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050 她值得大人这般惦记吗
    北堂赫亦看到张轩宇出来,说道:“今日你做的不错,明日去找管家领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张轩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抱拳说道:“多谢大人!”

    张轩宇看着大人离开的挺拔背影,伸手挠了挠头,他今天做什么了,就做得不错?今日不就在柳园门口把守了吗?

    难道是因为他说了袁惟胜来柳园的事情?或者是刚才他让弟兄们去园子里,给大人和袁姑娘留了独处的空间?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都跟袁清菡相关,所以他抱袁清菡的大腿没有错,以后可得抱紧了,跟着袁姑娘有好处。

    北堂赫亦书房内。

    北堂赫亦坐在书桌跟前,闻应之站在厅中。

    北堂赫亦说道:“最近宫中有什么异样吗?”

    闻应之行了一礼,说道:“回禀大人,最近尹国公跟太后的关系走得有些近,应该是为了尹雪怡和皇上的婚事。皇上那边倒是没什么异样,除了上朝下朝,也没见他跟什么可疑的人接触。”

    北堂赫亦拇指和食指摩挲了一下,朱耀焯能够在众人的眼皮底下,搞出一个天月教,便说明他有一个秘密渠道与外界沟通,这个朱耀焯果然不简单。

    闻应之很少看到北堂赫亦这样严肃的神情,说道:“大人,最近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北堂赫亦看了他一眼,闻应之慌忙跪下行礼道:“卑职僭越了。”

    他真是糊涂了,首辅大人的事情,能是他这个身份的人能够打听的吗?这不是找死吗?

    北堂赫亦淡淡地说道:“起来吧。”

    闻应之瑟瑟发抖站了起来。

    他在宫中可以说是叱咤风云,除了皇上太后,皇亲贵胄见了他,那都是矮了半截,唯独面对北堂赫亦,他所有的威风都消失殆尽。

    他清楚地知道,若是没有北堂赫亦,他根本不可能坐上今天的位置。

    那些人敬畏他,巴结他,也都知道他身后的人是北堂赫亦,所以北堂赫亦就是他的再生父母,没有北堂赫亦,他什么都不是。

    待闻应之站定,北堂赫亦说道:“你吩咐你的人留意好皇上和太后的动向,尤其是皇上的行踪,有什么异样,赶紧来报!”

    闻应之慌忙说道:“是!”

    北堂赫亦说道:“下去吧。”

    待闻应之退下之后,北堂赫亦抬手摸了摸嘴唇,那是袁清菡亲过的地方。

    他嘴角不经意上扬,流露出一个几不可查的笑容,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竟然笑了。

    北堂赫亦用修长好看的手指又打开了那个抽屉,那个抽屉里依旧躺着那方手帕——袁清菡给他包扎伤口的手帕。

    北堂赫亦便又想起袁清菡的伤,今日看她脸上的伤已经好了很多,不知道膝盖上的伤怎么样了。

    单见她蹦蹦跳跳,应该没有大碍,但是他仍旧说道:“来人!”

    古廷璧迅速走了进来,抱拳行礼道:“大人!”

    北堂赫亦看了眼她的身后,说道:“旁的人都死了吗?”

    一个锦衣卫慌忙走了进来,抱拳行礼道:“大人!”

    北堂赫亦说道:“你让管家从药方拿出上好的金疮药,给袁姑娘送去。”

    古廷璧听完,手不自觉地抖了一下,心道:袁清菡只不过是轻微的擦伤,大人便这般上纲上线,她跟弟兄们上刀山下火海,重伤在床数日,他也只是问上几句,真的是云泥之别!

    那锦衣卫转身欲走,北堂赫亦突然起身,说道:“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看着北堂赫亦带着锦衣卫离开,古廷璧彻底心寒了。

    袁清菡就这么好吗?好得让大人这般惦记?

    好的甚至不愿意让袁清菡吃醋?

    所以才不让她去送药是吗?

    古廷璧的眼中敌意腾腾,这些年,她从来没有奢求过什么,只是想要大人的一星半点儿的感情,难道就这么难吗?

    尹雪怡跟着尹国香在随从的陪同下来到地下的密室。

    那密室相当隐秘,里面很大,有很多房间,里面关着很多人。

    哪些人见有人来,就像鬼魅一般,扶住铁栏,露出惨白而又瘦骨嶙峋的手指。

    长长的甬道两侧每隔几米便是一盏燃起的油灯,将甬道照得亮如白昼。

    甬道每隔几米便有一个家丁把守。

    她从小在国公府长大,竟然不知道有这么个恐怖的地方。

    借着灯光,尹雪怡发现有些人她竟然认识,这些人基本上都是跟尹国香敌对的人,有些只是拌过几句嘴,竟然也被关了进来。

    能够跟尹国香有过节的人,要么是皇亲国戚,要么是富商巨贾,可是竟然都被抓了过来。

    这些人的失踪在京城闹得沸沸扬扬,但是最终人没有找到,他们的家人也只能作罢了。

    尹雪怡越往里走,越觉得阴森可怕。她甚至都不敢看那些人的眼睛。

    他们的眼睛里面藏着很多东西,有的是恶毒阴狠,有的是凄惨可怜。

    看在人的眼里,不觉让人心惊肉跳。

    这些人应该是被折磨怕了,见了尹国香都瑟瑟发抖地躲了起来,不敢再看热闹。

    尹雪怡实在是受不了了,上前抱住尹国香的胳膊,怯生生地说道:“娘,我害怕。”

    没想到尹国香非但没安慰她,还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吓得尹雪怡慌忙放开她的胳膊。

    这里真是人间炼狱,进来的人都变得不正常了。

    尹国香在一间牢房停了下来,尹雪怡和众人也停了下来。

    尹雪怡向远处看去,那里还有很多牢房,仿佛没有尽头一般。

    这时一个人扑了过来,哀求道:“夫人!夫人!饶命!”

    那个人被打得鼻青脸肿,已经分辨不出是谁了。

    尹国香看到尹雪怡一头雾水,说道:“你不认识他吗?”

    尹雪怡这才仔细看去,竟然是上次跟尹国香发生丑事的王郎君!!

    母亲不是很喜欢他吗?他为什么在这里?

    尹国香知道她在想什么,说道:“你不是说只要他死了,事情才不会有人知道吗?你现在就杀了他。”

    说着尹国香接过随从递过来的一把锋利的匕首,放到尹雪怡的手上。

    尹雪怡并不愿意接过来,是尹国香硬生生塞给她的,甚至把她的手都弄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