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057 将计就计
    袁清菡说道:“我还是亲自去取吧,旁的人不知道东西放在哪里,调转车头回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薛掌柜慌忙说道:“不可……”

    袁清菡故作疑惑地看着他,说道:“为什么?”

    薛掌柜也知道自己失态了,神色慌张地说道:“因为……因为马上就要到了,就在前面。”

    袁清菡纳罕地说道:“不是说在南城吗?”

    薛掌柜一下子愣住了,脸上早已经大汗淋漓,挥汗如雨。

    袁清菡向锦衣卫使了个眼色,那锦衣卫上来就把薛掌柜敲晕了过去。

    袁清菡说道:“怎么样,人找到了吗?”

    那锦衣卫说道:“人已经找到了,已经被绑起来了。”

    袁清菡点了点头,说道:“把人带过来吧。”

    大约等了有一炷香的时间,几个锦衣卫控制着一辆马车赶了过来。

    袁清菡走了过去,打开车门。

    看到尹雪怡被绑住了手脚,见有人开门,不停地挣扎,待看到是袁清菡的时候,眼睛里面放射出仇恨的光芒。

    如果眼睛能杀人的话,那袁清菡必定是千疮百孔。

    袁清菡冷笑一声说道:“你不是想算计我吗?那我就看看你到底打得什么坏主意。”

    她转过头来对一个锦衣卫说道:“锦衣卫大哥,辛苦你,把人抱出来,放到我的马车里。”

    那锦衣卫听到她这么称呼,简直吓得半死,若是大人知道袁姑娘是这么称呼他的,他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袁清菡看着锦衣卫将尹雪怡抱到自己的马车中,不禁汗颜,若不是她早日察觉,恐怕,今日被陷害的应该是她吧。

    原来,她从几日之前便怀疑薛掌柜了,那日她就是听了薛掌柜的话,说有官吏说袁氏医馆有假药,让她去看看。

    在去的路上,便遇到了暴徒,将薛掌柜和伙计打晕,然后将袁清菡劫走。

    也就是在那一天,袁府遭遇刺杀,这也太巧合了吧。

    从那时候,袁清菡便有所怀疑。她本以为薛掌柜是朱耀焯的人,但是今日却发现他竟然跟尹雪怡也有联系,实则是一个两面三刀的双面间谍。

    祖父待他不薄,可是他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

    袁清菡虽然知道了幕后的主使是尹雪怡,但是还不知道尹雪怡的打算是什么?所以她让尹雪怡跟她互换,继续前往约定地点。

    看着尹雪怡在袁清菡的马车中不住地挣扎,好像是疯了一般,眼神中除了愤怒还有绝望,不难看出,她定是要用一个恶毒无比的计谋来算计她。

    只不过,接下来,就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袁清菡进入马车点了尹雪怡的穴道,瞬间尹雪怡说不出话来,也不能够动弹,只能软绵绵得靠在马车壁上。

    拉着尹雪怡的马车向前行了大约有两里地,马匹突然被绊倒,登时马车侧翻在地上,两个锦衣卫正想去救,但是迈进隐藏在树叶下的大网。

    有几个黑衣人立刻拉扯大网的绳索,那绳索立刻收紧,将两个锦衣卫高高地悬挂在树上。

    就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十几个黑衣人或从树上,或从灌木丛中出来了,嘴里发出狂浪的笑声。

    为首的黑衣人将兵器扔给身后的跟班,然后哈哈大笑着,径直来到了马车旁边,打开车门,看了一眼马车里面软绵绵待着的尹雪怡。

    扯开脸上的黑布,露出狰狞和骇人猥琐的笑容,说道:“弟兄们!今日咱们有口福了,是一位娇滴滴的小姐,老子尝过很多女人的味道,还没有尝尝大家千金的味道。老子先尝尝鲜,你们且先等着,一个一个的来。”

    其他的黑衣人,也皆扯下脸上的黑布,露出阵阵浪笑和狞笑。

    他们皆丑陋不堪,肮脏不堪,脸上还有数个刀疤,一看便是江林大道。

    袁清菡以及绛珠,还有十几个锦衣卫隐在隐蔽处,将眼前的一切看在眼底。

    她握紧了拳头,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尹雪怡竟然坏到这种地步,不管怎么样她们也算是有血缘关系的,她怎么说也是尹雪怡的堂妹,可是尹雪怡竟然找来这么多肮脏的人来玷污她的清白。实在是可恶至极,可恨至极!

    果然,真的应了那句话,善良的人永远不知道坏人能够坏到什么地步,因为坏人是毫无底线,毫无良知的。

    你不要去责怪一个坏人怎么会这么坏,怎么能这么泯灭天良,因为你责怪也没有用,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良知,根本不会推己及人,从而改邪归正。

    就说这些放浪形骸的恶人们,他们哪一个没有母亲,没有妻子,没有姊妹,可是他们仍旧能做出伤害一个清白女人的龌龊事情。

    如果你大声地说道:“求求你,你没有女儿吗,如果你的女人遭受今日这般羞辱,你会怎么样?!”

    这样的话说了也是徒劳,因为他们根本不会想到这些,即使想到这些也不会觉得自己做的不对,他们就是畜生,他们没有天良,他们的世界里只有他们自己,其他所有的人都可以成为鱼肉,任人宰割。

    这就是坏人。

    有时候想想,人真的非常可悲,善良的人何其多,虽然坏人很少,但是身边出了那么一两个坏人,便能将一群善良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那黑衣人头头跳上马车。

    尹雪怡惊恐地看着这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他满脸横肉,脸上还有多个凹凸不平的化了脓的大包,脸上带着邪恶和肮脏的笑容,露出满嘴乌黑还塞着肉丝和菜叶的大黑牙。

    尹雪怡的绝望就像潮水一样席卷而来,她想挣扎,可是身上却像泡了很久的面条一样,绵软无力,根本没有办法动弹。

    那老男人靠了过来,尹雪怡一下子就闻到了一股厕所里的恶臭,那恶臭从老男人的身上还有嘴里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尹雪怡都要被这味道熏得晕死过去。

    那老男人一把将她抱住,色——眯眯地看着她,用满是恶臭的嘴,说道:“小美人,来,让爷今日好好疼疼你!”

    说着便狠狠地吻住尹雪怡的鲜红的嘴唇,那里还没有被任何人一亲芳泽,她是要把自己的初吻留给她心爱的男人——朱耀焯的。

    可是却被眼前的老男人给侵夺走了。

    尹雪怡被点了穴道,根本没有办法动弹,只能任由这个老男人在她的嘴唇和嘴里为所欲为。

    那股恶臭一直萦绕在嘴里,挥之不去,她的胃里翻江倒海,涌起阵阵酸水,真的好想吐,好想吐,可是她吐不出来,也躲闪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