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069 审问
    那锦衣卫带着袁清菡一路来到了诏狱,因为北堂赫亦的缘故,她的待遇相当好,诏狱这种十分森严的地方,竟然向她这个外人敞开了大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袁清菡一直被带到了审讯室。

    她还是第一次进审讯室这个地方,各种各样奇形怪状没有见过的刑具,虽然不认识,但是却能够从他们的锋利程度可以看出来,被用刑的人,一定承担了相当大的痛苦。

    老虎凳上甚至还有血迹,十字木架上也有很多的血迹,这足以看出,审讯的时候有多狠辣。

    那锦衣卫说道:“袁姑娘在这稍等一下,等会儿就会把人带来。”

    刚才进入审讯室的时候,袁清菡看到岳麓知会了当值的诏狱的统领,让去提人。

    袁清菡还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她真的被这些刑具震惊到了,同时也被这些刑具害怕到了。

    岳麓当然看出了袁清菡的神情,心内直敲鼓,心道:这下可惨了,万一被袁清菡吓到,大人那边还不得剥了他的皮啊!

    他赶紧说道:“袁姑娘,您坐在椅子上等着吧,人一会儿就来了。”

    袁清菡看到审讯人的正前方,放了一把非常醒目又非常烧包的太师椅,与这些血迹斑斑的刑具格格不入。

    她张口问道:“这是谁坐的地方?”

    岳麓脱口而出说道:“这是只有大人坐的地方,我们旁的人可没有资格坐这么豪华的椅子。”

    大明等级森严,高一级能吓死人,更何况北堂赫亦这种高高在上的人。

    大明等级森严真是体现在方方面面。

    袁清菡问道:“大人经常来审讯室审问犯人吗?”

    岳麓说道:“也不经常,审问的都是罪大恶极的硬骨头。但是不管那骨头有多硬,大人总是能撬开那人的嘴巴。”

    后面一句是带着骄傲说的。

    岳麓说完便后悔了,心道:万一袁姑娘对大人产生不好的印象了怎么办,他们锦衣卫在老百姓的身边,哪个不是闻者变色,更何况是袁姑娘这样温婉柔弱的小姑娘。

    唉,不会说话还是少说吧。

    省得祸从口出。

    好在岳麓看到袁清菡面色如常,并没有害怕嫌弃之色,心里这才放心了一些。

    “袁姑娘请坐。”

    就在说话的档口,人已经被带来了。袁清菡不在客气,而是坐到了太师椅上。

    刚坐定就看到薛管家是被架着进来的,他的腿已经软的跟两条面条一样,根本不会走路。

    旦见他身上脸上却没有任何伤痕和血迹,如此是为的哪般呢?

    袁清菡看到薛管家裤腿上尿的痕迹,一下子就明白了。

    他这是被吓的。

    进了诏狱的人基本上没有或者出去的,即使有活着出去的也是眼瞎耳聋、目痴口呆,跟个傻子一样,再也不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薛管家被关押了一夜和一个清晨,必定见识审讯的力道的,吓成这样也不足为奇。

    岳麓把薛管家关押到诏狱是对的。

    锦衣卫办事非常利落,几下子便把薛管家绑在了审讯的十字架上。

    那薛管家又尿了一回。

    袁清菡还没有说话,那薛管家便哭求道:“姑娘,救我,救我,我当时就是鬼迷了心窍,再也不敢了,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您……您就看在袁老大夫的面儿上饶了我这一回吧。”

    不提袁晋川还好,一提到祖父,袁清菡更生气了,说道:“你勾结外人,陷害袁氏医院,甚至要灭了袁氏满门,眼下还与外人合伙坑害祖父疼爱的孙女,你觉得你对得起祖父吗?居然还有脸提到祖父,真是恬不知耻。”

    薛管家哭得鼻子拉了好长,真是痛哭流涕,只听他说道:“姑娘,我确实做的不是人事儿,对不起您,对不起袁老大夫,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你还有脸给我提祖父,当年你只是一个小乞丐,饥寒交迫在大街上奄奄一息,是我祖父把你捡回来,没有外祖父,你早死了,而如今你就是这么回报他的?”

    在袁清菡说这些的时候,薛掌柜早已经泣不成声,待袁清菡说完,哽咽着说道:“姑娘我就是鬼迷了心窍,我只想着在袁老大夫跟前做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凭什么把袁氏医馆交给你,所以心里面很不服气,最后发现袁老大夫是对的,袁氏医馆在你的经营下蒸蒸日上,名声也越来越响,我就是被猪油蒙了心,完全将袁老大夫的救命大恩抛在了脑后,您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下次绝对不敢了。”

    袁清菡说道:“好,给你一次机会也行,但是你要把背后的人一五一十说出来,有什么计划,都从实招来。”

    薛掌柜一听这些慌了,说道:“姑娘,我是真的不能给您说啊,我要是说了,我一家老小的命就完了,我跟他们签过生死契的,若是我敢说一个字,那我的家人便姓名不保。”

    岳麓心道:还好袁姑娘有远见,在薛掌柜被抓之前,便让锦衣卫将他的家人转移了,当时不知道缘故,眼下却直道,袁姑娘计谋深远。

    袁清菡说道:“人在我们手里,这些个物件儿,你应该很眼熟吧。”

    说完便有锦衣卫往地上扔了个包袱,包袱发出哐当一声落到地上,包袱随之打开,里面是一些女人的发饰,还有小孩子的拨浪鼓弹弓之类的玩具。

    薛掌柜一看这些,当场破防了,自然对袁清菡千恩万谢,接着便说道:“当您接手袁氏医馆的时候,便有一个人找到了我,让我一定要从中破坏,让袁氏医馆经营不下去。”

    “那个人是谁?”

    薛掌柜说道:“他虽然没有说,但是从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中,我知道是宫中的人,当时我还在想,姑娘跟皇上和九公主这么熟,竟然有人陷害,想必是得罪了什么皇亲贵胄。当时也没多想,只觉得让袁氏医馆出一些状况,好让你知难而退,然后我好接手,但是没想到你短短两个月便将袁氏医馆管理的仅仅有条。”

    他继续哭求道:“姑娘,求求你,再原谅我一次,我上有老下有小,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姑娘,您就行行好,好不好。”

    袁清菡冷哼一声,说道:“看来你还是不老实,这次你难道不是知道我可能遇到什么样的状况去,却依旧把我带过去吗?你要是再这样,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薛掌柜哭道:“姑娘,我说,我全都说,我现在年龄已经大了,要是没有袁氏医馆,便什么也不是,我真的不甘心,所以当尹雪怡找到我的时候,我便答应了,姑娘,我真的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