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从越狱开始的逃亡生涯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酒店惊魂
    敲定了合作,马克今天也就没有待在这里的必要了,不过当他一回头,看着醉倒在座位上的吉尔·瓦伦婷,不禁觉得的一阵头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该怎么处理?

    马克又找不到吉尔·瓦伦婷的家在哪里,总不能扔在这不管吧。

    踌躇间,乔治·恩里克斯看出了问题,眼珠子一转,道:“马克,我看这位警官像是喝多了啊。”

    开始没钱结账时,马克给乔治·恩里克斯说过自己的遭遇,因此他知道马克和吉尔·瓦伦婷的关系。

    这那是像?

    马克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解释道:“瓦伦婷她确实喝得有点多。”

    “这样啊。”

    乔治·恩里克斯想了想,道:“楼上有酒店,我让服务员去帮你开间房吧。”

    这确实是个办法。

    马克感激道:“真是给恩里克斯先生您添麻烦了,不过我自己开就好了,只是要幸苦一下服务员带我上去。”

    “叫我乔治就好。”

    乔治·恩里克斯笑了笑,然后吩咐一旁的服务员带着马克上楼。

    接着,马克把吉尔·瓦伦婷往背上一背,就跟着服务员上楼去了。

    酒店的生意很好,就剩一间房了,马克也只好先开了再说。

    进了房间,这是一个套房。

    “呼!”

    马克背着吉尔·瓦伦婷走进卧室,轻轻的将她放倒在了床上,抬手抹了一把汗水,可算是松了口气。

    “嘤咛~”

    “水。”

    此时,糯糯的娇声响起,马克低头一看,床上的吉尔·瓦伦婷醉眼迷蒙,小嘴微张,很是诱人。

    “唉......”

    马克叹了口气,又取来温水,伺候着吉尔·瓦伦婷喝下,接着又去厕所拿了毛巾,沾了些水帮其擦拭了一番。

    “终于搞定了。”

    一番忙活下来,个把小时就在不经意间流逝,马克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准备去外面休息。

    至于床上醉酒的吉尔·瓦伦婷?

    毕竟是正人君子,马克当然不会做出某种趁人之危的事情来。

    出了卧室,马克冲了个澡,窝在沙发里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

    凌晨一时许。

    “嗯哼~”

    吉尔·瓦伦婷睁开迷离的双眼,看着漆黑一片的房间,伸出手,摸索着往床头柜的台灯寻去。

    一下、两下......

    “诶?”

    我的台灯呢?

    吉尔·瓦伦婷皱了皱眉头,然后猛的撑起身子。

    身下软绵绵的床垫传来的触感让吉尔·瓦伦婷整个人为之一怔。

    这是哪里?

    这绝对不是我家!

    吉尔·瓦伦婷整个人瞬间惊醒,然后手忙脚乱的在床头一阵摸索。

    “咔嚓!”

    开关打开。

    柔和的暖黄色灯光亮起,吉尔·瓦伦婷眯了一下眼睛,跟着便快速的打量了一番自身的情况。

    确定了自己衣着不缺后,吉尔·瓦伦婷胸腔一塌,大大的松了口气。

    可这里,应该是酒店吧?

    吉尔·瓦伦婷猜测的同时也在观察房间的情况,紧跟着,醉酒前的画面也一一在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是马克送我来的?

    不对。

    吉尔·瓦伦婷拍了拍额头,马克没有钱,怎么可能带她来酒店。

    哪会是谁呢?

    难道......

    真不不该在外面喝酒!

    只要一联想到自己醉酒后的模样,吉尔·瓦伦婷的脊背就不由的冒出一阵冷汗,很是后怕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吉尔·瓦伦婷也不穿鞋,就这么赤着脚匆忙的冲向了房门。

    来到客厅,这里也是黑乎乎的一片,唯有卧室里透出房门的暖灯提供了少许的视线。

    吉尔·瓦伦婷在墙壁找到了开关按下,这才得以看清客厅里的模样。

    看着眼前的装修,已经可以确定是酒店了。

    吉尔·瓦伦婷抿了抿嘴角,双眼搜寻着一切信息,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将她带到酒店来的。

    嗯?

    沙发那里有个人!

    吉尔·瓦伦婷连忙上前。

    这一看,整个人都呆住了。

    真的是马克!

    吉尔·瓦伦婷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却显得有些失落。

    她都醉成那个样子了,这个人居然宁愿缩在沙发上也......

    吉尔·瓦伦婷羞得脸红,使劲跺了跺脚,一溜烟的跑回了卧室时。

    两分钟后,吉尔·瓦伦婷又红着脸从卧室里蹭了出来。

    不过这一次,她的手里多了一床被子。

    ......

    “哗啦啦!”

    睡梦间,马克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四周有些水声,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伸了一个懒腰,有一个东西从他的身上滑落。

    “这是......”

    马克扭头一看,原来是床被子。

    眼珠子一动,又看到了卧室里透出来的灯光。

    原来是吉尔·瓦伦婷醒了,隐约听到的水声正是从厕所传出来的。

    马克想了想便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顺手捡起了被子。

    “咔!”

    而卫生间的门也在此刻适时打开。

    “咕噜~”

    ......

    早上九十点钟。

    马克从床上起来,只觉得腰部酸麻无比,看着隆起的被窝,想起半夜惊魂,心中也很是感叹。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自己到底还是中了招。

    “唉......”

    马克叹了口气,俯身在吉尔·瓦伦婷的额头轻轻一吻,末了又舔了舔嘴唇,强忍下除妖的冲动,他今天还有正事,可不能在这里有过多的耽搁。

    额头上的湿润惊醒了吉尔·瓦伦婷,她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马克,脸上一抹红晕微现,眼神稍稍有些飘忽。

    “咳咳。”

    马克轻咳了两声,然后直起了身子:“瓦伦婷,我有些事需要去处理。”

    “嗯。”

    吉尔·瓦伦婷紧了紧身上的被子。

    片刻后,吉尔·瓦伦婷一顿,急忙转过头问道:“你要去哪里?”

    吉尔·瓦伦婷的眼神有些害怕。

    马克当然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当即便把对方昨天醉酒后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末了补充道:“因为晚上有表演,所以我得去准备一些道具。”

    不是拔啥无情就好。

    吉尔·瓦伦婷松了一口气,跟着又想到明明是自己开口说要请马克吃饭,还扯了一个什么地主之谊,但结果却......

    吉尔·瓦伦婷一脸愧疚的看着马克,小声说道:“对不起马克,昨天......”

    “昨天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