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国际倒爷,从海上贸易开始崛起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七章:硅,完美半导体
    里维斯调皮的眨了下眼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很多人眼中,进法院和警察局都会被打屁股,体罚很严厉,所以,你只要搬出上法庭或者报警,他们就会退让,另外一点,你在印度开设公司,一定要建立完善的法务部门,最好是任用英国律师,在怎么对付印度人的问题上,他们很有经验。”

    林岭东呵呵呵的笑了。

    这也算印度的地方特色吧,企业主通常是高种姓,而高种姓一般都没文化,状告他们的一般都是欧美人,能打赢才叫怪了,经常被耍得团团乱转,恶人自有恶人磨。

    “没事,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没有人胆敢对我违约,我不欺负他们就算很不错了,这一点你应该深有体会。”林岭东说。

    讲完,很有深意的看着的里维斯,对方则浑身一个哆嗦。

    “说得也对,你可以用噪音大法吵死他们,oh;;god;;我无法想象这种场面,他们一定会痛苦而死的。”

    林岭东笑眯眯的摇头:“可不止这些,我的噪音可不会轻易使用,他们不配,你慢慢就知道了。”

    里维斯仍然坚持:“不,我相信你有充分的手段,但强大的法务部门极其重要,这一点你可不要疏忽,不要侥幸,以你的资金能力,将面对的竞争对手,全都是地方寡头,大型财团,跟这些公司竞争,可不是暴力能解决的,你需要运用法律的武器,友情建议。”

    林岭东点点头:“放心,已经在组了,我还有场官司要打,正好缺人,你给我推荐一个,和晶圆厂同步吧,交给你有没有问题?”

    里维斯:“在这个地方,没什么是我办不到的,当然,除了你之外。”

    林岭东:“算你识趣。”

    其实说来也对。

    在马尔代夫他头顶有人,手下有兵,可印度不一样,是该组建法务部了,在合同上无往不利也是件经营利器。

    你想那腾旭多屌,南山必胜客,打官司从没输过。

    可说来也是笑话,唯一栽倒的一次,居然被几个小毛贼冒充老干妈给诈骗了。

    忽然,一脚刹车,司机回过头来:“穿过去吗先生?”

    林岭东往前看了一眼,泡沫堆起半米多高。

    里维斯左右看了一眼:“到哪个街区了?”

    “普瑞尔第五大街,只有300多米就可以穿过去了。”

    里维斯:“走吧,尽量快一些。”

    高的地方,白色泡沫挤到了车窗边沿,林岭东看得头大无比:“这么多,市政不管吗?”

    里维斯摇头道:“不会,这些废水湖到处都是,白色泡沫无处不在,大约半天的时间就会消失,留下一层漆黑的物质,只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地方会长出厚厚的一层芒硝,有不少的流浪汉以此为生,搜集这些芒硝卖给工厂。”

    “你看,那些花坛上的泥土,只要被泡沫酸洗过,会形成一种黑色的腐殖层,长出一种剧毒的红色蘑菇,有很多流浪汉和乞丐,因为误食这种蘑菇死去,有些小摊贩还会将这种蘑菇切成颗粒,小剂量添加到食物里面,获取利润。”

    “友情提示,在这里,不要吃小摊贩上的任何食物,他们为了稀奇古怪的味道,尤其是辛辣味,会添加进各种神奇的物质,为了节约食材,更是想不到他们会将什么东西填进食物里面。”

    林岭东:“……我感谢你呐。”

    里维斯耸耸肩:“总之,这里是一个财富聚集之地,到处都是机会,也是一个环境恶劣的地方,你要长远投资,必须要做好相关的心理准备。”

    穿过泡沫大街,熟悉的感觉又又又回来了。

    人山人海,摩肩擦踵,满地的三轮车水泄不通,一刻不停尖啸的汽笛声,汽车在狭窄的道路上龟速前行,司机连车都不敢停,不管有没有人,只管往前开。

    忽然传来一声惨叫,轮胎碾过一个印度人的脚背,却因为劳斯莱斯没人敢追上来。

    印度的城镇化水平极低,人口极多,大城市拥挤不堪,交通混乱已是常态。

    煎熬的两个小时过去,才到地方。

    下车,入目是一片连绵高大的铁皮厂房,厂牌上十几种语言的文字注释,围墙铁门,穿着各异的劳工往来穿梭。

    安娜坐的后面辆车,看见里维斯和林岭东两人,笑着说:“你们相处还挺不错呀?”

    里维斯强装笑颜。

    阿尼尔,乌代,柯伊拉拉,站到身后。

    林岭东点头:“还不错,我们聊得很愉快,这什么地方?”

