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008 亲了我,得对我负责任
    袁清菡从暗处走了出来,衣衫褴褛地出现在北堂赫亦的面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时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北堂赫亦,是北堂赫亦杀了袁府满门,所以她才听从朱耀焯和尹雪怡的建议来到北堂赫亦身边。

    那时他的表情分明是惊喜,还大踏步子向前走了一步,却因为疼痛,立刻捂住心口,顿住,看样子他是受了很重的伤。

    现在想想,那时候北堂赫亦分明是来救他们一家人的,而她却误会了北堂赫亦,认为他是凶手。

    那之后,北堂赫亦便把她捡回了家,而她也开始了报复的第一步。

    一想到自己的愚蠢,袁清菡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今生他一定要守护好北堂赫亦,不让他受到伤害。

    面对锦衣卫的逼近,那人吼道:“你们别……别过来,否则我就取这姑娘的命!”

    袁清菡能感觉到挟持她的男人甚是恐惧紧张,她真害怕此人一不冷静,摸了她的脖子。

    她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等待着北堂赫亦的来临。

    很快,那几个人高马大的锦衣卫分开两边,像是给什么人让路,果不其然迎面走过来一个身高八尺的伟岸男子,竟衬托的那几个锦衣卫矮了几分。

    那人皮黑黝黑却俊美绝伦,剑眉下面是一双狭长的眼睛,棱角分明的脸颊,衬托着这细眼长眉甚是好看。

    他身穿玄色裹身衣衫,玉树临风,贵气异常。他周身散发着的冰冷气质让人不敢接近。

    是北堂赫亦!她终于见到了北堂赫亦了!

    她的眼泪喷涌而出,真的是喷涌而出,甚至都泣不成声。

    太好了,他还好好的活着。

    也许是袁清菡过于激动的神情,让身后的男人感受到厌烦,他使劲抬了一下匕首,那匕首已经刺破她表皮的肌肤,殷红的鲜血缓缓地渗了出来。

    挟持他的歹人应该是很怕北堂赫亦的,因为袁清菡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北堂赫亦出现,身后男子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

    北堂赫亦淡淡地看了一眼袁清菡,然后看着她身后的男人,平淡的说道:“陆瑾瑜,想以此威胁,你就错了。”

    他的语气如此平淡,好似再说一件寻常的事情,但是却让人不寒而栗。

    “为何还不动手,不如让我帮你?”

    北堂赫亦嘴角上扬,这笑容竟比千年寒冰亦冷了去,忽然之间北堂赫亦抬起手。

    未见他如何出手,身后男子竟缓缓倒在地上。

    北堂赫亦看了一眼地上的死人,眼中无波,竟如看只再普通不过的小猫小狗一般。

    身后一声尖利的马匹嘶鸣,袁清菡转过头来,正看到一匹受惊的马向自己急奔而来,只有数尺距离,竟无法让人逃开。

    那马扬起的蹄子甚是矫健,落在袁清菡娇嫩的身上,想来也是非死即残。

    正无计脱身,袁清菡只感觉一只矫健的臂膀搂住她的腰肢,等她反应过来,竟被北堂赫亦带着腾空而起。

    袁清菡惊魂未定,一瞬不瞬看着北堂赫亦,早已经泪眼婆娑。

    两人身子紧紧贴在一处,北堂赫亦也瞅着她。二人脸颊甚是接近,彼此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

    只感觉周围一切喧嚣绝于耳迹,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能感觉到的只有自己的滚烫脸颊。

    二人双双落地,待站定后,便见那马躺在地上,马脸前一滩污血,再无动弹。

    袁清菡只隐约记得北堂赫亦抱起她时踢了那马一下,竟没想到力气之大,竟将那马活活踢死。

    等等,刺客,如果是射在北堂赫亦的心口,那刺客就应该在身后。

    袁清菡转过头去,果然看到一个人正将箭射过来,她想都没有想,吼道:“小心!”

    然后紧紧地抱住阿保机的腰,将头贴在他的胸膛之上,用自己的身子挡着那支箭。

    忽然之间,北堂赫亦一个转身便将那支箭踢了回去,堪堪射在那刺客的脑门上,刺客当场一命呜呼。

    另一个刺客赶紧逃跑。

    簌簌,几个锦衣卫飞身到刺客所在的二楼,几下子便将那逃跑的刺客抓住。

    袁清菡看到危机解除了,一颗心这才落了地,但是她依旧死死抱住北堂赫亦不放,甚至是哭哭啼啼。

    炎彬实在看不下去了,讥诮地说道:“小孩儿,你不是厉害的很吗?怎么被吓成这样?”

    袁清菡现在觉得连炎彬的嘲笑都变得悦耳动听了。

    北堂赫亦双手握住她的肩头,将她推离自己的怀抱。

    为了不让北堂赫亦产生反感,袁清菡很乖顺地照做了,实际上她的想法就是死死抱住北堂赫亦,抱个够。

    袁清菡摸着眼泪笑道:“谢谢你。”

    北堂赫亦忽然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将她的头侧过去,脖子上有一道殷红的血印子,还好不是很深。

    袁清菡很乖顺地任由他看着,心下欢喜,他在关心她。

    炎彬看到北堂赫亦向他伸出手,对天翻了一个白眼,遂从胸口的衣服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瓶子,那里面可是非常珍贵的金创药。

    这么好的药,就给了这个小丫头片子,实在是太可惜了,而且她也没有受多大伤。他被砍成什么样子了,可都没有舍得用。

    这可是大人送给他的,非常名贵的药,不到万不得已他才不舍的用呢,他连一下都没有用过,今天竟然便宜这个小丫头片子了,实在是可恶!

    北堂赫亦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炎彬再怎么不舍,也只好拱手送上。

    北堂赫亦将瓶子递给袁清菡。

    袁清菡还没有反应过来,正痴迷地瞅着他,就像一个小迷妹一样,街上的百姓都看呆了,堂堂的京城第一美人,竟然痴迷地看着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北堂赫亦。

    北堂赫亦淡淡地说道:“拿着。”

    袁清菡下意识地接了过来,说道:“这是什么?”

    “金创药。”

    北堂赫亦说完已经绕过袁清菡向前方走去。

    袁清菡追了上去,挡在北堂赫亦的前面,说道:“我叫袁清菡,是户部左侍郎袁惟寅的女儿,你亲了我,就必须对我负责任,可不能赖账啊。”

    街上的百姓,一片哗然。

    什么?!大魔头竟然亲了小白兔,小白兔还要让大魔头负责任。

    姑娘啊,您可长点心吧,年纪轻轻,眼睛怎么就瞎了,非得往火坑里跳呢?

    ------题外话------

    炎彬:小孩儿,你不是厉害的很吗?怎么被吓成这样?

    北堂赫亦冷声道:叫夫人!

    炎彬秒怂:夫人!

    袁清菡瞪了他一眼: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