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九色仙缘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偶遇世仇(上)
    王浦!“一直都在洞中修炼着,所谓,洞中方七日,世间已千年,王浦是很认真,很用心的,在修炼着,研究着,他每天就在洞中,转来转去,看看这,看看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这里只要感觉饿,洞中就自然会有食物出现,吃的,喝的,还有珍贵的果实,见过的没见过的,都有,从来不带重样的,绝对健康,好吃极了,回味无穷,王浦每回都吃的,干干净净一丝不剩,浪费粮食可不好,而且还真的是粒粒如珍宝,人间是吃不到的!

    王浦能吃到如此美味佳肴!心情自然也很好,修炼起来,也是废寝忘食,他基本上是不睡觉的, 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去了,外面春去冬来,时光诧然,一转眼五年的时间就过去了!

    家里还是有,紫儿,墨儿,海伦姐,和母亲一起生活着,她们每天过的都很快乐,很充实,很早母亲就知道,王浦,已经去上班了,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回来几天,和家人一起过个团圆节,而且每次回来都拿很多钱给母亲,说是生活费,母亲接过钱很欣慰,也很高兴,其实那个人?

    是海伦姐姐找替身变的,王浦就从来没出过自己的洞府,一直再努力的修炼着。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天晚上,王浦突然感觉全身,都充满了力量,好像要有普及的突破,这时房间里的海伦,紫儿,和墨儿也感觉到了,顿时,院子里光芒一闪,她们三人就出现在,院子中间。

    紫儿转过身来,就嘻嘻哈哈的!跑到海伦身边,叫到:姐姐!姐姐!哥哥!哥哥你们感觉到了吗?那个大笨蛋,终于要正式普级为修仙者,好像要渡劫了,而且还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劫那。

    呵呵!紫儿说得对,你的哥哥啊!确实笨的可以,他在洞中修炼,已经有三百年之久了,可真是,史无前例,笨到了极点,不过也没什莫,现在母亲应该已经睡下了,咱们不能让他,在这里渡小灵劫 ,不然会被这个世界的,执法者查到......

    只见海伦,手往腰间一拂,在向空中一扔只见金光一闪,嗡嗡,嗡嗡的,几声旋转,凭空就出现了一座金色大殿,海伦再伸手拼空一抓,就见王浦已经在她手中,然后海伦就轻轻的把他放在,大殿之内,让他准备渡劫。

    同时王浦耳边也响起了,海伦的声音:王浦你在这里安心渡小灵劫,有我们给你护法,不会有事的。

    是,海伦......

    而海伦三人也一起飞进了大殿之中,然后海伦在一挥手,金殿就凭空消失不见了。

    再看王浦头顶,已经乌云密集,轰隆隆的,雷声翻滚,闪电乱劈,不一会就下起了小雨,雨打在王浦身上,感觉有点凉。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雨!从小雨,变成中雨,从中雨变成大雨,从大雨变成暴雨,而雨水也越来越凉,随着暴雨来临,闪电也咔咔的,全部落在了,王浦的身上”。

    还有雷声!就像打在他的耳朵边,轰,轰,轰的,震的王浦!七窍流血。劈得他!全身冒白烟儿。

    这种状态下,王浦已经坚持了三天三夜,海伦她们坐在一张桌子旁边,喝着茶,吃着零食,看着王浦渡劫。

    紫儿问到?姐姐,你看哥哥都这样三天了!没事吧?

    紫儿话语中充满了担心之色。你们放心,不会有事的,这小灵劫也应该结束了。

    说着话,就见劫云一阵翻滚,突然化作一股青色的小漩涡,往下一落就如长鲸吸水一般,从王浦的眉心之处,钻了进去,而王浦只感觉到,全身像充满了气儿一样,脑海中像炸了锅似的,轰的一下,啊!...的一声,两眼一翻,王浦就晕了过去,王浦像死了一样,躺在了地上全身都是伤,天劫已经过去了。

    海伦她们走了过来,看了看,说到:好!!!

    还不错!这劫肯定是过去了,渡劫,渡劫,只有自己渡才行,别人,帮不了你啊!再看王浦的眉心之处已经长出了一个,青色的印记,面上看起来,又多出了一点点英气。

    海伦轻轻一笑说道:紫儿,墨儿,看到了吗?你们的哥哥又长帅了许多。

    走咱们打道回府,说着海伦再伸手一抓,就把王浦抓在了手里,然后光芒一闪,就回到了院中,现在还是夜晚,静静的,只能听到一些蛐蛐,在咀咀的叫个不停。

    好了,紫儿,墨儿,你们回去休息吧,我来照顾他。是,姐姐,只见紫儿,墨儿一闪身就消失了。

    海伦把王浦送回他的房间,他还在昏迷中,海伦帮他把身上的,烂衣服换掉,处理好伤口,在用“软水”给王浦洗了个澡,换上彩儿送给他的衣服,把他轻轻的放到床上,给他盖好被子,然后伸手拿出了两个玉瓶,打开之后芳香四溢。

