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028 大人亲自领兵来救人
    袁清菡挣扎着坐了起来,她本身会一点武功,身体素质还不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慢慢地移动到座椅的位置,让自己的动作尽量轻柔一些。

    到座椅处,背过身去,用绑着的手试着打开座椅下面的箱子。

    那箱子里有医务用品,袁清菡出诊的时候,时常会用到,为了用起来方便,便将药箱放在车座下面。

    没想到这个习惯,在如今这个危险的境地,竟然成为她唯一的希望。

    袁清菡试了几次,终于打开了箱子,里面有剪刀。

    袁清菡用右手拿起来,终于把绳子剪开了,然后又剪开脚踝处绑着的绳子。

    如此,总算挣脱了束缚。

    袁清菡从马车的缝隙看到黑衣人策马走在马车附近。

    刚才被绑架的时候,袁清菡估摸了一下,这群黑衣人估计得有十余个人,且个个武功高强,如果硬拼的话,必然不行。

    可是她必须快点赶回去。这群黑衣人对她没有任何伤害,如果是尹雪怡的人,她早就有生命危险了吧。

    应该是朱耀焯所为,目的就是把她引开,好下手对付她的家人。

    想到这里,袁清菡的眼泪都急出来了,但是她很快擦干,现在不是她软弱的时候,她毕竟要拼尽全力保护家人的安全。

    她仔细看了药箱,里面有蒙汗药的粉末还有麻沸散,还有做手术的刀子,应该能派上用场。

    她拿了可以用到的东西,到了车门跟前,闭上眼睛,喘了一口气,然后大力地推开门,将赶马车的黑衣人推到地上。

    然后勒住缰绳,掉转马头,向反方向驾着马车前行。

    其他黑衣人拨转马头跟过来。

    离得近了,有两个黑衣人跳上马车,正准备阻止袁清菡。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马车突然跟马脱离,袁清菡趁机跳到了马上。

    原来袁清菡拨转马头的时候,便跳上的马背,用手术刀割套绳,在两个黑衣人跳上来之后才割断最后的粘连。

    为首的两个黑衣人被甩掉之后,下面就是袁清菡的天下了。

    她的骑术了得,人和马好似融为一体。

    很快就将黑衣人甩在后面,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黑衣人举起弓,准备搭弓射箭。

    为首的黑衣人怒吼道:“你疯了!主人不让伤害她一分一毫!”

    那人说道:“放心,我有分寸!”

    说着便射出一箭,射在了马腿上。

    瞬间人仰马翻。

    就在黑衣人围上来的时候,袁清菡将麻沸散和蒙汗药,向他们扔去。

    首当其冲的人瞬间神志不清从马上掉落。

    袁清菡瞅准时机,踩住脚蹬翻身上马。

    然后继续驾马而行。

    袁清菡是幸运的,那些黑衣人得到命令,不能伤害她一分一毫,所以好似被捆住手脚,束手束脚,不能够立刻抓住她。

    夜已经黑透了,正值一个月的中间,所以月亮很圆,在地上留下了月亮地儿,亮堂堂的。

    可是即便这样,袁清菡仍旧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只能拼命前行,以躲开黑衣人的追逐。

    刚才袁清菡滚落地上的时候,多处擦伤,而且黑衣人也看出来,若是再贸然射马的话,袁清菡可能会有危险,摔断脊柱都未可知。

    朱耀焯下了明确的命令,不能对袁清菡造成任何伤害。

    所以黑衣人再不敢对袁清菡采取冒险的策略。

    因为袁清菡骑术了得,所以很快就将黑衣人甩在后面,就在胜利在望的时候,前面出现一群黑影,皆骑着高头大马。

    因为距离太远,看不清来人。

    袁清菡以为是黑衣人的同伙儿,心道,这下遭了,准备拨转马头向侧方前行。

    却听得对面那群黑影中,为首的那人喊道:“袁清菡!”

    是北堂赫亦的声音,袁清菡高兴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大声喊道:“是我!我在这里!”

    袁清菡欣喜地向北堂赫亦狂奔而去,就在这时,袁清菡的坐骑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到,袁清菡眼看着就要摔一个狗啃泥。

    就在这时,一个鞭子飞了过来,将她的腰肢缠住。

    北堂赫亦一用力,便将袁清菡扯进怀里,抱住。

    袁清菡坐定之后便紧紧地抱住北堂赫亦,肩膀不停地颤抖着,所有的害怕,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伤心都在这一刻像火山一样爆发了。

    她是那样用力,好像要和北堂赫亦融为一体。

    李若愚带着十数个锦衣卫去追落跑的黑衣人。

    那些黑衣人见援兵已到,来的人还是锦衣卫,这还不算什么,竟然还是大明第一战神北堂赫亦亲自率领而来,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啊?!

    所以拨转马头,撒丫子似的逃跑。

    余下跟大人在一起的锦衣卫看得分明,当姓袁小姑娘抱住大人的时候,大人竟然同时抱住了小姑娘,而且眼中满是心疼和杀意。

    话说,大人您不是不近女色吗,今日抱小姑娘抱得也忒自然了些。

    袁清菡不好耽搁,从北堂赫亦宽大的怀抱中抬起头来,抽噎着说道:“快……快去我家,我家人有危险!”

    北堂赫亦二话不说,立刻拨转马头。

    上好的赤焰马前踢腾空,在空中踢了几下蹄子,长嘶一声,便撒开蹄子狂奔而去。

    瞬间诸多马蹄的声音划破寂静的夜空,好似密集的鼓点一样。

    进了北京城,还没有走到她家所在的小巷,袁清菡便看到,她家的方向火光冲天。

    紧张、焦急、害怕,所有的情绪好似惊涛巨浪一般席卷而来,让她口干舌燥,喉咙发紧。

    到了小巷,便看到袁府已经火光一片,有些邻居正拿着盆子或桶往里泼水,但是也只是杯水车薪,根本起不了作用。

    袁清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马背上下来的,她看着冲天的火光放声大哭,眼泪汨汨而流。

    眼看着袁清菡情绪激动地想要往火场里冲,北堂赫亦一把把她搂在怀里,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

    袁清菡哭道:“你放开我!都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他们,我太没用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北堂赫亦紧紧地将她抱住,说道:“一切有我。”

    可是袁清菡根本听不进去,说道:“我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我不好,我真是该死!”

    北堂赫亦将她抱离自己的怀抱,双手捧住她的小脑袋,低下身子,视线与袁清菡平齐,拧紧眉头说道:“这不是你的错,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的家人,你没有错,我不允许你怪自己,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