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从越狱开始的逃亡生涯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忽悠瘸了
    心里有着打算的吉里便找上门去拜访,借助救助趁机告诉对方认识一个大学的教授,为了防止对方不相信,甚至还将库尔的女儿作为例子说了出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薇尔打听这种事还是没问题的,在发现确有其人后,又特别的去了解了一下艾米,知道艾米本事其实不高,可就突然被斯蒂芬·森教授给看重了。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于是,隔天薇尔就拿了一万米刀给吉里,说是希望他去活动一下关系。

    这么简单就得到了一万米刀,吉里欣喜若狂,若是自己真能把侄子给运作进去。

    那还得了?!

    如此,便有了开始这一幕。

    所以在听到马克的话,吉里心中大喜,觉得此事多半是成了,于是便抛出了自己的诱惑,故意说道:“监狱里可是混乱的很,我和库尔一样,是喜欢遵守规矩的犯人,甚至我比库尔更严厉,任何犯人若是有预谋想要伤害那些遵守规矩的犯人,我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

    马克很是配合的回答:“有吉里警官这样公正的人,那还真是我们这些守规矩的犯人的福气呢。”

    这接着,马克并未按照吉里心里想的往下说,转而叹息一声,感慨道:“若是贝里克警官也如吉里警官这样,那该多好啊。”

    跟着又眨了眨眼睛,道:“毕竟贝里克警官可是狱警队长,他要是像吉里警官这样,想必我们的日子将会好过很多吧?”

    “您说对吧?”

    “吉里警官。”

    “......”

    这该死的职务优势!

    该死的贝里克!

    吉里咬牙切齿得在心中暗骂了一声。

    他从未像现在这般仇恨过布里克,因为他觉得马克是打算通过行贿库尔的这种方法去与贝里克拉进关系。

    而原因,仅仅就在于贝里克是狐狸河州立监狱的狱警队长。

    至于库尔,吉里现在到不嫉妒他了,他只是认为,库尔不过是马克在禁闭室时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可当时又没其他人,无奈之下才联系的幸运儿罢了。

    吉里的脑海急速转动,他可不想放弃薇尔即将给予的一大笔资金。

    甚至在吉里的计划中,这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大生意。

    首先,他可以通过马克的关系成功把侄子运作进芝加哥大学,这样一来,别人就知道他有能力做到这件事。

    那时,有了名气的他,肯定就会其他富豪找上门来,自己可以视对方给予的金钱来决定是否帮忙。

    给的少的,就说自己无法绝对保证。

    给的多的......

    吉里相信,在监狱里,马克是不敢拒绝自己的。

    可现在,从马克的话里,吉里清楚,要想成功将马克拉入自己的阵营,首要的阻碍物就是贝里克,这个一直让自己的钱包感到不安的“狱警队长”!

    “shit!”

    想着,吉里下意识的啐了一口。

    马克装作不解道:“吉里警官?您这是怎么了?”

    “啊?啊!”

    吉里回过神来,连忙回道:“没......没怎么。”

    “哦。”

    马克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低着头一副乖巧的模样。

    不能这样!

    等等......

    有了!

    思索间,吉里的眼神突然一亮,稳住心神,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闲聊道。

    “贝里克确实做的不好,不仅是你们这样觉得,连我们很多狱警都这样认为,我听说都有人收集好了资料,打算去举报他了。”

    吉里嘴里的那位收集好资料要举报贝里克的人,正是他自己。

    既然贝里克挡了自己的发财路,那么自己把他除去不就行了?

    作为同期,吉里知道太多贝里克收取犯人好处的事情了。

    “咳咳!”

    马克的眼神一亮,他知道自己将计就计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是这样吗?可是我听其他警官说,贝里克警官不是要被典狱长推荐继任他的位置吗?”

    “呃......”

    吉里的身体瞬间一滞。

    关于贝里克将会继任亨利·波普职位的消息他也知道,这不是假的,而是确有其事。

    甚至因为这个消息,很多狱警,包括他自己,在某些事情上,都得看贝里克的人眼色行事。

    经马克这么一说,吉里又想了上次自己因为一点小事被贝里克训斥,不敢言语的一幕。

    新仇旧恨加了一起,吉里心中打算举报贝里克的想法更加坚定了。

    缓了缓,吉里信心十足的回答道:“你这个消息早就过时的,我这才是最新的消息,不信你等几天再看,那时估计贝里克都已经被开除了!”

    说这话时,吉里已经做好了打算。

    为了自己的财路,等把马克从医院带回监狱,他立马就回家把那些关于贝里克收取好处的资料整理起来,然后去举报他。

    马克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忿忿不已的说道:“我说呢,怎么连贝里克这种人都能成为典狱长的继任?原来都是假的啊!”

    末了,又一副担忧的样子,害怕的低声嘀咕着:“可这贝里克一走,下一任狱警队长又会是谁呢?我该怎么才能联系上他,让他......”

    嘀咕间,马克似乎是发现了场合不对,连忙紧闭住嘴吧,惶恐无比的看着吉里,深怕是对方发现了什么。

    可押送犯人的囚车才多大?

    这么点的距离,马克那犹如正常人说的“嘀咕”又怎么会离开吉里的耳朵?

    吉里完整的听清楚了马克的每一个字,但他看到马克这样的表情,却没有点破,而是装作整理着一副,缓了一会才看向马克,一副不解的样子:“马克?你这样看着我干嘛?是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

    “呼!”

    马克好似放松一般喘了口气,眼神乱瞟,装作掩饰自己的慌乱,末了看着吉里的胸口,突然说道:“吉里警官,我看你那胸针挺熟悉的,有点像我以前带的。”

    “是吗?”

    吉里疑惑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针,这是薇尔送给他的,价值好几百米刀。

    不过......

    吉里咬了咬牙,想起自己马上就要和马克开展生意,便将胸针取了下来递了过去,很是大气的道:“这个啊?不贵,你若喜欢的话,我就送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