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西周当国君 > 章节目录 252.我丈夫是这个世界上最勇武的男人!
    远在南京的商离自然不知道东边已经有十几个部落密谋联合对抗自己的东征大军了,此时的他正对着子旬发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什么?一个……美女?”

    商离一脸懵逼地说道:

    “予一人让你们带兵出征讨伐那些不臣的越人部落,结果你们却因为一个美女而停下的进攻的步伐,并且王叔你还专门送前线赶回,将这个女人送回来,目的只是为了让她给予一人当妃子?”

    “启禀王上,确实是这样没错。”

    子旬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非但没有任何的羞愧,反而挺着胸自豪地说道:

    “此女之美臣下平生少见,哪怕是王后……唔,怕是也要差上半分。这等女子前线将士自然不敢怠慢,因此才特意让臣将其带回来进献给王上,让王上可以早日一亲芳泽。”

    “你……”

    听到这话,商离正想发怒,质问对方为何将军国大事如此儿戏。但是转念一想,这种事情在这个时代似乎又非常正常,而且前线大军也并没有因此而直接撤军,而只是单纯地驻守原地等待指令,虽然有贻误战机之嫌,但是对方的动机却又是好的,因此商离也说不出什么指责的话来,只能和颜悦色地说道:

    “大军出征每时每刻都在消耗粮食物资,为了一个女人而让大军徒耗物资,这样的行为是予一人所不愿意看见的。不仅如此,将士们离家日久,想必也会思乡情切,早日打完仗也好早日让他们回家。为了一个女人而让战士们多经历那么多的思乡之苦,这是只有昏君才会去做的事情。予一人不是昏君,因此予一人不去做这种事情。这次就算了,以后千万不能再干这种事情了,知道了吗?”

    “王上心系将士,臣深感倾佩!”

    子旬对着商离拍了一通马屁,而后继续问道:

    “那那个美女……”

    “送进来吧。”

    商离摆了摆手道:

    “毕竟来都来了,总不能再将她送回去不是?”

    “喏!”

    子旬的脸上露出了男人都懂的眼神,而后躬身缓缓退下,开始朝王宫外的下属招呼,让他们将美女送进宫来。

    片刻之后,一个被人用绳子捆绑着的女人被士兵押送进了王宫,出现在了商离的面前,赫然是刚刚同阿彪结完婚,却尚未圆房的越女阿青。

    “哦?”

    在阿青出现在自己视野中的一瞬间,商离的眼皮就不自觉地跳了跳。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是在真正看到阿青的时候,商离还是忍不住惊叹了一声:

    “世间竟有此等女子?”

    别误会,商离口中所说的世间只针对这个时代,而非后世。如果是在后世的话,阿青的容貌最多只能打7分,比姝要高上一分,但也还没到绝色的地步。

    当然,前世的商离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身边能够接触的美女最多也只是阿青这个档次,再高就只能在网上看到了。因此在见到阿青之后,商离才会发出如此惊叹。

    “呸!”

    商离这边正在欣赏阿青的曼妙身姿呢,阿青那边却主动朝商离发起了口水攻击。只见她朝着商离吐了口口水,而后破口大骂道:

    “你这个卑鄙小人,只会躲在黑夜中发动偷袭的懦夫!你有本事就正面和我的丈夫搏斗,看他不把你的头锤烂!”

    “大胆!”

    听到这话,商离还没说什么,一旁的子旬率先开口道:

    “这是我宜国的王上,见到王上你非但不跪,竟然还敢出言不逊,你莫非真的以为我宜国的刀不利吗?”

    “哼,有种你们就杀了我,到时候我男人是一定会带人回来替我报仇的!”

    然而阿青却并没有被子旬的话吓到,反而挺着胸脯一脸自豪地说道:

    “他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英雄,根本就不是你们这样的老鼠所能比拟的!”

    “怎么回事?”

    另一边,在听到这话之后,商离忍不住微微皱眉,对着一旁的子旬问道。

    “是这样的,此女被抓的时候刚刚和一个男人完成了婚礼,但是却并未圆房。”

    一旁的子旬听到商离的问话,急忙回答道:

    “她的丈夫就是那个部落的首领,当时他正带人在部落外查看情况,结果却遇到了我们的部队,并且被我们的人射死了十几个同伴,射伤了二十几个。眼见大事不妙,她的男人便立马选择了跑路,带着十几个没有中箭的人跑了,至今我们都没有找到他。”

    子旬的这段话是用商语说的,因此阿青并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不过从子旬的眉宇间,阿青也大致猜到了他的内容,当即放高声音道:

    “我告诉你,我的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勇武的男人,没有任何人能够与他抗衡的那种!如果你们识相的话,就立马将我放了,等我回去之后我可以替你们说好话,让你们将来可以跟着他生活,幸福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跟着这个柔弱的男人,只会干出一些老鼠才会干的事情。这样的部落是无法在这片土地上立足的,因为阴谋是没有办法持久的!”

    “哦?有趣。”

    听到这话,商离忍不住笑了。当即挥了挥手,示意子旬退下,而后下令侍女们将宫门关上,防止有人进来打扰自己,最后走到阿青的身边道:

    “你刚刚说,你的丈夫是这个世界上最勇武的男人。那么我且问你,到底是这个世界上最勇武的男人有资格娶你,才是娶你的男人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勇武的男人呢?”

    没读过书的阿青哪里是商离这个硕士研究生的对手?只是简单的一个问题,她就直接被商离给饶了进去,当即支支吾吾地说道:

    “自然是娶我的男人是世界上最勇武的男人……唔,不对,是只有最勇武的男人才有资格娶我……也不对,总之我很爱我的丈夫,而我的丈夫也是世界上最勇武的男人就是了。没错,就是这样!”

    似乎是在给自己打气,阿青最后一句话几乎是用吼的方式说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