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059 白瞎了这么好看的脸蛋儿
    白洛霆看着袁清菡一脸迷茫的一样,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怎么,不认识了?两年前的囚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袁清菡一下子就想起来,指着他说道:“竟然是你,你不是……”

    你不是蒙古小王子吗?

    袁清菡后面的话没有说,而是拉着绛珠,站到了为首锦衣卫的身后。

    白洛霆本名叫做扩廓帖木儿,是北元皇帝爱猷识理达腊的最小的儿子,因为母亲是高丽贡女白氏,为了在大明出行方便,便给自己起了汉人的名字,名为白洛霆。

    白洛霆此次前来,目的未明,而且他跟他的手下定然是武功高强,否则,以锦衣卫高强的武功,怎么可能这么久才发现他们的行踪呢。

    他难道是要绑架自己威胁北堂赫亦?她可得保护好自己,不能让白洛霆有可乘之机。

    袁清菡脸上满是戒备,说道:“你怎么认识我?”

    白洛霆脸上满是讥诮的表情,说道:“京城第一美人,大明第一神医圣手,谁不认识呢?况且,你不是说我长得英俊吗?我对夸奖我的人,印象一向非常深刻。”

    看着白洛霆吊儿郎当的样子,袁清菡瞪了他一眼,说道:“自恋。”

    白洛霆看着她笑了一声,然后看着为首的锦衣卫说道:“你给北堂赫亦说一下,三日之后,松鹤楼一叙,有要事相商。”

    袁清菡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明目张胆地说这么机密的话,若是被尹雪怡知道了,再告诉尹国公,那么全天下都知道堂堂的内阁首辅要见蒙古小王子了。

    她担忧地向马车的方向看了一眼。

    白洛霆明白她的意思,笑道:“袁姑娘放心,她已经中了迷魂香,睡着了。”

    怎么可能,马车离他们很远,而且还在众锦衣卫的身后,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袁清菡看了绛珠一眼,绛珠会意,回身掀开帘子向马车里看了看,然后走到袁清菡身边,低声说道:“确实睡着了。”

    袁清菡眼睛眯了起来,心道:这些人还真是厉害得很呢,得小心一些。

    白洛霆看向袁清菡,笑道:“袁姑娘这下总相信了吧。”

    袁清菡不说话。

    白洛霆笑意分明,刷一下展开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

    上面竟然绘的是清明上河图,他难道是不知道这图的意思是什么吗?也不知道清明是什么意思?实在是附庸风雅,怎么看怎么讨厌。

    此前怎么就觉得他长得英俊呢。

    白洛霆转身离开,他身后那些穿着奇装异服的人也跟着转身离开。

    那些人面无表情,胖的胖,瘦的瘦,还有女的,那个女人摸着大红嘴唇子,脸抹的白白,一看就特别恐怖。其他的人也跟这个女人一样特征明显。

    袁清菡很是纳闷,这样一群特征明显的人,还想去松鹤楼,简直是天方夜谭。

    突然,白洛霆站住,没有转身,依旧摇着扇子,说道:“袁姑娘,白某有句话还是要讲,汉人有句话说,不折手段达目的,但是你也是女人,像这种恶毒的事情还是不要再做了,多给自己积极功德,否则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看的脸蛋儿。”

    他明显是误解了袁清菡,认为这一切策划都是袁清菡做的,目的就是败坏尹雪怡的名声。

    典型的只知其果,不知其因。

    绛珠正想替自己小姐辩白几句,说道:“你误会……”

    袁清菡慌忙扯住她。

    绛珠只好闭嘴,待那些人走了之后,她忍不住说道:“小姐,明明是他误会您了,您为什么不让奴婢解释?”

    袁清菡说道:“跟不相干的人解释什么,若是大人误会了我,我定然是好好解释一番的。”

    绛珠嘟嘴道:“小姐,你的眼中怎么就只有首辅大人?”

    袁清菡说道:“那是。”

    可是她脸上并没有笑容,看了眼尹雪怡所在的马车,愈加心事重重起来。

    袁清菡说道:“锦衣卫大哥,此地不宜久留,还是速速回城吧。”

    那锦衣卫看了远处被五花大绑捆在马背上的薛掌柜说道:“袁姑娘,这个人怎么处置?”

    袁清菡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今天没时间审问他,你那里可有关押的地方。”

    这话算是问对人了,锦衣卫最知道在哪里关押人。

    锦衣卫说道:“那这个人便交给我,袁姑娘放心。”

    袁清菡说道:“谢谢。”

    锦衣卫首领指着瑟瑟发抖的伙计,说道:“这个人跟他关在一处?”

    袁清菡说道:“分开关,不要让两个人通了口信。”

    薛掌柜谁都不带,偏偏只带他一个人,上次袁清菡被绑架也是这个伙计,两个人定然是同伙儿。

    袁清菡让锦衣卫将尹雪怡放回她自己的马车中,尹雪怡带来的人只是被打晕,待他们醒来之后定然会把尹雪怡送回府中。

    袁清菡和众锦衣卫躲在暗处,看到尹雪怡的丫鬟和随从们醒了之后,驾着马车离开,他们一行人这才从另一条道会京城。

    他们所在的位置离京城有点远,等到回到城中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了,大街上华灯初上,大街上的人们依旧说说笑笑,小摊小贩跟前依旧热热闹闹,生活仍旧再继续。

    绛珠担忧地看着袁清菡,说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不开心?”

    她家小姐一直以来性子活脱,突然之间安静下来,非常明显,让人很不适应。

    袁清菡依旧掀开帘子,看着外面的街景,淡淡地说道:“没有啊。只是有些累,回家睡一觉就好了。”

    绛珠顿了一下,还想说话,便听到袁清菡放下帘子,闭上眼睛,说道:“我闭一会儿眼,到了叫我。”

    绛珠只能说道:“好。”

    袁清菡和绛珠回到家,正赶上刘妈和丫鬟们把饭菜端上来。

    袁瑞鸿跟袁清菡很亲,见袁清菡,从正厅跑了过来,说道:“阿姐,你怎么才回来啊,咱们吃完饭继续来斗蛐蛐吧。”

    昨天袁清菡回来的很早,陪着袁瑞鸿逗了小半日的蛐蛐,被柳如烟狠劲地数落了一顿,说她为姐不尊,不知道带着弟弟学习,还带着弟弟荒废学业,不学好。

    数落了很长时间,直到袁惟寅回来也没有消停,袁惟寅先是没有插话,后来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说道:“哎呦,两个孩子难得玩一会儿,让他们玩吧。”

    就因为这句话,将柳如烟的火力全部吸引了过去,两兄妹对视了一眼赶紧吃完饭,然后相约到袁瑞鸿的房间斗蛐蛐。

    袁瑞鸿的房间什么都有,弹弓啊、蛐蛐啊、知了啊,反正妥妥的男孩子的房间,好玩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