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067 记住,你是我的女人
    还没有等袁清菡反应过来,北堂赫亦已经抱着她,脚尖点地,腾空而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袁清菡抱着他的脖颈,享受着风吹过耳际的轻柔,享受着每一次轻盈地跳跃,在此期间,他抬头看着墨蓝的天空,那种摇晃的感觉就好像是做秋千一样舒服极了。

    北堂赫亦先是飞上假山,然后有踩在八角亭子的屋顶上,再然后飞跃到城墙之上。

    最后便几个飞跃便落到了柳园。

    在此期间,那些把守森严的锦衣卫一点儿都没有发现他们两个的身影。北堂赫亦武功高强到没有办法估量。

    袁清菡说道:“你把我放下来吧,我自己走回去就好了,你走吧。”

    可是北堂赫亦只是看了她一眼,仍旧抱着她向前走去。

    袁清菡惊诧地发现北堂赫亦竟然知道她住的位置,不觉俏皮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的房间在哪儿?”

    北堂赫亦简短地说道:“被忘了,柳园我很熟。”

    袁清菡笑道:“话虽如此,你却这么清楚我住在哪儿,是不是说明你心中有我?”

    北堂赫亦清了一下嗓子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了两个家丁的声音,袁清菡正惊慌失措,却看到北堂赫亦已经抱着她拐进了假山里面。

    那假山层峦叠翠,错落有致,人躲在里面根本看不见。

    两个人呆在里面空间却不很大,袁清菡挣扎了一下,北堂赫亦将她放在地上。

    袁清菡轻轻咬着食指尖,侧耳听着外面的声响,眉头轻轻皱起,当发现声响越来越轻微,遂展露笑颜,转过头看向北堂赫亦。

    却在夜色中看到一双再明亮不过的眼睛,她的心咯噔一声。

    就在下一刻,北堂赫亦便吻上了她的嘴唇,她发出了轻微的一声,接着所有的声音和情绪都淹没在他火热的辗转反侧的嘴唇上。

    袁清菡心道,北堂赫亦果然是没有开过荤,所以刚尝到了甜头,便有些欲罢不能了。

    袁清菡踮起脚尖,抱住北堂赫亦的脖颈,这样他亲的应该没有那么费力,因为他实在是太高了,为了亲她,不得不躬着点身子,委实可怜。

    长长的一吻结束,两个人都有些呼吸浓重,相互之间的灼热气息更加撩人。

    北堂赫亦用额头抵着她光洁的额头,鼻尖似乎都要贴着她的脸了,只听他说道:“还想让我亲你吗?”

    袁清菡面红耳赤,轻“嗯”了一声,然后便听到某人一声浅笑,稍一前倾便吻上了她香甜的红唇。

    北堂赫亦用大手护着她的脑袋,将她整个人抵在凹凸不平的假山上,亲的酣畅淋漓。

    直到外面又传来轻微的说话声,袁清菡放在他坚实胸膛上的手,稍稍使了一下力气。

    北堂赫亦又狠狠地亲了一口,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她的红唇,却将她整个人竖着抱了起来,她的脚都要落地了。

    他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感觉要把她整个人嵌进身体里一般。

    果然,三十年没有开过荤的男人惹不起。

    北堂赫亦将袁清菡紧紧抱了一下之后,便将袁清菡放了下来,低头看着她光洁美艳的小脸儿,却依旧是将她圈在怀里。

    借着月光,袁清菡能够看到北堂赫亦地嘴唇红红的,应该也是肿了的,不过嘴唇肿了的大人除了英俊,还多了些可爱和烟火气息,终于不是冷冰冰的了。

    袁清菡抬头看着北堂赫亦好看深邃的双眸说道:“我要回去了,绛珠还在我的房间里,她应该等急了。”

    北堂赫亦轻“嗯”一声,收紧了手臂,贴近袁清菡的耳根,用带有诱惑力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记住,你是我的女人。”

    他的温热的气息就打在她的耳根,袁清菡不觉哆嗦了一下,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袁清菡笑道:“那你要记住,你是有女人的人了,不能在外面拈花惹草。”

    北堂赫亦疑惑地说道:“你看我像拈花惹草的人吗?”

