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国际倒爷,从海上贸易开始崛起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铬矿石,公开招标
    到不是怜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也只有他才知道,索马里顽固到什么程度,米国人威风不过半年,就遭遇黑鹰坠落,两架黑鹰直升机在摩加迪沙被RPG击落,飞行员被俘,米国人出动了160人的特种部队前去营救,却因为情报失误,反被数千人的叛军围歼。

    这一仗之惨烈,震惊了整个世界。

    米国人牺牲了19名士兵,两架直升机,受伤70多人,打死打残索马里3000多人。

    作战视频,尤其是飞行员被索马里叛军惨无人道的折磨,在米国本土引发了轩然大波,反战浪潮一浪盖过一浪,米国人无奈撤军。

    这一场声势浩大的维和行动,最终以失败收场。

    索马里成了维和禁区。

    在今后依然嚣张。

    和他们搞好关系,是很有必要的。

    滋滋滋,电台里响起海盗的声音:“好的先生,我会跟他们说的,没有人会打扰你,你们下一趟什么时候过来?”

    林岭东:“半个月左右,把你们的固定频率留下,万一找不到人,我只能丢进海里。”

    海盗犹豫了一番:“你不会出卖我们吧?”

    林岭东:“不会,至于信不信得过我,就看你们自己了。”

    海盗也算是豁出去了,果然留下个固定频率。

    两天之后,穿过阿拉伯海盆,距离马尔代夫只有200海里。

    无线电中,米哈尔科夫的嗓音传来。

    “Hi,boss,旅途愉快,有没有不开眼的家伙招惹你们?”

    林岭东一天到晚没球事干,就跷着双腿,守着无线电玩儿,将喊话机拿了起来:“谁敢啊,上校,你们情况怎么样?”

    马代方面,已经正式接纳了两艘护卫舰,将他们编进了海岸护卫队中,印度雷声大雨点小,争执不过,再加上两艘护卫舰也不算什么,也就默许了这两艘护卫舰的存在。

    现在,他们是正规军。

    舰队的全体成员,以雇佣军的编制,编进了海岸护卫队,米哈尔科夫上升了一级,搞了个上校编制,是两艘舰的指挥官。

    林岭东光杆司令,光荣下台了。

    “距离你30海里,我准备掉头了,30分钟后,你就可以发现我了。”

    “继续行驶,天河号怎么样了?”

    “出发三天了,应该在毛里求斯海域。”米哈尔科夫回道。

    “领航吧,回去庆功。”

    过去的两个月中,发生了很多事。

    1600万美元的贷款到位,有钱了,工作就很好开展,集团的主要业务,都已经有序展开。

    甲乙丙三个航运小组,各自奔赴港口运营。

    荷兰的贸易方面也没落下,从加尔各答采购了4000吨原棉。

    跑印度的集装箱船,早就囤积了大量的药品。

    马来酸,独占200个集装箱。

    除此之外,又增加了两种药品,还有地平类,以及洛尔第三代β受体阻滞剂。

    拜耳公司的尼莫地平,瑞士的伊拉地平。

    高血压是慢性病之王,每三个成年人当中,就有一个是高血压患者,欧洲的生活条件好,整体肥胖,对降压药的需求堪称海量。

    尼莫地平和伊拉地平偏向临床,马来酸偏向口服,临床和口服两手抓,这个配合相当美妙。

    整理起来500个集装箱,与原棉混装,40天超长航程,由安德烈和科伦斯亲自带队,绕道好望角前往荷兰。

    本来的想法是,派遣神风号全程护航。

    结果草蛋的是,马代当局不同意!

    好不容易来了两艘护卫舰,他们比林岭东还更紧张,说航线太长了,万一出什么问题,害怕损失不起。

    这个理由,让林岭东哭笑不得。

    也只有作罢,将船支尽量的武装起来。

    跑船,本来就是一场豪赌的性质,要是出什么问题,连货带船,将血亏500万美金。

    扣掉喊话机,林岭东也是满含笑意。

    重生8个月,总算是理顺了。

    将集团带入一个新的台阶。

    回去将铬矿石处理干净,他的可支配现金,将高达4000万美元以上,甘岛港全面建设,放开手脚大搞工业,进军材料产业。

    ……

    科卢马杜-

    船队已顺利返航,抵达甘岛停泊。

    冬季的马尔代夫,气温总算是降下来一些,林岭东西装笔挺,皮鞋铮亮,坐在宽大的办公椅中。

    而他对面,坐着两名规规矩矩的印度人,拿着蛇绿岩如获至宝,矿石已经被敲开了,手里轻轻一捏,就粉碎化渣的三氧化铬,令两人频频惊叹。

    “太不可思议了,这批矿石的铬含量,最少在50%以上,冒昧的问一下,这是哪个矿坑出产的?”

    “可以吗?就透露一点点就好。”

    林岭东摇头道:“不可以,即便告诉你也没用,我的时间有限,直接出价吧,你们能出到多少?”

    “我们内部也讨论过,可以出到460美元,这样的价位可以吗?我们还可以再争取一些。”

    林岭东笑了笑,拿起桌子上的一份化验报告,向他们推了过去。

    “你应该知道,报价不过三次,你们已经报过一次价了,现在是第二次,还剩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们好好把握。”

    对方接过,当看到64%的全铬含量,连价都不敢报了。

    林岭东就丢给第二份化验报告,上面是最次的鲕皮针尖芒,也有42%的铬含量。

    两人齐刷刷的站起来。

    “抱歉,可以给我们一份化验报告吗?和一些矿石样本,我们需要回去讨论决定。”

    林岭东也很大方,他脚下,有几十个这样的样品分装袋。

    随便丢了一个给他们。

    “拿去吧,我的矿还没选过,按照50基吨来进行报价,半个月之后,我会举行一场公开招标,能不能拿下,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对方是印度的南沙维卡帕钢铁公司,也在大力发展不锈钢产业。

    而卡在眼前的问题是?

    他们也毫无经验。

    铬的分离,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需要氩弧氧转吹电炉,他们连分离的技术都没吃透。

    一批不需要过度拣选,拿来就能炼的铬矿石,对他们的吸引力太强了。

    马尔代夫的林先生,相当于新加坡的李先生一样,在本土有着极高的地位,在印度也已经传开了,两名印度人自始至终,不敢有丝毫孟浪,鞠躬合十,保持了足够的尊重。

    小心翼翼的问道。

    “最低呢,能透露一下林先生的心理价位么,避免我们去走弯路,可以小小的提点一下吗?”

    这幅态度,林岭东还算满意的,也不介意提点他们一下。

    “中间价1200美金,50基吨,低于600美金不予考虑,选矿的费用由你们自己承担。”

    50基吨,因为矿石含量不是固定的,50%为基准一吨。

    两名印度人也露出笑意,这个价位,其实并不算高,可采取投标的方式,就说不准了。

    “感谢林先生,我们一定会拿出合理的方案,价格一定会让您满意。”

    两名印度人退走。

    伊莎贝尔也从德国回来了,又重新担任起秘书的职位,撩着秀发,乖乖的坐在一旁,一双电眼在林岭东的来回扫射。

    林岭东浑身都不自在:“华国那边,联系上了吗?”

    这么好的矿石,林岭东怎么会忘记了祖国呢?

    早就将矿石的化验报告,发回了太原钢铁厂,宝山钢铁厂,邀请他们来参与竞标。

    伊莎贝尔扁着嘴唇:“你呀,一点都不知道关心人,喏对方已经回话了,他们派出了一个专家组,已经在来的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