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005 他是你姐夫,休得无礼
    袁清菡把袁瑞鸿和珠儿叫出来,他们停在了院中的海棠树下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现在正值夏季,海棠花已经谢了,只剩绿得发亮的叶片,密密层层,挨挨挤挤,很是好看。

    正午的阳光从密密的叶片之间筛落下来,在地上形成了光点,微风拂过,那光点在地上舞蹈,很是好看。

    刚才出来时,袁清菡一直牵着袁瑞鸿的手,此时,捏了捏他肉肉的小手,那肉肉的小手软软的,手感很好。

    袁清菡低下身子说道:“鸿儿,你可知救我的叔叔长什么样子?”

    袁瑞鸿拿肉肉的小食指指着下巴,冥思苦想了一番,说道:“长得高高的,壮壮的,还特别黑,脸上一点儿笑容都没有,就像书里面的恶鬼罗刹一般,得亏我胆大,要是换成胆小的人都被他给吓哭了。”

    袁清菡还是没明白他说的那人长什么样子,但是隐隐有所怀疑。

    “绛珠,你去取笔墨来,我要画出来给鸿儿辨认。”

    海棠树下面有石桌石凳,正是画图的好处所。

    在旁边乐呵的绛珠,一直宠溺地看着她家的小公子,实在是太可爱了,所以一直没有打断二人的说话,此时说道:“小姐,不用这般麻烦,奴婢知道是谁?”

    袁清菡惊讶道:“你知道?!”

    她的内心就像有一头小鹿一样乱撞,紧张得很。

    绛珠卖起关子,笑道:“这个人你也知道,就是你十分害怕,见了就吓得躲开的那个人。”

    袁清菡惊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说道:“你……你是说北堂赫亦?!”

    绛珠使劲点了一下头,看好戏一般地笑道:“就是他!你不是还叫他活阎王嘛,更说他长得像煤球,一点儿也不招人喜欢。”

    绛珠本是自顾自地说话,却听到鸿儿厉声说道:“阿姐,你怎么哭了?!”

    绛珠这才看到她家小姐已经是泪眼婆娑,泪珠儿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滴落下来。

    从小到大,她家小姐可是一个乐天派,活泼开朗着呢,怎么溺水之后跟变了一个人儿似的,刚才便是,笑着笑着便哭了,此时却更吓人,哭着哭着便笑了。

    袁清菡内心欣喜若狂,果然是他,果然是他救了自己,他还活着,所有人都活着,太好了,太好了!

    绛珠和鸿儿还从来没有看过袁清菡这样的神情,都吓坏了。

    一个说:“小姐,我知道,你很讨厌他,不过他当时亲你,也是为了救你,你是不是太嫌弃他,都嫌弃傻了。”

    另一个挥舞着小拳头,冷眉冷目,恶狠狠地说道:“好你个北堂赫亦,别让本公子碰到你,若是被我碰到,定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打得你满地找牙!”

    昏暗的地牢之中,北堂赫亦端坐在椅子上,正在审讯一个遍体鳞伤的犯人,那人通敌卖国,罪不可恕,不过他能够成这么大气候,定然还有同伙儿。

    一定要从他嘴里挖出更多的人,好一网打尽。

    此时北堂赫亦突然感觉到鼻子痒痒的,大大地打了个喷嚏。

    立在身后的炎彬,心道:难道大人是被什么人数落了?

    不过数落大人的可不在少数,若是一数落就打喷嚏,一数落就打喷嚏,那大人还活不活了。

    可是要说大人是着凉了,也不对啊,大人那身体可是好得像头牛,从来没见过他生病。

    袁清菡闻言,一只手抹着泪,一只手狠狠推了袁瑞鸿脑门儿一下。

    其实她也没用多大力气,可是袁瑞鸿差点儿摔了个狗啃泥。

    袁瑞鸿站定之后便不乐意了,揉着脑袋说道:“阿姐——你干嘛推我?!”

    袁清菡笑道:“他是你姐夫,休得无礼。”

    绛珠和袁瑞鸿惊得下巴都掉了,异口同声地说道:“谁?!”

    袁清菡整理一下自己额前的头发,兴高采烈又十分笃定地笑道:“还能有谁,北堂赫亦啊!”

    绛珠一本正经地走上前,把袁清菡都吓得向后退了一步。

    只见她用手背摸了摸袁清菡的脑门儿,又摸摸自己的,神色凝重,说道:“小姐,您这不烧啊,怎么泛起糊涂来了呢?”

    袁瑞鸿也一脸心疼地看着袁清菡,觉得袁清菡定是得了病,而且是大病,实在是可怜。

    袁清菡一把拉住绛珠的手,转头就走,说道:“你陪我出趟府。”

    袁瑞鸿喊道:“我也要去,你等着我!”

    袁清菡头也没回,说道:“小兔崽子,在家好生呆着,不要给我添乱!”

    袁瑞鸿最爱他这个姐姐,但是也最怕他这个姐姐。

    谁让她这个姐姐是京城第一美人,不仅有美貌,还有一身才华,琴棋书画不能说样样精通,但是也算是上层技艺。

    最绝的是继承了祖父的衣钵,医术了得,救活了不少人,可算是名声在外了。

    你以为这就完了吗,远远不止,她这个姐姐不仅能文,挥毫舞墨不在话下,最重要的还能武。

    这在重男轻女的大明,可是相当了不得的。

    女子皆讲求的是三从四德,断不会舞刀弄枪,她这个姐姐可了不得,会骑术,会武功。

    从小到大都能将街上的混混打得满地找牙,所以都没有人敢欺负他这个弟弟。

    你说厉不厉害!

    不过,话说到这儿,不得不说他这个姐姐还有一个缺点,就是不会针线活儿,连绣个荷包都不会,实在是上不了台面。

    其实,不止这一点,以上都是袁瑞鸿对袁清菡的印象,大部分都对,只有一点有点儿夸大其词,就是袁清菡的武功高强。

    袁清菡确实会武功,但是也就是对付一下地痞流氓,若是真的遇到高手也只能认怂。

    袁惟寅很重视孩子的教育,除了教会一些技能之外,还不顾柳如烟的反对,一定要教袁清菡武功。

    他有自己的打算,你说这么好的女娃娃,长得又这么好看,万一天妒英才,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武功可以不高,但是一定要有。

    话说,袁清菡虽然武功平平,但是脑瓜子好使,即使遇到打架高手也不怕,小脑瓜子一转,便能想出一个好主意,从来没让自己吃亏过。

    这京城第一美人,可不是空有其表的空壳子,她可是那种最让老天眷顾的一类人。

    既给她了倾国倾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美貌,又给了她聪明的脑瓜子。

    不让人嫉妒才怪。

    ------题外话------

    袁瑞鸿:我才不要让北堂赫亦当我姐夫!

    北堂赫亦:臭小子,有种再说一遍!

    袁瑞鸿:姐夫!

    北堂赫亦: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