    袁清菡抬起白皙的素手,那双手在月光的映衬下更加白皙,好似还散发着某种柔和的光芒,实在是好看的紧。

    她玩弄着北堂赫亦胸前的衣服,说道:“那你也不要跟别的女人走得太近,我会吃醋的。”

    “嗯。”

    袁清菡放在北堂赫亦胸口上的小手一顿,抬头看他,说道:“我要回去了。”

    北堂赫亦依旧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袁清菡笑道:“那你放开我啊。”

    “嗯。”

    可是北堂赫亦依旧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袁清菡遂笑着踮起脚,抱住北堂赫亦地肩膀,将头靠在他的肩头。

    北堂赫亦顺势托着她的屁股将她竖着抱了起来。

    袁清菡抱得更顺手了,将脖子埋在北堂赫亦地脖颈处,北堂赫亦的脖颈热热的,很是舒服。

    北堂赫亦说道:“我抱你回去。”

    袁清菡挣扎了一下,抬起头,小手将北堂赫亦英俊的脸颊抱住,摩挲了一下,居高临下看着他,笑道:“你不要这样,要是被别人看到怎么办?”

    北堂赫亦淡淡地说道:“你是我的女人,有什么遮着掩着的?”

    袁清菡笑道:“话虽如此,可是我爹爹和娘亲一时之间还没有办法接受你,我不想让他们伤心,咱们还是慢慢来吧。”

    北堂赫亦眉头拧起,“嗯”了一声,将她放了下来。

    袁清菡笑道:“我走了。”

    本想着跟北堂赫亦道别,没想到北堂赫亦竟然拉了她的手,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径直走向鹅卵石路,那是通往袁清菡的房间的必经之路。

    袁清菡心道,大人,你这般容易被得到,就不害怕别人不珍惜?

    他们慢慢地走着,影子在他们的前面一点点延伸,清冷的夜风吹拂着他们。

    袁清菡依旧蹦蹦跳跳,白天的阴霾,因为北堂赫亦荡然无存。

    到了自己居住的房间门口,袁清菡停了下来,然后转身摇了摇北堂赫亦地手,说道:“既然我是你的女人了,是不是每天都可以跟你见面了?”

    北堂赫亦“嗯”了一声。

    他果然是不苟言笑,回到问题都非常简短。

    袁清菡皱起眉头苦恼的说道:“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见你呢?”

    北堂赫亦剑眉动了一下,说道:“我除了上朝或者是外出执行公务,都会在家。”

    在家?这个词用得相当暧昧。

    袁清菡笑道:“那你的意思是,你在家的时候,我可以随时找你?”

    “嗯。”

    袁清菡歪着脑袋说道:“那我是不是可以陪你一起练剑?”

    北堂赫亦说道:“我早晨可能会起得比较早。”

    袁清菡慌忙说道:“早晨陪你练剑我可起不来,我还要睡懒觉。我说的是晚上。”

    “嗯。”

    袁清菡不好意思地看着面前这个玉树临风地美男子,说道:“那你走吧。”

    北堂赫亦看了她的身后,说道:“我看着你进去。”

    袁清菡笑道:“那好吧。”

    说着便蹦蹦跳跳向自己的房子走去,到了门口,却又突然折了回来,跑到北堂赫亦地身边,踮起脚尖,亲了他的嘴角一下。

    然后迅速往回跑,说道:“早点休息。”

    然后便消失在门口。

    北堂赫亦低头看了一下地面,嘴角上扬。

    听着里面绛珠的抱怨声,他摇了摇头,然后脚尖点地,腾空而起,几个飞跃,便又回到首辅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