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国际倒爷,从海上贸易开始崛起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八章:石油战争
    “你们没有一丝生还的机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劫持铁路?”

    林岭东也是脸色骇然,铁道战诚不欺我。

    “那你们呢,和附近的叛军也有联系么?”林岭东问。

    Ngi笑了笑:“联系谈不上,但还是有一定的了解,放心吧,你只要雇佣了我们就是安全的,在这片土地上,惹到雇佣军,远比惹到政府军还更麻烦,没有人比我们更加擅长报复。”

    林岭东安心了一些:“那就好,接下来的行程就交给你们了。”

    路途还长,这支雇佣军也是经验丰富,在戈壁滩里一路飞驰,没出现什么大的状况。

    被恐吓的心情,也慢慢放松下来,Ngi是个很健谈的黑人小伙,林岭东就和他聊开了。

    聊苏丹的局势。

    总结来说,就是三个字,已经“打疯了。”

    而苏丹的内战,也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石油战争。

    米国的前国务卿,亨利基曾有一句名言。

    “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如果你控制了货币,你就控制了整个世界。”

    石油是工业血液,不仅仅是天然气和燃料,橡胶,塑料,合成纤维,沥青,油漆,上百种化工原料,连剩下的残渣物质,都显得极其重要。

    因为石油里的“磷”,是目前最主要的肥料来源。

    不夸张的说,现代社会的任何一项产品,每一颗粮食,连身上穿的每一缕布料,都离不开石油支持。

    因为石油的战争,都会变得错综复杂,又臭又长。

    中东战神以色列,中东苦主巴勒斯坦,这两个水火不容,围绕这两国,总共爆发了四次中东战争,把国际油价打翻了四倍,在这种情况下,苏丹很不巧的,在南部发现了3块大型油田,哈季利季,科尔多瓦,达尔富尔。

    浅表储量就达到20亿桶。

    这一仗,将会是人类历史上持续最长的内战,持续三十多年,打死数百万人。

    将是何其惨烈?

    昨晚一夜未睡,聊着聊着,在空调的加持下,在车上睡了过去,却不知什么时候车子停了。

    砰的一声,开门声。

    林岭东陡然一惊,翻身就爬了起来:“出什么事了?”

    回头一看,另几个家伙也睡得死沉,只有阿尼尔给他递过来一个眼神:“没事,这里有片绿洲,他们说要休息一下,补充水源。”

    林岭东探出脑袋,这一眼就看得呆住。

    他们这一路,就是茫茫的戈壁滩,天地间只有一些小小的起伏,一片砂砾之色,没有任何风景。

    而此时,不远的地方,居然有一片小小的湖泊,大约一个足球场的面积,水面微风起伏,岸边一大片浓密的芦苇,周围长着很多绿色植物,一大片高耸的仙人掌树林,从画面看起来出奇的高,就像副油画一样,突凸的立在湖泊边上。

    几个雇佣军横端着枪,正向湖泊前进,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Ngi抱着一把AWP藏在车门边,将狙击步枪架在悍马的殷勤盖上,利用瞄准具搜查。

    机枪手年轻少校,枪口对准湖泊。

    Pon则站在了车尾部,持枪警戒。

    无线电保持通话,各自汇报情况,几名雇佣军到达湖边检查了一番,便用无线电说道:“安全,过来吧。”

    悍马开到湖边停下,Ngi摔门下车,绕到林岭东这边拍了拍窗子:“下来透个气吧,马上要进入沙漠了,我们要准备一下,小心车门烫手。”

    咣当,后备箱打开,Pon提了一个高压水泵,将管子塞进湖里,拉燃就突突突的响了起来,持着水管朝着轮毂便冲。

    滋啦,外面暴晒,轮毂的温度奇高,腾起一阵白色水雾。

    林岭东也摔门下车,尽管很小心了,还是不小心碰到车门的铁皮,只沾了一下,就烫得直甩手。

    “甚么玩意儿?”

    拿起来看,居然就烫出个泡?

    毒辣的太阳挂在头顶,又没有风,热气在湖泊上空形成了一个低气压,像揭开了一个锅盖,连视线都是模糊的。

    林岭东赶紧拿出墨镜带上,才算好过一些。

    Never这一次亲自带队,看见林岭东就走了过来,递过来水壶:“感觉怎么样,林先生?”

    “还好,这怎么有个湖啊?”

    林岭东叉着腰,刚下车两分钟,就晒得咧着嘴,还是挺疑惑的。

    “这里是青尼罗河的支流,地下河渗出来的,你没进过沙漠?”

    “没有,就是挺好奇的,我们还有多久能到?”

    Never看了下表,下午的1点多钟:“还有140英里,顺利的话,晚上7点左右吧,赶在天黑之前就能进城,小心蝎子。”

    啊呀?

    林岭东有被吓到,在原地蹦了起来,Never将他一把拉了过来。

    仔细一看还真被吓到。

    距他脚下几步的地方,一只有巴掌大的肉色蝎子,浑身有一些小透明,挥舞着两只钳子,将尾部的毒针高高翘起,用一个对峙的动作朝着这边。

    忽然,蝎子动了,迈起小腿居然冲了过来。

    吧唧……

    Never抬起沙漠靴,一脚就踩了下去,脚尖蹂躏,踏成一堆肉泥。

    哇,你这么生猛的吗?

    林岭东跳了起来:“这什么玩意儿?还会主动伤人?”

    “你踩到它的巢穴了,小心一点,这种蝎子很毒,是眼镜蛇的三倍,5分钟就可以让你躺下,要是没有血清,就只有死在沙漠里。”

    林岭东:“……这么严重?”

    马赫迪又虎着脸:“别听他胡说,死不了人,爬一会儿就起来了,就一个蝎子有什么好怕的。”

    Never笑了起来:“可不能这样说马赫迪,他们并不是阿拉伯人,对蝎毒没有免疫力,被蛰到是很致命的,你以为都像你一样从小被蛰到大吗?”

    林岭东:“……”

    Never:“尽量小心,不要在沙漠中躺下,捡东西的时候多多观察,可以用脚踏几下地面,四周都多踩两下,就没事了,鞋子可以保护你,可遇到响尾蛇就要极其小心了,最好是带根木棍,他要是攻击你,你要像这样……”

    Never将身体弓了下来。

    “不要用木棍去捅,蛇头的反应很快,可以躲避直线攻击,连飞刀都可以躲过,可它的身体却很笨拙,你需要横扫的方式,击打它的身体,就可以轻易的扫飞它。”

    “记住不要跑哦,你一跑他就要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