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031 破相了你还娶我吗
    张轩宇说道:“我家大人应该在府里吧,也或许是去办事情还没有回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袁清菡说道:“那我去看看。”

    说着人已经走了出去。

    张轩宇心道:我太难了,实在是不敢拦啊!

    远远地看到袁清菡走到一路之隔的首辅府,到处都是他们的人,肯定没有什么问题。

    袁清菡来到首辅府,向门口的守卫打听,北堂赫亦果然没有回来。

    袁清菡只能在门口等待。

    北堂赫亦亲自带兵救了袁府上下,而且还将名下的宅子给袁家人居住,再傻的人也能看出来,这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那守卫自然不敢薄待了袁清菡,不仅给她搬了椅子,而且还将驱蚊的香炉放在她的跟前。

    袁清菡坐坐站站,时而还去台阶下面向两边的道路上张望,街上空空如也,只有明亮的月亮地儿,还有黑色的阴影,其余连一个人瞎子都没有。

    袁清菡等得花都谢了,最后实在是太困了,便坐在凳子上打瞌睡。

    头一点一点的,就像小鸡吃米似的。

    就在要一头栽倒地上的时候,一只大手托住了她的脑袋。

    袁清菡实在是太困了,都没有要醒的意思,直到听到某人笑出了声,袁清菡这才皱起眉头,动了动眼珠,睁开眼睛。

    然后便看到面前立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袁清菡慌忙抬起头来,与此同时北堂赫亦收回了那只托住她脑袋的手,放在身后,握成了拳头,浑身都写着不自然。

    果然是北堂赫亦。

    袁清菡猛地站起身,却因为供血不足,头脑发昏,眼前一黑,便要向前栽去。

    北堂赫亦上前一步,将她抱在怀里,待她站稳之后,双臂仍旧没有离开的意思。

    台阶下面的炎彬怒道:“你这个小跟屁虫,放开我家大人!”

    众侍卫心道:大人明明也抱着人家小姑娘的,怎么变成小姑娘放开大人了呢?

    前几次的亲密接触,袁清菡渐渐摸出北堂赫亦的性子,他不喜欢别人跟他亲近,也不喜欢别人直白的表达。

    想到这一层,袁清菡慌忙从北堂赫亦的怀抱里离开,那样子好像是被炎彬那一声怒吼给吓的。

    众守卫没见过袁清菡古灵精怪,伶牙俐齿的一面,所以纷纷觉得缇帅是小题大做,看把人家小姑娘吓的,都要吓傻了。

    北堂赫亦看了炎彬一眼,炎彬慌忙走进府里。

    炎彬心道:怎么感觉大人生气了。

    袁清菡看到北堂赫亦看过来,慌忙说道:“我刚才不是有意要抱你的,你不要误会。”

    北堂赫亦审视了袁清菡一下,说道:“你……怎么了?”

    袁清菡疑惑的说道:“没什么啊,就是来谢谢你送给我的药。”

    北堂赫亦“嗯”了一声,然后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受伤那一侧的脸转向亮处,还好只是擦伤。

    袁清菡笑道:“放心吧,没有破相,要是破相了你是不是不娶我了?”

    众守卫:好家伙!

    北堂赫亦咳嗽了一声,看到这么一本正经的一个人被他撩拨得不自然,袁清菡还是决定不能总惯着他,以后还是加强攻势才行。

    他不喜欢别人亲近,本姑娘还偏要亲近他。

    北堂赫亦说道:“还有哪里受伤了?”

    众守卫:我的个乖乖,大人竟然没有否认娶人家姑娘。

    见状,所有的守卫都对眼前这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刮目相看,这以后就是他们的当家主母,能不高看一眼都难。

    袁清菡哭丧着脸说道:“浑身都受伤了,浑身疼。”

    北堂赫亦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道:“那就早些休息,不要在外面呆着了。”

    眼看着北堂赫亦要离开,袁清菡慌忙抱住他的胳膊,笑道:“今天谢谢你。”

    北堂赫亦“嗯”了一声,说道:“知道了,回去吧。”

    袁清菡说道:“好。”

    说完便下了台阶,回身却看到首辅府的高台上哪里还有北堂赫亦的身影。

    袁清菡有些失落地转身离开。

    门口的守卫打算把门关上,却看到北堂赫亦从门后面走了出来,一只手耷拉着,那只刚才托住袁清菡脸颊的手背在后面,握成拳头。

    众人看得分明,大人一直看着那小姑娘离去的身影,直到那姑娘一瘸一拐地消失在旁边宅子的门楼处,大人才阴着脸转身离开。

    说来那丫头也真是能忍,明明受了重伤,在北堂赫亦面前愣是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直到北堂赫亦不见了,那丫头才一瘸一拐的显现出来。

    到了书房,北堂赫亦看到炎彬等在门口,炎彬果然很了解他,知道大人回府后定然会处理一下公务再去休息。

    炎彬看到北堂赫亦走来,抱拳行礼道:“大人。”

    北堂赫亦淡淡的说道:“进来吧。”

    说完径直走到书房里面,坐到书桌跟前,拿起一封奏折来看。

    凡是入京的奏折都会一式两份,一份送入御书房,一份则直接送到首辅府北堂赫亦的书房。

    这就是为什么北堂赫亦不允许人轻易进入他的书房,因为害怕重要讯息泄露。

    所以前世当袁清菡在北堂赫亦的书房里面的时候,炎彬才会那般生气。

    北堂赫亦边看奏折边说道:“有事?”

    炎彬单膝跪在地上,抱拳道:“卑职有一件事情不得不说。”

    北堂赫亦将奏折展开一点,看着另外一页,说道:“说。”

    炎彬说道:“大人,袁清菡对您图谋不轨!”

    北堂赫亦将手中的奏折合上,看了一眼炎彬,然后又拿起一封奏折,说道:“说下去。”

    炎彬说道:“大人之前与袁清菡数次擦肩而过,她都是像避瘟神一样躲避着大人,前几日却突然转了性子一般,对待大人各种献殷勤,实在是可疑。而且她小小年纪,竟然知道边防布局图的下落,再想想陆瑾瑜逃跑的过程中,这么多人,谁都不劫持,偏偏劫持了袁清菡,而且袁清菡又是在他家里找到了布防图,这一桩桩,一件件联系起来,不让人怀疑她都难。”

    炎彬缓了一口气,说道:“还有袁清菡一直与皇帝情投意合青梅竹马,眼下却突然钟情于您,这不得不让人怀疑。”

    炎彬傻乎乎的没注意到,当炎彬说到“与情投意合青梅竹马”的时候,北堂赫亦抬眼看着他,眼神灰暗不明。

    ------题外话------

    众守卫:缇帅,看你把人家姑娘都吓傻了。

    炎彬:她才不会被吓傻,她心眼儿多着呢。

    北堂赫亦:去,围着护城河跑一圈!

    炎彬:大人饶命啊,京城这么大,我要跑到猴年马月啊?

    北堂赫亦一记眼神过来,炎彬撒腿就跑!

    ……

    北堂赫亦:你…怎么了?为什么不愿意与我有肢体接触,之前不一副要赖上我的样子。怎么变了?

    袁清菡:你不是不喜欢别人对你亲近吗?

    北堂赫亦: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我不喜欢别人与我接触,但是不排斥你。

    袁清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