身上下已经不是用一个“帅”字就可以形容。

    女生总是很容易对养眼的事物产生好感,正值青春期的少女淼淼自然也不会例外,她几乎是一眨不眨地看着男生走进来,而且是朝着她这个方向,最后他停在了桌前。

    淼淼的心如小鹿乱撞,心跳砰砰加速,满耳朵都是回音。

    残余的一丝理智告诉她,昨天没有在班上见过这个男生,所以,很有可能……

    她双手扶着课桌边缘,忐忑着,激动地,克制地露出一朵笑容:“同学,你是不是走错教室了。”

    清晨的初阳映着她清丽干净的脸,连细小的绒毛都清晰可见,耳边几缕发丝垂下,染了一层淡金色的光。

    男生没有回答,伸出手指轻扣了两下桌面:“同学。”

    天啊,连声音都这么好听,清凌凌的质感,还字正腔圆的,完全没有虹城人独有的浓重口音。

    淼淼悄悄红了耳根。

    “是你走错了教室。”男生倚在桌旁,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目光从桌上五颜六色的信封间一闪而过,他的面上还是没有什么情绪。

    啊?

    淼淼猛地站起来,动作太大把桌子撞歪了,男生单手把桌子扶住,移正:“这里是高三十七班,你现在站的地方,是我的座位。”

    淼淼抬头,看到了黑板上写的高考倒计时,再看看跟前的男生,脸上一层层热度覆盖上来,她局促地抓起书包抱在怀里:“对不起,真的是我走错了。”

    “嗯。”

    好丢人啊。

    淼淼窘得满脸通红,不敢再看那男生一眼,落荒而逃。

    楼层没错,从楼梯间左数第三间教室也没错,错就错在……她进的是隔壁栋的教学楼。

    等淼淼找到自己真正的教室,坐在座位上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她又发现自己带回了一个烫手山芋。

    她捏着薄薄的浅绿色信封,上面封印的小桃心之前不小心蹭掉了,封口的三角形纸翘起来,她无意中就看到了信里的一行字——

    霍斯衍,我喜欢你。

    像窥见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淼淼手忙脚乱把信重新叠好,夹进书里。

    原来,他叫霍斯衍。

    ……

    手机嗡的一声,把淼淼从沉思中拉了回来,她拿起来一看,小乔发微信说今晚不回宿舍了,让她不用留门。

    小乔是有男朋友的人,在外面过夜几乎是家常便饭的事。

    淼淼回:“好。”

    夜静悄悄的,依稀听得见窗外的虫鸣声,月光很好,如水般四处漂浮着。

    淼淼一闭上眼,似乎就能看见当年坐在榕树下安静看书的少年,心像是有一根刺在轻轻地扎着,扎出了一个冲动的念头——

    想知道他女朋友是谁。

    非常想知道,迫切想知道。

    执念也好,自欺欺人也罢。

    就当是……断了自己的最后一丝念想。

    淼淼下定决心,给高二时玩得比较好、现在还有联系的朋友花柔发了条微信:“肉肉,你还记得霍斯衍吗?”

    花柔是在线的,秒回:“当然记得啊!”

    在虹城一中,霍斯衍也算是个传奇了。相貌出众不说,成绩还好得逆天,是老师的心头宝,无数女生的明恋或暗恋对象,收到的情书可以用麻袋来打包……后来他不负众望,考上了国内的顶尖学府,再后来听说还出国深造去了。

    想当初他拿下省理科状元,简直轰动了整个虹城,几乎所有虹城人民都震惊了,街头巷尾都在热议着,往上数它七代八代,这可都是从来都没有过的荣光!

    经过记者们的大肆报道,又恰逢国家政策扶持的契机,虹城从籍籍无名的小城市一跃翻身成为旅游风景区,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聊中,哪个不是顶着大拇指把霍斯衍夸上了天?

    淼淼又问:“那你知道,他高三有谈恋爱吗?”

    她只在虹城待了一个秋季学期,次年春节后妈妈辞掉了体制内的工作,做起服装的生意,她当时因为某些不愉快的事,心灰意冷,于是也跟去了莞城,所以并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

    花柔柔:“!!!???”

    打字太麻烦,她直接发了一段语音:“excuses  me !淼淼baby,请问身为当事人的你来问我一个外人这种问题是几个意思?”

    淼淼听得一头雾水,她怎么是当事人了?

    花柔又一段语音砸过来:“那时不是你在跟他谈恋爱吗?整天出双入对的,不是图书馆自习,就是小花园后约会,难道是我眼瞎了吗吗吗吗?”

    这可就冤枉大了。

    淼淼睫毛狠狠一颤,她怎么不知道自己和霍斯衍谈过恋爱?

    所谓的图书馆自习,没有谈情也没有说爱,谈的都是练习册和试卷上的难题,至于一起出现在小花园,也不是人约黄昏后,而是去找做生物实验的样本,最亲近的也不过是摸到他的手……

    和花柔说的完全南辕北辙,她和霍斯衍的关系比**还纯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