    事实上,安娜提前给了一份简报,可林岭东太忙,没时间看。

    安娜抱着小包:“门格拉电子产业园,班加罗尔最早的电子产业园区,占地2000多亩,总共300多家公司,主要生产分立元器件,电容,电感,电位器等等,电子管和光电传感器之类的,分包下游产业链,比较分散,基本上所有的元器件都能找到,也有少部份IDM企业,莫杜尔电子厂就在里面。”

    莫杜尔电子厂,130万美元这家,产品拉稀,拥有40台单晶炉,厂子有20多年历史,相信人才还是挺多的,尤其是单晶硅这一块儿,林岭东很感兴趣。

    “行吧,进去看看再说。”

    产业园历史悠久,修建于1978年,20年风吹雨打,钢铁框架,铁皮篷房已满是锈迹,车辆与劳工穿梭,人流如织,豪不设防。

    安娜带了部模拟电话,摩托罗拉的大哥大,拨通之后很快来人,几个企业主一样的家伙走了出来。

    仅他们这个程度,还无法结识里维斯这样的大佬,只是毕恭毕敬的打了招呼,就带进厂子里去。

    10分钟之后,来到一处砖混建筑,头顶上不再是铁皮篷房了,厚实的混凝土封顶,主体建筑是两栋三层高的厂房,厂区大门被围墙封了起来,铁皮大门也是锈迹斑斑。

    第一栋建筑,是产品的组装和封装车间。

    林岭东扫了一圈儿就没兴趣了,这间工厂,连光刻机都没有,其领导人赫里尼克,最早是搞电子管的,主攻军事通信设备,国防,雷达,导航,大功率真空电子管搞得不错,员工最顶峰时,达到了700多人,也曾有过辉煌,可自从80年代苏联倒下之后,电子管没落,就逐渐垮丝。

    前几年,才向晶体管转型,投资300万美元,在电子产业园投产新厂,新建了无尘车间,搞来40台单晶炉,开发各种半导体器件。

    可技术贼拉胯。

    林岭东问了一下,他自己都算门外汉了,可对方更加门外汉。

    只能做模拟电路,诸如定时器,温控芯片,电相控制,滤波芯片,扫频芯片等等,手绘电路图,产品也局限于功放机,洗衣机,电视机配套,这都是他以前的设备直接拉过来,又旧又破,工业自动化都谈不上了,因为他们连单片机都不会。

    这就是个典型的,转型失败的产业。

    做电子产业,人才,极其重要。

    人才的重要性无比重要。

    一个关键性的人才,技术核心,远见卓识的领导,才是企业的生命力。

    1987年,中国深圳,一个43岁的国企高管,由于工作中的决策失误导致公司损失200万,作为当仁不让的背锅侠,这个倒霉的中年男人被公司裁掉。

    面对人生需要推倒重头再来的巨大打击,这个男人并没有就此落魄,而是筹集了两万块,在深圳一间出租屋内,创建了一家以代理港岛公司生产的交换机为主业的公司。

    这家公司,就叫华为。

    而同样是1987年,一个55岁的中国台湾老男人,作为美国半导体巨头德州仪器的第三号实权人物,由于对公司发展方向不满又无力改变,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在本该准备退休安享晚年的年龄,辞去高薪工作。

    毅然决然,回到台湾白手起家。

    在年过半百的年龄,开始着手创建一家属于自己的半导体企业。

    这家企业名为“台湾积体电路制造公司”,简称为台积电。

    到了2000年,同样是一个52岁的老男人,因被台积电打垮出走上海,创办另一家高精半导体企业,这家企业就是“中芯国际”。

    这行业,不限年龄,不限营销,不限局势,不限资金。

    只重技术!

    技术决定一切!

    莫杜尔电子的领导,就是个典型的门外汉,被逼转型,一个做分立元器件和电路板的,硬着头皮往芯片转行,结果资金不够,只把前端产业链,晶圆制造厂和无尘车间建了起来。

    后端产业链,光刻机,蚀刻机,等离子注入,封装设备,完全没跟上,这几大件核心设备购买下来,哪怕是5微米的技术,也得上千万美金投入。

    本想苟延残喘,又遇见印度的债务危机,欧洲货币危机,出口的路子彻底卡死,印度半导体产业哀嚎一片,就自然而然的倒下了。

    厂子还在开工,帮其他人做点电路板之类。

    老旧设备跳过不看。

    直接跳到另一栋厂房,晶圆厂。

    刚刚走到大门,就看见两个工人,推着一车3英寸单晶硅棒走了出来,直径7厘米左右,粗如一个保温杯一般,有半米来长,黑漆漆的,散发着晶莹的光泽。

    “等等。”

    林岭东将他们拦停下来,将一根单晶硅棒拿在手里,反复看了起来。

    “工艺还不错嘛,纯度多少?”

    陪同的人叫马德哈万,40来岁,是这间厂子的负责人,回道:“电子级的,9个9的纯度。”

    林岭东直呼不错。

    这黑漆漆的玩意儿,就是半导体的核心了。

    铜,铁,是导体,可以完全导电。

    木头,橡胶,是绝缘体,不导电。

    那么半导体呢?

    是只导一半的电吗?

    其实不是。

    它好玩的地方在于,它可以既是导体,也不是导体。

    妙就妙在,它可以随意转化。

    想让它导电,它就导电。

    不想让它导电,它就不导电。

    在同一块硅晶板上,只需要注入不同的原子,如砷,磞,磷,改变硅的极性,分离PN极,也就是弱点当中的正负极,就可以实现这一功能。

    晶体管,其本质意义,就是个电路开关而已。

    省去了正负两极耗材分离,更重要的是省去了正负两极的相互排斥,让它成为了电子设备的完美载体。

    任何的电子设备,都离不开它。

    都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