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034 大人的双标好明显
    北堂赫亦说完,传令太监立刻吩咐一众人等起驾进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炎彬见状,只能和手下的锦衣卫跟了上去。

    他娘的,打仗都没有这么憋屈过。

    马车已经开始吱吱扭扭地走起来,袁清菡依旧不敢相信的问道:“你真的要跟我一起进宫?”

    北堂赫亦深邃的眸子看过来,他的头发一丝不乱,五官好看的就像话本子上的人物一样。

    今天几个采买的嬷嬷丫鬟,从集市上买了很多话本子回来。

    恰巧被袁清菡撞见。

    那几个人见到袁清菡便躲,分明就是有鬼。

    袁清菡便让她们过来,便看到了这些个话本子,才看了几页,便知道这含沙射影写的是谁的故事。

    没想到昨夜刚发生的事情,那些个文人墨客,便出了这么多有关她跟北堂赫亦的话本子。

    这样的热闹,她怎么能错过呢,作为处罚,把这些个话本子都没收了,并且让她们送到她的房中,她要得空的时候细细观看。

    那些丫鬟婆子看到自己小姐这般兴致勃勃的样子,都愣住了,小姐真是不嫌事儿大,看热闹竟然看到自己身上来了。

    北堂赫亦看她愣神,于是抬起好看的手在她眼前晃动了一下。

    袁清菡这才回过神来。

    北堂赫亦说道:“你要是不想跟我一起走,我下去。”

    袁清菡慌忙扯住他的衣袖说道:“别下去,我想让你跟我一起走。”

    声音娇娇柔柔,惹人怜爱。

    不过北堂赫亦真是一个矛盾的人,前脚说让她一个姑娘家要顾及自己的名声,后脚便跟她坐一辆马车,这不是让大家更误会了吗?

    北堂赫亦看了眼她的膝盖,说道:“你把裤腿撩起来,我看看。”

    明朝的女人裙子里冬天会穿裤子,夏天的时候也会穿一条到膝盖的短裤。

    袁清菡登时误解了他的意思,双臂抱住胸口,说道:“我虽然很喜欢你,但是成亲之前,我不会让你碰我的!”

    北堂赫亦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说道:“放心,我对你没兴趣,只是看看你身上的伤。”

    袁清菡“哦”了一声,然后低下身子去绾裤腿。

    因为从马上跌落时,身体别处还有擦伤,所以低下身子有些艰难。

    北堂赫亦见状,便蹲了下来。

    袁清菡被他的举动惊诧到了,抬起头来,却与他的脑袋撞了个正着。

    她发出哎呦一声。

    北堂赫亦伸手摸住她的头说道:“疼吗?”

    因为是突发状况,所以两个人的声音都有些大,听得马车周围的人脸都红了。

    传令太监也听到了,作为太后的人,他应该将这个情况立刻告知太后,太后很喜欢袁清菡,一直鼓捣朱耀焯要纳袁清菡为妃。

    太后要是知道这两个人在青天白日做这种事情,估计要被气晕过去。

    可是他却犹豫起来,北堂赫亦是谁,那可是大明第一权臣,要是被北堂赫亦知道他在背后嚼舌根,估计他性命不保。

    所以他决定保命要紧,什么风也不给太后透露。

    袁清菡感受着北堂赫亦的温柔,贝齿咬着红唇,一副娇羞的样子,说道:“不疼,就是你的脑袋为什么这么硬是石头做的吗?”

    说着便自顾自站起来。

    北堂赫亦也觉得自己失态了,咳嗽了一声,然后给她绾起裤腿。

    小腿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再往上,膝盖处被擦伤了一大片,有些地方已经结了痂。

    另外一条腿也是如此。

    北堂赫亦自下而上看着她,问道:“怎么伤的这么严重?”

    袁清菡笑道:“我从马上跌落下来,磕伤了。”

    北堂赫亦拧眉道:“还有别的地方受伤了吗?”

    袁清菡红了脸。

    北堂赫亦立刻明白,将她的裤腿捋下来,裙子摆好。

    然后直起身坐到座椅上,说道:“我给你的药你要按时用,这段时间不要沾水。”

    袁清菡拧眉道:“按时上药可以,但是不沾水有点麻烦。”

    北堂赫亦正襟危坐,好看的五官变得严肃,说道:“我行军打仗时,遇到战争激烈的情况,两个月都没有洗过澡,不照样过来了?”

    袁清菡嗫嚅道:“那岂不是都馊了。”

    北堂赫亦说道:“你说什么?”

    袁清菡立刻满脸堆笑,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北堂赫亦深深地看了袁清菡一眼,然后用食指和拇指夹住车窗上的软帘,看着外面。

    而袁清菡则一瞬不瞬看着他的侧颜,正是因为曾经失去过,所以才倍感珍惜。

    就在这时北堂赫亦忽然转过脸来,四目相接,电光火石之间,能听到两个人的心跳声。

    袁清菡嘴硬道:“我刚才没有看你,只是在发呆。”

    这种突然被抓包的感觉,真是要吓死人。

    北堂赫亦淡淡地说道:“此地无银三百两。”

    袁清菡吐了吐舌头,说道:“你知道是什么人刺杀我们吗?”

    北堂赫亦说道:“已经有了点线索,不要担心。”

    袁清菡启唇道:“谢谢你。”

    马车摇摇晃晃,两人也会跟着马车有所颠簸。

    袁清菡感觉好像坐在摇篮里面。

    昨夜她很晚才睡觉,今天一大早太后便让她入宫,所以她根本没有睡好觉。

    马车摇晃就像摇篮一样催眠,袁清菡很快便眼皮打起架来。

    北堂赫亦真害怕她会一不小心栽下去,所以伸手想扶住她,但是又觉得两人还没有到达如此亲密的地步。

    犹豫了一下,便将手收了回来。

    就在这时袁清菡迷糊着眼睛说道:“大人,我可不可以借用一下你的肩膀,我真的好困啊。”

    北堂赫亦犹豫了一下最终“嗯”了一声。

    袁清菡喜出望外,站起身子,便坐到北堂赫亦身边,然后将头靠在北堂赫亦的肩膀上。

    立刻有一股清淡的香味儿萦绕鼻间,如梦似幻。

    她小小的脑袋就这样枕在北堂赫亦的肩膀上,似乎没有温度一般。

    突然马车剧烈摇晃了一下,袁清菡的脑袋就此滑落。

    与此同时,北堂赫亦抱住了她的头,还把她安置在在自己的腿上。

    袁清菡睁眼看了北堂赫亦一眼,然后便沉沉地睡去了。

    北堂赫亦心道:你难道就这么信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