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从越狱开始的逃亡生涯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翻窗而出
    “刷!”

    马克抬手一指,培顿和吉尔·瓦伦婷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马特点了点头,小心翼翼踱步上前,轻轻的将手扒在了门把手上,等待马克等人做好准备,他便会瞬间打开房门,然后众人趁机杀入。

    虽然没有默契,可作为S.T.A.R.S.精英的培顿和吉尔·瓦伦婷很快就领悟马克的手势,放轻了脚步,一左一右的警惕在房门两侧。

    “开!”

    马克借着沙发的遮掩,双手紧握手枪,枪口对着房门,冲着马特做了一个嘴形。

    接到命令,马特手上发力。

    “咔......”

    门把手被拧动了。

    可是......

    这个门把手怎么那么重呢?

    嗯?

    怎么有两个门?

    马特甩了甩脑袋,收回手使劲揉了揉双眼,可眼前的幻影却是怎么也消不了。

    力气......

    没了?

    马特的脚有些发软,踉跄一下,眼瞅着就要瘫倒在了地上,一旁的培顿连忙伸手抓住。

    怎么回事?

    培顿皱了皱眉头,不解的和吉尔·瓦伦婷对视了一眼。

    下一秒,他们两人的眼前同样出现了重影,身体的力量渐渐的消失,只能扶着墙壁,才能勉强让自己不会摔倒。

    沙发背后持枪的马克看着门口的几人突然停下了动作,踉跄着就要摔倒,眼神里闪过一丝疑惑。

    “你们在干什么?”

    马克瞪着眼睛,枪口对着房门点了点,示意几人赶紧行动。

    “砰。”

    这时,马特直接瘫倒在了地上,身上逐渐没力的培顿扶不住他了。

    “嗯?”

    马克的眉头皱起,望了一眼地上的马特,这才后知后觉的打量起了吉尔·瓦伦婷和培顿的状态。

    二人摇摇欲醉的依着强,眼神恍惚,没有半点精神。

    这是......

    马克沉吟了片刻,眼角这时也扫到了床上的红色睡裙,一道灵光突然闪现。

    记起来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生化危机刚开始的时候,爱丽丝是晕倒在洗浴间的,之后她从洗浴间爬了起来,穿上了床上的红色睡裙,最后走出别墅出去探查情况,回来的时候走廊的玻璃破碎,保护伞公司派遣过来的小队便出现了。

    难不成......

    那里就是洗浴间?!

    马克猛的一惊。

    别墅的洗浴间有一个通风管道,红后便是通过这个管道释放了麻醉性气体,将整个蜂巢的人彻底迷晕的。

    马特的倒地以及现在昏昏欲坠的吉尔·瓦伦婷与培顿正好解释了一切。

    “该死!”

    马特想要上前但又害怕自己也被迷晕,只能无奈的暗骂了一声,也不管什么动静了,径直的喊了一句:“瓦伦婷!培顿!你们快退回来!”

    喊罢,马克的眼神在卧室里一扫,飞速的奔向了窗户,推开其中一扇,希望借助外面刮入的风驱散房间里逐渐升起的麻醉性气体。

    “砰!”

    侵入房间的风吹动了马克额间的刘海,可没等他提起的心放下,身后又传来了一阵倒地的声音。

    马克回头一看,这次摔倒的是培顿,一旁的吉尔·瓦伦婷也是眼神迷离的靠在墙上,看模样,他开始喊的话二人并未听进去。

    “糟糕!”

    马克咬了咬牙,屏住呼吸,几步来到了房门前,伸手扒住吉尔·瓦伦婷的两侧肋骨,拖拽着就往窗户边跑。

    来到窗口,靠着吹入的清风,吉尔·瓦伦婷算是稍微清醒了三分。

    有效果!

    马克一喜,跟着又折返了回去,马特是彻底晕了,不过一旁的培顿或许是因为身体健壮的原因,眼皮子还没完全合拢。

    要晕却又还没完全晕!

    “啪啪!”

    看到这一幕,马克毫不犹豫,抬手就是两个大耳巴子,疼痛让培顿愈渐闭合的双眼拉开了些距离。

    马克赶紧将其也拖到了窗户边。

    再往后是马特,虽然因为系统的奖励让马克的身体属性翻了倍,可一直屏着气,又连续几次往返拖拽,马克还是废了老大的力气才把马特拖到了窗口。

    “呼呼!”

    马特探出头去,对着窗户外猛吸了几口气。

    “马克?这是......”

    这时,最先被带过来的吉尔·瓦伦婷好像恢复了些意识,她用力的眨了眨眼睛,疑惑的看向了马克。

    “是迷药!”

    马克应了一声,然后指了指窗外,道:“还有力气可以翻出去吗?”

    “可以。”

    吉尔·瓦伦婷点了点头,伸出扒住窗户,腿上想要发力。

    可是......

    吉尔·瓦伦婷的脸红了一下,小声道:“抱歉。”

    “没事。”

    马克摇了摇头,接着伸手扶住了吉尔·瓦伦婷,道:“我帮你。”

    在马克的帮助下,吉尔·瓦伦婷顺利的翻出了窗户,只不过因为落地时脚底乏力,有些站立不稳,幸好马克的手一直没放,这才没有摔倒。

    接下来是培顿。

    这个大块头没有完全晕迷,可是也是浑身无力。

    并且因为他待在门口的时间更长,甚至到现在连话都没力气说出口。

    马克不敢拖沓,手抬肩扛,三下五除二就把培顿给送出了窗户。

    吉尔·瓦伦婷在外面想要搀扶,可惜自己也没什么力气,只能看着培顿“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嘶!”

    尽管摔得够呛,但培顿的精神却好了许多,至少他可以倒吸一口凉气了。

    最后是马特。

    “砰!”

    马特的身体就像一块死肉,窗户到地面的距离差不多有一米二左右。

    这般落下,哪怕有吉尔·瓦伦婷帮忙扶住脑袋,也不是好受的。

    但是,马特依旧没有醒过来。

    把人都弄出了房间,马克自己就方便多了,他抬手撑在窗台,脚下一发力,身体轻盈的翻腾而去。

    离开卧室,马克回头看了一眼,洗浴间的房门底下留有缝隙,那些麻醉性气体多半是从缝隙间渗透出来的。

    就那么一点缝隙渗透出来的气体,居然轻轻松松的就放翻了四个人。

    没错!

    就是四个。

    马克已经可以肯定,洗浴间的那一个人,铁定就是爱丽丝了。

    “呼!”

    一口长气吐出,马克抬手将窗户关上,然后用力的甩了甩脑袋。

    开始那一番操作,他也在不经意间吸入了少量的麻醉性气体,幸好两倍于普通人的身体,才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