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076 不用搬家了
    袁清菡净完手便开始吃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袁惟寅依旧品茶,柳如烟依旧绣袁清菡的嫁妆,而袁瑞鸿则蹲在门口逗蛐蛐。

    一家人正可谓是其乐融融。

    多少次袁清菡被这一世难得的温馨感动住。

    之前点点滴滴的事情,在失去了之后才知道却是弥足珍贵的。

    四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这话。

    袁惟寅想到了什么,叹了一口气。

    柳如烟停了手上的动作,抬眼看他,说道:“你怎么了?”

    袁惟寅说道:“恐怕咱们一时半会儿搬不了家了。”

    三个人手上的动作都停住了,袁清菡内心窃喜,而柳如烟是疑惑,袁瑞鸿呢,当然是不想搬了,柳园多好啊,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都有。

    看到三人都认真听,袁惟寅很满意,说道:“我今天派人去打探租房的事情,可是他们反馈回来的结果,有的说房子已经租出去了,有的说那些房东见了他们跟见了瘟神似的逃跑了。他们整整跑了一天,愣是一个房子也没有看。”

    柳如烟皱眉道:“这些太奇怪了,偌大的京城竟然没有一个可以租的房子,这于理不合啊,你说是不是有人从中作梗啊。”

    袁清菡当听到袁惟寅说话的时候,便将头低了下去,要不然她的笑容肯定就暴露了。

    她内心窃喜,昨晚北堂赫亦说这件事情交给他处理,果然他处理的相当漂亮,看来这家是不用搬了,她又可以离北堂赫亦再近些,实在是太好了。

    话说,她耽搁得也太久了吧,不知道北堂赫亦等急了没有,他应该会等她的吧。

    上一世,北堂赫亦总是等她,等着她梳妆,等着她吃饭……等着她爱上她,等着她嫁给他。

    这一世,她再也不要让北堂赫亦再等她了,可是还是在等她。

    袁惟寅听到柳如烟如是说,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吧,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让全京城的人都听他的,而且我也并不觉得得罪过什么人。”

    柳如烟闻言一下子就拉下脸来,硬邦邦地说道:“上次你也说没得罪过什么人,可是咱们袁家不是差点被灭门吗?”

    一想到这里她就心有余悸。

    袁惟寅不再说话,因为柳如烟并没有说错。

    柳如烟继续说道:“眼下,咱们还是别着急搬出去了,住着首辅大人的别院,那些人定然不敢拿咱们怎么办,而且那些值守的锦衣卫实在是辛苦,咱们得有良心。”

    袁清菡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插嘴,要是插嘴的话,可能不搬家的事情就泡汤了。

    他们本来就不想让袁清菡跟北堂赫亦走得太近,所以才死气白咧要搬家的。

    果然,袁惟寅说道:“菡菡,你要是答应以后不跟首辅大人来往,咱们就不搬。”

    袁清菡巴拉米饭的筷子停了下来,眨巴着天真的大眼睛,说道:“我最近都忙死了,怎么可能有有时间跟首辅大人来往呢。”

    柳如烟点了点头,觉得自家闺女说得很有道理,然后便看到自家闺女嘴角的白色米粒子,伸手把米粒子捏下来,不悦道:“你这死丫头,说了多少次让你注意形象,注意形象,我看你都当了耳旁风。”

    袁清菡嘿嘿笑了两声,说道:“知道了,娘亲。”

    袁惟寅若有所思地说道:“薛掌柜是不是家里发生什么变故了,怎么说走就走了?”

    袁清菡静默着往嘴里巴拉饭,她并没有将薛掌柜是叛徒的事情给袁惟寅说,因为袁惟寅知道了,袁晋川就知道了。

    祖父岁数大了,她害怕祖父听了,身体会受不了,所以直说薛掌柜携家回乡了。

    柳如烟说道:“是啊,他走的太匆忙了,咱们还没跟他告别呢。”

    说话的功夫,柳如烟看到袁清菡站了起来,向外走去,不悦道:“干什么去?吃饭啊!”

    袁清菡没有转身,摆了摆手,说道:“我吃完了,先回房休息了。”

    袁瑞鸿提着蛐蛐笼子站了起来,说道:“阿姐,你等等我,我想跟你玩一会儿。”

    袁清菡快步走着说道:“改日吧,今天我忙着呢。”

    袁瑞鸿跺了一下脚,转过身来看柳如烟说道:“娘亲,你看阿姐怎么这样啊。”

    柳如烟骂了一句死丫头,袁惟寅却说道:“你阿姐,今天太累了,改日再跟你玩。”

    袁瑞鸿跑到柳如烟跟前抱着柳如烟的手臂,嘟着嘴说道:“娘亲,你看爹爹总是偏心阿姐,你要给我做主。”

    袁清菡离开他们的视线之后就很快地跑走了。

    她现在迫切想见到北堂赫亦,当然更准确地是一直迫切地想见到北堂赫亦。

    现在绛珠没有回来,没人给她打掩护,这可如何是好。

    袁清菡特意当着很多人的面回头屋子,还叫人往浴桶里加水,沐浴了一下。

    她是个很爱干净的人,每天都要沐浴更衣,衣服也是日日熏香。

    是那种很淡雅的香气,闻到的人很是舒服。

    她现在要去见北堂赫亦,当然要香喷喷的去啊。

    而且如此招摇撞市,那些见到她的丫鬟嬷嬷也能给她作证,正可谓一举两得。

    她果然是个小机灵鬼儿。

    沐浴完之后,将头发稍微擦干,大声地对收拾浴桶的丫鬟说道:“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我要睡觉了。”

    两个丫鬟对看了一眼,她们家小姐那可是精力旺盛,看来今天真的是累坏了。

    她们赶紧收拾完东西出去了。

    出去没多久就看到里面的灯熄灭了,小姐果然是累坏了。

    袁清菡黑灯瞎火儿中继续擦头发,待外面没了动静,便把窗户从里面打开一条缝隙,细细张望了一下,然后踩着凳子,轻轻跳了出去。

    依旧将门关上,蹑手蹑脚一路向府门那里去。

    门口的家丁以及锦衣卫,对她透透出去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终于跋山涉水出了柳园。

    外面的空气真是新鲜啊。

    袁清菡蹦蹦跳跳来到首辅府。

    门后的守卫心道:大人等了这么久,袁家小姑娘终于来了。

    袁清菡问道:“你家大人呢。”

    一个守卫说道:“看这个时辰大人应该练完剑去书房处理公务了吧。”

    袁清菡有些失落,说好的陪他练剑呢,要泡汤了。

    但是她还是快步向园内走去,根据巡逻锦衣卫的指示,穿过亭台楼榭,一路来到花园,远远地便看到北堂赫亦穿着宽松的玄色便衣站在练剑的空地处,正拿一方白色的毛巾擦他的宝剑。

    那锋利的宝剑在月色中泛着清冷的光芒。

    前世,袁清菡便知道北堂赫亦特别宝贝他这把宝剑,却不知道什么缘故。

    袁清菡看了看周围,不觉有些奇怪,每次北堂赫亦练剑的时候周围都有好几个锦衣卫在旁边伺候着,今日怎么没有一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