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026 手撕心机女
    那妇人见状,对着人群哭道:“大伙儿都给评评理,我家男人已经不在了,我们孤儿寡母就是来讨个说法,却被这庸医绊倒落得如此下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难道天地间就没有公平吗?为什么受伤的永远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

    袁氏医馆的人正想辩论,但是袁清菡拦住了。

    与其跟她多费口舌,不如抓其要害,一招制敌,让她再无翻身之地。

    这个女人很聪明,她很快的煽动了人们的情绪。

    这些生活在底层的人民,是被压迫地最多的人,他们承受了很多不公平的待遇,可是却没有办法讨回公道,因为官官相护,没有几个人能够给他们做主。

    所以听了妇人说的话,这些人虽然长着眼睛,看到袁清菡根本没有绊她,但是因为共情的原因,他们宁愿当睁眼瞎。

    就在这时袁清菡大声说道:“大家先听我说几句!”

    人群中慢慢安静下来。

    袁清菡看着满嘴是血的妇人,说道:“你之所以说我是庸医,是因为我治死了你的男人?”

    那妇人说道:“是!”

    袁清菡继续说道:“那如果我没有把你男人治死,你还会说我是庸医吗?”

    那妇人蛮横地说道:“不会!”

    袁清菡说道:“那也不会来医馆闹事?”

    妇人很坚决地说道:“当然不会!”

    袁清菡点了点头,说道:“那么你让开,我可以将你男人治好!”

    妇人脸瞬间就白了,一看便是心里有鬼,说道:“我男人已经死了,难道你还不放过他的尸体吗?!”

    袁清菡冷声说道:“你为什么要阻止我给你男人看病?!难道你是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在演戏,所以不敢让我给他治病,怕我看出端倪?!”

    妇人没想到袁清菡年纪轻轻,却是头脑灵活、伶牙俐齿,耍赖道:“你就是想破坏尸体,我才不会让你碰我男人的尸体呢!”

    袁清菡冷声说道:“这么多人都看着,我自然不敢弄虚作假,倒是你,三番两次阻挠我给他治病,你到底是何居心?!”

    人群中这时候传来异样的声音,都在质疑妇人的目的,那妇人只能作罢。

    袁清菡拿过助手拿过来的医药箱,打开取出一根银针,向那具尸体走去。

    到了跟前,袁清菡望闻问切了一下,然后拿起银针,突然扎在那男人头顶的穴道上。

    那男人立刻活了过来,并且大喘着气。

    袁清菡忽然拿出一个红色的药丸硬生生塞进病患的嘴巴里,让他咽下去。

    那人剧烈的咳嗽起来,真是神了,袁大夫果然名不虚传,居然能让人起死回生。

    那妇人见状,慌忙跑了过来,扶着男人坐了起来,假惺惺地哭道:“他爹,你可醒了,可吓死我们母女了。”

    众人皆看得真切,那妇人虽然雷点大,但雨滴却很小,更准确地说一点儿眼泪都没有。

    怀疑的种子种下之后,众人的心里便冷静起来,不会被妇人牵着鼻子走。

    中年男子坐了起来,捂着脖子质问道:“你给我吃了什么药?”

    袁清菡冷冷的说道:“少量的竹叶青。”

    众人皆惊,竹叶青大家都听过,那是一个相当猛烈的毒药,袁大夫为什么要给他吃这个,这是要死人的。

    中间男子的家人很是愤怒,上来就要跟袁清菡理论。

    为首的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子,上来便要对袁清菡动手。

    袁清菡飞起一脚踹到那男子的要害,那男子怪叫一声,捂住要害,跳着闪到一边。

    袁清菡森森然说道:“我这里有解药,你们最好不要跟我动手,否则,他就真的要死了!”

    那中年男子做了个手势,便没有人再上前。

    这还是一个组织严明的组织,经常团伙作案,惯会做一些坑蒙拐骗的事情来。

    不过他们今天可遇错了人,也可以说是遇对了人,袁清菡可是治这些骗子的小能手。

    这帮人皆按捺不动之后,那中年男子问道:“你想怎么样?”

    袁清菡淡淡地说道:“我不想怎么样,只想得到一个真相,说,是谁让你诈死诬陷我的?!”

    众人本来还是云里雾里,此时看出一些眉目。

    那人还想狡辩,但是袁清菡皆下来的话,让他闭上了嘴。

    只听袁清菡说道:“假死药,那都是我玩剩下的,不要想着欺骗我,还有,你最好老实交代,否则毒药在你体内存留时间越长,便会侵入五脏六腑,到时候就是神仙也没有办法了。”

    轻飘飘几句话,那男人已经是惨白了脸。

    那妇人急了,说道:“兄长,你还是快说吧,保命要紧!”

    众人这下算是认清了他们的真面目,这分明就是一群江湖骗子!

    一个个皆义愤填膺!居然被他们给骗了!

    中年男子思量了一下,说道:“确实有人让我设计诬陷你。”

    袁清菡眯上了眼说道:“谁?”

    中年男子说道:“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谁,他坐着一辆马车,是一个丫鬟给我重金,让我做这些事情。”

    袁清菡指着不远处的一辆马车,说道:“是那辆马车吗?”

    中年男子还在犹豫,那妇人站起来说道:“是!”

    人群看到那辆马车,早已经窃窃私语,因为那马车不是旁人,正是尹国公的嫡孙女尹雪怡。

    尹雪怡实在是按捺不住好奇心,想看看袁清菡落魄的样子,便跟了过来,看到众人皆转头看过来,慌忙吩咐车夫快走。

    此地无银三百两,做贼心虚,这下众人更加笃定是尹雪怡做得这件事情了。

    那妇人说道:“我们都说了,解药可以给我们了吧?”

    袁清菡说道:“当然可以,但是得等一个人来,才能给你。”

    那中年男子想要站起来,袁清菡冷声说道:“好心奉劝你,最好不要动,你动作越大,血液流的越快,毒药蔓延地越快。”

    那妇人急道:“到底要等什么人?!”

    袁清菡抱起手臂,说道:“呶,他们来了。”

    众人转头看去,是一群当差的。

    袁清菡大声说道:“就是他们这群骗子,快把他们抓起来!”

    那群人抱头鼠窜,但是却被当差的一个不留抓了起来。

    众人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些衙役这般尽职尽责的。

    他们哪里知道,县衙的老爷专门叮嘱了,现在袁氏医馆非同往昔,后面的靠山可是北堂赫亦,断不能掉以轻心,得罪了袁氏医馆。

    ------题外话------

    锦衣卫乙:大人,今日夫人好好教训了尹国公家的嫡孙女。

    北堂赫亦:可以吃亏?

    锦衣卫乙:未曾。

    北堂赫亦: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