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010 现在是白天,被人撞见了怎么办
    锦衣卫乙快马加鞭来到首辅府,将鞭子扔给门口的守卫,问道:“大人呢?”

    那守卫说道:“在书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话音未落,已经看不见锦衣卫乙的身影,不禁瞠口结舌,心道:锦衣卫就是锦衣卫,来无影去无踪。

    锦衣卫乙名叫李若愚,是北堂赫亦的得力干将,武功高强,且替北堂赫亦挡过刀,所以北堂赫亦对他非常信任。

    李若愚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北堂赫亦的书房,北堂赫亦的书房非常大,能赶上普通人家的房子加院子。几扇窗户是开着的,要到门口,李若愚必定要经过那几扇窗户。

    他也就是随意往里看了一眼,好家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堂堂的首辅大人,正在发呆,而且嘴角竟然微微上扬,这是在笑吗?

    怎么可能,跟大人相处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大人笑过,一定是错觉,再者大人怎么会发呆呢?

    只不过,大人这机警程度略微有些松懈啊,他都走到书房门口了,大人依旧没有发现,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到发指。

    不过大人的心思谁猜得中啊,还是公务要紧,李若愚赶紧来到书房门口,抱拳道:“大人!有要事禀报!”

    北堂赫亦整理了一下情绪,咳嗽一声,说道:“进来!”

    李若愚走进来,再看大人的神情,与刚才判若两人,如今的大人依旧精明睿智,果然,刚才是自己的错觉。

    北堂赫亦看到李若愚看着他发呆,将手放在桌子上略微敲了一下,淡淡道:“何事?”

    前世,袁清菡很是喜欢北堂赫亦的手,每次北堂赫亦让袁清菡坐在他腿上的时候,袁清菡都要抓过他的手细细地把玩。

    他的手修长,很是好看,没有一丝多余的肉,怎么这么会长呢,多一分少一分都没有这么好看。

    每到这个时候,北堂赫亦便会贴着她的耳根,说道:“就这么好玩?”

    他热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和耳朵上,让她浑身颤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只能缩着头,像遇到危险的小鸡,软萌软萌的。

    “嗯。”

    半晌北堂赫亦都没有声音,转过头来,正看到北堂赫亦正含笑看着她,眼里面全是宠溺。

    袁清菡脸唰一下就红了,娇羞可人,说道:“你看我干什么?”

    突然之间,袁清菡被打横抱起。

    袁清菡惊得抱住了北堂赫亦的脖颈,嗔怒道:“你干嘛?吓我一跳!”

    北堂赫亦嘴角噙着笑,简短地说道:“你不是喜欢玩吗?成全你。”

    只见北堂赫亦抱着她就向床笫走去,那里可是袁清菡的噩梦。

    在那里北堂赫亦简直是一个禽兽,衣冠禽兽。

    什么大明第一战神,什么大明第一首辅,什么叱咤风云的权臣,在那里统统都是浮云,统统化为泡影。

    他就是只是一个禽兽,一个疯子!

    袁清菡蹬着腿,抗议道:“我不要!我不要去!昨晚不是刚刚……现在可是白天,万一被人撞见怎么办?!我不要去!”

    “这可由不得你。”

    “唔……”

    李若愚看到大人已经有些不耐烦,哪有让大人等的道理,大人的时间可宝贵得很,慌忙说道:“启禀大人,于鼎泰已经招供,说陆瑾瑜手里有一个边境布防图,本来打算送到北元,以换取官爵,还没有送出去,但是不知道被陆瑾瑜藏到哪里了。”

    明太祖朱元璋建立明朝之后,蒙古势力被赶到了北方,建立自己的政权,称为北元。

    这些年来,北元一直虎视眈眈,贼心不死,想着南征,占领中原,恢复元朝的统治,所以北边的边境一直动荡不安。

    若是这个布防图落到了北元的手里,后果不堪设想,边境将有一场恶战。

    北堂赫亦冷哼一声,说道:“想给本首辅一个死无对证,想得美。李若愚听令!”

    李若愚跪在地上,抱拳道:“是!”

    北堂赫亦说道:“你将锦衣卫兵分三路,你带一路人马去于鼎泰家,古廷璧带一路去调查与于鼎泰陆瑾瑜关联的人员,而我亲自带一路人马前往陆瑾瑜家。传令下去,就算翻个底儿朝天,也要把边境布防图找到!”

    “是!”

    李若愚说完,便迅速离开了,调集人马去了。

    袁惟寅气呼呼地回到家,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道:“胡言乱语,一派胡言乱语!气死我了!”

    柳如烟当时正在院中的海棠树下看着袁瑞鸿写字。

    袁瑞鸿淘是淘了点儿,但是学习这块儿真是没话说,不仅学业学得好,而且字写得也很好,连教书先生都说,袁瑞鸿长大必定成大器。

    柳如烟看到袁惟寅气呼呼的回来,便放下手里的针线活儿。

    刚才袁瑞鸿写字,柳如烟一边看一边做针线活儿。

    她绣的是一个手帕,绣的是空谷幽兰,兰草上面还停着一只蜻蜓,可谓是栩栩如生。

    她针线活儿这般好,袁清菡是一点儿都没有学到,实在是气人得很。

    柳如烟站了起来,走了过去,说道:“老爷,你这是怎么了?平时也没见你发什么火儿。”

    袁惟寅掐着腰说道:“袁清菡呢?”

    袁惟寅平时都称呼袁清菡为菡菡的,这下一下子改了称呼,直接叫全名了,看来这件事情跟袁清菡有关。

    柳如烟很是护犊子,说道:“菡菡出去了,怎么了?”

    袁惟寅说到这儿就气不打一处来,吹胡子瞪眼,说道:“怎么了?!你看看你闺女做得好事儿,现在全京城都传遍了,说你闺女看上北堂赫亦了,上赶着要嫁给人家!还说……还说……”

    柳如烟也着急了,她这一天天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哪知道外面这么说她的宝贝闺女。

    可是偏生袁惟寅吞吞吐吐,可急坏了柳如烟,皱起眉头焦急地说道:“说什么?你倒是说啊?!”

    袁惟寅心一横,说道:“还说,北堂赫亦亲了她,这些话可是从你闺女嘴里说出来的,你说气人不!”

    袁清菡被救上来之后,救人的人是嘴对嘴给她度气来着,没想到那人竟然是堂堂的内阁首辅北堂赫亦。

    当时柳如烟害怕袁惟寅听了会生气,便把度气这一环按住没有说,要不然他那暴脾气,不还得去找人家去。

    得亏是没说,即使知道北堂赫亦是内阁首辅,是天王老子,袁惟寅也要去说道说道。

    他闺女还是未出阁的大姑娘,便被污了清白,像话吗?

    以柳如烟对袁惟寅的了解,他指定会这么想,不会去想想北堂赫亦是为了救人。

    女儿奴,简直了,没法说!

    ------题外话------

    锦衣卫乙老泪纵横:太感动了,我终于拥有了姓名……

    锦衣卫甲、丙:那我们呢?不配有姓名的吗?

    菓蒹:正在安排……

    ……

    李若愚:奇怪了,大人为什么会笑着发呆?

    菓蒹:想媳妇儿了,懂?

    北堂赫亦:就你话多!

    菓蒹:再叭叭叭,不让你见媳妇儿了!

    北堂赫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