    海伦顺手掰开王浦的嘴,放进去了一颗白色的丹药,另一个玉瓶,打开给他倒进去了,一些水,把药丸顺了下去,再看王浦的气色红润了许多,海伦笑了笑,就把屋里的垃圾收拾了一下,关上灯,门,扔了垃圾,就回自己屋里休息去了,就这个样一过就是七天。

    海伦天天都来看他,这天早上王浦醒了过来,一看床边,妈妈,海伦,紫儿,墨儿,她们都在,心里这个暖和。

    再看,母亲脸上带着忧色,王浦忙起身,叫到母亲,没事你不要担心。母亲说:没事,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海伦!已经告诉我你的病情,说没有什么大碍,看你真的醒来,我也就放心了。

    好了,你也快点起来吧,都躺了这莫多天了,一直都是人家海伦照顾着你,家里有海伦在,我也就放心了,今天咱们下馆子去,吃好的,喝好的,要好好谢谢人家姑娘一回。

    好了,我先去换身衣裳,在拿点东西,你们也准备一下,一会我叫司机开车送咱们过去,我知道了母亲,一切听你的安排。

    看着母亲高兴的走了,这时王浦看向海伦说到:谢谢你们,还让你们照顾我,这么多天,王浦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海伦说到:恭喜你王浦,正式普及为修仙者,你也不要客气,这些都是应该,以后你继续努力就行。

    好了,你也准备一下吧,一会咱们就走。说着,她们各自回屋,换好了衣服,拿好了东西,就都到了院子门口集合了,今天大家,穿的都很漂亮,尤其是海伦,穿着一身青花色连衣裙,清水花鞋,再配上青珠耳环,青竹项链,黑色披肩发,整齐的扎在两耳的后面,干干净净的面孔,非常精致,非常漂亮,如!出落凡尘的仙子。

    两位小公子,小公主,一个俊朗,威武!一个可爱,漂亮!

    母亲看到后,高兴的不得了,还别说,海伦!很有大女孩的气质,一动一静落落大方,美丽动人,紫儿和墨儿今天打扮,也很漂亮帅气,时不时的在一起追着,玩着,打闹着,这俩小鬼可聪明了。

    这时车子也到了,看起来里面很宽敞,母亲拉着海伦的手,我拉着紫儿和墨儿的手,一起上了车,车子启动,就向大都驶去,一路走来,车来车往,人海茫茫,大都真的很繁华,很热闹。

    半个多小时以后,我们就到了,大都里最大的饭店,木莲高级大酒店,我们下了车。

    王浦说到,哇,母亲,木莲啊!

    我们很久很久没来了,我记得,就是小时候,父亲带我们来过两次。

    是啊!浦儿,那时你父亲还在!

    哎!我一看坏了,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

    王浦急忙说道:母亲!好了,好了,不是还有我吗。

    母亲看了看我,微微一笑,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对,对啊!我还有你们...好了,我们进去吧,酒席已经订好了。

    ...就这样,我们一起走进了,定好的房间,入座,然后服务员自己,就开始上菜了,菜系!都是海伦她们喜欢吃的,我们要了一些酒水饮料,还要了木莲的镇店之宝,“天香”酒,我们就开饭了。

    记得小时后,我们天天喝,那时的小天香真的很好喝,可是不知道为何消失了,再也买不到!

    可现在的天香价格昂贵,随说好喝,可是跟喝黄金似的,不过那,这时候我们不差钱,喝,随便喝!我们一人喝了两瓶,味道可真不错,我们边喝,边吃,边聊天,就这样我们快快乐乐的,用了三个多小时的餐才结束。

    走的时候,我又买了一百件小天香,留着以后慢慢喝,都让墨儿收起来了,让他研究,研究,以后咱们自己生产天香,咱们就不用买着喝了,要是成功了,咱们也开个天然酒坊......

    一切尽性,我们出了饭店,王浦说到:我们去逛逛街吧,我好久没在大都里玩儿了!

    母亲说到:你们去逛吧,我有点累了,可是你们不要玩的太晚,早点回家。

    好的,知道了母亲,我给你叫司机,很快司机就到了,母亲上了车,看着车子慢慢的远去,我们几人就一起逛街了。

    我们第一站,去游乐场玩了一会儿,那里人好多,还有牧场,我们骑了骑马,看了看大鹏鸟,大蟒蛇,驴子,骆驼什么的,又吃了些美食,然后我们就开始逛,各大高级商场。

    王浦给海伦,紫儿,墨儿,她们一人卖了几件喜欢的衣服,至于首饰,化妆品啥的,跟本不用买,那些都是多余的,对她们来说,买东西只是为了散心。

    大家都很高兴,我也挑了几件衣服,其实我们走到哪里,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尤其是海伦,那些男的看到她,都不会走路了,我看到那些男人的眼神,和我看到美女的眼神,是一样的,嘿嘿,不过我现在有抵抗力了。

    这样下去不行!一会儿要出现交通堵塞了!

