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088 我从不骗你
    月凉如水,一辆马车嗒嗒而来,马车甚是豪华,上面还有首辅府的标识,正是北堂赫亦走时坐的马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袁惟寅夫妇见状赶紧下了台阶等着。

    马车行到近前,有锦衣卫将车门打开,北堂赫亦打横抱着袁清菡走了下来。

    袁清菡正醉态可掬地搂着北堂赫亦的脖子,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

    看到两人举止亲密,袁惟寅和柳如烟虽然心中不悦,但是也不敢忤逆北堂赫亦,更不敢显露出不悦来。

    在滔天的权势面前,即使耿直如袁惟寅也收敛了自己的性子。

    他走向前去,顺势要接袁清菡,说道:“哪敢劳烦首辅大人,还是我来抱着吧。”

    北堂赫亦避让开来,说道:“无妨。”

    遂抱着袁清菡一路到了她的卧房。

    看到北堂赫亦如此轻车熟路,两个人都感觉到不安。

    不过转念一想,这本身就是北堂赫亦的家宅,人家轻车熟路也算正常。

    北堂赫亦将袁清菡放在床上,正要直起身子,却被袁清菡紧紧地搂着脖子不撒手,又因为袁清菡用力,两个人差点亲到了一起。

    也就一寸的距离。

    看得两夫妻俩心惊肉跳,尤其是柳如烟,因为关心闺女,上前走了一步。

    北堂赫亦尴尬地看了两夫妻俩一眼,然后慢慢剥开袁清菡修长纤细的手指。

    袁清菡哪里肯罢休,嘴里振振有词:“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看得两夫妻俩皆皱紧了眉头。

    瞧瞧,瞧瞧,这还有女孩子该有的矜持没有。

    北堂赫亦软言说道:“你乖乖的,明天我就看来看你。”

    这样温柔的话说出来,屋中众人都惊掉了下巴,凶神恶煞、雷厉风行的首辅大人居然能说出这般的温言细语,实在让人瞠目结舌。

    袁清菡撒着娇说道:“你可不要骗我啊。”

    北堂赫亦郑重其事地说道:“我从不骗你。”

    这话风与刚才的温言细语截然不同,带着笃定和诚恳。

    只是哄骗袁清菡而已,大人却是这般诚恳和煞有介事,夫妇俩对视了一眼,脸上神情复杂。

    袁清菡听到北堂赫亦说这样的话,才把手松开,闭着眼睛醉意朦胧。

    北堂赫亦给她盖上被子,掖了被角,又深深看了袁清菡一眼,直起身子,看着柳如烟说道:“有劳夫人给她备点醒酒汤。”

    柳如烟行礼道:“是。”

    实际上北堂赫亦抱着袁清菡进院子,柳如烟就已经命人吩咐厨房备醒酒汤了。

    袁惟寅行礼道:“今日多亏了大人相助,才找到这……”

    这臭丫头。

    他本来是要说的,但是看到北堂赫亦刚才那宠溺的神情,便停住了话茬,说道:“总之多谢大人。我送大人出去。”

    北堂赫亦“嗯”了一声,侧头看了袁清菡一眼,便随着袁惟寅出去了。

    房中只剩柳如烟和绛珠,还有一个伺候的婆子。

    柳如烟走到床前给袁清菡盖被子。

    袁清菡似是被惊扰猛然坐了起来,看着门外说道:“北堂赫亦,你不要走!”

    柳如烟拍了她胳膊一下,怒道:“说什么傻话呢,快躺下。”

    袁清菡眼神迷离地看着柳如烟,说道:“娘?你怎么在这里?”

    柳如烟不悦道:“你说我怎么在这里,臭丫头,快躺下!”

    袁清菡很乖巧地躺下了,依旧闭上眼睛,喃喃自语道:“北堂赫亦,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

    若是刚才她说这样的话,北堂赫亦也就不会怀疑她喜欢白洛霆了。

    这下误会大了。

    柳如烟神色复杂,说道:“你真的那么喜欢北堂赫亦?”

    却哪里还有袁清菡的声音,她已经沉沉地睡去了。

    刘妈将醒酒汤端了上来,柳如烟让放到了一边。

    很快袁惟寅便回来了,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宝贝闺女,皱紧了眉头。

    柳如烟没有回头也知道袁惟寅站在旁边,说道:“闺女这还是第一次喝得这么醉,看来她真的很喜欢北堂赫亦。你知道吗?刚才她还说很喜欢北堂赫亦,还说为什么不能跟他在一起。是咱们把她逼得太狠了,给她很大的压力。”

    说着柳如烟看着袁惟寅说道:“老爷,要不咱们不要逼她了,是福是祸咱们给她说清楚,然后让她自己决定,她现在也大了,是非曲直也能辨认,就让她自己决定吧。”

    本来柳如烟就对北堂赫亦的印象非常好,那是救了他们家的大恩人。

    若不是袁惟寅说自古权臣没有好下场,她觉得北堂赫亦还是值得托付的人。

    柳如烟叹了一口气,说道:“正所谓成事在天,某事在人,将来若真有什么事情,北堂赫亦那样的人说不定也能够保全闺女。”

    她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刚才看他对待咱闺女,细心周到,对待咱们这样卑微的人,不失礼数,也是真心喜欢闺女,要不咱们就……”

    久不说话的袁惟寅说道:“我真害怕从闺女的口中听到不想听的答案,一想到她要嫁人,跟别的人走,我就舍不得。”

    柳如烟没想到他的症结在这里,不禁心中腹诽她是女儿奴。

    是不是当爹的都这样,看不惯自家闺女嫁人。

    “可是闺女总要嫁人的,你不能把她拴在身边一辈子,让闺女自己选择吧。嫁给她自己喜欢的,恰巧又喜欢她的人,才能得到幸福。”

    柳如烟侧头看着袁惟寅,在昏黄的灯光中,他的鬓角的头发不再像年少时泛着光泽,她还是第一次觉得他已经不在年轻。

    而她也是如此,他们都老了,心中诸多愿望也变得越来越单一,不求儿女有什么大成就,只希望他们顺风顺水,喜乐一生。

    最终袁惟寅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在与儿女的博弈中,最后的赢家只有一个,低头的总是父母。

    北堂赫亦回头首辅府,见到他的守卫、锦衣卫、仆从都大气不敢出。

    大人神情严肃,周身透露出沉郁的气息。

    鲜少看到大人有这般的情绪在身上。

    他们大人胸中有乾坤,从不喜形于色,但是弹指间便是灰飞烟灭。

    原来动了情的男人都一样,无论身份高低,无论聪慧与否,无论品格贵贱,在情感面前都难以自持。