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054 情敌找上门
    袁清菡一把将药瓶抢了过来,兴奋地说道:“真的吗?”

    绛珠笑道:“千真万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袁清菡笑着将瓶子放在手里,眼中已是星辰大海。

    绛珠打趣道:“可惜啊,昨天某人睡得跟小猪似的,什么都不知道,白瞎了人家的一片苦心。”

    袁清菡拿起枕头向她扔过去,笑道:“你才跟个小猪似的。再说,怎么就白瞎了,我又不是不抹。”

    她看了看外面一眼说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绛珠说道:“巳时。”

    袁清菡哭丧着脸说道:“这么晚啊,估计他已经上朝去了。你快去让人把洗漱用具拿过来。”

    绛珠看到自家小姐着急忙慌的样子,说道:“您不是说首辅大人上朝去了吗,为什么还这么着急?”

    袁清菡边穿鞋子边说道:“难道只有他的事情我才上心吗,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好不好。”

    绛珠打趣道:“我看您眼里除了首辅大人,什么都没有。”

    袁清菡“嘶”了一声,说道:“我得赶紧去袁氏医馆看看,听大人说薛管家和伙计已经获救了,我得去看看他们。而且今天是进药材的日子,我得亲自把关才行。”

    袁清菡洗漱完毕,从膳房拿了个包子便走,因为晚一点儿就要被柳如烟抓包,她就得踏踏实实吃完饭才能走。

    她才不想把宝贵的时间用在吃饭上呢。

    但是走到院子里,还是被柳如烟看到了,说道:“臭丫头,干什么去?!吃完饭再走!”

    袁清菡扬了扬手中的大白包子,说道:“有它就够了,娘亲,我走了啊,医馆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呢。”

    柳如烟说道:“你给我……”

    她突然就顿住了,因为袁清菡已经一溜烟跑走了,她说什么也是徒劳。

    袁清菡着着白色男子服饰,可谓是英姿飒爽。

    她坐着马车经过首辅府的时候,将帘子撩开,向门口的守卫问道:“首辅大人在吗?”

    门口的守卫已经换了新面孔,那个讨人厌的守卫已经不见了,北堂赫亦果然是说到做到,雷厉风行。

    一个守卫说道:“首辅大人上朝去了,还没有回来。”

    袁清菡放下帘子,本来也没有报什么希望,下次一定要早起,只有这样才能够创造偶遇的机会。

    马车正要前行,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

    “袁姑娘,可不可以聊几句?”

    袁清菡身体一僵,掀开帘子,正看到古廷璧从台阶上走下来。

    绛珠透过帘子,也看到了古廷璧,上次见面,她就发现这个古廷璧似乎喜欢首辅大人,那就是小姐的情敌,她当然对古廷璧不待见,心直口快地说道:“我们小姐忙着呢,没空跟你说话。”

    袁清菡看了她一眼,说道:“古统领不要介意,我这丫头口无遮拦,古统领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便是。”

    袁清菡曾经听到锦衣卫这般称呼她,所以也称呼她为“古统领”。

    古廷璧说道:“我刚好要去街上办点事,能搭一下姑娘的车吗?”

    袁清菡笑道:“如此甚好,咱们边走边说。”

    说完,袁清菡看着绛珠,绛珠虽然有诸多不愿意,但是还是下了马车。

    绛珠心道:这两个人累不累,明明是情敌,明明看对方不顺眼,但是说起话来却这般客气,太虚伪了。

    古廷璧上了马车之后,马车便开始吱吱扭扭地行进起来,能够听到马蹄嘚嘚,清风将帘子吹起,发出轻微的声响。

    袁清菡看着古廷璧,脸上有些不自然,但是尽量让自己内心平静,笑问道:“古统领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古廷璧不喜欢拐弯抹角,直入主题,说道:“袁姑娘喜欢首辅大人吗?”

    袁清菡很欣赏她的直接,说道:“我喜欢他。”

    古廷璧没想到她竟这般坦率,继续说道:“那姑娘可了解首辅大人?”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谁最了解北堂赫亦,恐怕就要数她了,前世今生,还能不了解吗?

    袁清菡淡淡地说道:“古统领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古廷璧面色一僵,说道:“你跟大人不是一路人,而且大人也不可能成家立业,不能给姑娘安定的生活。”

    袁清菡说道:“爱一个人便要爱他的全部,即使他不能给我安定的生活,我仍然愿意陪着他,只要在他身边就可以了,这就是我想要的。”

    古廷璧本想让袁清菡知难而退,没想到袁清菡却这般执着。

    古廷璧眼色沉沉,说道:“姑娘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那你知道大人想要什么吗?姑娘又能给大人想要的东西吗?”

    袁清菡冷笑了一下,说道:“古统领是想说你能给大人想要的东西?”

    古廷璧神色严肃,说道:“当然,我能够为他冲锋陷阵,是他的左膀右臂,他想要的我都能设法为他完成。”

    袁清菡神色也认真起来,说道:“恐怕大人最不缺的就是左膀右臂吧?”

    这句话彻底给古廷璧当头一棒,她虽然说得很残酷,但是却是事实,正因为是事实,才重重地给她致命一击。

    古廷璧重新打量起这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本以为她是一个空有其表的绣花枕头,本以为她是一个享受安逸生活的官家小姐,但是没想到她思路这般清晰,言辞这般犀利。

    古廷璧心中的嫉妒之火熊熊燃烧着,她拼命地想找出袁清菡身上的缺点,可是却发现非但没有,反而更多地发现了袁清菡身上的闪光点。

    袁清菡继续说道:“今天古统领这般开诚布公地跟我聊天,我很高兴,因为这恰恰说明,大人对我很不一般,我要谢谢你告诉我这一点。”

    古廷璧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说道:“袁姑娘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得好,因为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袁清菡笑道:“这句话同样送给古统领,与古统领共勉。”

    古廷璧脸都气红了,说道:“停车!”

    马车戛然而止,袁清菡看着准备要下车的古廷璧,说道:“古统领。”

    古廷璧坐回位置,看着袁清菡,目光清冷。

    袁清菡说道:“你如果真的为大人好,就不要干预大人的决定,大人知道他想要什么。而且更不要因为我的关系,跟大人离心离德,大人还是信任你的。”

    古廷璧面目僵硬,脸上露出讥诮的神情,说道:“我跟大人的关系坚不可摧,岂能因为你就变得疏远,人还是不要好高骛远的好。”

    袁清菡说道:“希望如古统领所言。”

    古廷璧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打开车门,下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