    最后王浦想了个办法,给海伦买了一副墨镜,可是根本没用,带上墨镜,在配上她这一身不凡的气质,本来就很美,可现在都有女王的气息,隐隐散发出来了!

    哎!我说海伦姐姐你收一收气势吧,收一收,你这样下去咱们到不了家了,她只好轻轻的笑了笑,又把墨镜摘了,这样才好一些,可是还是有很多人再看,我们也不理他们。

    这时,我们走出了商场,正好,对面也来了一群人,而这群人,都在盯着海伦看,我一看为首的,竟然认识,“他叫王垢,是我大伯家的二公子,天生的花花公子,上学的时候就是个小流氓,后面总是有一群跟屁虫,蹭他的,天天吃喝玩乐,花天酒地,无事生非”。

    没想到长大后,还是这种狗样子,记得小时候他还经长欺负我,打我,这就算了,本来我父亲自己,建了一个布厂,经营的好好的。

    那时他爹,也就是个混子,结了婚不务正业,天天都饿的没有饭吃,夫人孩子跟着受苦。

    我父亲看他们一家子可怜,再说也是亲兄弟,就叫上他父亲,进厂帮忙,没想到他父亲,在公司里到处偷情,还暗地里使坏,操作布厂的正常秩序,降低成本,偷工减料,给公司添了不少的麻烦。

    最后我父亲叫来爷爷,爷爷与他爹好好谈了谈,还很严厉的说道:再敢有下次,立马报官,开除你,立马滚蛋,事后确实好了一阵子。

    而他父亲死性不改,还怀恨在心,最后设计阴谋,把我爸爸害死了。

    那时我妈妈一直照顾我,和我生病的姥姥,根本都脱不开身,最后他父亲,和我爷爷就顺利成章的,接掌了公司,现在可做大了,还把我们母子赶出了,王家。

    王浦心里想着,哼...真是冤家路窄,这回我一定要报仇,把你们这些王家败类灭掉,我要替我父亲清理门户。

    王浦想着往事,就看王垢走了过来,王垢贱贱的说到:呦!呦!呦!这是谁啊!这不是傻浦儿吗?呦,几年不见还长帅了,这三个人又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

    唉?!!!这个姑娘是谁啊?

    可真漂亮,你夫人吗?

    这俩是你的娃呀?

    臭小子!你真是艳福不浅啊!一个穷光蛋,还能娶到,这莫漂亮的媳妇,她怎么会嫁给你,真是可悲至极啊,天理何在呦???

    嘴里说着话,王垢又几步上前,向海伦走去,王浦看到后,脸色一沉,身子一晃瞬间就挡在了王垢面前,说道:我们的事儿,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请你不要犯贱,快快给我们让路,我们要走了......

    王垢说到:走?想的美,给我打!把这个美人给我抓回去,说着他就抬手就要打,王浦。

    王浦见势,伸手就把他的手一下接住了,使劲一掰,嘎巴就折了,然后另一只手,轻轻抬起,看着慢,实这则快,只见啪的一声,这手就烙在了王垢的脸上,随即鲜血狂流,一下子就从嘴里吐出了,十几颗牙,只见王垢呃嗯,呃嗯了几下,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而,跟在后面的七八个随从,一看敢打我们的公子,给我打,说着一哄而上,王浦见到,只是微微一笑,说道不知死活的臭东西们,身体一动,就像瞬移一样,只见手掌闪了几下,啪啪,啪的...几声后,就全趴下了,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见到一个影子,他们就给拍倒了,每个人都捂着嘴哎呦,哎呦的,叫个不停,而每个人手里都多出了两颗大门牙。

    还别说,压在王浦心中多年的恶气,总算出了一些,舒服多了。

    王浦回头嘿嘿,一笑说道:海伦,咱们走,只见海伦轻轻一笑,好呀!

    紫儿和墨儿,也嘻嘻哈哈跑了过来,抢着说到:哥哥,哥哥,你真棒,技术高超,他们都是掉了两个大门牙。

    啊!哈哈...那样子应该很可爱,哈哈...紫儿,乖你说的对,这些家伙恶有恶报。

    王浦又回头说到:回去之后,告诉他那老不死的爹,这事情没完那。

    而,旁边也有很多人,在围观,在看热闹,王浦说道:大家散了,散了没什么好看的。

    说着我们就走出人群,打了辆车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