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016 情敌出现了
    袁清菡将北堂赫亦的胳膊包扎好,还在上面系了一个蝴蝶结,很是好看,他虽然针线活不行,但是系蝴蝶结的手艺还不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包扎完之后,袁清菡稍稍歪着脑袋,俏皮地说道:“这蝴蝶结是不是太花里胡哨了,我还是把它拆了吧。”

    北堂赫亦一个侧身便轻易地躲开了,淡淡地说道:“无妨。”

    北堂赫亦带着人堂而皇之地出去了,陆家人一个敢说话的都没有,现在边防布局图被找到了,陆瑾瑜通敌叛国的罪名便板上钉钉了,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最后连那个老太太都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了。

    太阳已经收敛正午时的毒辣,但是阳光依旧明亮刺眼,袁清菡依旧跟北堂赫亦共骑一骥,到了袁清菡居住的小巷。

    袁清菡说道:“你放我下来吧。”

    北堂赫亦轻“嗯”了一声,便翻身下马,抱住袁清菡的腰肢,将她抱了下来,这次袁清菡没有再抱北堂赫亦,而是很快离开他的怀抱。

    锦衣卫乙看了锦衣卫丙一眼,姑娘没有抱大人,怎么感觉大人竟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呢?他们是不是看走了眼。

    实际上袁清菡有自己的打算,她料想北堂赫亦一定不喜欢那种过于主动的行为,她要放长线钓大鱼。

    袁清菡仰头看着北堂赫亦,正午的阳光有些刺眼,但是她却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不适,因为面前有一个大个子给她挡住了阳光。

    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袁清菡都非常开心,心中充满了期待。

    袁清菡重申了一边,十分笃定地说道:“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之所以知道边防布局图藏匿在哪里,一时半会儿我解释不清楚,但是我这么喜欢你,绝对不会害你,你要相信我。”

    北堂赫亦“嗯”了一声算是回答,然后说道:“你回家之后会不会有什么麻烦?要不要我解释一下?”

    袁清菡没有听明白,皱着眉头看他。

    北堂赫亦清了一下喉咙,有些不自在,但是仍旧说道:“你弟弟不是说你爹娘会打断你的狗腿?”

    众锦衣卫面面相觑:大人这是担心人家小姑娘了?大人何时在男女事情上这般心细如发了。

    袁清菡顿悟,露出笑脸,红唇贝齿,明眸善睐,俏皮可人,只听她说道:“不会,我爹娘都是刀子嘴豆腐心,疼我还来不及,不会把我怎么样的,放心吧。”

    北堂赫亦“嗯”了一声,准备翻身上马。

    话说大人以前说话很少用“嗯”的,对那位姑娘倒是经常“嗯”,好宠溺的感觉。

    就在这时候,两匹马绝尘而来。

    袁清菡转头看去,是古廷璧和炎彬。

    袁清菡深深看了一眼古廷璧,古廷璧是北堂赫亦得力的手下干将,而且跟了北堂赫亦多年,对北堂赫亦更是情根深种。

    不仅如此古廷璧也是大明唯一一位女锦衣卫,武功高强,战功赫赫,相当了不起。

    而且古廷璧长得还非常漂亮,小麦色的肌肤,眉清目秀,英姿飒爽,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

    在女子柔弱的大明,古廷璧这样潇洒倜傥的性格很是吸引男人的喜欢。

    前世,袁清菡就想,若是没有她的话,古廷璧绝对跟北堂赫亦是一对儿。

    前世,袁清菡跟古廷璧相处不多,因为袁清菡到了首辅府没多久,古廷璧便自请边塞守边疆去了。

    所以袁清菡只是知道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没有深交过。

    马匹一声长嘶,古廷璧勒住缰绳,翻身下马,径直来到北堂赫亦身边,拿起他的胳膊,说道:“大人,您受伤了?!”

    北堂赫亦看似无意地看了一眼袁清菡,然后将胳膊从她的手里抽离。

    所有人都看到了北堂赫亦的小心思,但是也只是猜测,这一眼是不是说明北堂赫亦害怕袁清菡吃醋,所以才慌忙将手臂从古廷璧的手里抽离呢?

    但是当事人袁清菡却没有注意到,因为她的视线被古廷璧的称呼和动作占据了。

    古廷璧没有向北堂赫亦行礼,说明两个人远远超越了上下级的关系。

    而且她还上手便抓住了北堂赫亦的手臂,动作十分自然,说明两个人经常会有肢体接触。

    最终袁清菡得出了一个结论,古廷璧是自己的情敌,而且是一个大情敌,她怎么才能战胜古廷璧,得到北堂赫亦呢?

    正在苦思冥想的时候,炎彬也翻身下马,气呼呼地走到袁清菡的身边,轻蔑地说道:“怎么哪里都有你,真是个跟屁虫。”

    袁清菡不悦道:“我怎么就是跟屁虫了?”

    炎彬讽刺道:“大人去哪儿,你便去哪儿,还说不是跟屁虫?”

    看着两个人吵嘴,众锦衣卫怎么觉得大人越来越不开心了呢?不会是吃醋了吧?

    袁清菡讥讽道:“我又没跟着你,你着急什么?”

    炎彬讥诮道:“好啊,承认了吧,你就是对我们大人图谋不轨,快说,你到底有什么恶毒的打算?没想到你小小年纪便不知上劲,一心想着抱大腿,妄想着一步登天,过荣华富贵的生活,对不对?”

    袁清菡本来看到古廷璧跟北堂赫亦那般亲密,便心里不痛快,又被炎彬这般劈头盖脸数落一顿,鼻子酸酸的,越想越委屈,眼睛红红地,晶莹的露珠便滚落下来。

    炎彬看到美人含泪,心里面也开始慌了,心道:这么说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是不是太恶毒了些?

    袁清菡虽然被气哭了,但是也不是吃素的,上前一步,便狠狠地踹在炎彬的脚上。

    炎彬吃疼,说道:“你这毒妇!”

    再看袁清菡,早已经甩袖而去。

    炎彬依旧说道:“别让我再见到你,再让我见到你,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众锦衣卫:我的乖乖,脑子真是个好东西,可是他们的缇帅没有。

    锦衣卫乙看到北堂赫亦愈加阴冷的神情,咧着嘴摇了摇头,心道: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刚守完城墙根儿回来,这回不知道又有什么惩罚?惨哦!

    本以为大人会说些什么,但是北堂赫亦一句话都没有说,走到马前,翻身上马,抬眼看似无意地看向远处。

    袁清菡已经走到了街角,拐角的那一刻,以为没人看到,便抬手抹了一下眼泪。

    可是这一幕偏生被北堂赫亦看到了,他咬了咬牙,太阳穴的青筋暴起。

    ------题外话------

    袁清菡:你是故意给我遮挡阳光的吗?

    北堂赫亦:难道我表现得不够明显?那么宽阔的位置,我偏偏站在你的正前方,这还不够明显吗?

    袁清菡:好吧。

    北堂赫亦:好吧?难道就没有一点表示?

    袁清菡:夫君疼爱夫人,不是应该的吗?

    北堂赫亦:好吧,谁让我上赶着喜欢你呢?

    袁清菡:喜欢我不早说,害我患得患失。

    北堂赫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